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67番外


    番外之误会(一)

    爱情长跑十年之久,还未娶得佳人,冯锡对此有点着急了。

    但是每次向清境求婚,都被岔开,若只一两次,冯锡还会认为是巧合,若是数次如此,冯锡就不得不怀疑是清境故意这样做了。

    难道清境这么多年依然不想和他结婚吗?

    脑子里想着这个问题,冯锡一时给不出答案。

    清境面上看着优雅而清新脱俗,骨子里其实是个缺筋,冯锡不会不明白这件事,所以清境是真的每次在他求婚的时候不明其意而无意岔开也有可能。

    为了确定清境的心意,趁着清境有闲暇,而且身体也比较好,冯锡就带了清境到法国去购物,要说,冯锡和清境都是不爱逛街的,所以只是草草逛了几个感兴趣的店子,清境就在屋子里呆着不愿意出门了。

    坐在阳台上喝着果汁,初秋时节,风光正好,清境身体又不犯痛,所以他心情不错。

    裁缝进来给量体,先给冯锡量了,冯锡就过来叫清境,“来量一量身。”

    清境不愿意起身,说,“你知道我讨厌穿正装,就不要做给我了吧。做给我我也不会穿的。”

    冯锡只好走到他的身边把他手里的果汁杯子拿过去放在小圆桌上,然后把他人拉起来,“会有需要穿的场合,来,量身。”

    清境很不情愿,但是只得被冯锡又拉又搂地弄进了屋,客厅宽大,装潢奢华贵气,这是冯家的房子,冯锡的后母经常会来这里住,不过,这些日子没有,冯锡就正好带了清境住进来。

    裁缝非常有礼,清境虽然和冯锡闹,但在外人面前,却很有礼貌和教养,不再像只蛇一样软骨头,而是站得直直的,让裁缝和他助手量身。

    冯锡站在旁边,说清境所要正装的样式,以及要三套的问题。

    清境听不懂法语,只是听到冯锡和裁缝叽里咕噜地说话,不满意地道,“你们在说什么?”

    裁缝似乎是要和清境说英语,冯锡已经抬了一下手,示意裁缝不要说。

    裁缝只好对清境笑了笑,似乎是表示歉意。

    冯锡对清境说,“没什么,就说让将你的衣服做得稍微宽大一点,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束缚了。”

    清境这下又不满了,“那我穿着岂不是像穿一只麻袋。”

    冯锡想象着清境身上只穿一件袋子的情形,不免脑补过度,简直要流鼻血,适时控制住,道,“不会的,到时候衣服做好了还会修改,你自己看吧。”

    清境道,“我本不需要什么正装,又不会出席穿正装的活动。”

    冯锡说,“你的论坛不是要去A国开会吗,正好穿来出席会议。”

    清境一边任由裁缝量腰,一边道,“本不用,大家都会穿着很随便,穿拖鞋也没关系。我穿正装去才会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

    冯锡便无话可说了,清境则道,“要做成黑色的西服也没有关系,这样可以去参加吊唁,穿着黑色西服比较庄重。”

    冯锡,“……”

    冯锡觉得自己本不用和清境讨论这个,因为不会有结果。

    从法国回国,清境就去A国参加了一个数学论坛会议,甚至见到了之前在网络上神交已久的年轻天才,一个叫阿伦的美国男人。

    清境本应该在五天后就回国,却在那里逗留了八天之久,原因是阿伦请他做客。

    清境知道把这件事告诉冯锡,冯锡必定吃醋,而且会勒令他赶紧回去,因此清境就隐瞒了事情真相不报。

    不过冯锡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清境的情况,直接飞到A国去将清境押回了国。

    清境俊美的模样在会议上便非常出色,很多人都对他印象深刻,而被称为天才的阿伦,也直接赞美过清境,说他像春日里的百花灵一般美好。

    清境自然把这种话当成外国人的过分热情不在意,而经过别人转述告诉冯锡之后,冯锡就醋意大发了。

    冯锡带清境去乘机回国时,阿伦还来送行了。

    清境没说冯锡是他的男朋友,只说是他的表哥。

    要进检票口的时候,阿伦向清境伸手要拥抱,说,“我的朋友,下次我一定到中国去见你。”

    清境要和他来个拥抱,直接被冯锡拉开了。

    冯锡对阿伦说,“欢迎你来。”

    阿伦对着他点点头,只看向清境,清境看冯锡已经非常不高兴,只好对阿伦说道,“我们走了,下次见。”

    冯锡带着清境进了贵宾检票口,阿伦依然没有离开,还在热情地对着清境挥手,清境也要对他挥一挥手,手已经被冯锡抓住了。

    在飞机上,两人就开始吵架。

    清境道,“我从来不会干涉你和你的朋友们的交往,你为什么要干涉我。”

    两人乘坐的VIP舱里,两人的座位连在一起,又有一道门可以隔离外界,位置宽阔舒适而豪华,冯锡并不想和清境吵架,只是又觉得他太过了,趁着他不在就勾引一群狂蜂浪蝶,冯锡压抑着怒火说道,“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是正常的交往,但是,你和你的这种朋友是吗?”

    清境愣了一下,“我和我的朋友怎么就不是了?”

    冯锡说,“正常的朋友会说,我的美人,宝贝,你真是一朵美丽的郁金香……这些这么恶心的形容词来称呼你吗?”

    清境虽然也觉得阿伦说话很煽情而奇怪,但是,这是人的语言习惯,他能够怎么样。

    清境拧着秀眉,道,“那只是他的语言习惯,本不代表什么?”

    冯锡怒了,眼神深沉,因为飞机已经飞行平稳,他直接解了安全带,侧身过去撑在清境身上,俯身居高临下注视着他,“我还没有这么叫你呢,他凭什么!”

    清境咬了咬下唇,“你太无理取闹了吧。”

    冯锡低下头去咬了他的嘴唇一下,声音非常危险,“宝贝,是谁无理取闹,是你是我?不同我说,你就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在一起,还去他家做客?”

    清境皱眉道,“不要这样叫我,我起**皮疙瘩。”

    冯锡道,“他这样叫你,你安然接受?”

    清境道,“他是叫我honey。”

    冯锡盯着他,说,“那我也叫你honey。”

    冯锡的声音低沉而磁,是很好听的声音,这样叫他又深情款款,不过清境依然身子抖了一抖,撇嘴道,“好恶心。”

    冯锡,“……”

    下飞机时,清境神不佳,被冯锡牵着手出机场,虽然在飞机上才吵过架,不过清境是烦恼忘得很快的人,此时已经不和冯锡记仇,上车回住处时,他已经靠在冯锡怀里睡过去了。

    冯锡低头看他的睡颜,又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亲,说,“一刻不看着你,你就勾人别人。”

    清境自然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要是听到,定然又和他闹起来了。

    清境回到家,也许是在飞机上时间太久,他身体就不大舒服,如此缠缠绵绵又难受了好几天,才渐渐恢复过来。

    冯锡看他身体不好,自然百般体谅疼惜他,之前阿伦的事情,也就被抛到一边去了。

    又过了几日,清境接到阿伦的电话,说他已经在S市的机场,他哈哈笑着道,“我来找你了。”

    清境愣了一下,有点难以置信,不过却礼貌地说道,“你过来旅行吗?有安排好住处吗?”

    阿伦说,“如果能够借住到你家,那就太好了。”

    清境,“……”

    清境心想你要是住到我家里来,冯锡肯定会把你生吞活剥了的。

    说道,“哦,那我马上为你安排住处。”

67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