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十章 所谓不变应万变

强取豪夺 第十章 所谓不变应万变


    第十章

    清境还是奉行事情早解决早好的原则,他心里不想埋事情,心里埋了事情,不免就要去想,要去嗔怨怒,就要费时间,费力,费心情,这些,都是不好的。

    清境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对管家说,“我还是想见冯先生一面,不知道他抽不抽得出时间。”

    管家道,“这个,我要问一问才行。”

    清境很平静地说,“那你去问吧。”

    清境饭后,管家就给冯锡去了电话,先是汇报了清境的状况,就又说了他想见他的事情。

    冯锡得知清境醒来之后不吵也不闹,平静镇定得厉害,心里倒有些诧异,然后得知他要见自己,也就应了,说,“嗯,我晚上去看他,让他好好养伤。”

    管家应了,又来回清境,说,“冯先生说晚上会来看你,你先好好把伤养着吧。”

    清境平和地还对管家道了谢,又向他要草稿纸和笔,然后他就开始写写算算起来,几大页几大页的矩阵,管家进来看了他两眼,被他写的东西绕得眼晕,然后就又出去了。

    晚上冯锡来看清境,清境已经又吃好喝好睡好神好了,对上冯锡的脸,他就有种厌恶得无以复加的感觉,忍住想把拳头揍到他脸上的冲动后,才说道,“关于你说的包养的事情,我是可以先答应你的,只是,其中的细节条款,我想我们能不能再好好商量商量。”

    冯锡,“……”

    冯锡愣了一瞬,一时间不能反应过来清境居然在短时间内就变得这么识时务了,简直让人起疑,就说,“好,你想怎么商量细节。”

    清境开始用纸笔罗列出非常多条款。

    从一开始,一一数给冯锡听。

    第一,便是两人要互相介绍,对对方有个了解。而且加了一句,“我一直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会脑补你是叫冯保。”

    他这么一说,就让冯锡黑了脸。冯保,万历时候的大太监。

    他就知道清境不是乖乖听话的那种人,不过,占这种口头便宜也是无用的,说,“我叫冯锡,五金中金银铜铁锡里的锡,记清楚了。”

    清境道,“我会记清楚的,相对原子量118.7的金属,不是银,比银还银的东西。”

    冯锡,“……”

    冯锡坐在那里目光冷冽地把他盯着,道,“你再这样出言无状,小心我罚你了。”

    清境道,“我有说什么骂你的话吗?你放心,骂你的话我都放在心里的,没有说出来,不会出言无状。”

    冯锡,“……”

    冯锡不知道清境可以这样伶牙俐齿,句句和他争锋相对,沉了脸,示意他继续。

    清境于是把自己做了一番自我介绍,语言如下,“我叫清境,清水清心的清,境界的境。你知道了吧,我是清心到一定境界的,和你不一样。我来自T市,祖上有人做过清朝的官,当然,不是像你那样,祖上出过冯保。我学数学的,喜欢看小说,有时候会看日本电视剧,美国电影,不太擅长运动……”

    如此一番,像做开学简介一样,最后说,“该你了。”

    冯锡,“……”

    冯锡被清境惹得有点沉不下气了,想要亲过去堵住他那张嘴就好,不过看清境一副对着他洋洋得意的模样,他就忍了下来,说,“我们要是处得长久,到时候你会了解我的,要是处不长久,你也不必了解我。知道我床上的习惯就好了。”

    他这一句一出,让清境心里恨得牙痒痒,心想你等着我来收拾你吧。

    嘴里说,“你这样真没有诚意呢,既然你这么没有诚意,那算了,我也不想说了,你走吧,我要睡了。”

    冯锡,“……”

    他真就躺下去,捞了被子盖住自己。

    冯锡道,“我没什么可说,你赶紧起来讲第三条,不然我就当只有两条,以后什么都随我了。”

    清境捞开被子瞪向他,道,“混蛋。”

    冯锡看他生气,咬牙切齿的样子,就觉得很可爱,心里其实蛮欢喜,嘴里却说,“你不说了,那我就走了。我让安常把我的要求拿来给你看,你好好记住照办就好了。”

    清境只好说道,“喂,我还要说。你这样,真是个混蛋。”

    不断被骂混蛋,冯锡冷着神色看向他,把清境看得缩了缩脖子,道,“好了,我们现在来谈条件。”

    清境开始一一细数之后两人的责任义务,细数要怎么样配合对方,不能造成人身伤害。例如,最主要是不能再让任何人帮他洗澡那件事,说起来,被冯锡上了这件事都没有两人女人把他洗刷干净那件事打击他。

