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十五章 回家

强取豪夺 第十五章 回家


    第十五章

    不知道是不是被做多了身体就渐渐适应了这种疼痛,快感则慢慢从这种疼痛里滋生出来,越来越明显,占据了主导地位。

    冯锡把清境抱着坐在自己身上,卷起他的衣服,在他的口处舔吻,清境身体敏感,受不住地要挣扎,又被冯锡箍得很紧没法逃开。

    冯锡抬起头,看到清境满脸绯红,眼睛里湿漉漉的,黑幽幽,带着情/欲的色彩,迷离又诱人;微张的嘴唇嫣红湿润,引诱着人吻上去。

    就像是一朵清纯的白色玉兰花,上面点上了胭脂,突然让人觉得妖艳起来。

    冯锡为他这个样子着迷,突然就想要看到更多,他的手握上他下面半软半硬的器官,还是没有任何经验的粉嫩颜色,他套/弄着,清境因此更受不住,咬着牙也控制不住呻吟出声,喘不过气一般地发出短促的媚人的抽气声。

    没一会儿,清境就在冯锡手里交代了,这是冯锡第一次看到他陷入情/潮达到高/潮的样子。

    红红的眼尾,半明半媚半敛着的眼,清亮的泪珠涌出来,沾湿了长长的眼睫,咬着的下唇,红红的齿印,喘息声撩人无比。

    冯锡被他种样子所征服,有点受不住地紧紧箍住他的腰,把他压在了沙发里,狠狠地动起来,清境刚才还在天堂里徘徊,此时又堕入了地狱,疼痛让他叫出声来,冯锡俯下身吻住他,身体和神都处于情/欲汹涌的激动和亢奋之中,还从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如此失控。

    等冯锡回过神来,发现又没控制住在了他身体内。

    清境觉得自己要死了,身体和神完全分开一般,有点迷茫地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冯锡看清境晕乎乎的样子,就直接抱了他起身,带着他去卧室附带的浴室里处理善后,清境迷迷糊糊软在他身上,处理好之后,冯锡又把他半扛着放到床上去,说,“不准先走了,晚上再走。”

    冯锡去换了一身衣服,继续回书房里去处理事务。

    清境身体软绵绵,神茫茫然,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又天大地大没有睡觉大地鸵鸟地睡了过去。

    晚上他要出门去机场,连贵宾都不会亲自往机场送的冯锡,却亲自送了清境去机场。

    大约不是为了送他,只是把握最后一点时间好好解馋而已。

    清境坐在他身边,被他又亲又,清境无论怎么躲避都没有用,只得任由他亲了。

    车到了机场,清境逃也似地要赶紧下车,冯锡却把他按住了,帮他把衣服整了整,又含着他的唇亲了一阵,说,“我有时间就去找你,你如果有时间,也可以联系我,我能抽出时间来,就接你到身边来。嗯?”

    清境面无表情,心想鬼才会联系你。

    虽然他让自己尽量板了脸,但是刚才被冯锡亲得嘴唇红肿,眼睛湿润,所以看在冯锡眼里,他依然是可怜可爱的小白兔样子。

    他心里软软的,爱怜地了清境的头发,说,“下车吧。”

    清境赶紧下了车,冯锡坐在车里看着他,他离开前,又回头看了冯锡一眼,抿着唇,冯锡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还以为他是对自己恋恋不舍,心里就非常高兴,说了一句,“我有时间就会找你,很快能见到,走吧。”

    清境在心里哼了一声,接过司机递给他的箱子和包,走进机场大厅里去了。

    清境虽然算不得很高,净身高在一百七十四至一百七十七之间,但是因为骨架漂亮,比例完美,穿着短款风衣,显得腰细腿长,看背影,有种芝兰玉树飘飘如仙的感觉。

    冯锡对他是非常满意的,虽然清境一点也不会迎合人,又没有任何接吻技巧和床上功夫,但是,冯锡依然把他定成他所遇到的最满意的一个床上人。

    冯锡对着清境的背影也能想入非非,而这时候,一脸苦逼相的清境脑子里则在想,屁股要开花了,比小时候打了针还难受,总觉得自己迈出的每一步都不符合人体工程力学,想到造成自己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他就想把冯锡的那犯罪的玩意儿切掉,让他去做冯大太监。

