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66番外


    番外之冯锡的求婚

    冯锡看和清境的关系稳定了,就想求婚办个事好了。

    第一次求婚时,是清境伤刚好没多久,虽然身体上伤好了,但是声带还没有完全恢复,声音比之前要低沉一些。

    那天,清境正好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旁边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冯锡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夕阳如火,火光烧得半边天通红,是S城少见的火烧云,非常漂亮。

    清境的面孔在绚烂的夕阳里呈现一种剔透的感觉,就如同水晶所雕的艺术品一般。

    冯锡一时没有忍住,说道,“清境,我们结婚吧。”

    清境看书太专注,本没有听到,冯锡只好又说了一遍,“清境,我们结婚吧。”

    清境这才听到了他在说话,抬起头来,愣愣看着他,“嗯,冯锡,你在找我说话吗?你说什么?”

    冯锡一时也呆愣住了,居然要让他说第三遍吗?

    于是说道,“嗯,没什么。你要吃水果吗?我让人端果盘来。”

    清境继续埋下头看书,“哦,我不吃。”

    第二次求婚,冯锡有做了准备,他定制了求婚戒指,趁着七夕之夜,先是带着清境去吃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又带他回了家,家里布置得非常浪漫,玫瑰花,红酒,家里的佣人也都打发出去了。

    但是,因为找工作被拒,清境心情不好,回到家,看到家里弄成这副样子,就兴致缺缺地说,“今天没心情做,你不要趁着节日就老想着那方面的事情行不行!”

    冯锡被他打击得非常无语,戒指握在手心里也没能拿出来,只好算了。

    第三次求婚,他就没有等到节日,正好又是趁着清境找了一家公司里的工作,心情不错,他以清境找到工作为由,带着他浪漫地吃了晚餐,回家之后,清境又去泡了药浴,冯锡扶着洗完澡的清境穿好睡衣又坐到了卧室里的沙发上,冯锡一边为清境擦着头发,一边说道,“有个东西要给你。”

    清境昏昏欲睡,将身子靠在他的身上,声音带着慵懒,感撩人,“什么东西?”

    冯锡在他的耳朵上亲了亲,亲昵里带着深深爱意,“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结果,清境直接靠在他身上睡过去了,冯锡不忍心将他吵醒,只好抱着他上了床,让他继续睡觉。

    他什么事也没法做,也陪着清境睡下了,半夜清境醒过来,去卫生间后爬回床上,冯锡一向警醒,清境下床时,他便醒了,此时搂着清境继续要睡,清境却突然想到什么,说道,“我记得睡之前,你说有个东西要给我,什么东西?”

    冯锡这下来了神,从床头柜里把戒指盒子拿过来,正要说求婚的话,清境已经自己拿过了戒指盒子,打开来一看,里面是两枚设计美的对戒,并不是一般铂金的璀璨夺目,不知道里面加了什么别的金属,戒指带着一丝暗沉的黑色,显得沉着稳重,但是戒指里面两人的名字刻印却流动着金光,非常漂亮。

    清境看到,就对冯锡笑了,把自己手指上戴着的那枚戒指取下来,自己将小的那枚新戒指戴上,说,“我最近手指不知怎么细了一些,正觉得这枚戒指戴着有一点松,要和你说这件事,你就买了新戒指了。”

    说着,戴上新戒指后,又抱着冯锡的脑袋亲了亲他的鼻尖和嘴唇。拿出那枚大一点的戒指,要给冯锡戴上,说,“来吧,我给你戴上。”

    冯锡的心已经怄得要吐血,不过是因为刚睡醒稍稍迟钝了一点,就被清境抢占先机,让他的求婚再次泡了汤。

    冯锡只好想,反正两人已经在一起,求婚不急这一时,再说吧。

    于是由着清境那软软的手托着自己的手,将他手指上的旧戒指摘下来,换上新戒指为他戴上。

    戴上后,清境还低头在他手背上亲了一口,抬起头来对冯锡笑,又吻他的脸颊,“很好看。”

    冯锡也拥抱住了清境,在他的耳朵上亲吻,又吻上他的脸颊,说,“嗯,我爱你。”

    清境笑起来,和冯锡交换了一个吻,道,“我也是。睡吧。”

    将旧戒指放进盒子里,然后放在床头柜上,拉着冯锡躺下了。

    冯锡抚着清境的手指,又亲昵地吻了他的头,在心里长叹了口气。

    再一次求婚,冯锡计划得非常郑重。

    清境和冯锡的朋友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也完全不会在意冯锡的工作,这样的相处,比起一般的夫妻,自然是非常随的。

    而冯锡也没想过,清境和自己在一起,会成为贤内助这种事,甚至清境距离当家主母的形象,那是十万八千里,山无棱,天地合,也没有可能。

    而且清境并不喜欢应酬,所以冯锡也没有起过要带着清境应酬朋友的心思,只要清境在自己身边就好,甚至他更乐意清境待在家里,藏起来,是自己一个人的。

    但是这次求婚,冯锡却有心让自己的朋友们做见证。

    他觉得这样的情况下,清境大约是不会用什么办法打岔开了。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俱乐部里,冯锡的一大帮朋友为他庆生,冯锡准备了玫瑰和戒指,打算在喝了香槟之后就当着众人的面对清境求婚。

    没想到清境一去就被林啸拉去说话,然后筛了一杯**尾酒给他,因酒调得香甜无比,清境毫无防备,当成饮料喝了。

    一会儿之后,他就晕晕乎乎地过去拉着冯锡,冯锡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很是着急,然后马上明白他是喝醉了,而且醉得不清,直接晕乎地睡过去了。

    冯锡只好抱了他去一间卧室里,把他放到床上让他睡觉。

    冯锡坐在床沿看着他,简直想要去抽给清境喝酒的林啸几鞭子。

    而林啸毫无自知,还说,“没想到他酒量这么差,一喝酒就能醉倒。”

    冯锡只能安慰自己说,是时机未到,再等等吧。

66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