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71番外


    番外之误会(五)

    冯锡想通过清境刷卡查到他人在哪里,没想到却查到清境在前一天取出了二十万的现金,而且这二十万的现金之后没放在家里,肯定就是被他带走了。

    冯锡心想他是故意不让自己找到他么,而且也因此更担心清境被劫财,劫财倒还能够忍受,要是被劫色,冯锡有种要把人剥皮抽筋的冲动。

    过了两天,并没有任何清境有被绑架的迹象,而且种种情况表明清境的确是故意躲着他不愿意现身。

    一个人故意躲着的时候,要找到他真是太难了。

    冯锡站在窗前,看着在霓虹的光里灰蒙蒙的天空,他知道清境一定也和他一样对着这片天空,但是,他却不愿意回来了。

    冯锡心里难受得要命,对自己说,只要清境愿意现身回来,他一定向他道歉,说前一天不该那样对他。

    他抬手打开手里的盒子,里面并排放着两枚婚戒,低调的设计,一枚上面镶嵌着一枚深蓝蓝宝石,另一枚上面则是浅蓝色,浅蓝色蓝宝石戒指要稍微小一点,一看就知道是给清境的,冯锡把这枚戒指拿起来看了看,深沉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悲伤。

    清境总算是把新家安下来了,这天一大早出门去买了花,手里提着两盆花进了公寓大厅,眼看电梯又要关了,他紧赶着往前跑,“等一等。”

    关了一半的电梯又打开了,清境喘着气进了电梯,弯着腰去按楼层,发现已经按好了,他抬头一看,就又看到了他隔壁的邻居,那个挺有名的明星,虽然他自己并不认识。

    对方这次没有戴墨镜,一双漂亮的凤眼看着他,清境赶紧对他说,“哦,谢谢你。”

    对方点了一下头,把脸转开了。

    毕竟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一个“明星”,如清境也有些好奇,侧头偷偷打量他,发现他果真帅得一塌糊涂,只是太清淡而倨傲了,他的冷淡和倨傲同冯锡完全不同,冯锡是带着深沉危险的霸道,而这个人这是冷漠傲慢,像是站在云端,而且他也实在有点稚嫩,清境心想他年纪不会大。

    发现清境偷偷打量自己,李唯不得不又看向他。

    清境被他抓包了,有点尴尬,看了看自己手里提的花,一盆小玫瑰,一盆吊兰,吊兰是最好养的,清境把袋子给李唯看,说,“我买的,你要不要一盆。”

    李唯没有遇到过像清境这样自来熟的,道,“不用。”

    清境道,“既然是邻居,关系融洽一点也有好处。还有,你放心,我不追星,所以,你放心你的**。我不会说出去的。”

    李唯因他的话愣了一下,没有回答,电梯已到,他就先出去了。

    清境出了电梯,还朝他的背影多看了几眼,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好看呢。

    清境太久没有下厨,厨艺退到及格线以下了,自己下厨做的东西实在不行,而且他的胃口也被冯锡养得非常刁,没有办法吃苦耐劳将他做的东西吃下去,就只好出门去吃。

    没有去太远的地方,就只是在附近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咖啡厅里坐下了,点了一份牛排和冰激凌,等餐的时候,他就去找了两份杂志来看。

    一本娱乐杂志,一本财金杂志,他一向是不怎么看财金杂志的,不过是家里有,就会经常翻一翻,形成了习惯,而会拿这一本娱乐杂志,是因为封面上就是他那位邻居。

    先看了娱乐杂志,封面上的李唯很是吸引人,只是很随意地站在那里,黑夹克,黑色的皮裤,裹得严严实实,却完全显出一种扑面而来的摄人心魄的感,冷淡的眼神带着一种天然的居高临下的傲然,好像谁都不在他的眼里。

    这个杂志封面上的李唯已经够好看了,但是清境承认真人比这个更有味道,虽然这个人在电梯里本不理睬他。

    清境又翻看里面,很少看电视,也不看娱乐新闻的他,认识的明星很少,更何况,里面几乎都是新生代。

    不过,翻到后面,一条大标题映入他的眼帘——“干爹过时,义兄兴起”。

    新闻里配着大幅大幅的图片,是一个五官美的美少女,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被拍到的情景。

