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九章 傻小子清境

强取豪夺 第九章 傻小子清境


    第九章

    佣人很迅速地打电话请家庭医生,而冯锡又跑回床边去,一看床上,瞬间就生出了恐惧来。

    刚才清境下面还没怎么流血,只是有点血丝的样子,此时却流了一大滩,简直和女人来月信一样。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冯锡也不得不怕了。

    他飞快地为自己裹上睡袍,又扯过被子把清境一卷,就把人抱了起来往外跑,还对外面的佣人道,“车,准备车,去医院,叫医生不行的,去医院……”

    这恐怕是他平生第一次恐慌成这个样子,在车里时,他又不断催促要开快点,然后确认医院里是不是准备好了,他控制不住自己地对司机和保镖大声喝骂,完全失去了冷静,又低头看清境,清境脸色越发惨白,他打开被子看了看清境下面,白色的被子,染得红成一片了。

    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他的手甚至带着颤抖,又了清境的脸颊,一片冰凉。

    医生推着清境进了急救室,冯锡站在急救室外面突然之间有点脱力。

    是一直跟着他的保镖过来扶了他一把,刚才跟着过来的管家在和医院交涉,很快有女佣人捧了他的衣服来,请他去不远处的一间房间里换上衣服,这时候,冯锡才注意到自己里面全是光的,只穿了一件睡袍,脚上甚至连拖鞋都没穿。

    他自出生,就没有这样狼狈过。

    他回过神来,整个人这才从刚才的紧张恐慌里恢复了神智,镇定了下来。

    虽然是这样狼狈的样子,他依然保持了他的威严,面无表情地去了为他安排好的房间,里面是宾馆式设置的单人病房,女佣人将他的衣服全都放好,又把鞋袜放好,又躬着身子问,“先生,要先洗个澡吗?”

    冯锡道,“你出去吧。”

    女佣人行了个礼才出去。

    冯锡看了看病房里配备的浴室,却没有什么洗澡的心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憋闷难受感觉,木木然地去拿衣服穿上,穿内裤的时候,看到自己那东西上还染着血迹,就愣住了,突然捂住脸,长叹了口气。

    冯锡穿好自己,从病房里出来,管家已经来汇报,说,“那位小公子,没有生命危险,先生,你不要担心。”

    刚才冯锡那样失常,把所有人都吓到了。还以为出了人命。

    冯锡点点头,喉咙有点哽,不想说话。

    清境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他是被痛晕过去的,对于自己流血的事情,倒没有什么知觉。

    他从出生就痛觉神经比一般人敏感,小时候要是挨父亲一巴掌,得痛大半天,还不敢放出声音哭,只默默流眼泪。

    昨天晚上,疼痛的感觉铺天盖地而来,抑制住了他所有其他的感觉,此时疼痛稍减,其他感觉也就慢慢回了笼。

    诸如愤怒,诸如羞耻,诸如害怕等等。

    冯锡昨晚是在医院睡下的,就在清境这间病房旁边的病房,清境是下面撕裂大流血,手腕上又脱臼了,其他倒没有什么伤。

    冯锡醒过来,就有护士来对他说清境醒过来了。

    冯锡示意自己知道了,但没有动作。

    昨晚清境被止血缝合好后从急救室送出来,那时,清境盖在被子下,脸颊依然苍白,睡着的样子脆弱得像是一只雪娃娃,轻而易举就能够让他融化消失掉。

    医生说清境没有什么大伤,只是下面要好好养着才行。

    对于接收这种病人,医生护士们能够有很多八卦可说的,不过因为知道是个大人物送来的,又被上面严令注意语言,所以大家都不敢多说。

    清境皮肤薄,易受伤,而且身体有些营养不良,让多注意,医生除此也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当时就离开了。

    冯锡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看清境,要去看,心里又有点疙瘩,毕竟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不去看,心里又想去。

    最后还是没有去看,他起身之后,就从医院里离开了。

    冯锡在这里的万能管家叫安常,很是会处事的八面玲珑的人。

    冯锡把事情吩咐给他去办也放心。

    安常送了早餐来给清境吃,清境躺在那里愣愣看着天花板发呆,他把早餐放下后,就去扶清境起身,说,“清境小公子,漱个口了吃些东西吧,是蔬菜粥和鱼汤,你现在只能吃流食,等再过几天,就能够正常饮食了。”

    清境被他扶了起来,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他,说道,“你是谁?”

