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69番外


    番外之误会(三)

    清境被冯锡强制地带回了家,而阿伦则被强制地遣送回了国。

    回家的路上,清境就一直沉着脸不说话,心里憋闷难受,他和阿伦在一起玩,的确是没有想过阿伦对他有不一般的感情的,毕竟阿伦比他小了十岁,年龄差距摆在那里,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长辈在看,要是知道阿伦对他有这种心思,他一定不会和他过多接触,对于此,清境觉得的确有点对不住冯锡,但是,冯锡霸道成,如此强制地对他,也让他生气。

    回到家,下车的时候,清境才和同样生气不已的冯锡说话,却是问,“你要把阿伦怎么样?你千万不要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冯锡气得要命,忍无可忍了,眼睛黑沉地盯着清境,“不是说只是普通朋友吗,我把他沉了江,又怎么样?”

    清境瞪大了眼睛,抿着唇,很是恼怒的样子,在门口就和冯锡吵起来,“你最好不要流氓行为,你真把他沉江,这是犯罪,会成为国际问题的。再说,都是你胡思乱想,我和他本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而且,他比我小了十岁,我怎么会对他产生感情。”

    冯锡黑着脸怒道,“要是不是小了十岁,就可以吗?”

    清境气急了,简直想给冯锡一巴掌,“你不要含血喷人,简直是把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的头上。按照你的意思,我只能每天在家里待着了,出门见个人就不行,出去住几天就不行了,是不是?”

    冯锡把清境的胳膊拉着,把他往房间里拉,家里的佣人们看两人吵架,是不敢上前拉架的,都躲起来了,不敢多看多听。

    冯锡冷声道,“我之前可没有限制过你,不过你这样,我看还是限制你好了!”

    清境要把他推开,“你敢!”

    冯锡将他抱了起来,把他往楼上抱,“你觉得我不敢吗?”

    清境抬手打他的背,“放我下来。”

    冯锡本不理睬他,直接把他抱进了卧室里去,清境踢着腿,“放我下来!”

    冯锡一把将他扔进了宽大的沙发,清境摔得头晕眼花,冯锡已经伸手将他的鞋子拽了下来,又直接脱他的裤子,清境大叫着,“你滚开!”

    冯锡坐在沙发上,俯□就堵住了他的嘴,又啃又咬,清境感受着他的激烈而愤怒的吻,要呼吸不过来,又被他脱了裤子,□一阵凉飕飕,非常难受,伸手不断推打他,要转开头不让他吻自己,冯锡抬腿直接压住了他的腿,手捏住他的下巴,让他张开了嘴,舌头长驱直入,勾着清境的舌头深吻起来。

    清境满脸通红,要被憋死一般,眼睛里满是水意,要哭又没哭出来。

    冯锡撕扯着他的上衣,将他剥得光溜溜的,这才将他抱起来,扔到床上去。

    清境一阵晕乎,要骂冯锡,却只剩下一阵咳嗽和喘息。

    冯锡脱了自己,扑上床就把要爬开的清境压住,清境伸手打他,“混蛋,我讨厌你,讨厌你……”

    冯锡捧着他的脑袋吻上去堵住他的话,清境踢着腿不断扭着身子,但是哪里挣扎得过冯锡。

    即使这个时候,冯锡也是有在乎清境的身体,知道他一受冷就会骨头疼,拉过被子将两人裹在里面,才又沿着清境的脸颊下巴颈子吻下去。

    清境被他抚着□,渐渐地起了情/欲,面色潮红,眼泪横流,喘着气说不出话来。

    冯锡为他做扩张时,他张着嘴不断喘息,手指狠狠地抓挠冯锡的背,冯锡在他的耳边亲吻,低声道,“再和人勾搭在一起,还开房进宾馆,以后我就把你绑在家里。”

    清境在冯锡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冯锡忍着痛,将**一下子埋入清境的身体里,清境痛得发不出声音来,甚至连力气都没有了,由着冯锡搂着他的腰动作起来。

    一会儿冯锡又把清境翻过身来,清境趴在枕头上,眼泪把枕头也给染湿了,冯锡吻着他雪白的背脊,又在他后腰处嫩红的蝴蝶胎记处不断舔吻,清境低声哭泣,控诉道,“我不会原谅你的,我要走……我讨厌你……”

    冯锡着他的臀部,又沿着背脊吻上他的颈子,低声道,“你能走到哪里去。”

    清境哭着不理他了,冯锡将他翻过身来,搂进怀里,手抚上他的前端,声音已经完全柔和下来,满是爱意地说,“好了,宝贝,别哭了,以后不准再和那个阿伦道尔顿联系,我就原谅你了。”

    清境反手就要打他一巴掌,但是因为力气太小,软绵绵地拍下去,简直像是抚,冯锡毫不在意地将他的手握在手心里,又在他的脸颊上不断亲吻。

    清境忍了忍眼泪,控诉道,“你这是强/奸,我要去告你。”

    冯锡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又吻上他粉嫩的唇,“你要告到哪里去?”

