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76番外


    番外之订婚

    对于冯锡,吵吵闹闹才是爱情永恒的主题

    去参加好友林啸的婚礼时,对于新郎新娘相敬如宾,冯锡事后就问他,“你在外面还养了一个吗?”

    林啸很是惊讶,“我才刚结婚,你乱讲什么。”

    冯锡问,“你们不吵架吗?”

    林啸道,“没吵过。”

    冯锡说,“那多没意思。”

    林啸,“你是被清境骂得脑子不正常了吧。”

    冯锡,“……”

    三天不吵,耳朵发痒,大约是概括冯锡和清境生活最好的一句话。

    冯锡把不断挣扎的清境给押回家里去,一下车,清境就朝冯锡一声狮子吼,“混蛋,放开我!”

    家里的管家佣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都当没听到。

    冯锡也习以为常,本不理睬他的大骂,将他强硬地抱着进了屋,说,“我们回来住,不准再去住那边的房子了。”

    清境又叫又闹,却一点作用也没有。

    当天晚上,他自然没能回他的高层公寓住,冯锡也被老婆踢下了床,不准和他一起睡。

    冯锡在客房睡到半夜,又回主卧室里去,就着微弱的光线,看到清境裹在被子里,侧睡着,一个蜷缩的姿势,只露出半边侧脸,冯锡直接上了床,钻进了被子里,清境若有若觉,伸手抱住了他。

    冯锡在心里想笑,心想明明离不开我,却还要赶我去睡客房。也把清境抱住了,清境这下整个人蜷在他的怀里,睡得安稳极了。

    只是,第二天早晨,迷迷糊糊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清境,又往床上爬,已经躺下了,才突然想到什么,抬手就要朝冯锡的肩膀推去,不过看到冯锡还睡得熟,此时时间又早,冯锡要工作,便又收回了手,心想先让他再睡会儿吧。

    所以,等到早餐桌上,回来住的两人,早餐特别丰盛,清境一边吃东西一边骂冯锡,“谁让你到我的床上睡的,昨天那样把我带回来,这笔帐就算了吗?”

    冯锡在心里笑,不理他,看他吃完了碗里的粥,便又让女佣端一碗来。

    清境吃得饱饱的,做总结陈词,“反正我要回去,你就住这里吧。”

    冯锡也开了口,却是,“不行。”

    清境赌气地瞪他,冯锡一言不发,还在清境气鼓鼓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清境伸手推他也没能推开。

    冯锡要去上班去了,助理拿了一份文件一大早来和他说事情,大约是之后会议要用的资料,清境送他离开的时候,还想说一下自己要回去的事,但是看到他的下属在,又不好和他吵架,只好算了

    如此,自然是没能回去,每次想出门,就被女佣人哀求着留住了。

    在家里也不是无事可做,一会儿有人过来和他说订婚宴的事,一大堆事情,清境看得眼花缭乱,幸好需要他做的不多,只是让他看了,他满意的部分就同意,不满意的部分就要修改,清境嫌麻烦,几乎都说很满意。

    又过一阵,冯锡的后妈也来了,询问到时候去清境家里拜访他父母的事情,顺便还询问他父母的喜好,家里还有哪些亲戚,要准备礼单。

    因为两人都是男人,虽然同居了十年以上的时间,但是两家父母都是知道两人的事,父母之间却并未见过。

    因是长辈,清境倒是非常礼貌而恭敬,和她讨论了一下午,全是说安排订婚礼的事。

    其实清境本没有办一场订婚宴的意思,觉得太麻烦了,不过冯锡要办,他也他吵架也反抗不了,只好接受了。

    订婚礼定在腊月,两人婚礼定在五月,清境想到这些事,总觉得很没真实感,毕竟和冯锡住在一起太久了,已经有了两人是老夫老妻的感觉,居然要办婚礼,就让他觉得有点怪怪的。

    晚上冯锡回来,清境已经忘了昨天和他之间的恩怨,和他说了这一天定下的事情。

    冯锡虽然经常吃飞醋,好在不对清境秋后算账,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清境也是,和冯锡之间事情闹得多,但是并不真正记仇,和冯锡吵架,吵完便又忘了。

    之后几天,两人订婚时穿的衣服套装便送来了,冯锡又带着清境亲自去采购了要送的聘礼,亲力亲为这些事,清境就有了一种他的生活变得隆重的感觉,对于要办婚礼,依然是无感。

    冯家人去清境家里“提亲”之前,清境回了一趟他在翠羽的房子,因为每天都有花匠来照顾他的花,花都还长得好好的。

    趁机去敲了李唯的家门,发现他不在,清境也只好作罢了。

    对于请了李唯吃饭之后就失踪这件事,他感觉挺抱歉,怕李唯多想,想来和他解释解释的,没想到人居然不在。

    清境和冯锡在一起爱情长跑了近十二年,清境家里一直对此事一直并不支持也没反对,在清境父母搬家回T城,且单独住进了新公寓之后,因和原来的老朋友几无交道,不用听人说他家儿子的闲话,他家里便更对两人关系就更是不管了。

