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四章 逃过一劫

强取豪夺 第四章 逃过一劫


    第四章

    是蔡童去找了楚慕来,楚慕自然没什么说话分量,幸得他家周念在,这时候才来保清境出去。

    门打开了,冯锡朝门口看过去,只见是周家老二周念带着一个清雅的男人走进来,周念神色沉肃,无过多表情,这个男人却一脸忧虑,想来被他看上的这个男孩子是与周念带进来的这个男人有关系。

    冯锡一笑,心想这个男孩子不直接是周家的人,那么,他也就不用担心了,以后有的是办法上手。

    笑道,“是弟弟呢,怎么你在这里,这个学生是你的客人?”

    他这样说,周念的表情也并无什么变化,只是他身边的楚慕看到了冯锡旁边沙发上的清境,很明显,清境蜷着身子,身体还在发抖,想来是受到了很大的不公正待遇。

    楚慕非常担心,就要冲过去,冯锡的保镖一向是非常训练有素,赶紧过来把他拦住了,甚至要对楚慕动手,周念一见,两步上前将保镖拨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的意味和大家长的威严,让保镖不敢再动作,瞬间明白,这个男人不能惹。

    周念对楚慕道,“你过去看看你的学生吧。”

    楚慕瞥了冯锡一眼,这才上前去查看清境情况,只见清境衣服凌乱,脸色发白,额头上还起了一层虚汗,嘴唇有些发肿,眼睛闭着,身子颤抖,楚慕对他非常怜惜和担忧,要把他扶起来,关心地问道,“清境,你怎么了?”

    要说起来,清境可算是楚慕最上心的弟子了。

    每个人都免不了偏心,即使像楚慕这种一向严谨而公正的人,也对人有私心。

    看到清境,楚慕总觉得像是看到自己年少的时候,不免对他更多关心和爱护。

    清境听到楚慕的声音,这才睁开眼睛来,看到楚慕,几乎又要忍不住眼中眼泪,他肚子里一团绞痛,手腕也痛得无法动弹,但强忍着疼痛,尽量让自己平静一点,“楚老师,你来了。”

    楚慕忧心地看着他,把他扶了起来,说,“我让他们先回去了,我们解决了这里的事情也回去,你怎么了?”

    他这样问起,清境的脸色更加苍白,这时候,冯锡那双狭长而凌厉的凤眼看过来,看得清境背脊一阵发凉,又有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条件反地往后缩了缩身子,没有直接回答楚慕的话,只说道,“老师,我们走吧。”

    冯锡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却是居高临下略带嘲讽的,说道,“要走,没那么容易吧,你那一脚踢得,我现在还没有回过气来呢。”

    清境被他反咬一口,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没有过多心思和他争辩,只瞪着一双大眼,骂道,“你个禽兽,活该。”

    要是知道,他早先就该一脚踢断他命子。清境在心里厌恶又恶狠狠地想。

    冯锡对他骂的话似乎并不以为意,眼神很有深意地看着他,让清境心里开始发虚,但是想到老师在这里,便又让自己鼓起勇气来,和他对视着瞪他。

    楚慕看两人这样子,不像是只打架那么简单,就把目光看向周念,周念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来,对冯锡直截了当地说,“这位同学是我爱人的学生,今天冒犯冯先生该是无心,而且,看样子冯先生也已经讨回来了,还请放他一马,让他走吧。”

    周念要比冯锡大了几岁,但是因两人算同一辈,又深知冯锡做事时常不按理出牌,手段又狠,周念则是个谦谦君子先礼后兵的处事方式,便也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口吻。

    冯锡听他这么一说,就笑起来,神情上因此带上了一些邪气,又看了被楚慕护住的清境一眼,清境一双故作倔强的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瞪着他,面皮白,琼鼻红唇,下巴显得秀气,并不是多么美貌得风华绝代的人物,但是,偏偏很牵动他的心,让他放不下,他想,也许是他身上的单纯的书生气在吸引着他。

    他回过神来,对周念道,“周先生这样说,我自然是要给面子的,不过,敢打我的人,我还没让他见过第二天的太阳。”

    他这样说,大家都知道他不会简单放清境离开,刚才没有别人,冯锡那样侮辱他,他也就只能忍了,现在他的老师在,要是冯锡又要侮辱他,他自然是忍不下去的,为了他的尊严,无论如何,他不可能对冯锡低头,宁愿鱼死网破。

    而冯锡似乎对他这倔强的样子更感兴趣,反而眼里笑意更深。

    楚慕看向周念,希望他能够想办法,周念是生意人,和冯锡又有生意上的往来,自然是以和为贵,不想因为这么一个小小学生的事情,就和冯锡闹翻,也不问事情原委到底如何,只接着他的话说道,“那冯先生如何才肯消气?毕竟,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爱人的学生受损。”

    有后面这一句,他料想冯锡也不会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事情能够了了,也就够了。

    冯锡这时候倒是干脆,拿起桌上的酒瓶,往酒杯里倒了满满一杯酒,端在手里,看了一眼,还用手指轻弹了一下杯壁,笑道,“周先生说得严重了,毕竟这里是你们的地方,我能怎么样,这位学生给我敬杯酒,道个歉,我也就不追究了。”

    只是一杯酒的问题,自然好解决。

    周念看向楚慕,他还是要征询老婆的意见的,楚慕则询问清境的意见,要是他学生不乐意,他也没法子。

    而清境,他自然不能让老师再担心,看向那杯酒,心一横,那就把酒喝了吧,他自知自己酒量差,一杯倒,但是现在有老师在,应该不会让他吃亏,他深吸了口气,忍着身体的不适,突然站起身来,要去拿冯锡手上的酒杯,决定几大口就把酒喝了,应该就没事了。

