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十六章 存储卡

强取豪夺 第十六章 存储卡


    第十六章

    清境下午把房门关得紧紧的,从两个偷拍器里拿出存储卡,用读卡器把东西导进电脑里。

    这种艳照门,自然是要偷偷做,清境要点开视频时,紧张得不断回头去看房门,又去确认了一遍的确是好好地反锁上了,这才又坐回书桌边,握上鼠标点击开了。

    画面像素并不高,有点模糊,不过,该看得明白的,都能看明白。

    最先出现的,自然是他自己脸,还有冯锡的后脑勺。

    做的时候倒没怎么觉得羞耻,现在来看,他反而羞耻得不行了。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满面绯红,眼神/荡的样子。

    他真不知道,自己在那时候是这个样子的。或者说,他都不敢确定,里面的人是他了。

    他只好赶紧把画面往后拉,拉到冯锡把他压在床上那一段,这下,他因为处在下方,而没有被拍摄到了,只有冯锡一个人出现在画面里。

    从这里看,他不得不承认冯锡是个长相非常不错的男人。

    清境从小在空军大院长大,见过很多长得帅身材好的帅哥,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比起他见过的那些人,冯锡大约算是最出色的那一类中的。

    这里的冯锡,和一般时候的冯锡也不大一样,他的视线专注地盯着身下的人,面色也有点发红,带着**的他,有种说不出的危险激情和感,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看着这些,清境就想起了当时的感觉,其实多数还是疼痛,不过,也隐隐有快感。

    他看得动了情,心里痒痒的,热流从大脑向下涌,汇聚在小腹,他不自主伸手去自己的/器,上了之后,就又愣了一下,羞耻地又把手放开了。

    画面里的人一直在动作,清境将耳机戴上耳朵,于是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两人的喘息声,更多是他自己的呻吟,让人面红耳热。

    又看了一阵,清境才想起来,自己看这个是不是太/荡了点,于是赶紧按了暂停。

    他把过程中的好几部分,看不到他自己的脸的那些片段,剪切了下来,然后装进一个文件夹里,准备拿这个去威胁冯锡,让他以后离自己远点,不要再找他做这种事情了。

    清境做好这些,觉得口干舌燥,端了水喝,又去卫生间,正洗手,突然房门被敲响了。

    清境吓了一跳,跑出来问,“谁啊?”

    “我,邵炀。”外面传进来一个硬朗而英气的男声。

    清境就更是被吓到了,飞快地冲去关电脑,房门持续被敲响,“喂,清境,你在干啥,赶紧来开门,喂……”

    清境又把存储卡收起来扔进抽屉里,因为太慌乱,一张卡掉下去了,他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一时间没法找,只好算了,飞快地又跑去开门。

    门锁一打开,一个高大而强健的男人就推开了门,一看到清境,就把他抱了起来,清境窘迫又生气地打了他两巴掌,“混蛋邵炀,放我下来。”

    邵炀把他放下地,又撑着他的肩膀盯着他看,只见清境明眸皓齿,白白净净,单单纯纯,心里像被一羽毛在挠痒痒,有点要控制不住自己,只好转了一下眼,道,“一点都没变嘛。我十月份好不容易有假,专门去S城找你,你居然跑去了云南玩,你说你小子有没有一点义气。”

    清境却发现不了他那别扭的心思,撇撇嘴,拂开他的手,坐回到床上去,道,“你事先又没和我说,难道还要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洞察你的心思,专门在学校里等你来找我?”

    邵炀走到他书桌前的凳子上去坐下,说,“我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才没提前说的。你要去云南,怎么没事先和我说。”

    清境道,“不和你扯这个,你怎么知道我回家来了,跑来找我。”

    邵炀笑着道,“我昨晚上回来,在院子里看到你了,只是想到你要回来休息,我当时也有事,就没有叫你。”

    “哦,这样。你最近怎么样?”清境礼貌地问了问他,其实对于他的动向不怎么感兴趣。

    邵炀比清境要大两岁,今年二十五。

    但是当年读书却是和清境一起的,便把清境当成同龄孩子对待了。

    清境从小不合群,像个娇小姐,自然和这空军大院里的孩子合不来,而且外号还真被他们叫成娇娇,清境很厌恶,就更是不和他一起玩了。

    再说,他母亲也不喜欢孩子和人打闹把衣服弄脏,和男孩子打架这种事情,只发生过一次在清境身上,被人打了,回家了因为衣服脏了,又挨了母亲的训,被罚弹了三个小时钢琴,差点把手给弹废掉了,从此之后,就不敢和人打架,遇到人叫他娇娇,他就赶紧躲开跑掉。

