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第二十章 神马逻辑

强取豪夺 第二十章 神马逻辑


    第二十章

    经过一个晚上的思索,冯锡对清境这事已经完全恢复了镇定,虽然镇定了,但是做出的决定依然是疯狂的。

    清境才刚从他身边回去,他坐在车里,似乎伸出手就还能够把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大男生揽在怀里,还能够肆无忌惮地亲吻他抚他;躺在床上,他甚至觉得还能够伸手一揽就能够把清境搂过来,和他之间的情/事里的愉悦激动和满足,此时还留在心间,但是,这个人,居然敢用偷拍的两人的床/事来威胁他。

    现在他也已经不责怪清境偷拍了,只是气愤他居然嘴里答应得好好的,其实却暗地里一直想着从此和他没有关系,不想和他发生关系。

    对着他阳奉违,这让冯锡很是气恼。

    当然,他一点也没有打算要放过清境。

    清境越是这样要逃开,他就越是对他牙痒痒地要占有。

    他没想过自己对着清境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只是觉得在自己没有说停的时候,清境是没有权利说停的。

    冯锡听到电话里清境的声音,经过了电波的转换,从手机里听到的清境的声音要比现实面对面时候来得更加软,软得像一个孩子的声音,甚至有点像在撒娇。

    冯锡说,“清境,你出门来,我来接你。”

    清境因为他这带着命令的话愣了一下,说,“你什么意思,你不怕我把那个视频放网上吗?我说了,我不想再看到你。”

    冯锡笑了一声,短促而讥嘲的笑,清境甚至能够从他这笑声想到他此时脸上的表情,大约是那种邪霸道又带着危险的样子吧。

    冯锡说,“有本事你就放网上去。我看哪个网站敢发布这个。我身边生意伙伴,都知道我是同恋,知道我喜欢男孩子,谁难道愿意和金钱权利过不去,来因为这个瞧不起我,不和我做生意。清境,你最好赶紧出来,不然我进你家里去找你,把你和我在一起的照片给你父母看,让他们知道你被我养着了,闹得你们整个大院知道,到时候你父母脸上肯定可好看了,你信不信我说到做到。”

    清境想说你有本事就来我家,看不让警卫员把你抓起来。

    虽然很想甩出这样霸气的话,奈何又愁起了眉,咬牙切齿地对着手机,气得膛起伏,最后还是只是说道,“你这个混蛋!”

    冯锡说,“赶紧出门来,我等着。”

    清境挂了电话,狠心地要把手机砸了,还是没有砸下去。

    换了衣服裤子,带上钱包手机,他就往外走。

    英姨看他要出门,就问,“这是去哪里呢?在下雨拿把伞。”

    清境看了看外面的小雨,想着只是去一下大门口,不会淋成落汤**,就说,“我只到大门口,没事的。”

    就这样走出门去了。

    清境心里烦闷,觉得冯锡像只恶心的吸血虫黏在自己身上甩不掉。

    而他也实在不能理解,冯锡这种人看上了自己什么,他条件那么好,随便找个人陪他上床不就行了,何必要找自己呢。

    他一步一步走出去,在大门口扫了外面宽阔的马路几眼,路两边的小叶榕在冬天也没有落叶,深深的绿色,融在细雨里。

    突然一辆车开过来,是一辆黑色奔驰房车,从外面看没什么新奇,但是清境看到它的第一眼,心里就一咯噔,有心灵感应一样觉得里面坐着冯锡。

    车停在了前面,清境站在那里,低头看着路面,并不过去。

    冯锡从车窗去看清境,清境穿着一身黑,外面是浅灰色的风衣,头发柔软地覆下来,他的肌肤雪白,融入在这冬日的细雨里,静静地站在那里,略带愁绪,看着地面,有种幽静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这时候的他,和一向带着傻傻感觉的他很不一样,突然之间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那像是指尖上的细雨染上了轻愁,带上了柔美的情丝,挂住人的心。

    冯锡突然之间心间爱意如潮水汹涌,他拨通了清境的电话,甚至舍不得用一向冷硬的声音和他说话,他的声音里带上了柔情,“你前面,黑色的车,快过来。”

    清境握着手机,不得不往那辆奔驰车走过去,他走到,车门就打开了,冯锡看着他的脸,雪白的肌肤,更显眉目清秀,说,“上来。”

    清境却摇了摇头,“我不上。你有什么事,就这样说。”

    冯锡道,“说什么,没什么可说。”

    清境神色淡淡的,不像被冯锡之前的话吓到的样子,说,“你让我出来,我就出来了,你让我上车,我却不能上车,我家里还有事呢。你没什么话说,那我就回去了。我不是什么特别的人,你缠着我没有意思,随便去找别人就行。”