    被冯锡父母打电话来说要来提亲的时候,清境父母都很惊讶,他父亲第一反应是,“我的儿子不准做别的国家的人,他要是敢入别的国籍,就让他再也不用回来看我们了。”

    冯锡后妈只好解释了没有让两人入可同结婚国家国籍的意思,请清父放心。

    之后冯锡后妈又说了到时候的具体事宜,商量订婚结婚的事,清境父母对此一时都没能接受,被冯锡后妈每天打电话讨论此事,才渐渐适应了。

    去“下聘”那一天,清境并不知道自己是在被冯锡下聘礼了,以为只是冯锡给自己父母送点礼物,让两人嘴松,能够同意两人结婚。

    清境父母却是很明白的,因为不想清境之后在冯家被看不起,所以礼数尽量做到了他们能够做的最好。

    定了T城里数一数二的宾馆里的席宴,又定了最好的酒店供他们入住。

    清境父母甚至准备卖一套房子来给清境做“嫁妆”,不过清境自己毫无所觉。

    当天,冯锡的父母,以及一位叔叔,母亲那一边的一位表舅,都陪着来了。

    清境本不认识冯锡的这位叔叔和表舅,只是礼节地打招呼。

    聘礼里面包括聘金珠宝玉石又有古董,还有一些看在清境眼里很奇妙的吃食海味,以及果品等等,送给清境亲戚家的礼品则是另外。

    清境当时还偷偷凑到冯锡耳边去问,“怎么这些也要送,我爸妈又不喜欢吃这些。”

    冯锡道,“只是一个礼节。”

    在T城待了两天,之后又回了X市冯家主宅,清家人过去参加两人的订婚仪式,订婚仪式力求简洁,便没有大宴宾客,只是两方亲戚参加。

    当天X市下了大雪,清境穿着一身白色西服,冯锡一身黑,怕清境冷到,冯锡全程没让清境从房子里出去过。

    订婚在清境眼里整个过程都很奇妙,完了之后,当晚他对冯锡说,“感觉就是一个名目,让两家人在一起大吃大喝大玩了一次而已。反而是我和你受累。”

    冯锡,“……”

    清境很不适应X市的生活,订婚完后,就送了他父母回T城去,冯锡因要处理X市的事情没有和他一起。

    回了父母家,他母亲就把他叫去交代事情,因为之前冯锡在的时候,清境一直和他形影不离,清太太没有机会教育儿子。

    在清境那间狭小的卧室里,清太太坐在床上,清境端了一把小椅子坐在她对面,心里大约明白清太太要说什么。

    清太太像是个不老的妖,年过五十了,看着也依然年轻,而且自有一种颠倒众生的气质魅力。

    她穿着白色的毛衣和深色长裙,坐在床上也显得端庄,而清境坐在椅子上,也歪着身子,一副没有骨头的模样。

    清太太本想指责他没有坐相,一想又算了,道,“你和冯锡在一起这么多年,他的诚意,我们都看在眼里,所以,你们要结婚,我和你爸现在也是乐见其成了。关于你和他之后要孩子的事情……”

    说到“孩子”这个词上,清境就一怔,打断她的话,道,“妈,我们不要孩子。”

    清境至今没想过会在自己和冯锡之间有孩子这件事,想来就觉得不真实。

    清太太沉了脸,道,“你听我把话说完。”

    清境讪讪地“哦”了一声。

    清太太继续说,“冯锡家大业大,怎么可能会不要孩子,你不要太天真了,三十几岁的人了,还和小孩儿一样,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清境被她说得无言以对,只好垂了头。

    “冯锡有和你父亲说,要再等两年才要孩子,到时候,你也和他一起要孩子。”清太太刚说完,清境就接话,“怎么要孩子,感觉怪怪的。”再过两年,就会有一个小孩子叫他爸爸了?

    清太太道,“自然是做试管婴儿,你有孩子了,我和你爸不会帮你养,你要学会自己养。”

    清境,“……”

    之后的整个过程,清境都是一副呆愣状,等清太太出去了,他才和冯锡打电话,冯锡正在车上,接到他的电话就问,“没有受冷吧,有腿疼吗?”

    清境道,“怎么问起这个来,我没事。”

    冯锡道,“你一直在抱怨X市冷,我自然要这样问你。”

    清境道,“我妈刚才和我说了大半小时话。”

    “哦?”冯锡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了然。

    清境道,“她说以后我们要孩子的事情。”

    冯锡道,“再过几年要孩子就行,你现在不用想这个问题。”

    清境说,“我本不知道怎么养孩子啊……”

    冯锡心想你自己就是个孩子,怎么会知道怎么养。

    清境正要继续之后的抱怨,就听到电话对面一声急促的刹车声,然后砰砰嗵嗵的声音,还有人的惊呼声,这种声音来得太突然,把清境吓傻了,赶紧叫冯锡,却没有任何回应。

    清境整个人吓傻了,飞快地站起身来,冲出卧室。

76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