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取豪夺 82番外


    番外之孩子(三)

    闹了矛盾解决之后,清境总算是不像之前那么偏心了,冯锡没在家,他就拿更多时间陪孩子,冯锡在家,他就专心陪冯锡。//**//

    孩子的名字是在百日酒时确定的,冯锡的父亲给他取名“冯舟”,冯锡觉得还不错,清境也觉得舟这个字很有意义,便如此定下了小家伙的大名。

    而冯舟小朋友,小名依然被叫做小乖乖的,清境总这样叫他,以至于之后所有人都这样叫他。

    孩子在六个月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够爬了,而且能够扶着东西稍稍站起来,但是因为腿上没力,刚站好就要摔。

    他的玩具室里,全是柔软的地毯,矮桌子,桌子角还全采用了弧线,清境带孩子带得自己也越来越像孩子,他经常陪着他一起在地上爬,还边爬边说,“小乖乖,快点,到爸爸这里来。”

    小乖乖还本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地叫唤,眼睛非常有灵气,笑起来真有种天地为之灿烂的感觉。

    他的眼睛鼻子长得像冯锡,嘴唇和下巴不像,嘴唇和下巴略微秀气,倒有些像清境。

    因为他总和清境在一起,孩子的长相也存在一定的模仿能力,以至于在他一周岁做酒时,清境抱着他,别人都以为这是清境的亲生子。

    到一岁时,他已经会叫爸爸了,嘴里就像是机关枪一样,爸爸爸爸地不断叫,一般人还做不到他那么灵活。

    不知道别人相不相信人是有转世的,或者说人在三岁前的时候可以记住自己的前世,只是随着人越长越大,就慢慢模糊了前世的记忆。

    清境看着小乖乖,就有这种感觉。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枕在冯锡的旁边,手搭在他的腹部,和他说白天小乖乖的事情,“他今天上午躲过所有人,自己跑进了小厅里,把我们吓坏了,等我们找到他,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冯锡握住清境的手,拿在嘴边轻咬,“在做什么?”

    清境高兴地在被子里动了动,抱住冯锡,道,“我们的小乖乖,他把电视机开上了,自己窝在沙发里,边看电视边笑。**我甚至觉得他是看得懂电视的,真的。”

    冯锡翻身吻他,“那只是偶然,你不要大惊小怪了。”

    清境说,“如果他真有前世,你觉得他会是什么样的人。”

    冯锡道,“我不相信这个。”

    清境便也只好算了,不再举例子让冯锡去相信这件事。

    小乖乖因为是清境一直在养,他对清境便非常依赖,要是清境在旁边,他就不要妈抱,他一岁半了还没有断母,不过已经在喂他一些非常软的饭菜,一起吃饭时,清境还把他抱在怀里,将煮得很软的丸子夹碎了喂他,冯锡在旁边觉得这样非常麻烦,喂了清境吃一口菜,就说,“给保姆喂吧。”

    清境看冯锡不大高兴,就把孩子递给保姆,保姆刚接过去,小乖乖就开始哭,不断朝清境伸手,还叫着“爸爸”。

    清境只好又把他抱在怀里,最后就只好完全变成了清境喂儿子吃饭,冯锡喂他吃饭。

    小乖乖长得很快,前几天称重就是二十一斤了,清境每天抱着他,胳膊经常酸软,慢慢地也抱得少了,让他自己走路,不过,他也发现自己臂力的确是增长了很多,不仅如此,带孩子还带得身体好了,耐力强了。发现这个问题,是他发现以前被冯锡折腾一个多小时就完全没力气了,现在自然是什么都可以延长时间……

    最让冯锡气愤的一件事,是周末他推了所有事情在家,清境午睡时间长,孩子便也跟着他躺在床上,冯锡只好在另外的房间睡了一会儿,就去书房里做事去了,等过一阵,他又回到卧室,发现小乖乖已经醒了,正趴在清境的身上,清境带孩子很累,睡得熟本没醒,夏天本就穿得少,清境的睡衣单薄得厉害,那个小孩子,不知道是有意无意,清境的睡衣被撩了起来,孩子趴在他白白的身子上,一边叫爸爸,一边在吃。

    冯锡当场脸黑成了锅底,他甚至想到了之前清境对他说的,人有前世并且在三岁前记得前世这件事,他气得快疯了,跑过去就将他儿子拎了起来,甚至打了他屁股一巴掌,骂道,“你在做什么?”

