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74番外


    番外之误会(八)

    冯锡完全拿清境没办法了,只好去打电话让当时采访他的记者和杂志主编都赶过来,他们因为写错了稿子,而造成冯锡感情上发生了很大问题,不得不非常抱歉地赶过来.

    他们到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清境在病房里躺着不和冯锡回家,冯锡便也只好推了所有事,在医院里陪他。

    记者和主编来了,被冯锡叫进病房,冯锡对躺着装睡的清境说,“我叫了当时采访我的记者来,他叫林言锋。”

    因为有客人来,清境只好睁开了眼睛,要坐起身来,冯锡赶紧过去扶他,他本不要冯锡扶,因为有客人在,又不好伤了冯锡的面子,只好由着他扶着自己坐好了。

    林言锋是个眼镜书生,先是对清境介绍了自己,然后就道歉道,“非常抱歉,因为我在写稿子的时候的失误,导致了您的误会,让您对冯先生有了误解,这是我的错。”

    主编也说,“我检查稿子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后面的问题,我应该承担这份责任。冯先生对你的感情很深,朋友之间都知道,绝对不像你想的一样,他还在外面找了女人。”

    林言锋把稿子拿给清境看,指着冯锡说的那句话,道,“我没想到冯先生的伴侣清先生你是男人,所以把别搞错了。还请你原谅。”

    对方这么诚挚地道歉,清境怎么好意思再说别的,只道,“没什么,只是一个字的错误而已,没有关系。”

    主编道,“但是造成了你对冯先生的误解,我们真的非常抱歉。你们结婚时,请务必通知我,如果你们愿意,我会在杂志前沿注明这次的错误,祝福你们白头到老,地久天长。”

    清境被他说得很不好意思,就说,“你们言重了,真的没有关系。”

    冯锡此时就问清境,“那原谅我了吗?”

    主编道,“实在是我们的错,冯先生对你一往情深,你还请不要误会他。”

    清境说,“没事了,真的很抱歉,还劳烦你们走一趟到这里来解释。其实没什么的。”

    冯锡让主编和记者出去了,他们一出去,清境就又躺下了,继续不理睬冯锡。*非常文学*

    冯锡道,“刚才不是说原谅我了吗?怎么又不理我。”

    清境道,“他们肯定是被你逼着来解释的。”

    冯锡说,“那我叫他们回来再说。”

    清境赶紧拉住他,“不要太过分了。”

    冯锡说,“到底是谁过分。”

    清境不说话了,冯锡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锦盒,把锦盒打开,给清境看,说,“这是准备的戒指,定做了七个月才做好,你戴上试试,是不是你的尺码。”

    清境其实已经相信了冯锡的话,说要结婚的对象是他,但是,平常新仇旧恨加起来,他就是不想原谅他。

    之前那么难受,难道要一下就原谅他了吗?

    清境一双黑幽幽的眸子望着冯锡,冯锡将清境手指上戴着的戒指取下来,又把那枚淡蓝色宝石的戒指为他戴上去,突然在病床边半跪了下来,握着清境的手说,“清境,我们结婚吧,嫁给我,好不好?”

    清境抿着唇看着他,心里感动之情如汩汩泉水不断往上冒,熏得他眼眶发热,冯锡目光深深地望着他,里面满是深情,清境嘴唇动了动,才说,“可是我是男人啊,又不能登记结婚。”

    冯锡看他是要答应了,就笑了笑,说,“我们自己办婚礼,没关系。你想去哪个可以同结婚的国家都行,我们就去那里申请结婚证明。或者你都不喜欢,我自己做两个我们的结婚证也行。”

    清境被他逗笑了,又要忍着不能笑,故意板着脸,道,“你这样说,简直像是儿戏一样。再说,你欺骗人的事情,我还没有原谅你。”

    冯锡很是愁苦,“我没有骗你。不是解释清楚了吗?”

    清境道,“但是你在杂志上说,你说你求婚了很多次,但是,你本没有对我求婚过,你到底是对谁求婚的。”

    冯锡,“……”

    冯锡黑着脸将自己曾经求婚但是次次被清境打断的事情讲了出来,然后说,“我求了那么多次,你次次故意打断,现在这个责任却全是我的了吗?”