    清境脑子和一般人构造有那么点不一样,觉得/交是动物本能行为,任何人都有可能发情,然后发生惨案,例如世界上每天都总有那么多强/奸案发生,而他只是正好遭遇了这件事,所以,也并不是让他无法忍受得要去死,要哭哭啼啼地觉得世界崩溃了。

    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此时身体不痛了,就想得比较开了。

    虽然他能想开这件事,却无论如何不能想开,被两个女人洗澡的事情。被女人洗澡,让他觉得非常羞耻,忍受不能,所以,第一个要求便是提出这个。

    之后便又说,在冯锡对待他时,手劲不能超过多少牛顿的力,在床上不能用什么姿势,只能用什么姿势……

    他像个学术派,将一切都用一个标准规范好。

    冯锡听他叨叨了三四十分钟,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有那么好的耐心听他唠叨这些无用的话,但看着清境,无论他说什么,似乎都是一种享受,心里高兴。

    虽然心里高兴,最后出口的话依然毫不留情面,“我不是来听学术报告,而且,你要求的这些,我也办不到。”

    清境皱了眉,说道,“那既然这样,就说明,我们在供需关系上本达不到一致,既然达不到一致,那就是没有可能达成这样的关系了,所以,你还是去另请高明吧。我不想总往医院里来,每个护士小姐进病房里来看我,就鬼鬼祟祟地偷瞄我。还有就是,我不是你想的那样好欺负,你小心偷**不成倒蚀一把米。”

    冯锡坐在那里,很是强势。道,“说来说去,你其实还是不愿意跟我。”

    清境其实不想惹冯锡发脾气,不然又对他做出什么事来就不好了,就道,“没说不愿意,只是你达不到我的要求,让我心里不爽快。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该都高兴才好嘛。”

    冯锡目光深深地看着他,似乎是很认真地在想他提出的问题,道,“你是哪里不爽快了。”

    清境想对他比中指,面上态度却很好,分析道,“你让我很痛,让我受伤,我又不是受虐狂,怎么会觉得好。”

    冯锡皱了一下眉,心想下一次的确不能太乱来,不过,主要原因也有清境不放松,他说道,“那你觉得要如何才行?”

    清境这时候拿出写好的协议纸来,道,“就是我刚才说的条件,你都要满足了,你要在这张纸上签字。”

    冯锡很无语,看到上面的条款,只觉得清境刚才是在消遣自己,道,“我抱你的时候,还在手里拿一个握力计,看一下我用了多大力?”

    清境很认真严肃地道,“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我觉得你的确是应该在那时候努力想一想的,你只要去想你用了多大力,你就会下手轻一点。”

    冯锡盯着清境看,他在这之前,还真没有遇到过清境这样思维回路的人,一时既觉得新鲜,又觉得不可思议,脸上带上了一点笑意,“那现在可以做个试验吗?”

    清境疑惑又警惕地看着他。

    冯锡只是向他伸出了手,道,“把你手放过来,我试一试,你说的不能超过二十牛顿,到底是多少?”

    清境迟疑着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只感觉冯锡轻轻握了一下,问,“这样怎么样?”

    清境赶紧说,“嗯,差不多就是这样。”

    他刚说完,冯锡一下子握紧了他的手,把他向自己一拉,捧着他的后脑就吻上了他的唇。

    清境反应不及,等回过神来就赶紧推他,奈何左手腕上还包着纱布,本没有力气挣脱他的束缚,冯锡只觉得清境的嘴唇像是一块软糖,又软又甜,含着吮吸□了一阵,就捏着他的下巴让他张开了嘴,开始长驱直入……

    清境被他吻得呼吸不畅,肺里空气完全不够供给,抬手狠狠捶他的膛,但冯锡还是亲够了才放开他,清境被他放开后,全身就软了下去,倒在床上,喘着气挺尸。

    冯锡这时候说道,“刚才我愿意听你说,是因为觉得你愿意配合我,我就愿意在你身上花这点时间,要不要那么去做,要看我的心情。你最好不要想什么花招,不然,你明白,世界上最好的招数是以不变应万变。”

    清境被气得七窍生烟,抬手就要扇他巴掌,但马上被冯锡抓住了手,压在枕头上,冯锡又俯下身亲他,在他被亲得红肿水润的唇上含着品尝了好一阵,又亲上他的脸颊颈项,声音已经带上了□的嘶哑低沉,“其实,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听后,就不会这么折腾了。”

    清境怒瞪着眼睛,冯锡道,“你洗澡那间浴室里是有摄像头的,要是你不听话,我就把你被洗的视频发给你的导师,你的同学,你的师弟师妹们一人一份。我说过的,你别在我面前耍花招,知道吗?”

    清境直接傻眼了。

第十章 所谓不变应万变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