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73番外


    番外之误会(七)

    冯锡要被气死了。

    因为李唯的介入,保安们都不让冯锡把清境带走。

    冯锡又不能让自己的保镖和保安们起冲突,所以,没有办法,只好放下了清境,不带走他。

    清境对保安和李唯他们道了谢,就要自己回家去,冯锡追着他,“你到底要和我闹到哪一天去?”

    清境深吸了口气,哑着嗓子道,“我们到今天就完全完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冯锡完全不明所以,“你胡闹有个限度!”

    清境转头咬着牙冷瞥了他一眼,“我是说真的。”

    冯锡跟在他身后,和他一起进电梯,“你不回家,那行,你住这里,我也住到这里来。直到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为止。”

    清境道,“这是我的房子,你有什么资格住进来。”

    冯锡说,“那我住在过道里好了。”

    清境,“……”

    清境不知道冯锡是这样一个厚脸皮,不过想到他能够在这么多年里脚踏两只船,也可见他的确可以完全做到没脸没皮的,所以不用诧异。

    清境自己回自己的屋里去了,并且将门嘭一声关上,把冯锡关在门外。

    冯锡叹了口气,站在门外开始抽烟,保镖们一言不发,而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在不远处陪着他。

    冯锡这时候才稍微冷静了一些,开始细想刚才清境说的话,清境说他最大的罪名是脚踏两只船,但是,他哪里有脚踏两只船?

    和清境在一起了之后,别说别的漂亮男人了,就是漂亮的女人他也没有多瞄一眼,他这脚踏两只船的罪名从何而来。

    冯锡完全想不通,只好给家里管家打电话,询问清境离开前,有谁在他面前乱说话造成了清境的误会吗?

    管家去问了之后回冯锡,很是肯定地说没有谁有乱说话,而且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供说的。

    冯锡也觉得是这样,所以更是想不通清境这样和他大闹的原因。

    清境进了房子,因为身体太难受,而且哭得太多,身体缺水,去喝了两大杯水之后,就去浴室里放了水,在浴室里泡澡。

    他不断打嗝,越想越觉得冯锡气人,当然,能够被冯锡骗这么多年的自己更是值得气恼。

    想到这么多年里,冯锡一直对着另外一个女人求婚,却还在自己面前表现得情深意重,难道那些对自己的感情都是装出来的吗?

    想到这些年,自己居然在和另外一个女人共用一个男人,清境就有种犯恶心的感觉,于是更加不能原谅冯锡。

    虽然他此时这么厌恶冯锡,却也只是想默默转身,以后不和他来往了,没有想过要冯锡难堪。

    这也算是他用对冯锡的感情,最后放他一马,以后再不相干了。

    清境如此想着,神过度透支,此时就昏昏欲睡,在温暖的水流里,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当整个人往水下滑的时候,他也知道这样会出事,但是,却完全没有力气支撑身体爬起来,似乎灵魂已经从身体里出窍,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身体。

    如天崩地裂一般的恐惧向他压来,但是他无能为力,想着难道会死吗,之后冯锡会看到一个被水泡得发胀的恐怖尸体,那样,即使在最初对他有些爱情的他,也不会再爱他了吧,甚至会想,幸好在中途就脚踏两只船了……

    冯锡虽然说不会进清境的房子,但是,抽了两支烟后,他还是去开了清境的房门。

    房门很容易打开了,冯锡进屋时就在心里摇头,心说,这个小傻瓜,进屋了也不知道修改密码和删除他的指纹存档,其实还是希望他能够进屋去找他的吧。

    客厅里的灯开着,房间里光线明亮,更衬得秋雨缠绵的天空的沉。

    冯锡寻找着清境,客厅里没有,卧室里没有,书房里没有,正是这时候,他心里一阵心悸,这种心悸让他恐惧起来,像有心灵感应一样,他往清境的卧室里冲去,一把推开卧室里附带的浴室,浴室里水蒸汽缭绕,浴缸中水正在向外溢出来,冯锡一怔,飞快冲过去,清境果真掉进水里去了,他心里从没有过的害怕,将清境从水里捞出来时,他的手臂多次因为恐惧而僵硬,清境被捞起来又滑了下去。

    冯锡抱着**的清境冲回卧室,将他放到床上,就开始为他做急救,清境被倒放在枕头上,不断的挤压让他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冯锡把他翻过来,又听他的心跳,发现还有心跳时,差点泪盈眼眶。

    冯锡拉过被子将光溜溜的清境一裹,就冲出门让保镖叫救护车,保镖们怔了一下才行动,大约是想不到这么一会儿就发展到了要叫救护车的地步。

    清境是在医院里病床上醒过来的,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身体非常虚弱。

    冯锡一脸憔悴,满眼血丝,坐在床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清境睁开眼,朦朦胧胧看到一个人坐在自己床边,努力看了,才看清楚是冯锡。

    他脑子运转非常慢,把冯锡盯着看了好一阵,才想明白一点事情,抬了抬手,冯锡本在发呆,感受到清境的动作马上回过神来,眼露欣喜地看向清境,握住他的手,道,“你醒过来了吗?”

