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强取豪夺 > 强取豪夺 正文

强取豪夺 强取豪夺 正文


    第二十六章

    X市是冯锡的大本营,在这里,他作为主人,带着清境去的地方,都是他自己喜欢的地方,可谓很是用心。*.

    除了清境,还从没有人让他如此用心对待过。

    而清境却并不知自己受到的是最贵宾级的待遇,一心认为冯锡是个/棍,不是在和他做/爱,就是在去和他做/爱的路上。

    这也许只是他自己者见,不过他不会承认自己冤枉了冯锡。

    冯锡带着清境去了风雪山庄,这是一座建在X市不远山上的庄园。

    夏天是避暑胜地,冬天又雪景优美,很受冯锡喜欢。

    车一路开上山道,因为下过雪,路很湿滑,车开得很慢,到达风雪山庄时,已经是下午一点过,到了地方,先吃饭,然后冯锡带着清境去观景。

    山庄建筑雄奇,建在悬崖绝壁之上,高崖之下就是树林,远处是一条大河,水面平静地向下游流去,不时有船只从上面通过。

    站在观景台上看去,只见自己是站在云端之上,脚下云雾缭绕,山上遍植松柏,因这几日天气不好,一直下雪,天空低垂,云层厚重,朔风严寒,看不到天晴时候天空开阔的壮观景象。

    但是,此时站在这里,依然让人觉得风景独好,清境裹在羽绒服里,冯锡站在他身边,说,“等天气晴了,能够看得更远,风景会更好。”

    清境道,“能够在这里修房子,真是难得。”

    冯锡道,“要是你喜欢这里,以后我经常带你来。”

    清境笑了笑,没有回答,他没想和冯锡纠缠太久。再说,这样的图新鲜的关系,能够维持多久?

    “好了,外面冷,我们进屋吧,从窗户也可以看到这下面的景观。”冯锡搂过清境的肩膀,带着他进了这像城堡的建筑中去。

    这在半山腰的一个平台上修建的山庄,地势独到,很是难得,但也正因如此,便并不是非常大,除了占地几百平的主建筑之外,其他设施就显得局促,还有一个停车场,一个带着亭台的花园,前院倒是不小,侧面有通到山上面一些的台阶,从下面望上去,隐约看到有修建美的小房子。*非常文学*

    虽然冯锡说是来这里看雪景,结果来了没多久,还是把清境带进房间里去了。

    刚进卧室门,冯锡就迫不及待把清境身上外套给脱了下去,抱着他就亲吻起来。

    清境已经不排斥他的亲吻和身体的接触,甚至还很享受,所以踮着脚就回应他。

    房间宽大,黑白冷色调的装潢,一张大床,清境很快就被冯锡抱到床上去,顺势压了上去,清境的手环住他的颈子,和他热情地亲吻。

    两人又去浴室里洗澡,浴室里的大窗户面向悬崖一边,窗帘拉开,就可以看到外面高阔的风景。

    浴室里热气氤氲,冯锡将清境抱到自己身上,在浴缸里就行事起来。

    两人从浴室又回到卧室,冯锡知道清境身体对痛觉非常敏感,一痛就整个人难受,所以,他已经知道要温柔对待这个人,对他又亲又,让他彻底放松下来,又做好了扩张,这才真正提枪上阵,清境便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觉得难受,很能从这种事情上得到无上快感。

    事后两人在床上拥着睡觉,一觉就能睡到晚上去,床上温暖,又有一个散发热气的人从身后抱着自己,清境突然迷恋起这种情景来,心底深处不得不泛起小小涟漪,说要是永远有个人对自己这般好,那也就圆满了。

    到六七点钟,冯锡才起床去洗澡,他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躺在床上的清境睁着湿漉漉黑幽幽的大眼睛看着他,冯锡走过来俯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饿了没有,饿了就起来吧。”

    清境摇了摇头,“不是很饿,还想睡。”

    冯锡在床沿坐下,一手撑着身子,又俯□亲吻他的睫毛,他的眼尾,脸颊,鼻子,又吻到嘴唇上去——

    黏在上面拿不开了,便又和清境深吻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黏糊的感情,看着清境,就想要亲吻他,亲吻哪里都好,他的后腰上的胎记,他的屁股,他的腿,甚至他的脚……