    小乖乖才一岁零七个月,能知道什么,被他凶神恶煞地瞪着,屁股又挨了一巴掌,哪里控制地住泪腺,“哇”一声撕心裂肺地哭起来。

    清境迷迷糊糊地被吵醒了,坐起身来一看,看到冯锡拎着孩子的后衣领,简直要把孩子给吊死在那里了,他吓得不轻,瞌睡完全醒了,赶紧扑上来,要把孩子抢救下来,着急地质问道,“你在做什么,你怎么这么提着他。”

    冯锡沉着脸,提着孩子避开了清境,道,“这个小孩儿,以后肯定是个色鬼。你以后不要和他一起睡觉。”

    说着,已经对着哭着的小乖乖又吼了一句,“闭嘴。”

    小乖乖可不知道怎么闭嘴,只一个劲哭,冯锡看他哭得实在厉害,才把他抱在了怀里,小孩子哪里知道记仇呢,又知道冯锡是他的大爸爸,被他抱着,就趴在了他的肩膀上,哭声也小了,还打了一个嗝。

    冯锡这才消了一点气,把他抱出去,递给听到哭声已经赶过来的妈,道,“抱下楼去。”

    妈赶紧抱着孩子走了,清境拉扯了一下自己的睡衣,已经下床来了,质问冯锡道,“你干什么?以后不要那样提着孩子,这样对他不好,他会形成心理影的,而且那样他身体也会很难受。”

    冯锡却一言不发,沉着脸拉着清境去浴室,清境觉得莫名其妙,而冯锡则拿了一张毛巾,用热水沾湿了,就撩起清境的睡衣,弯腰在他口狠狠地擦,清境被他的行为吓了一大跳,“你干什么?”

    冯锡道,“刚才那个小屁孩儿一直在吸你的,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还睡那么熟。”

    清境怔愣地看着他,脸颊倏地一下子绯红,道,“你乱说什么啊!”

    冯锡道,“什么乱说,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

    清境面红耳赤,道,“即使真是那样,那只是他的动物本能的条件反,你乱想什么。”

    冯锡说,“我管他是不是条件反,以后你再不准抱着他睡觉。”

    清境道,“你觉得这可能吗?他是我们的儿子,你不要乱想行不行。”

    冯锡怒道,“我不管他是不是,但是他都没有权利这样碰我老婆。”

    清境无言以对,怔怔站在那里,因为他知道冯锡是真的很生气。

    其实,这真不是小乖乖第一次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之前也有几次,他硬是要钻进清境的怀里,着他的部睡觉,因为太平了,他还不大高兴,之后也有着着就要吃的情况出现,清境因为太尴尬了,所以没有告诉冯锡,只是没想到冯锡知道了,并不是尴尬的事情,而是真的惹怒了他,他刚才那凶狠的样子,简直要把小乖乖生吞活剥了。

    清境无奈地看着冯锡,眨了一下眼睛,就只好抱住了冯锡,还踮了一下脚吻上了他的唇,柔声说道,“好了,别生气了,我是你的,都是你的。”

    被小屁孩儿挑战了权威的冯锡这才平息了刚才的怒气,抱着清境回应他的亲吻,清境要比他矮小很多,他搂着他的腰将他完全抱了起来,把他放在洗手台上,沿着他的脸颊颈子锁骨一直亲吻,还伸手将他的衣服拉起来脱掉了,一直向下吻上他的部,含着他前的红点不断亲吻□,还用牙齿轻磨,另一只手则不断抚他的背部。

    清境喘了几口气,控制不住地低声呻吟出来,身体发软,只好用手撑在洗手台上支撑自己。

    冯锡将他两个□都又吸又舔又啃地弄得红肿起来,清境都觉得很痛了,他才放开,又沿着他的腹部往下亲去,当被剥了裤子含住了**的中心,清境眼神都迷茫了起来,脸颊绯红。

    整个浴室里都是防水汽的镜子,清境双腿被冯锡打开,冯锡脑袋埋在那里,用手揉捏着,又含着用舌头挑逗。

    虽然和冯锡在一起这么多年,什么姿势都该做过了,但清境还是觉得有些羞耻,毕竟他正对着对面的镜子,双腿架在冯锡的肩膀上,不断感受着来自**和冯锡的爱意的冲击。

    清境急切地求饶,“不行,不行了……”

    他眼眶里已经含了泪,冯锡还是让他彻底释放出来了才放开他,清境在羞耻和快感里达到了高/潮,身体一下子脱力,要不是冯锡赶紧起身将他抱住,他恐怕得从洗手台上滑下去。

    冯锡抱着他回到了卧室,将他放到床上,就扑到他的身上。

82番外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