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六章 天堂与地狱

强取豪夺 第六章 天堂与地狱


    第六章

    在发现无论多么带劲的孩子陪着他都让他觉得索然寡味的时候,冯锡想,那就让人把清境找来吧。

    冯锡做事,别人总认为他毫无顾忌,不羁放任,又心狠手辣,让人知道,得罪谁都不要得罪他。

    而其实他们往往不知道,冯锡做事,从来不是随而为,能怎么做,该怎么做,他往往想得比谁都清楚,想好了,再出手,从来不会让看好的目标从他手里逃掉。

    就像是沙漠里的毒蛇一般,能够几小时甚至几天潜伏,查看好一切情势之后,然后瞬间出击,猎物自然要入他口,逃不掉。

    对待清境,他当然也不是随而为之的。

    等的这两天,他已经让人去把清境的情况都调查好了。

    看着手里的资料,得知清境不是他想的大学生,而是博二学生的时候,他还惊讶地笑了笑,而这个傻小子果真不出他所料,是个书呆子,而且是学数学的。

    资料非常详细,从清境的家庭情况,到他的学业情况,交友情况,过往恋爱情况,等等,一一概括在内。

    看到他的父亲居然是新升了少将军衔,虽然因为他是做技术设计的,手下没兵,很快又要退休,权利也很有限,但还是让人有些忌惮。

    他母亲是大学音乐教授,是个端庄而优雅的女,附着的照片,是她荣获什么奖时候的照片,应该是很正式照片,但她的神态里也隐隐含着忧郁,清境那傻乎乎的样子,倒是和她不像,虽然在长相上有些相像,气质则完全不同。

    要说她妈妈是只高贵的白天鹅,他就只是一只模仿白天鹅不像的傻傻的笨白鹅罢了。

    想到这个形象的比喻,冯锡自己都笑了起来,觉得自己想得太准确了。

    又看清境从小到大就学的履历,得知他是少年大学生,学数学的书呆子,现在才二十三岁,他就又惊讶了一番,心想清境这小子还不错嘛,看他样子的时候,还觉得傻乎乎的,没想到在学习上这么不马虎。

    而他的交友情况,里面几乎都是他的同学,不过交往也并不深的样子,有写他喜欢一个人待着,教研室,自习室,图书馆,校门口咖啡馆,都是他经常去的地方。

    他的恋爱经历,则是无。

    暧昧的女,也是无。

    女朋友多,但总是被人找他帮忙,老实巴交的老好人形象,现在社会,眼睛变得很利的女人往往看不上这样的男人,会觉得懦弱无能不能支撑家庭。大约也就不愿意和他交往吧。

    冯锡在心里这样想着,又拿着清境的照片看起来。

    照片里的他,裹在长款风衣里,系着围巾,头发有点乱,脚上趿拉上棉拖鞋,手里端着饭盒,刚从食堂打饭出来。

    这副尊荣,直接让冯锡笑出了声来。

    要说,清境这样子,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资本,不过,冯锡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就是看着他不想转眼。

    能够把照片里的他,从眉眼到嘴唇到下巴,到耳朵,全都仔仔细细地描摹好几遍,明明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他偏偏能够从里面看出一朵花来,看得心痒难耐,然后,他大手一挥,把照片扔到桌子上,拿起电话,给人拨了一个电话,如此这般说了一阵子,他就等着猎物被送上门来了。

    清境和周家的关系只限于他是周念老婆的学生这一点,而他的父母则远在天边,清境又和家人关系不亲密,联系不密切,即使把他上手,也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就是考虑到了这些,冯锡才觉得拿下清境,毫无难度。

    清境把被冯锡猥亵过的事情都忘掉了,毕竟记着也无用,还不如忘掉来得轻松。

    这几天,楚慕一直在关心他的身体,他都说没事,让楚慕不要担心,但楚慕还是让家里人给他送了些营养品来,让他好好调养着。

    这一天,温管事一大早又开了车来接他去医院里复查,复查结果出来,他肚子里的淤血因为药物作用已经散了不少了,再坚持吃药,不久就能够全好,于是又给开了药,让他接着吃,再过半个月去复查。

    清境一一应了,又被温管事送回学校去。

    清境是住的学校里博士生最好的公寓楼,宿舍是套一的设置,一间卧室,卧室里有床、衣柜、书架、书桌兼电脑桌,还有一个阳台,卫生间,然后有一间厨房,厨房清境不是经常用,他会做饭,但是却懒得做,更多时候是去食堂吃饭,还有一个原因是只要他在寝室做饭,必定有师弟师妹跑来他这里蹭吃蹭喝,被蹭吃蹭喝他没有任何意见,但是这一群人来了,总是能够在他的房间乱翻,他又不好发脾气骂人,只堵在心里烦躁,等他们走后,把东西收拾好,他就发誓以后再不在寝室做饭了,甚至为了贯彻实施,还把菜刀菜板送了人。

