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65番外


    番外之再见邵炀(二)

    清境并不是扭捏的人,虽然和邵炀之间在以前发生过不少事,但是时间已过,他也不想纠结着前事不放。

    此时对着邵炀也很坦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反而是邵炀心里些微扭捏,不过在面上也并不表现出来。

    这几年的爬滚打,艰辛打拼,让他已然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能够很好地把自己的所有心事掩藏起来。

    清境在书房里的沙发上坐下,邵炀出门去端了茶进来,放在清境面前,说,“喝茶吧。”

    “哦。”清境端了茶杯,又问,“这几年,你还好吧?”

    邵炀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道,“嗯,还行。你呢?”

    清境笑了笑,“也还行。”

    说到这里,两人突然之间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过了一会儿,邵炀说,“之前的事情,我还没有向你道歉和道谢。”

    清境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便摇了摇头,“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用一直记挂在心里。”

    邵炀看着清境,清境眉目清秀间带着一抹艳色,他一阵欲言又止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才说,“他对你好吗?”

    清境喝了一口茶,点点头,“嗯,很好。我们一直在一起。”

    邵炀坐得很端正,突然说道,“我一直没有谈朋友。”

    “啊?”清境愣了一下。

    邵炀目光殷切地看着清境,“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等你。以前说过这句话,现在还是作数。”

    清境不由心里有一丝难过,真正爱过一个人之后,他是能够理解邵炀的痛苦的,不由垂了头,然后才慢慢说道,“你……你不要记着我,去找别人吧。我已经有冯锡了,我很爱他,不会愿意再和别的人在一起。”

    邵炀沉默着不再说话,清境抬头看着他,目光清明,邵炀完全明白,清境对自己没有丝毫爱情的事情。

    邵炀又问,“你父母同意你们了吗?”

    清境毫不迟疑地点了头,“是的。”虽然他父母从来没有正式承认过冯锡是他男朋友这件事,不过也没有彻底闹翻,所以清境也就认定为他父母是已经接受这件事了。

    邵炀看着清境笑了笑,眼神里带着一丝凄凉,还有燃烧着的浓浓的爱意,不见到清境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还爱他,看到他了,才发现心意从来没变。

    邵炀说,“能够拥抱你一下吗?”

    清境愣了一下,起了身,走过来突然抱住邵炀的肩膀,说,“好好去找别人吧,你的缘分在别人身上。”

    邵炀要反身抱住他的时候,清境已经退开了,看了看手表,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家去了,有些事情。”

    邵炀道,“再坐一阵吧。”

    清境笑道,“不了。”

    要离开时,邵炀父母都来送了,送他到电梯,清境对他们挥手,“别送了,一截路而已。”

    清境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邵炀和他父母的面孔在电梯后消失,清境一晃神,从他们已然铭刻了时光痕迹的身上,才恍然想起自己和冯锡在一起,已经六七年之久了。

    第二天,冯锡的飞机中午十二点多到,他说了让清境不要去接他,清境在家里也无事可做,便没有听他的话,自己开了车去机场接他。

    开车到半路,曾经受伤的腿突然刺痛起来,差点把车开下了高架桥,心惊跳地停了车,休息了一阵,才继续上路。

    于是在机场里接到冯锡的时候,清境面孔犹然苍白,冯锡从贵宾通道里出来,手里还握着电话,看到清境坐在一边等候沙发里,就快步走了过去,伸手了他的面颊,说,“怎么这么冷。”

    清境朝他伸手,“腿上有点疼。”

    冯锡在他身边坐下来,伸手抚他的腿,道,“说了让你不要来,你偏偏不听话。”

    清境忍着难受笑了笑,“在家也没事,而且出门的时候腿没痛。”

    冯锡道,“下次再也不要这样了,你还自己开车,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清境道,“下次不了。”

    冯锡到清境的腿也有点发凉,就丝毫没有顾忌地在他身边半跪下来,捂着他的腿,“这样好些吗?”

    从贵宾通道里出来的虽然没有几个人,但是看到冯锡和清境这一幕,却都侧目来看,清境觉得不大好意思,说,“已经好多了,我们回去吧。”

    冯锡起身,将清境半扶半抱起来,“走吧。”

    冯锡带着清境先去了下榻的宾馆,这才在保镖开车的情况下,和清境一起回岳父母家里。

    在车里,冯锡就一直问清境,“伤处真没有事?我打电话让医生来给你看看。”

    清境道,“真没事,是要下雨了,所以腿痛。”

    冯锡又了他的口,“口上没有痛吧?”

    清境摇摇头,“还好,我穿得暖。”

    冯锡说,“这边要下雨了,我们住到明天就回S城去,怎么样?”

