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十二章 最后一次?

强取豪夺 第十二章 最后一次?


    第十二章

    冯锡在车上时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他捧着清境的头吻他,开始想着只是浅尝辄止,但是一亲上去,就完全控制不住想要更多。

    清境有点躲闪,但是没有挣扎,被他吻上,就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僵僵地靠在椅背上。

    冯锡那么近距离地看他,只见他的眼睫纤长疏朗,略带棕色,轻轻颤抖着,像是蝴蝶的翅膀,一下下地扇动,扇起的风撩拨着他的心弦。

    在清境身上,冯锡体会到了很多以前从没有体会过的东西。

    那些以前不常注意的东西,会去注意,心思变得细腻起来,关注点在情/欲之上还会出现别的东西。

    例如,他看着清境的闭上的眼睛,就想吻上去,想要轻柔地对待他。

    他的手指在清境的眼睑上轻轻抚过,感受到清境的紧张,他就把手拿开了。

    他温柔地□他的嘴唇,虽然强硬却动作轻柔地撬开他的齿关,纠缠住他躲闪的舌头,和他深吻起来。

    清境身体慢慢从发僵变成发软。

    在此之前,他不知道接吻是一件可以这样舒服的事情。

    温暖而柔软的感觉,冯锡的气息炙热地拂在他的鼻端脸颊,他吻他,有种温柔缱绻的感觉,像是泡在温泉里,温泉水涌上来,抚弄着肌肤。

    他的舌头扫过他的上颚,抵住他的舌尖,这样的接触,让清境觉得心尖上有羽毛在撩动着,让他有种背脊发紧的感觉,无所适从。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清境脑子开始发晕,要呼吸不过来,不得不用手要抵开冯锡,冯锡这时候从他的口腔里退出来,又在他的唇角亲吻,低声说他,“你真是没有一点接吻技巧。”

    清境脸颊绯红,却尽量做到面无表情,瞪了他一眼,喘着气说,“我又不是天生情圣,生来就会接吻。”

    冯锡笑了笑,他也知道清境没有谈过恋爱,各方面都是雏。

    在以前,冯锡觉得床伴知情识趣有经验是好的,现在却为清境傻乎乎的各种表现感觉欢喜。

    看清境回过气来,就又亲了上去,清境反抗道,“不要了。”

    冯锡却并不理他,强硬地又堵上他的嘴,手也从他的衣服下摆里伸进去,在他的腰上抚,清境不大适应地扭动身体,但是冯锡身材高大,肩膀膛都宽阔有力,被他压着,本挣脱不掉。

    冯锡在车里就想办了清境,但是看他一副懵懂样子,上一次又把他做得大出血,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车很快到了冯锡在S市的住处,这是他待客处理事务的最主要的地方,别的情人都不带到这里来,对于清境,他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下车之后,清境要去提自己的箱子,被不满的冯锡连拖带抱地弄下了车。

    冯锡不是那么有情调的人,来到地方了,自然是直奔主题。

    拉着清境进了屋,就直接上了二楼。

    主卧是一间非常大的房间,清境对上房间里的大床,心里还是发虚紧张害怕,神色上也不免显露了出来,实在是忍不住不去想上一次的那种疼痛,简直要让人痛得神经质了。

    冯锡看他站在那里脸色发白只是不动,心里大约猜到了他的顾虑,从他身后拥着他,说,“这次别担心,你配合放松一点,我们慢慢来,不会让你伤成上次那样。”

    清境还是有些发虚,目光躲闪,不回答他。

    冯锡则也不想把时间花在安慰他上,捧着他的脸,俯下身又亲吻住他的唇,清境在一番心里斗争之后,只得告诉自己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还是要忍一忍才行。

    冯锡一边亲他,一边要脱掉他的衣服,这时候清境按住了他的手,说,“我自己来吧。不……不先洗澡吗?”

    冯锡的眼神已经变得很深,只想把清境压到床上去,不过,即使急/色,他还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放开了清境,“嗯,先一起洗澡。”

    清境赶紧说,“不,不,我想自己洗澡。”

    冯锡盯着他,清境不大自在地把脸转开了一些,说,“你也顾及一下我的意见嘛。”

    很是委屈的样子。

    这让冯锡软下了心肠,道,“去吧,洗干净点。”

    清境红着脸自己往浴室走,又突然停下来,问还站在原地看他的冯锡,“我的箱子里有我的睡衣,我去拿出来,可以吗?”

