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十九章 限制级

强取豪夺 第十九章 限制级


    第十九章

    邵炀忙了一下午回到自己的宿舍,他家现在不在这里,自己一个人住单位宿舍,吃饭在食堂解决。

    回去之后把从清境那里捡到的存储卡拿出来,仔细端详了,发现是他们这里军队特用的存储卡,那么小,大约是偷拍器或者长时间窃听器里面的。

    入专用读卡器,邵炀把读卡器连接上电脑,当时他倒没有多想,只以为里面是清境偷拍的什么东西,这大约也是清境下午时候面对他去开他的电脑那么反常的原因。

    清境所用的偷拍器,因是军队技术部门专用,比起黑市上面卖的又好不少,第一不容易被察觉,甚至有反侦查功能,第二偷拍时间很长,一般黑市上卖的一般偷拍器,最多能够拍三四个小时,而他这个,则可以拍十几个小时;第三,虽然是微型小孔径摄像镜头,但是效果其实还算好,至少比外面卖的要好。

    虽然比起市面上卖的要好很多,但是比起真正高端如仿飞虫蚊子之类的偷拍器,还是要低端很多了,所以,像清境,借着家里的光,可以随意拿到不少这种偷拍器。

    邵炀将里面的东西导进电脑里,还慢条斯理地去倒了一杯水,这才坐回电脑前面,面带笑容地准备点开视频,脑子里则想着,看你清境捣的什么鬼,到时候看我不敲诈你一番。

    他此时心情尚是悠哉游哉,视频打开了,最开始出现的是清境的脸,他应该是把偷拍器放好,镜头很晃,紧接着,就被放好了,清境转身走开。

    邵炀嘴里喝的水差点喷出来,因为清境显然是刚洗完澡,只在下身裹了一张浴巾,上半身光着,背对镜头,镜头里正好出现他那光裸的雪白的背脊,还能看到他背上蝴蝶状的胎记,腰肢也现在里面,还有被浴巾遮住的翘臀。

    邵炀在那一瞬间想到了这里面可能是什么,但是又不大敢相信,毕竟像清境那样的人,他还有把自己的私生活拍下来的喜好?

    在镜头开始,清境完全挡住了冯锡,邵炀还没想接下来是更刺激的戏码。

    视频播放里,声音很小,但是有点声音,邵炀把声音调大,又看到清境的背远离了镜头,朝床走过去,然后,清境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一扯,栽了过去,这下,邵炀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一看那急切地抱住清境的样子,扯开清境身上浴巾的手,抚他的身子的色/情和有力,都不会是一个女人。

    但是因为冯锡是坐着的,镜头一直没有拍到他的脸,拍到他的肩膀已经是极限。

    邵炀之前还是兴致勃勃的,此时就完全愣住了,脸色沉,端着杯子的手甚至有点发抖。

    开大了的声音,出现两人湿吻的湿漉漉的声音,还有清境从鼻腔里哼出来的难耐的声音,肌肤摩擦的声音……可算得上是情/色无边了。

    虽然愤怒之情积满了腔,但是邵炀也无法自拔地勃/起了,听到清境的热热腻腻的轻哼和喘息,他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他将杯子放下,左手紧紧捏成了拳,力气大得骨头发痛,他才稍微冷静一点,右手拿了鼠标,开始不断往后拉整个视频,因为点击得很快,便没有仔细看,但是,完全证实了,其中前面四个小时,都是限制级情节,镜头里两个人翻来覆去用了好几个姿势做/爱,后面几个小时,因为天黑了,几乎看不到东西,但是可以确认两人是拥在一起睡觉。

    而这限制级视频里的另一个主角,邵炀找了一阵才看到他的脸,因为镜头高度和范围原因,里面倒是拍了不少两人做/爱的特写,床头人脸倒几乎没怎么拍到,在从二十几分钟开始,又有被子遮住了春光,便只看到被子的动静,还有就是听到声音。

    多数时候,清境在呼痛,让另一个人停下来,但是,他也显然没有挣扎过,整个过程都很配合。如此看来,清境没有任何被强迫的嫌疑,他是自己愿意和这个人上床的,而在长达近四个小时的床事之后,两人相拥而眠,也说明,两人的关系更大可能是情侣。

    出现在画面里的另一个主角,邵炀将他的相貌从视频里截了出来,因为拍摄出来有些模糊,只见里面男人相貌是很不错的,凤眼修眉,高鼻薄唇,脸部轮廓俊美,即使是在床上发狠干这种事,也并不显狰狞,有霸道而专注的男人味。