    清境憋屈地不说话了。

    冯锡抱着他,清境在他怀里像一只软绵的玩偶,被他无微不至地爱怜地亲吻抚,过了一会儿,冯锡就从床上起来,进浴室里去放水,再出浴室时,发现床上没人了。

    冯锡一怔,赶紧去打开门找清境,“清境!”

    清境本没有应他,冯锡只好回房间里随便抓了一件挂在穿衣架上的睡袍,把自己一裹,就跑出门去找人,在楼梯上遇到管家,就问,“清境呢?”

    管家反倒惊讶了,两人吵架是三五不时会吵一吵的,然后关系也没见不好,家里管家佣人都习以为常了,只是这次两人吵得比平常更厉害些,管家便也有点担心了,看两人两个多小时都不下楼,怕出什么事,才准备上楼去看看情况,此时遇到冯锡问清境,就说,“他没下楼来,不是和先生您在一起吗?”

    冯锡一愣,一想,马上转身往回跑去,推开房门,又去打开更衣室的门,清境果真正在里面穿衣服。

    清境知道冯锡进来了,但是毫无反应,径自将外套也穿上,要从冯锡身边走开,冯锡伸手拉住了他,一把扯进自己怀里来,抱住他,柔声问,“还没洗澡呢,穿衣服到哪里去?”

    清境把脸转开,“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那谁管?”冯锡要把他抱起来,清境马上挣扎,“你放开我。”

    “不放,去洗个澡吧。”冯锡把清境往浴室里抱。

    清境刚才哭得眼眶发红,神情也很可怜,像只楚楚可怜的小兔子,他要推打冯锡,却已经被冯锡抱进了浴室里去。

    浴缸里水已经放满了,自动关闭后,水面上有浅浅的波纹。

    冯锡将清境放在高凳上坐下,一面给他脱衣服,一面说,“好吧,我道歉,刚才把你弄疼了是不是?”

    清境心想本不是这个问题,就悲愤地把脸转开了。

    冯锡以为他不闹了就是消了气,两人洗了澡,就搂着清境的腰下楼吃饭,清境一直不理他,闷着不说话。

    吃饭时,冯锡为他夹菜,他也冷硬地说,“我已经吃过了,不吃了。”

    冯锡劝道,“那不吃菜,喝点汤吧。”

    “我不喝。”清境把他递过来的汤碗一推,汤汁马上溅了出来,两人手上都溅了不少,虽然已经不是很烫,但是清境还是一声惊呼。

    冯锡顾不得自己,把汤碗一放,就捧着清境的手,用纸巾擦起来,看到有点发红,就说,“是不是烫到了。”他自己是不觉得汤太烫的,但是清境的手嫩,说不得已经被烫伤了。

    旁边的女佣人说,“先生,赶紧用冷水洗一洗吧。”

    “哦,是。”冯锡赶紧把清境往楼下公用洗手间里拉,清境要挣扎开,“不用了。”

    冯锡说,“这时候别和我拗。”

    洗了手,佣人又拿了药油来,在客厅沙发里,冯锡坐在那里,给坐在身边的清境上药,清境盯着冯锡的手看,想到刚才汤也泼到了他的手上,就说,“你的手怎么样?”

    冯锡道,“我没事。”

    清境蹙眉道,“我都被烫了,你怎么会没事,你也上点药吧。”

    说着,要拿过药给冯锡上药,冯锡心里甜丝丝的,把药给了他。

    清境的手指洁白柔软,将药油在冯锡被烫到的手腕上抹开,冯锡只觉得那只柔荑是抹在自己的心尖上,软软的,痒痒的,情不自禁,当着佣人的面,在清境的唇上吻了一下。

    清境脸颊瞬间泛红,瞪了冯锡一眼,但是并没有骂他。

    不仅冯锡,甚至连佣人们都认为两人之间的怒气已经散了,雨过天晴了。

    也没去想这次的事情是有后遗症的。

    清境第二天给阿伦发了电子邮件,在下午收到回信,阿伦说他已经回国了,并且哭诉了一遍强押他离开的男人的罪行,然后又表达了对清境的深切的思念,清境看他安全回国,就放了心,没有再理他。

    当天晚上,冯锡为了赔前一天的罪,搂着清境极尽温存,清境也并没有拒绝,在他怀里柔成了一滩水,不过,第三天早上,清境就自己收拾了箱子,在冯锡去上班之后,他就提着箱子要走。

    管家出门了没在家,在家的女佣人很震惊,过来问,“清先生,你这是要去哪里?”

    清境说,“我回我爸妈那里去看看,已经和冯锡说好了。”

    女佣人也不好多说,而且门外的确有司机准备好了车,送清境去机场。

    女佣人又和冯锡打了电话确认这件事,清境昨晚的确和他说了要回父母家看看的事,冯锡就说,“嗯,没事,他的确要回他父母家。”

    清境进了机场,不要保镖跟着一起,他进了检票口,甚至刷了登机记录,却并没有上飞机,而是等了一会儿,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了。

69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