    这一天被温管事送回学校,他突然心血来潮,就想着买菜自己做饭好了。

    去超市买了一切都收拾好的排骨,又买了香菇,回寝室之后就炖上,自己坐在书桌前看书,闻着从厨房里传来的香味,觉得生活真是美好,一点没想过,他马上就能够从天堂落进地狱里去。

    清境等排骨炖好的过程中,又去阳台上侍弄花草,他养的一盆栀子花,在此时叶子依然绿油油的,只是上面沾上了灰尘,便拿了小手巾沾了水一片片地轻轻擦拭过。

    已经临近黄昏,太阳从远处的高楼旁边要落下去了,余辉晕在校园里,一切都那么宁静而美好。

    清境简直想要作一首诗来赞叹一下,奈何他一个理科男,虽然本科时候仙侠小说看得够多,但此时肚子里也没多少墨水,只会说出诸如“啊,美丽的黄昏,黄昏真美丽”之类煞风景的赞语。

    在阳台站得有点久了,也发现了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人在看他这里,但是四处去找视线又没找到,他以为是他的心理作用,便也不多想了,厨房里传出的浓郁的香味甚至飘到了阳台上,他进屋去,拉上阳台拉门,就去厨房里关掉电煮锅,拿碗出来舀吃。

    清境一吃就吃多了,肚子胀得难受,只好出门去散步。

    夜幕降临,渐渐地,整个校园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路灯光淡淡地晕出温柔的夜色,清境脑子放空,什么也没想,把手放在大衣口袋里,头上戴了毛线帽子,又裹了围巾,散步得非常惬意。

    从冬日亦绿意深深的小叶榕树小道穿过去往寝室走时,突然有人从前方朝他走过来,清境当时一点也没有多想,当要擦身而过,对方突然拿着一个手帕捂上他的口鼻,他才惊得只剩下惶然,不过,他也不能多想,因为马上就晕过去了。

    学校里,冬天晚上本就人不多,加上清境走的又是小道,本没有别人,清境很快被人抱上了一辆黑色奥迪,这种车是这个学校里最多的,车朝着校门口开去,融入校外的车流之中。

    像清境这种一个人住的理科博士生,又是学数学的,不需要每天进实验室打卡,要是没人有要事找,失踪十天半月,不会有人发现。

    例如,学校就曾有过类似事情发生,人在寝室猝死了十天才被人发现,而且还是因为夏天太热传出的尸臭让人注意到了。

    如果不是夏天,恐怕会更长时间没人发现吧。

    清境迷迷糊糊有点意识的时候,就是想到的这个事情。

    其实,他在很早之前就想过这件事。

    去年夏天,放了暑假,他没回家去,在寝室里生了病,一个人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甚至没法起床去医院里看病。

    他就想过,要是自己死在房间里了,是不是身体腐烂到楼下都能够闻到味道了,别人才会发现他已经死了。

    不由心里很是悲哀。

    然后发现这种死状十分恶心人,他不得不爬起了床来,硬撑着去了校外诊所里打吊针,这样才熬过了最难受的那几天,人好了起来。

    这种事情自然是没法和任何人说的,但是那时候的悲哀,至今也忘不掉。

    此时,他就想,要是导师不找他,他这样被人绑架了,失踪下去,到底要过多少天,别人才会发现呢,或者发现了,又能够依靠什么方法来找到他?

    中国每年那么多失踪人口,真正被找到的,又有多少?

    想了这些,才来想,到底是谁抓了他来,抓他来做什么?

    他身体无法动弹,脑子依然晕乎乎,但是应该可以感受光的眼睑却什么也没感觉到,那可说明,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黑暗的。

    身体下是柔软的触感,像是一张床,身体上还盖了被子,一点也感觉不到冷。

    头上的帽子,颈子上的围巾,身上的大衣,脚上的鞋子,都被脱了。

    清境理智的想着,这样好的待遇,难道是他父亲出了事,他被XX局的人给带来关押等待审讯?

    他想,他不知道他父亲的任何事情,恐怕没什么能够交代的。

    除此,他想不到别的可能。

    毕竟,谁要是绑架他要钱,他家里可并不富裕,要是是想卖他的器官,他觉得也不用对他这么好……

    所以,当房间里的灯被打开,一个人在床上坐下来,他感受到床边向下陷了一点,他努力睁开眼睛来,对上冯锡深邃的黑眸,他就完全愣住了,理解不能。

第六章 天堂与地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