    只是他抢了自己的心头好,邵炀不免对他很是痛恨。

    恨不得吃其,喝其血。

    虽然有这么个让人痛恨的人在,邵炀还是将视频中有出现清境的脸的部分剪了出来,被冯锡干得受不住,控制不住呻吟,大声乱叫的时候,也被他剪了出来。

    邵炀没想到清境表面上冷冷清清又傻乎乎的,骨子里这样/荡。而且,看他脸以为他身上多是个小胖子,没想到却不是,身体非常感。

    邵炀没有控制住自己,戴着耳机,听着清境的乱叫坐在那里打手枪。

    “啊啊……不……不……我疼……疼……呜呜……”清境是又哭又叫,却又不是一般时候的哭叫,带着情/欲的略带嘶哑的声音,每一个音节都刺激着人的神经,让邵炀情/欲涌动,身体紧绷,很快就交代出来。

    邵炀花了三四个小时,制作出来了一个特写清境的限制级片子,然后又自己欣赏了好几个小时,最后纵欲过度,身体发酸,爬上床睡了一个小时就天亮了。

    他这一天还有事情,收拾了房子,电脑,还有他自己,他就出门去做事去了,他已经确定清境是个GAY,所以想要把他从他情敌那里抢过来,他觉得两人从小竹马竹马,总比一个外人要有优势,而且对方在床上把清境弄得一直叫痛——当然,清境叫痛不排除是他床上的情趣——他至少可以让清境好受点,多顾及一些他的感受。

    清境这一天,因为父亲在家,不敢睡懒觉,一大早起来,还被叫出门去跑了步,回来洗了澡之后,在早餐桌上坐下就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英姨就说他,“怕是要感冒了,我一会儿熬姜茶你喝,中午炖鱼腥草老鸭汤,这样比较好。”

    清境抽纸捂住鼻子,点了点头,说起来,他最讨厌鱼腥草的味道,不过英姨喜欢,总逼着他吃,真要命。

    清季安看了看儿子,道,“早上出门跑个步,也弄得要感冒,你这身体是朽木雕的!”

    清太太在家里吃饭也是自己一个人要分餐吃,她面前摆着一些小碟子,用纸巾擦了擦嘴,才说清境道,“你房间里冷不冷,要是冷,把电热毯拿出来用。”

    清季安就说,“年纪轻轻,不要用电热毯。”

    清太太并不看他,只是淡淡说道,“早上有小雨,你让他出门跑步,你把谁都当那些兵痞,随便打随便摔。”

    清季安被老婆说得沉了脸,但是没有回嘴,餐桌上陷入了沉默,清太太并不理会他,从餐桌边起了身,往楼上走。

    她在家里也是一丝不苟的打扮,乌黑油亮的长发挽起来,修长白皙的颈子露出来,脸上化着淡妆,神色淡淡的,却透着一股冷清优雅的媚人气息,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下半身是暗红色的长裙,脚上高跟的拖鞋,每走一步,都有一种步步生莲的优美。

    清季安在小事上都不和他老婆争执,看她走了,才说清境,“吃完饭就去吃药,每天都去跑步,你看你,被风一吹就要倒。”

    “哦。”清境的目光也从上了楼的母亲身上收回来,讷讷应是。

    他的母亲一直就是个大美人,从大院里走过,有执勤的士兵看得呆住,之后被罚得很惨的事情发生。

    她在多少人眼里是梦中情人。

    清境又抬头瞥了父亲一眼,不知道他当年是靠了什么不正当手段把她要上手的,反正他不觉得他母亲是自愿跟着他。

    当然,当年他母亲出轨的事情,在今时今日看来,他也不觉得是他母亲的错。

    那不过是他母亲和她学生在用邮件交流的时候语言上暧昧了一些,其实现在想想,也许那也没什么,结果他的父亲就是被撸了虎须的样子,他母亲的学生之后怎么样了,他是不知道的,但是在家里,他却知道两人在卧室里起了争执,而之后他的母亲被打得进了医院,说是差点死了,在医院住了很久,当时他还小,不懂事,是一直在这个家里的英姨说是打的,现在想来,也可能不是打。

    清境也说不准,而且也不好去想父母之间的那些**事情。

    只是想到自己被冯锡弄得很痛的事,他就突然之间理解了母亲,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是突然为母亲感觉悲哀了。

    以前他从没有想过这些事,也不知为何现在突然就想起来。

    趁着父亲走了,他又回房睡了回笼觉,中午果真被逼着吃了鱼腥草老鸭汤,回到家,每天可以闲得骨头发酸浑身没劲,反正他父亲也不要求他出门拜客,家里,也几乎不会有客人来,所以他懒着,也没关系。

    下午正准备看一看专业杂志了,突然手机响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冯锡打来的。

    清境心里一跳,犹豫着要不要接,想了一下,还是接起来了。“喂?”

第十九章 限制级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