    冯锡道,“不需要穿衣服。”

    清境皱眉看着他,又慢吞吞往浴室里去了。

    浴室里,清境拿出藏在裤子内袋里的小仪器,检查出这间浴室里是没有监控设备的,他松了口气,这才开始洗澡,慢吞吞洗了很长时间,直到外面冯锡叫他,他才应了一声好了。

    擦干身体,用浴巾把自己裹好,手里还抱着脱下来的衣服,这才走出浴室去。

    冯锡已经穿着睡袍坐在床上等他,清境心里还是发怯,站在那里不想过去。

    冯锡对他招手,“你在做什么,快过来。”

    清境只好走过去了,将衣服放在一边沙发上,又握着手机关机。把手表放好,一切收拾好了,还是慢吞吞地不敢去床边。

    冯锡一直盯着他看,此时说,“再不过来,我就过去了。”

    清境咬了咬牙,这才走到床边去,刚在冯锡伸手可及的范围,就被冯锡一把拉住了,将他拉上了床,抱进怀里,冯锡的手扯开他身上的浴巾,一边急切地抚上他的身体,一边吻住了他的唇。

    清境感受得到他急切而炙热的**,趁着他没有注意,把手拍在了床头上面,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偷拍器被粘在了那里。

    按照清境的想法,他到时候躺在下面,偷拍器在床头上会更多地拍到冯锡。

    冯锡就能威胁他,难道他不能反过来威胁他了?

    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冯锡这种大人物,应该比他更在意**才对。

    冯锡□上脑,的确没有注意到清境耍的小把戏,他抱着他抚亲吻了一阵,就把清境压在了床上。

    与遗传有关,清境身体比一般人软,又带着婴儿肥,起来软软的触感非常好。

    冯锡觉得他像是一块糖,带着清新的甜美的味道。

    这次冯锡有好好注意,不断让清境放松了,又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才慢慢/入进去,清境还是痛,眉头皱得紧紧的,想着这是最后一次,心里才稍微能够放松点。

    冯锡大手箍着他的腰,说他,“再放松一点。”

    清境抽着气,“我痛……呼……”又要控制不住眼泪要哭了。

    冯锡看着他,心里就像有只手在挠着,控制不住地想要在床上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思疯狂地做,但是看清境这样,又有些心软,想着答应了他不伤了他,便只能忍着。

    他的手抚着清境的身体,抱怨道,“怎么还是痛?”

    清境声音里带着哭腔,“我从小就怕痛。”

    冯锡只好慢了又慢,自己都要佩服自己的忍术了。

    慢慢地,才加快了一点速度,清境被他做得神智迷糊起来,疼痛慢慢适应之后,就有种让他陌生的快感升起来,他之前带着哭腔的痛苦呻吟,也渐渐变了调,呜呜啊啊的叫唤声里,带上了说不出的撩人感觉……

    冯锡被他的呻吟刺激得欲/火更甚,动作更用力了。

    他要注意着清境的感受,完全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酣畅随,但是却又有说不出的快感,比以前每次都更加让他着迷。

    他在一阵激动中达到顶点,又抱着清境不断吻他,吻他的唇,他的脸,他的肩膀。

    清境在他的怀里像是软成了一团棉花,冯锡心生爱怜,抚着他背,又伸手他的身后,柔声问他,“还是很痛吗?”

    清境还没有回过神来,感受着他的亲吻,他的身体的热度,不知为何,鼻子有点发酸,不想说话,也就没有回答冯锡。

    冯锡亲吻着他,一会儿又有了兴致,这次他把他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身上,清境软绵绵地,被他扶着坐下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脸对着了那微型摄像镜头。

    因此,他心里非常不自在起来,身体比刚才更敏感,对着那镜头,就像是被人看着一样,他羞愧地把脸埋在冯锡的肩膀上,脸颊绯红。

    冯锡托着清境的身子让他动,清境哪里会动,只低声求他,“不要这样……”

    冯锡没有听他的,自下而上地动作起来……

    清境只觉得自己全身骨头要散掉了,半途就完全没有了力气和神,晕乎乎不知是晕了过去还是睡了过去。

    只是,等再醒过来,发现冯锡还埋在他的身体里。

    清境完全不知道他哪里来这么好的力,等冯锡总算是放过他,他觉得自己刚才完全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明明是吃了中午饭后就被冯锡带来这里了,等之后彻底完事,冯锡抱着他在床上抚他的身体,他问冯锡时间,冯锡从床头柜上拿过自己的手表看了一眼,“才五点四十。再睡一阵了去吃晚饭。”

    清境不成想,就这么一个不会有结果的抱/对过程,花去了近四个小时。

    心想难怪身体这么难受,四个小时,即使坐在车上颠簸,估计身体也会要散掉了,更何况还是在这无规律变换姿势的颠簸过程。

第十二章 最后一次?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