    清境有点傻眼,“我哪里是故意打断,你不直接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的意思。”

    冯锡说,“既然不是故意打断,也就是其实你是会答应的,只是当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清境道,“那是当然,我本没明白你的……”

    冯锡打断他的话,说,“你是当然会答应是吧,那现在,也是答应了。我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好呢?我已经去看好了日子,今年不适宜结婚,但是到明年,大年初六就是适宜结婚的好日子,之后也有很多日子非常好,适合结婚。”

    清境被他说得愣愣的,道,“我是说当然没明白你的意思,不是说……”虽然他的确想和冯锡结婚,但是,这样被他牵着鼻子走,他可不愿意,冯锡总是这样,什么决定都是他做。

    冯锡又打断了他的话,说,“现在没有明白没有关系,反正要明年才办婚礼,我们这段时间可以好好安排这件事,我们好好商量就行。”

    清境,“……”

    冯锡总算求婚成功了,心里高兴,在床边坐下,又握着清境的手吻了吻他的手背,笑着对清境说,“这个戒指,喜欢吗?”

    清境看了看上面那颗类似心形的蓝宝石,不得不说道,“你不觉得这颗宝石太大了吗,戴着好显眼,还是原来这枚要方便得多。”

    冯锡心愿达成,满眼笑意,本不在乎清境的挑剔,道,“没关系,这是订婚戒指,就要显眼一点才好。之后会再定结婚戒指的,结婚戒指做简单点就行。”

    清境盯着戒指看,又抬眼看了看高兴的冯锡,心里也甜蜜起来,冯锡又凑过来亲了亲他的唇,清境把他推开一点,道,“这是医院,你不要乱来。还有,这件事还要和我爸妈说吧,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呢,还有你家里。”

    冯锡笑着道,“你不用担心,我来说就好了。”

    清境还是觉得有点茫然,结婚这个词总是太正式了,实在让他无法想象。

    以后他就要是有夫之夫了啊。

    虽然答应了冯锡的求婚,但清境不要同冯锡回去住,还说,“我想回我自己的房子里去住,我才刚把那里一切收拾好,不要就这样走了。”

    冯锡因他答应了求婚,已经非常高兴了,此时也就不和他争执这个问题,想着婚房是重新准备的,旧房子大约也不会回去住了,先由着清境去住他自己的房子也好。

    清境出院时,冯锡送了一大捧九十九朵玫瑰花,清境只抱了一下就说,“好重。”

    冯锡说,“没关系,我来拿。”

    回到家,冯锡把花分开到几个花瓶里,把房间布置起来。

    清境看到自己的屋里多了很多冯锡的东西,就说道,“你怎么把你的东西放过来了。”

    冯锡说,“你要住这里,我自然也要跟着过来了。”

    清境心说我要留在这里住,就是想一个人好好想想,沉淀沉淀和他的感情,现在冯锡居然又粘过来了,但没办法,他又不能把他赶走,只好算了。

    因为这个房子不小,冯锡提议让厨师和一个清境很喜欢的女佣人跟过来,被清境断然拒绝了,说,“你觉得这里住着没人伺候,你就回去住就是了。”

    冯锡只好道,“算了,过一段时间二人世界的生活也不错。只是,这个家里,谁收拾房子做饭呢?”

    冯锡对家的概念很重,吃饭睡觉,都是要在家里。

    清境道,“当然自己做啦。你是大少爷,不愿意做就回去嘛。”

    冯锡看清境处处和自己找茬,定然是还在和自己生莫须有的气,不敢让他不高兴,就说,“那好吧,我学着收拾屋子。不过,做饭只能交给你了。”

    两人开始了他们的“二人生活”,冯锡对住处非常挑剔,但是让他自己打扫,他只会把茶几上放乱的文件收一收放到茶几下面的抽屉里,只会把前一天的花拿出来扔掉换上新的花,其他的事情,都不会做,只好让佣人趁着清境去买菜的时候进他们的房子赶紧把房子打扫一遍,衣服也是专人来收去干洗或者手洗。

    饭倒是清境自己做的,他要重拾十几年前的厨艺,练习了几天之后,饭菜倒还算可口了,只是,自然是没有大餐的,全是简单的家常小菜,冯锡只好让就近一家很有名的餐厅每天给送两个外卖回去,这样他觉得才能够保证营养。

    两个人住,除了家事方面的不方便之外,在冯锡眼里,也有很多乐趣可言。

74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