    清境在心里骂骂捏捏地去办了行礼托运,看着时间不多,又慌慌忙忙地进了安检,坐上飞机了,才抽着最后一点时间给他妈发了一个短信,说已经登机,十一点多钟能够到家。

    他妈只简单回了他一句,“注意安全。”

    清境关机时愣愣地想起来,他本来该是昨天回家的,因为冯锡的事情推迟了一天,但是昨天没来得及和家里说,他家里居然也没有问他,今天中午,他才给他妈打了个电话,说是记错了登机时间,该是今天的飞机。

    他妈也没有太在意,只淡淡地让他路上注意安全。

    在清境看来,她这么说,大约也只是随意的礼貌之词罢了。

    清境自己买的是商务舱,现在坐在VIP舱里,是冯锡让人为他改签的时候改成的这里。

    虽如此,清境对冯锡也没有什么感激的意思。自自然然地就接受了。

    说起他的乘飞机之旅,本科一年级暑假时,和一个新疆的同学去对方家里玩,因为没有买到机票,清境只好去走了后门,他爸找关系让他去坐了军用飞机,那是一架军用小飞机,在清境看来,大约是用来做跳伞练习的,他带着他的同学去坐了,过程中,坐着机舱里的小板凳,安全带把人绑在舱壁上,过程中因为气流不断,他们就在飞机上左冲右突地撞来撞去,等到达目的地,两人觉得都是死过去又活过来又死过去,在机场里倒下就不想动了。

    这次经历让清境印象最深,除了这样的受苦受难之外,他也坐过最好的VIP舱,里面的大床比家里的还舒服,本不像是坐在飞机上,而像是在享受宾馆待遇。

    所以,受冯锡这样的恩惠,他完全不以为意。

    而冯锡的家世背景,以及钱财对他的诱惑,他也都并不在意。

    他知道吃苦头是什么样子,也面对过大场面,可以做到稍稍的宠辱不惊吧,虽然他一受痛就会忘了自己是党员这件事。

    回到T城,自然是没有人来接他的,自己从机场打了车回家,在空军大院门口,因为警卫不认识他,他还费了不少口舌力气又给家里打了电话,这才被放进去。

    回到家,保姆小妹也换了新的,不认识他,母亲则已经睡了,父亲没在家,这是意料之中。

    他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去,将一切东西放好,这才打开手机,收到冯锡来过电话的来电提醒,他去洗了个澡,换好睡衣,上了床,这才回了他一个短信——安全到家了,累,先睡了。

    然后直接关机,不想和冯锡通话。

    家里的床,床上床单被套都是换的新的,但是还是带着一股潮气,清境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为何,想到和冯锡在一起的时候,冯锡把他搂在怀里,大床柔软又温暖,冯锡身上略带烟味和松木香男香的味道,感地撩拨着人的心弦……

    第二天,清境起得晚,是在贝多芬月光的钢琴声里醒来的,洗漱之后下楼,厨娘英姨说他,“现在才起,早饭吃什么,我去做。”

    清境笑着过去和她轻轻拥抱了一下,道,“英姨,好想你哦。”

    “什么好想我,想我还一年不着家。”英姨把他推开,说,“我做饭去。”

    清境说,“不用了,我喝点牛就好,最近肠胃不好,不想吃东西。”

    英姨受惊地道,“肠胃不好,找中医调理才行啊,你下午跟着我去看医生才行,而且,肠胃不好更应该好好吃饭啦。”

    清境道,“牛面包,我早上就吃这个。”

    两人在这里说话,一边弹钢琴的太太就停了下来,回头看两人。

    清境这才走过去对她恭恭敬敬地说,“妈,我回来了。”

    清太太四十出头的年纪,人长得美,保养得当,致优雅的打扮,在家里,也像是在舞台上一般,神色淡淡地看着儿子,点了一下头,道,“在家说话不要太大声。”

    “哦。”清境和英姨都被她说得讪讪的。

第十五章 回家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