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64番外


    番外之再见邵炀(一)

    清境虽然经常和他父亲吵架,而且很不乐意回家去受父母的气,但是该回家探望父母的时候,还是会回去。

    因为他外公过世,他父母便搬回了T城去住,接了他外婆一起,除了英姨,又请了一个保姆照顾。

    清境回去时,便是回T城。

    冯锡本是决定要和清境一起去,但是临时有事,只好改了计划,让保镖送了清境先回去,自己忙完了事情再去拜访岳父母。

    清境父母是住在新房子里,这还是清境第一次来这里,下了车,保镖提着他的行李,找了好一阵,才找到了他家,敲了门,英姨来开了门,看到清境,就喜笑颜开地说道,“哎呀,总算是到了。我还说你会找不到。”

    清境说,“搬家的时候我就该回来的,却没赶到。”

    英姨说,“有人帮忙搬,不差你这细胳膊细腿。”

    说着,已经把人拉进屋去了,看到清境身后跟着他的两个高壮的保镖,一向见惯大场面的英姨并不以为意,便招呼人进屋,“进来坐吧。”

    两人得冯锡的指示,护送清境回家,送回后就要回去,此时被英姨热情邀请,又有清境微笑着请他们入内,便只好进了屋去。

    英姨为他们准备了茶点请他们休息,清境则进了为他准备的卧室里去,相对于和冯锡的家里卧室,这里的房间很狭小,清境便有点不习惯,将带给家里人的礼物都拿出来,去敲了书房的门,一会儿,他母亲来开了门,清境进屋之后,看到他父亲在书桌上练书房,母亲应该是在旁边磨墨吧,开了门之后,她便又回到书桌边去了,对清境没有特别热情。

    清境对此并不在意,也走过去看,说道,“我回来了。”

    清季安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说,“你一个人回来的?”

    以前都会有冯锡陪他回来,这次他一个人回来,清季安便觉得有些奇怪。

    清境说,“冯锡有事情,明天才过来。这些是我们带的礼物。”

    清太太道,“放一边吧。”

    虽然礼物都是心准备的,但是清太太并不大理会,清境也不觉得难受,放到一边小茶几上后,看父母自己有自己的世界,本不理睬自己,就说,“那我出去了。”

    清季安道,“去吧。”

    清境便出了房门,被这样冷淡地对待,清境已经习惯了,便也并不介意,又回了客厅里去,两位保镖就起身要告辞了,英姨赶紧给两人准备了点心蒲等东西让他们带走,又道谢他们送清境回来。

    清境看英姨比清太太像一个家长多了,就走过去拥抱了英姨一下,英姨道,“唉唉,你这孩子,我身上有油烟呢。”

    清境笑道,“没关系,我陪你一起做菜。”

    保镖走后,清境给冯锡打电话,冯锡就问,“已经安全到家了吧,一切还好吗?”

    清境道,“还好啊。”

    冯锡问,“你爸妈没有吵架了吧。”

    清境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俩哪次不是今天吵明天好。”

    冯锡又说,“明天我就过去,住外面好不好?”

    冯锡不大喜欢住清境父母家里,太受拘束。

    清境说,“好吧,这里房子太小了。只放了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就没有别的空间了。”

    冯锡说,“要不,给你爸妈换一套大房子吧。”他觉得也该给清境的父母尽一点孝心,毕竟是两人把清境生下来了,他才能够得到清境。

    清境说,“不用了,他们不会接受的,再说,房子也并不小,只是他们认为我并不经常回家,只为我留了一间最小的房子而已。不过,每次回家我几乎不在家里住,他们给我留小房间,也是情理之中。”

    冯锡说,“哦,那好吧。我明天就过去陪你。”

    两人说完电话,清境就去厨房为英姨帮厨,晚饭后,清父和清太太出门散步去了,英姨就拉着清境到自己房间里,和清境说,“以前的那位邵司令家里也是在这里买的房子,我上次买菜的时候,遇到了邵太太,但是没有和将军太太说这件事。”

    清境略微惊讶,“是邵炀的爸爸妈妈吗?”

    英姨点头,道,“不是他们是谁?之前出了你的事情,将军和太太已经没有和邵司令他们联系了。将军很生邵炀的气。”

    清境对这个倒是知道的,而且知道邵炀因为出了那件事后来就提前转业了,后来听说开了一个金融公司,好像发展还不错,最近又在捣鼓别的生意,因为清境没有太过关注他,便也不知道他具体怎么样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两人已经五六年间没有见面,此时清境不断工作不如意,便也没有力来关注别人,而且邵炀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两人没有联系也是情理之中。

    英姨这样说,清境知道她必定是有什么事,就问,“他们具体住哪里呢?”