    冯锡刚才升起的那些柔情蜜意又被他这话给狠狠抽了一顿,脸色又变得不好看起来,说,“你上不上车来。”

    清境摇头,“不上。你不要逼我,那边警卫员看到我这里出问题,马上就会跑过来的。”

    冯锡黑着脸道,“好啊,你和我扛上了。”

    说着,就按下车内控制键,隔了驾驶座和后面空间的隔板降了下来,冯锡说道,“开车进去,去清将军家里拜访也好。”

    清境苦着脸,“你什么意思!你这样缠着我有什么意思。”

    冯锡道,“没有人能在我之前说停。”

    清境在心里骂他神经病,人却主动坐进了车里去。

    冯锡让司机把车开走了,又关上了挡板。

    车里空间宽阔,大大的沙发,酒柜,桌子,冯锡刚才想来是在看电视,电视屏还没有收起来,此时上面定成的一个画面,正是之前清境发给他的那段视频里,拍到的他的一个后脑勺的画面。

    看到这个,清境心里就烦躁不已。

    简直想要诅咒冯锡从此断子绝孙。

    冯锡看了一眼总算是坐回自己身边来的清境,清境冷着脸的样子倒突然之间像长大了一样,带上了冷艳,让他觉得惊艳。

    冯锡打开酒柜,拿了酒和酒杯,倒了一杯递给清境,清境转开脸不接,冯锡就说,“你知道的,我有办法让你喝了这杯酒。”

    清境咬牙切齿地接过酒杯,想要学着电视剧里女主角把酒泼到冯锡的脸上去,但是却又控制住了没有泼。

    冯锡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端着和清境的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说,“我们也算一日夫妻百日恩了,我和你好言好语说话,你最好听进心里去,以免之后后悔。”

    清境不喝酒,本不愿意理睬冯锡,冯锡便又好整以暇地说了清境父亲最近在研究的方向和国家机密。对此还在心底有点得意,只是,清境从来不过问他父亲在做什么,他父亲有什么想法,此时突然听到冯锡这样说,他倒愣了几愣,像是本来两人在说地球话,突然之间冯锡说起了外星语,清境过了一会儿才说,“这个关我什么事?”

    冯锡又喝了口酒,说,“怎么会不关你的事,你的父亲出事了,你家里会怎么样?”

    清境毫不为所动地说,“随便怎么样。”

    冯锡道,“你这个回答倒好,等你父亲出了事,我把你绑架了带到深山里去,也没有人会知道。不会有人来找你。”

    清境眼神幽幽地看着冯锡,把自己手里的酒杯放到一边有酒杯架的桌子上,“你在说地球语吗?”

    冯锡,“……”

    清境和对他很不满意的冯锡对峙了一会儿,败下阵来,说道,“你把国家大事当成儿戏,我父亲可不会把这种事情当成儿戏。再说,我不相信你有这个能耐。”

    冯锡将自己手里的酒杯凑到清境唇边让他喝酒,清境把酒杯推开,皱了皱眉,很不高兴的样子。

    冯锡也不高兴,喝了一口,突然一手捏住清境的两颊,吻了上去,清境被突如其来的酒刺激到了,却听冯锡说,“你不相信也没有关系,至少说明一件事,你要是不听话,我会不择手段的,这个你要记住。”

    清境伸手推他,冯锡也就势放开了他,又把手里的酒杯放到桌子上的酒杯架上,在清境正要松一口气时,他又将清境压住了,手法准又流畅地扯开清境的皮带,把他的裤子往下一拔,清境恼得抬手打他,又被他把手抓住了,冯锡体型比清境大不少,将他整个人压在沙发上,说,“这是车上,你逃不开。”

    清境苦恼得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冯锡的手已经上了他的**中心,他喘了口气,“你到底要怎么才放过我?”

    冯锡吻上他的唇,两人的嘴里都带着醇香的酒味,“等我说你可以走的时候。”

    清境虽然心里气苦,身体却很敏感,很快被他得有了反应,身体发热,脑子发晕,嘴里含糊道,“你这就是贱的,我要是一开始就巴不得贴在你身上不走,你肯定就对我没一点意思了。我说你怎么这么贱呢。”

    冯锡在他的耳朵上轻咬了一口,让清境痛得叫了一声,说道,“这个道理,我比你先懂,但是我想要你,你就得在我身边。你骂我也没有用。而你下次再这样骂我,我就要罚你了。”

    贱人啊贱人!!

    清境在心里大骂他,又被他亲着颈子,下面也被他的手撩拨着,不由得身子软得没有力气说话了,只剩下喘息。

第二十章 神马逻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