    这样的黏糊的渴望,与情/欲并无太大的关系,更多的,也许是一种宠爱,发自心底的柔软的宠溺之情。

    总算是放开清境,清境只剩下喘气的力气,脸颊晕红。

    冯锡又在他嘴角亲了一下,说,“好了,我去处理一点事情,你再睡一阵,我一会来叫你吃饭。”

    清境点点头,“你去吧。”

    冯锡出了卧室门,外面是一间小厅,在小厅旁边,有冯锡的书房。

    清境在床上动了动,他全身赤/裸,不过床单被子都非常柔软暖和,裸/睡他便也不介意。

    刚才还很想睡,此时不知为何又睡不着了,他躺着盯着窗户看了一阵,窗户玻璃上有雾气,便也看不清楚外面,他只好拥着被子坐起了身,发了一阵呆,又跳下床去浴室洗澡去了。

    之后穿好衣服坐在窗户边的沙发里,将窗户上雾气擦掉,就坐在那里看风景,看了一阵又觉得没有意思,就只好出门去了。

    他不好去打搅冯锡工作,趿拉着拖鞋,就出了门。

    他们是住在房子三楼,楼梯宽大,铺着地毯,一路往楼下走,路上遇到两个女佣人和他打招呼。

    这里给清境的感觉挺冷清的,他正趴着栏杆发呆,脚一软,差点往下滑着摔了,这时候,一个人从他身后把他拉住了,说,“你小心。”

    清境站稳了,回过头来看,愣了一下。

    只见是个相貌俊美面相柔和的高大男人,头发一丝不苟地梳着,戴着金丝边眼镜。

    “你……是谁?”清境问了一声,因为对方这个样子,定然不是这个庄园里做事的佣人。

    对方笑了,道,“我叫肖乔生,你是和冯锡一起来的吧?”

    清境不知为何,对这个第一面见的人产生了好感,也许是他长得有点像他的老师楚慕,不过,比楚慕更高大一些,也更多了处事圆滑的世故和一种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清境回答道,“嗯,是的。”

    肖乔生很礼貌地邀请清境,“要喝茶吗?下楼喝杯茶吧。”

    清境乖乖跟着他走了。

    他不知道肖乔生到底是什么人,既然那么随意地说冯锡,可见是冯锡的熟人了。

    在一楼的一间舒适的小厅里,有一整套茶具,肖乔生让女佣端了点心来,自己则用铁观音开始泡功夫茶,清境坐在他的对面,看他气质高雅雍容,动作优美如行云流水,斯文雅致,将茶泡了出来。

    然后温柔地笑着,请清境喝茶。

    清境对品茶没有什么经验和学问,只是牛嚼牡丹地大口喝了而已,又吃起女佣人端来的点心来,除了点心,还有水果。

    肖乔生问他,“这茶,觉得怎么样?”

    清境道,“我不会品茶,平常也是喝绿茶多,或者喝茶。”

    肖乔生就笑着说,“那也没什么,茶的功用就是用来喝而已。”

    清境问他,“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我中午在这里吃饭,没有看到你。”

    肖乔生道,“山中无日月,在这里住着,往往忘了时间。我十一点过上床睡午觉,一觉睡到下午三点起来,之后才知道冯锡带了人来,恰好刚刚又遇到了你。我对这里比较熟,想去哪里看看么,我正好打发时间给你做免费介绍员。”

    清境觉得和他说话感觉非常轻松,笑着道,“那好啊。你……你和冯锡是亲戚么?”

    肖乔生对他直呼冯锡姓名挺诧异,愣了一愣,才回答道,“嗯,我是他哥哥。”

    清境也惊讶了,笑着说道,“你是他哥哥吗?”

    “怎么,不像?”肖乔生的语气明显是说着在逗清境玩。

    清境道,“是啊,不觉得像。倒是冯锡像哥哥一些,你看着比他年轻多了。”

    冯锡去卧室里找清境,看到他人不在了,出门来下楼,佣人说他在茶室里,就走了过来,在门口正好听到清境说他比肖乔生老的话,不由心里就沉了沉,即使是冯锡,也很介意别人说他老的,再说,他本不老不是吗?

    冯锡走进去,说,“我看着就那么显老?”

    清境惊讶地回过头看他,除了惊讶之外,倒并不惊慌或者尴尬,反而说道,“你本来就比一般人显老,谁让你总是这样……这样……板着脸。”

    清境故意把脸板着学他,说着,又诧异地问冯锡,“你今年多少岁了?”

强取豪夺 正文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