    没想到冯锡却不给他酒杯,还说,“就这样喝。”

    所谓就这样喝,是由他端着酒杯,清境就着他的手喝。

    楚慕只觉得冯锡太过分,眉头皱了起来,而清境心里自然也非常不忿,但是看到老师对自己担忧,还是咬牙忍了下来,道,“冯先生,今天打了你,真是对不起。”

    冯锡目光深邃,扫在他的身上,不仅是他的脸,此时还包括他颀长的身姿,笑道,“嗯,没什么,把酒喝了,今天你打我的事我就不计较了。”

    他说得大方,却把手里的酒杯放得非常低,清境为了喝酒,只好跪到了地上去,清境知道这只是冯锡想要折辱他,只是此时,他不想给老师添麻烦便没法反抗,只好那样跪着去喝那杯酒,而冯锡却不断使手段逗他,把酒杯又从下到上抬起来,清境只好跟过去喝,心里则恨死冯锡,只把他全家都骂了一遍。

    冯锡之后将酒杯端在自己前不远,清境已经喝得头晕晕,为了喝最后一点,几乎趴在了冯锡身上,而冯锡并没有推开他,反而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最后一点酒喝完,冯锡脚把清境的腿一绊,晕乎乎的清境重心再没法保持稳当,整个人栽倒在了冯锡怀里。

    冯锡手里的酒杯被他随手扔下去,滚在沙发上,他将怀里带着少年清新干净气息的清境低声说,“我是说不追究你打我的事,没说不追究你坏我好事的事情,记住了?”

    清境脑子晕得厉害,那酒,他不知道是什么酒,喝时并不觉得多么辛辣难受,醇厚而清香,润在喉咙里十分爽口舒服,没想到一会儿就醉得厉害了,只愣愣把冯锡望着,傻乎乎的。

    冯锡被他傻傻地望着,简直又想亲他了,而楚慕也早已明白过来,冯锡对清境大约是有所企图,大老板对清境这样单纯的学生的企图,让楚慕觉得心里很难受,他赶紧过去把清境从冯锡怀里扶了起来,一句话也不和他说,对他充满了厌恶,扶着清境就往外走。

    而周念又和冯锡寒暄了两句,才赶紧出门去跟上楚慕,让李经理进包厢去处理善后,让另外的工作人员来帮忙扶着醉了的清境。

    清境被带到了周家去,他完全醉了,在车上时就睡得不省人事。

    楚慕担忧不已,回到家,就让医生来给清境做了检查,医生检查的结果,清境肚子上被打过两拳,口上有被轻咬了一口的牙印,手腕上有瘀痕,也就没有别的伤了。

    这种样子,一看就知道是被冯锡猥亵过,楚慕很恼怒,一边恼怒冯锡的欺人太甚,一边又恼怒自己怎么带了学生去那种地方。

    医生给清境身上需要上药的地方上了药,又说为了确保没有内伤,和手腕上骨头没有被伤到,第二天病人醒过来了最好去医院里做检查。

    楚慕一一记下了,就让佣人送了医生离开。

    而清境则在床上睡得死死的,醉酒的他,倒是没有什么烦恼了,睡得很安然。

    清境本就不是个心思重的人,心情开朗,无论是吃了亏,还是受了欺负,很快也就忘了,为人傻乐到会被人真觉得他傻的地步。

    他这样,自然是有好处的,总是快乐的时候比伤心的时候多,无忧则不易老,一直看着像个高中生。

    第二天,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在陌生的房间里,愣了好半天才迟钝地记起来前一晚的事情。

    他坐起身下床,从窗帘透进来的点点光亮,只够他把房间里的设置简单地打量一遍,只见是间很大的房间,大到可以在房间里放置一张大床,还有很宽阔的空间,放置一组沙发,有穿衣镜,大衣柜,还有落地台灯,有桌子,窗户也是落地窗,浅色绣着繁复花纹的窗帘从上面垂下来,落在地上,有种华丽的美感,地上的地毯也是浅色,花纹里透着暗金色。

    他站在那里,有点无所适从,心想这里是哪里?

    五星级宾馆里,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房间。

    他一起身,房间里的感应器就有了感应,佣人知道他醒了起来了,就过来敲了门。

    门被敲响,清境又愣了一下,赤着脚慢吞吞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门外站着一位神色温柔礼貌而行为有素的女人,女人的穿着,有点像服务生,他想,这里果真是宾馆?

    女人这时候说道,“你醒了?楚先生在楼下用早饭,你身体怎么样,有难受吗?楚先生说你起来了,洗漱之后也下楼用饭,然后去医院检查身体。”

    “楚先生?”清境并不笨,愣了一下,就说,“是楚慕楚老师吗?”

    女人微笑着应是。

    清境又问,“那这里是?”

    女人道,“是你的老师,也就是楚先生的家里。洗浴间里,一切用品都有准备好,你收拾好了,我在这里等你,带你下楼用早餐。”

    她的动作和语言一直保持着一种训练有素的礼貌周到,让清境万分惊讶,心里受惊不小,对她道了谢,赶紧去找到了进洗浴间的门。

    发现这里的服务比酒店里还要好,而且温馨,装潢更加大方优雅。

    他洗漱完,整理好自己,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当了,才出来跟着女佣人下楼。

第四章 逃过一劫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