    英姨道,“就在隔壁的那栋楼,十三层A,邵太太请我去喝过茶。”

    清境知道英姨曾经受过邵太太的恩惠,英姨是特别记恩的人,一定都记在心里想着如何报答。

    英姨又说,“邵司令和邵太太都老了哦,比以前老了很多了,都说邵炀很少回家,而且,都说对不住你,要是你去看看他们,也算一件好事。”

    清境想了想,就说,“爸妈反正不在,我现在又没事情做,就过去拜访他们吧。”

    英姨笑了,道,“来,把我做的烤馅饼和卤**爪带一些过去。”

    “哦,好吧。”清境应着,又去找了家里放着不用的补品,在英姨的指点下,过去隔壁楼看邵炀的父母。

    到了十三楼A,清境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了门,看到清境,对方就愣住了,清境也愣住了,他没想到邵炀会在家。毕竟刚才英姨还说邵炀很少回来。

    清境干笑了一声,说,“知道你爸妈住在这里,我们家就在隔壁楼,我就过来看看叔叔阿姨。”

    邵炀要比之五六年前要老成很多了,还是和以前那么一样壮,但是眉宇间已经印上了更多的沉着,也隐隐含着阅世的沧桑。

    他对着清境,时光似乎并没有在清境身上留下影子,他还是那副稚嫩的模样,只是要比记忆中的样子消瘦了,虽瘦了,却也是瘦不露骨,所以还是嫩嫩的少年模样,目光清澈,神色之间带着一点惊讶。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就如年轻时候的清太太那样,让人目光放在他身上就转不开。要说他身上最大的变化,那么便是少了以前的跳脱和活泼,多了沉稳和淡定,已经是个大人了。

    邵炀对着他也笑了,打开门,请他进屋,说,“进来坐吧,我爸妈在看电视。”

    虽然是同一个小区,却是不同的户型,邵家的房子要小不少,门厅后面就是客厅。

    邵太太在说道,“邵炀,是谁来了?”

    邵炀笑着带了清境进去,“是清境。”

    因正值秋季,清境只穿了一件厚蓝色条纹衬衫,加了一件薄外套,□穿着牛仔裤,简单的打扮让他看起来干净而清透,如水一般。

    他到了客厅,邵炀父母都看过来,邵太太赶紧起了身,过来拉住他,道,“哎呀,是清境呢,好多年没见了吧,居然长成这么……这么……俊的人了。简直和小茹年轻时候一个样子了。”

    大约本来是想说漂亮吧,总算转成“俊”这个词,小茹正是清境的母亲。

    清境笑道,“阿姨,很久不见了,知道你们住这里,我就过来看看你们。”

    说着,把提着的礼物递过去,有补品,还有英姨让带来的点心,说,“这是英姨准备的,趁热可以吃。”

    邵太太一边说着太客气,一边把东西交给保姆,又拉着清境去坐在沙发上,和他说话。

    邵司令则比以前真老了太多了,在清境的印象里,邵司令应该是个大嗓门,总是沉着一张脸,硬朗而有气魄,现在的他却满头白发了,变得慈祥很多。

    邵炀坐在一边陪着,邵家应该是知道邵炀喜欢清境的,而且当年的事情,是邵炀的错,清境帮他开脱了罪责。

    清境说了不少客气话,邵炀目光几乎都放在清境身上,虽然过了那多年,此时见到他,才发现对他的感情一如当年深刻,但是,这样的感情却只能压抑着,他突然问清境,“你之前有出车祸,没有什么事了吧。”

    邵太太想到这一茬,也赶紧问,“是啊,没什么事了吧。”

    虽然后遗症不少,但是清境只是摇头,笑着道,“早好了,没什么事。”

    邵太太又问,“现在你在哪里工作呢,工作怎么样?”

    说到这个就是清境的伤,心里很苦闷,脸上却要保持笑容,“因为身体不好,之前才刚刚辞了一份大学教职。还没有找下一份工作。”

    邵家都有些惊讶,知道是车祸的后遗症,便也不好再多问,邵司令说,“你身体不好,从小就不像邵炀他们这些胡打海摔的,工作不如意,不用太忍着,再换换也行,反正还年轻,要是实在不行,让邵炀给介绍一个清闲的工作吧。”

    清境还没有回答,邵太太已经说道,“清境他是数学博士呢,邵炀能够给他介绍什么相应的工作,你真是老糊涂了。”

    邵司令不再说话,邵炀则道,“我单独和清境说几句吧。”

    现在是邵炀养着家,所以在家里有发言权,邵太太没再多说,放清境跟着邵炀去了一边书房里。

    听邵太太刚才的话,虽然清境的确丝毫没有要让邵炀帮忙介绍工作的意思,但是邵太太反应那么大,大约是不希望邵炀和自己有过多牵扯吧。

64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