    这时候从昨晚来第一次发声,声音嘶哑得厉害,而且说出来喉咙就一阵痛。

    安常道,“我是冯先生下面做事的,冯先生让我好好照顾着你。”

    清境一听到冯锡脸就沉了下去,说,“他人呢?”

    安常道,“冯先生日理万机,事情很多,现在已经去忙事情了,要是你想见他,我可以去问问他能不能抽出时间来。”

    安常把清境当成了冯锡一向的那些小情人,所以才说出这种话来。

    清境皱了眉,讽刺道,“他倒真是日理万机,除了会奸/掳掠,我不知道他居然是会忙别的事情的。”

    安常愣了一下,说,“清境小公子,这样发一下牢骚,倒是可以,在冯先生面前可不能这样说,不然,他生气起来,事情很不好办。”

    清境想要发脾气,例如扔个什么东西,例如大骂几句,发泼胡乱打人……奈何从小长到现在,他还从没有这样做过,此时也就完全没有经验不知道如何来实施。

    而且,还没有实施,脑子里已经把自己做出那些事情来的样子想了个遍了,然后觉得太难看,也就只好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安常看他突然沉默下来,就把水端给他漱口,清境不接他递过来的杯子,脑子里想着自己遭遇了这样的不公正的流氓待遇,他要怎么办呢?

    去报警吗?

    哎,这个让人知道又不是什么好事。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清境想着要对冯锡那么讨厌的男人做那种事,反胃得想吐。

    先养好身体,然后找个办法,什么时候套了冯锡麻袋,把他打个半死?

    清境觉得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实施,冯锡身边似乎总带着保镖的样子。

    说起来,其实清境至今不知道冯锡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冯锡姓冯。

    他不由抬起头来,问管家,“姓冯的,到底叫什么名字?”

    管家愣了一下,心想这孩子还不知道他家主人家叫什么名字?是冯先生自己不愿意说?

    于是打太极道,“先生要对你讲时,自然会都对你说的。”

    MD!

    清境在心里骂了一声。

    刚骂完,就觉得的确是饿了,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放着的保温壶,他本来想着不要吃嗟来之食的,但是想着不吃也只是自己受苦,自己受苦,别人不见得会心疼他,于是就接过了管家递来的水,先漱了漱口,之后就接过管家又递过来的粥吃了起来,蔬菜粥非常味美,鱼汤也浓郁鲜美。

    清境顾着吃,暂时把烦人的事情忘了。

    除了屁股上的疼痛提醒着他昨晚上的事情之外,他简直不乐意去想了。

    吃完了早餐,他对管家说,“谢谢你的招待,我想我得回去了。”

    管家不紧不慢地道,“没有冯先生发话,你是不能走的。”

    “?”清境惊讶地看着他,说,“他是想非法禁锢我的人身自由吗?”

    管家道,“当然不是,是因为小公子你身体不好,需要养病。”

    清境生气了,道,“不要叫我小公子,我是姓冯的他爷爷。”

    他气得要命,出口的话依然是温温和和的,只是这话的意思,硬是让管家愣了愣。

    清境面无表情,突然又躺了下去,对管家说,“现在不放我走,你就先出去吧,我不想看到你。”

    管家看他这样,心里自然也不耐烦,只是想着冯先生现在还对清境有意思,所以,他也要把他当成上帝供着,他说了一声,也就出门去了。

    清境才不愿意把自己的所有神都围着冯锡转,用被子盖住自己整张脸,在黑暗里,他开始想他遇到的课题上的难题来,脑子里全是数学推论,一排排的数字在他的脑子里滑过去,又做出三维构图来,然后开始苦思冥想,他能够这样在寝室里躺一天,只为想一道难题,或者想出解决办法,或者想不出,饿了就起来吃饭。

    本科时候,他们寝室大部分人都养成了这个习惯,大家都躺着想问题,其实更多是在睡懒觉,有个同学爬起来,烧了酒炉子,开始煮面条,刚煮好,大家都闻着香味一股脑爬起来了,上来一顿哄抢,一锅面都被解决掉。

    想到本科时候的事情,清境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那时候,所有室友还是爱护他的,即使大家哄抢吃的,也会为他留出一碗来,哪像现在,他孤零零在这里。

    清境发现自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解决数学问题了,还是恶狠狠地想要报复冯锡一顿。

    但是,要怎么报复呢?

第九章 傻小子清境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