    清境嗓子干哑,“这是哪里?”

    冯锡听他这样说,想到自己担惊受怕,这个罪魁祸首居然毫无知觉,他就说道,“你说这里是哪里,这是医院。你忘了吗,你洗澡的时候掉进水里去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说……你说……”

    说到这里,冯锡喉咙发哽,再说不出话来,只是狠狠地盯着清境。

    清境道,“我没死吗?”

    冯锡怒道,“难道你是想死吗?”

    清境自然是没想过要死的,但是此时心里实在难受,嘀咕道,“我死了又怎么样呢。”

    冯锡这下怒火完全被点燃了,道,“难道你是想自杀吗?”

    清境抿着唇不说话。

    冯锡道,“怎么不说了。反正我是不会再放你回去了,你和我一起回家。不管你掉进浴缸里是无意还是有意,我都不会再放你一个人了。你是要吓死我吗?准备让我回去之后,被通知你已经死在你那房子里了,是不是?”

    清境也是很后怕,但是却不想在冯锡面前示弱,虽然身体非常虚弱,却努力说道,“我死不死与你有什么相干,我们不十是分手了吗?你不是要去结婚?到时候你自然有你的老婆陪着你,你管我做什么?”

    清境声音并不大,但冯锡的确是听清楚了,且是听得一清二楚,只是,他完全不能理解清境这话里面的意思,说道,“你死了,我哪里来的老婆。你到底什么意思,之前也说我脚踏两只船,你到底从哪里听到别人胡言乱语乱搬事非。”

    清境冷着脸瞪他,本就脸色难看,此时就更难看,一张脸白成了纸,披一头长发就直接可以去扮演怨鬼,“现在还要来骗我吗?我看着就那么像傻瓜,你可以随意几句话就骗住我,而且一骗就是好几年。”

    冯锡眉头紧皱,“你本来就是个傻瓜,不知道到底在相信谁的话。我们在一起这么久,难道你还不信我。你把话说清楚,我在什么地方骗了你。”

    清境说,“你去看XX财经这一期的杂志,上面说了什么。难道XX财经是会骗人的。”

    冯锡一愣,想到他在前一阵心情很好,而且一个朋友和这份杂志的主编关系非常好,他就勉为其难接受了采访,杂志把稿子写出来了,也拿给他看过,问了他的意见才发的,他没觉得其中有问题。

    甚至,他还为自己在里面说了自己的婚期而感觉很欢喜,难道就是这个出了问题。

    冯锡道,“我的确是接受了这份杂志的采访,但是,我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话让你这样想我,认为我脚踏两只船,而且骗你。”

    清境把脑袋转到另一边,和冯锡生气不理睬他了。

    冯锡疑惑又有怒气,心想难道是杂志发稿子的时候故意加了什么不能加的东西,这份杂志是业界最有名的杂志,里面应该不会出这种问题来得罪他。

    冯锡拿了平板电脑,直接点开了杂志主页,开了这份杂志的电子版,翻到自己的采访内容那几页,看到最后,他总算是明白了清境生气的原因。

    杂志里将“他”用了“她”来替代。

    ——“一直有求婚,她没有答应,不过,最近应该会有结果了。明年是很适应结婚的一年,明年会办婚礼。”

    难道清境是看了这里,觉得自己是要找个女人结婚吗?

    知道是清境误会了,冯锡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伸手去要掰过清境的脸来,说,“我想是你误会了,我没有脚踏两只船,也没有要和别人结婚,我是说要和你结婚。”

    清境要打开他的手,本不愿意理睬他,“我不会再上你的当。”

    冯锡道,“我没有骗你,我干嘛骗你呢。你是不是看了这个杂志,误会我了,所以要和我分手。清境,你这样说明你很爱我,完全无法接受我有外遇是不是?你既然这样爱我,又干嘛和我这样闹,和我回家去吧。”

    他这话完全把清境惹怒了,心想就因为我爱你,就该接受你三心二意吗?

    抬手就把冯锡的手打开了,怒瞪着他,“我不爱你。”

    冯锡苦了脸,“你不要闹了行不行?”

    清境道,“我没有闹。”

    冯锡说,“没有闹就和我一起回去。”

    清境发现和他本说不通,就说,“我说真的我不和你回去。”

    冯锡,“……”

73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