    再说,他们这空军大院里,一直以来,大人并不和睦,下面的孩子也不和睦。

    这里内斗厉害,一茬茬地人被请走,又有新人进来,上一辈的出事,下面一辈的受牵连,所以,各种问题举不胜举。

    清境的父亲是个非常沉默寡言的人,为人谨慎持重,兢兢业业干事,没出什么大风头,一直在这里稳稳地到了现在。

    而邵炀家,则是大起大落又起这样,清境小时候,邵炀父亲因为权力斗争就被迁走了,现在则是早退休了,邵炀能回这里来,则是依靠他自己的能力。

    邵炀说了一翻自己的情况,听在清境耳朵里,就觉得他吹牛皮居多,真实情况很少。

    当然,他现在所处的位置,也不好对人说。

    清境便也不怪他说话不真诚,再说,他自己也几乎没真诚过,又有什么权利责怪别人。

    邵炀说了自己,就又问清境,“你还有一年半毕业是不是?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清境道,“嗯,要去A国做博后。”

    邵炀,“……”

    傻眼了一瞬间的邵炀不可思议地看着清境,“读了博士了还不够,还要去读博后?你爸不是说你要回T大教书吗?这样在一个城市,经常见面,有个照应,不好?你不觉得一直读书很辛苦吗?”

    清境淡淡地道,“我爸之后也同意我出国做博后了。我觉得读书挺好的,我这个没心机的样子,出社会工作,会很困难吧。”

    邵炀道,“我罩着你就行了,有什么困难的,难道有人要欺负你。”

    清境笑了笑,“还好啦,我自己喜欢读书,喜欢做研究。”

    邵炀道,“你出国了,我又不能出国,那不是要很久才能看到你。”

    清境把手撑在床上,仰着头看天花板,道,“时间过很快的,你一天到晚忙着钻营,哪里会想我。”

    邵炀听他这话就板上了脸,“你这什么话。我不是经常想你吗,给你打电话,是你总关机,即使接我电话也总是很快挂了,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还是小时候那个娇娇样子。”

    清境面无表情地看向他,“你再说一遍。”

    邵炀讪讪地不说了,清境有生以来唯一一次打架就是和邵炀打,因为邵炀那时候叫他娇娇妹,清境没忍住,扑上去和他打了起来,自然是没把邵炀打着,反而被邵炀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回了家,然后又被他妈骂了一顿,说的是,“让你不要和那些孩子一起,不要理睬他们,你为什么不听话!”然后罚他弹钢琴。

    小时候受的摧残太多,以至于读大学之后,他就不再碰乐器。

    两人沉默了一阵,邵炀看到清境桌子上放着的笔电,就去打开来,按了开关,说,“我给你看我上次飞行拿奖的照片。”

    清境看他开了电脑,噌地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扑过去,道,“你怎么随便开人电脑。”

    他和冯锡那个艳照门,还摆在桌面上的呢。

    邵炀奇怪地看着他,“哦哦,居然不让开了。”

    清境要去关电脑,邵炀直接抓住了他的手,把他制住,“是不是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在里面,来,给哥哥看一下又能怎么样。”

    清境急了,但是他那点力气哪里挣得过职业军人邵炀,邵炀将他的双手双脚制住,把他紧紧抱在了自己怀里,“别乱动了,在我面前装什么正经,什么片儿嘛,德国的,呀灭跌的……”

    清境听他这样说,而且的确被他制住了动不了,邵炀的热气全都呼在他耳处,让他很不舒服,他只好不动了,冷静道,“放开我。”

    邵炀抱着他不放,电脑已经到了输入密码的界面,他握着清境的手去输入密码,“来,输密码。”

    他的手宽大而灼热,带着一层茧子,很是糙,磨得清境柔嫩的手指很不舒服,清境生气了,“不要开玩笑了,放开我。”

    清境满脸通红,瞪向邵炀。

    邵炀只好把他放开了,因为他控制不住地起了反应,不想让清境察觉。

    清境从他身上起来,飞快地把电脑关了,说,“里面有我导师的机密项目,不能给人看。”

    邵炀知道绝对不是因为这种事情,而且,大约也不是里面有什么少儿不宜的片子才让清境这么反常,他笑了笑,道,“好吧,我不看了。”

    清境把电脑收起来装进电脑包,又放进一边的柜子里去,这才坐回床上去,垂着头一时不说话。

    楼下英姨在喊,“清境,你下来端茶和点心上去和邵炀一起吃吧。”

    清境起身来应了一声,正好和邵炀在一起尴尬,他就下楼去了。

    邵炀看清境这样,就在心里叹了口气,突然看到地上有点反光的东西,他愣了一下,弯腰捡起来,发现是一张存储卡。

    他盯着卡看了两秒,迟疑了一瞬,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第十六章 存储卡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