    清境道,“好吧。”

    冯锡去拜访了清境的父母,清境父母没有特别的表示,因为次次都是如此,冯锡便也已经习以为常。

    相反英姨对冯锡很热情,把他当成他亲姑爷对待,午饭后,清父和清太太有事情要出门,去疗养院里接清境的外婆回来,清境本说他也要去,清太太就说,“要下雨了,你出门,旧伤会发作,就别去了。”

    清境没想到他母亲虽然什么都对他不在意,却记得这些事情,心里也就生出了感动,应了之后就没去。

    清境坐在客厅里陪着英姨剥虾,手里戴着手套,剥得很专心,英姨说他,“你自己和冯先生去玩去吧,我自己来就好。”

    清境说,“我喜欢做这些,你不要赶我走。”

    冯锡坐在另一边翻看一本地理杂志,抬起头来看了清境一眼,没有说话,本也劝过清境,但清境执意要做,他也就只好算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敲响了,家里小保姆开车送清父清太太去了,冯锡一个人闲坐着,只好亲自去开了门。

    对上门外的邵炀,他一愣,瞬间恢复了沉着冷静,面无表情地说,“你好。”

    邵炀看到他也是一愣,对他点了一下头,也许是知道清境这么多年一直和冯锡在一起,他对冯锡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敌意,毕竟是发小的爱人,即使发小是他的暗恋对象,他对他也更多了尊重,而少了最初的不服气。

    清境在房间里问,“冯锡,是谁来了?”

    冯锡说,“不认识。”

    邵炀,“……”

    清境只好摘了手上的手套起身来看,看到是邵炀,就惊讶了一瞬,“你怎么来了?”

    邵炀说,“我看到你爸妈出门去了。”

    清境,“……”

    英姨也起身来,“是邵炀啊,快来坐。”

    虽然邵炀已经承认了冯锡作为清境的爱人的存在,但是冯锡对他可没有好感,于是一直沉着脸不说话。

    清境坐在冯锡的旁边,看邵炀和英姨说话,就把唇凑到冯锡的耳边去小声道,“干嘛板着脸。”

    冯锡说,“情敌来了,我还要给他好脸色看吗?”

    清境一愣,然后就笑了,因邵炀看过来,只好不再和冯锡说悄悄话。

    邵炀并没有坐太久,说了些客套话就说要走了,英姨留他道,“吃了晚饭再走吧。这是冯先生专门让人送来的马来西亚大虾,自己剥壳晚上做着吃,你留下来吃了再走吧。”

    邵炀道,“我是三点多的飞机,走之前来看看清境,现在必须得走了。”

    英姨很失望,但是也只得起身,和清境一起送了他离开。

    清境送了邵炀走后,进客厅里来,发现冯锡已经不在了,只好去找他,发现他坐在自己的卧室里,因为房间小,没有椅子,他只能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境走过去低头好笑地看他,道,“哎,你这是在吃醋吗?”

    冯锡伸手搂住他的腰,“知道我在吃醋还和那个邵炀说话那么亲密。”

    清境被他搂着坐在他的腿上,道,“我哪里有和他亲密说话,再说,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说说话能有什么?”

    冯锡说,“可是他喜欢你啊。”

    清境好笑地在冯锡的耳边亲吻,“我又不喜欢他。”

    冯锡抱着他,在他的颈子上轻嗅着啄吻,低声道,“哎,为什么我们不是发小呢。”

    清境好笑地说,“你比我大七八岁好不好,还发小。”

    被冯锡不满地在他的耳朵上轻咬了一口,清境笑着赶紧躲。

    晚饭后,冯锡带着清境和清家人辞行,T城下雨,一场秋雨一场凉,清境的身体会很不舒服,冯锡就说,“我们明天一早就回S城去了,这里下雨清境身体不好,明天就不来辞行了,伯父伯母,外婆,英姐,你们保重。”

    清太太说,“你们走吧。”

    清父说,“清境,你好好找个工作做着。”

    清境外婆因为没了老伴,身体就一直不好,而且神有些呆愣,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神采,没有应冯锡,是英姨送了他们出门,让两人经常回来。

    在宾馆里,听着雨水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这个声音对于别人来说,是宁静的音乐,但是冯锡却丝毫不喜欢,泡了热水澡,他把清境裹在被子里抱上床,睡觉时则双腿夹在清境的腿为他取暖,清境腿隐隐作痛,整个身子蜷缩在冯锡怀里,冯锡很惆怅地说,“就没有一个地方不下雨么?”

    清境笑道,“撒哈拉沙漠吧。”

    冯锡的手指从清境的脸颊上滑过,“就知道开玩笑。”

    清境道,“我其实没什么事,你别想多了。明天就回S城去了,没事的。”

    冯锡说,“S城也要下雨了,我看了天气预报,全国都下雨,我们去澳洲度假一阵子吧。”

    清境,“……”

65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