    女生叫林嫣嫣,笑得非常开朗,大眼睛小嘴巴,简直像芭比娃娃一样。

    只是,她手里挽着的男人,虽然在照片里脸部模糊,但是清境一眼就觉得那是冯锡。

    清境当时心就一颤,心里闷闷地有点不知所措,赶紧细看下面的文字。

    文字里描述的这位林嫣嫣是一位有名的模特兼新生代演员,被拍到的照片是和这个男人去K城一家奢侈品珠宝店里,有说有笑,而且进去时还挽着了一下这个男人的胳膊。

    之后林嫣嫣马上就回应这个男人是他的义兄,让媒体删了之前的报道。

    媒体的确都删了,不过,借着这个义兄门又把这件事给炒作了一遍。

    清境皱着眉,简直没有心情做别的事情了,文章里写的时间,冯锡的确是在K城。

    不过,冯锡喜欢男人,真能够和女人在一起吗?

    清境在心里想着,咬牙切齿地骂冯锡不是人。

    把娱乐杂志扔在一边,翻看起财金杂志来,好巧不巧,最开始就是整篇对冯锡的采访。

    主要是采访他这几天逐渐将大本营从X市往S城移的事情。

    杂志里只有一张冯锡的照片,他坐在办公桌后面一个沉稳而严肃的侧面。

    冯锡回答了记者的那些关于他对他下属一个集团发展战略的大部分问题,临近最后,记者又问了他的个人问题,“冯先生一直没有要结婚的打算吗,娶一位贤内助?”

    清境看到这个问题一怔,赶紧看冯锡的答案,没想到却是,“一直有求婚,她没有答应,不过,最近应该会有结果了。明年是很适应结婚的一年,明年会办婚礼。”

    后面记者如何说的,被闷棍打了一棍的清境脑子里一片茫然,本没法看后面的内容了。

    在清境没发现的情况下,他已经泪流满面了,服务生端来牛排,很是惊讶地看着他,放下牛排之后,又拿了纸巾递给他,说,“先生?”

    清境这才回过神来,把脸擦了擦,说,“谢谢。”

    服务生又看了清境一眼才离开。

    清境坐在那里,眼泪掉进了牛排餐盘里面去,但是却一点食欲,本吃不下去。

    他不知道冯锡居然一直脚踏两只船,和他在一起的情况下,居然还养了一个女人,还对对方一直求婚了,对方肯定是知道他是一个同恋才没有答应他的求婚的。

    那个女人是谁,刚才娱乐杂志里面的女模特,看着不像,那个女孩儿似乎只有十九岁的样子,那是谁,那个女孩儿的姐姐?毕竟那个女模特说冯锡是她的义兄。

    清境心想自己居然能够被冯锡瞒在鼓里这么长时间不知道,原因只能是他从来没有疑心过冯锡,而且他一天到晚待在家里,很少出门,冯锡又总是忙事业,经常出差,要是他出差的时间是住在另一个女人那里的,那这完全是可能的。

    明明他给冯锡留了纸条说要分手,但是,现在发现冯锡居然背着他找了别人,而且还要和别人结婚了,清境居然是愤怒又伤心得完全无法忍受的。

    他茫然地站起身来,要出门的时候,被服务生拦住说他没有付账,清境神恍惚,没有意识地将信用卡交给服务生,服务生一会儿将他的卡和账单拿来还给他,清境也是茫然地接过东西,慢慢走出去了。

    早过了中秋,天气寒冷起来,清境从咖啡厅走出去,只见天空已经沉下来,要下雨的样子,清境走回住处,在沙发上坐下来时发现腿痛得几乎无法动弹,才恍然知道自己的伤处又犯了病。

    他趴在沙发上大哭起来,真正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他本没有办法像以前他父亲在他面前说,冯锡要是敢对不起他,他就要将冯锡打一顿,而且让他后悔莫及地和他决绝,他此时本想不到那些,只是难受得神要崩溃一般地什么也无法作想。

    他倒在沙发里无法动弹,身体和神都非常痛苦。

    窗外的天空黑云低压,秋雨下了下来。

    冯锡得到清境的信用卡有被刷卡的信息,马上欣喜若狂,看到刷卡的地址之后,冯锡才瞬间恍然大悟,他完全忘了清境在S城有两套房子的事情,而且那房子当初还是他定的装修风格。

    他怕清境看到他又跑掉,甚至带了几个人在身边,马上向清境那套高层公寓所在的翠羽赶去。

71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