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63番外


    番外之工作(二)

    也许是经受了太多身体上的疼痛,清境对于/事上的疼痛便有了更大的忍耐度,不像以前那般总是痛得哭起来。

    冯锡极尽体贴,顾及清境身上的伤,不敢稍稍用大一点力气,他还记得清境之前因为身体的疼痛整晚整晚没法睡觉,难受得连哭也哭不出来时候的痛苦。

    温暖的被窝,柔软的被褥,清境在极致的快感里失神,抱着冯锡的背,低声呻吟。

    实在受不住了,将脚踢出了被窝去,冯锡赶紧将他的脚抓回来,轻柔地抚,又用被子盖住,又吻住他的唇,“还好吗?”

    清境神色迷离,低低应他,“嗯……”

    一场快乐的情/事毕,冯锡去拧了毛巾给清境擦身,清境缩在被子里,冯锡捂着他的小腿,“没有痛吧。”

    清境目光柔柔地望着他,“没有。”

    之后两人拥在一起睡觉,冯锡在清境的耳边亲吻,清境已经有了朦胧睡意,听到冯锡说道,“我知道你很想回S大去,要不,我们去拜访你的老师吧。”

    清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愣了一下才睁开眼睛看向冯锡,在昏暗的光线里,冯锡的目光深沉却温柔,柔柔地看着他。

    清境心里一痛,他知道冯锡是什么都体谅他的,但是,他至今没有勇气回去面对楚慕,总觉得愧对他,因为冯锡,他让楚慕那么失望,他现在又怎么有脸面回去找他,说想要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做研究。

    清境摇了头,“我不想回去。”

    冯锡吻他的额头,“那不想回去就算了吧。你的身体不适合在X市居住,你以后不在X市工作了,好吗?”

    清境已经被病痛折磨怕了,道,“嗯,虽然这样,但是不在X市,就没有太多时间和你在一起。”

    冯锡说,“你是想住S城,还是住G城,我把工作地点转移了来陪你就是,不是什么大事。”

    清境心想哪里会不是大事,要是冯锡要转移阵地,他手下那么多人,大部分都要跟着转移阵地,这得是多少家庭的事情呢。

    清境道,“这样不好吧。”

    冯锡道,“没有什么不好。G城更适合你养身体,要不,去G城,怎么样?”

    清境赶紧摇头,他父母至今三天两头地闹矛盾,他无论怎么劝也没用,他可不想去G城当灰。而且,他在S城度过了非常美好的一段时光,对这里很有感情,就说,“要选的话,就S城吧。”

    冯锡说,“嗯,那好。你身体不好,最近不要找工作,等过一阵天气好了,你再考虑去工作,怎么样?”

    清境全身软绵绵地,被冯锡搂在怀里,说,“好的,困了,要睡觉。”身体变得这么差,清境有时候挺气闷的,但是,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也就只好忍了。

    冯锡忙着他的事业,清境在S城一个二本学校新找了一份教职,不过因为在讲台上讲课时,突然腿痛,且一阵眩晕,在讲台上晕了过去,导致头上撞出一个包,脸颊被擦伤,以此又进了医院,在冯锡的要求下,他只好又辞了职。

    脸颊上的伤包了一个月纱布,又过了一个月,伤才彻底好了,因清境不是伤疤体质,便也没有留下疤痕来,算是万幸。

    不过,因为这件事,清境便非常气馁了。

    虽不至于自怨自艾,但在好几个月之内,都不像之前那么开朗乐观。

    冯锡只好劝他,“没关系,你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了,人的价值,又不是一定要通过工作才能够体现。”

    清境在心里叹气,嘴上却说安慰冯锡的话,“我知道。我明白。”

    因为这次的事情,冯锡便不允许清境再做老师了,一直在讲台上讲课,而且很多时候需要站着,清境的腿受过伤,本坚持不下来,便想让清境去做别的工作。

    当然,冯锡心里想的是他一直在家里就好,本不需要去工作。

    清境回家看望父母,因为他一直闲赋在家,父亲便对他的状况不大满意,说,“怎么能够一直让人养着而不去工作。”

    清境说,“等翻年了就会再找的。”

    清季安就道,“我虽然退了,也有不少老朋友在,找个关系让你进军事科学院吧。”

    清境道,“不想去,里面管得太严了。”

    清季安生气地说,“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一直这样幼稚,永远也长不大似的。难道真让冯锡一直养着你不成,你自己不觉得丢人,我和你妈还觉得丢人呢。”

    清境咬了咬唇,说,“我知道。”

    清季安道,“既然知道,就不要像现在一样闲着,还对工作挑三拣四,哪里有那么多什么都合乎你心意的工作。你先做着,慢慢地,就会喜欢起来的。我当年工作时,分配到单位去,难道还有选择吗?之后还不是一做一辈子。”

    清境不想听他唠叨,只是“嗯嗯”两声。

    回去和冯锡说了他爸要安排他进军事科学院的事情,冯锡当场就不同意,道,“不行,你进了军事科学院,各方面都要受拘束,而且你身体这么差,怎么胜任得了。”

    清境憋着心酸,要哭了,“但是一直这样闲着也不行啊。”

    冯锡有太多工作可以安排给清境,只是,又怕伤了清境的自尊心,此时说道,“你哪里是闲着,不是每天都有看书,有了解资讯,再说,你是在养身体,又不是不想去工作。你不要多想了,我去和你爸说清楚,你不能进科学院去。”

    冯锡专门去找了清季安,和他说了清境的身体有多差的事,说他的身体本没办法进科学院去做牛做马,因清季安从来就是非常能吃苦的人,对于冯锡的那些说辞并不往心里去,还说,“他就是被惯成了那样子,好逸恶劳,二十**岁了,还像个小孩儿。什么工作不辛苦,忍一忍就过去了。他是我的儿子,你别把他惯成了什么也不会做的人。”

    冯锡当场就动了怒,“伯父,你这样说就太不对了。清境的身体有多差你不体谅也就算了,但是,你让他忍着痛苦去工作,到时候他出了什么事,你不心疼,我会心疼。他是你的儿子,但是也是我的爱人,他跟着我了,以后就是我的,你不要这样管住他,你好好管住你老婆就好。”

    于是,冯锡被清季安的拐杖赶出了房子。

    冯锡回去之后让清境不要理睬他爸,在又一年春天到来,清境熬过了冬天,便又找到一个大公司里的研究部去做数学和计算机方面的工作,不过过了一阵又被迫辞职了,工作量太大,在冯锡出国去出差了十几天回来,清境因为熬夜而出现头晕状况,冯锡去和他工作的上司做了交涉,让清境被迫辞职了。

    冯锡想自己为清境安排职务,不过清境完全不愿意,似乎只要沾上冯锡的光,他就完全不能接受。

    冯锡看他苦闷,自然很心疼,带着他出国去旅行了半个月,旅行对清境的状况有些作用,慢慢地,清境也就看开了很多,而且有了灵感,回国后,就向冯锡借了些钱,为着兴趣开始做起数学论坛来。

    他想要提供一个集趣味数学和专业数学为一体的大型交流平台。

    冯锡看他心情好就觉得万事满意了,自然大力支持,还为他招聘了一个团队,清境这也算是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所在,虽然并无收益。

    冯锡的目的便是想把清境拘在家里,现在清境呆在家里忙他的论坛,冯锡也就放心了,之前清境在学校里晕倒,他接到电话,吓得什么也顾不得,赶紧往医院里赶去。

    清境就总有这个本事,让他不断受惊讶,时时刻刻为他担心,而清境犹自毫无自觉,不断要出门工作,以至于他不得不出一些招数,让他没办法找到工作,只能待在家里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地址:

63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