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打架


    第二天一早上刚进到办公室,刘雅丽那双明的眼睛就扫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她半天嘴一撇,却又是终于忍不住:“若谨,昨天相亲怎么样?”

    “不怎么样。”本来不想搭理的,但是同事之间不好弄僵,如果她想看笑话,她也只能让她看了。

    “其实说真的,我们年纪还不算大,也真犯不着找个带孩子的。”

    听到这句话,方若谨便明白了两件事:一是刘雅丽将她与自己划归了一个年龄段;二是她昨天看到了自己,而且看到的是自己和厉家铭在一起,想必误会了那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

    方若谨懒得解释,便笑笑去做自己的事。

    将昨天复印好的文件送到各部门,回来又忙着整理一下昨天会议的纪要,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午饭时间。

    机关的工作就是这样,这里不是要害部门,大家都在混,硬指标不多,大多在得过且过。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关了电脑,便去政府食堂吃饭。打好了饭,刚找一个地方坐下,便看到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大姐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大姐。”

    王大姐在那次区里公务员录用考试的时候当过考官,后来又主管他们那批人的政审,所以对她的情况有些了解,这两年见到她总是格外亲切些。

    “若谨,听说你昨天相亲了?还是个有孩子的?”大姐是做组织工作的,一般来说言行很谨慎,大约是很喜欢方若谨,因此才格外关注她。

    “不是的大姐,是另外一个人,那个带孩子的只是一个朋友,偶然碰到,别人误会了。”

    刘雅丽的嘴太快了,只有半天功夫,整个机关大约都知道了她去和一个二婚的,带着孩子的男人相亲了。

    她相信王大姐是真的关心她,因此便认真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唉,这个刘雅丽,捕风捉影,嚷嚷的满机关大楼都知道了。”王大姐不满的说。

    王大姐极喜欢方若谨的子,不仅文笔不错,做起琐事也是细心周到,懂规矩,最难能可贵的是嘴巴严,从不参与机关女同志的八卦,这是她最喜欢的优点。

    方若谨笑笑:“她大概昨天在新世界百货看到我了,所以就认为那个人是我的相亲对象。”

    王大姐明白了这件事儿来来龙去脉,笑着拍拍她:“若谨,你是好姑娘,慢慢挑,总会找到一个你喜欢的人。”

    明知道是前辈对自己的安慰,方若谨还是舒了口气。

    过了两天,她将拿去洗的衣服取了回来,这才发现她本没有厉家铭的电话。她隐隐约约记得他结婚后不久就跟一省领导到北京工作去了,估计爸爸也和他没什么联系,便叹口气,把衣服小心的挂到了柜子里。

    只有拿去干洗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件衣服并不便宜。

    抱着衣服,她仍能感受到他那逼人的气势。

    淡淡的,儒雅的,也很体贴。只有在他逼视那个姓刘的男人的时候,她才看到那狭长的眼睛里闪过的一抹光,凌厉而霸气。

    之后母亲大约是从徐秀娟那里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方若谨消停了几天。但是,在父母间爆发出争吵之后,促使了她要搬出去租房子的决心。

    那天徐秀娟又来了,帮妈妈做好饭之后,全家人一起吃饭。

    饭后徐秀娟洗碗,方若谨抹地,爸爸拉妈妈回卧室商量家里出钱让哥哥租房子结婚,妈妈不同意,妈妈说秀娟等了若诚这些年,怎么也不能赶出去租房子结婚,俩人说着说着便吵了起来。

    哥哥方若诚已经三十二岁了,由于先天心脏病动过大手术,身体一直很弱,经过这些年调养虽然恢复的还可以,但仍是做不了重活。在一个三流大学毕业之后找到一家公司做普通文员,只有二千块钱的薪水,如果要结婚,出去租房子本就没法生活。徐秀娟在一家商场工作,对哥哥很好,但家里条件也很普通。方若谨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在爸爸妈妈房间拉着帘住着。六十平米的小房子实在太挤,加上家里一直经济紧张,哥哥的婚事就一直拖着,连方若谨都觉得自己对不起哥哥了。

    她思考了两天,终于下了决心。

    方家餐桌上奉行食不语。方若谨吃过饭,就拉着哥哥和徐秀娟到了小房间去了。

    “哥,秀娟姐,我有事儿和你们说。”

    “秀娟姐,你爱我哥哥吗?”

    “小谨,你怎么了?”徐秀娟不回答她的话,有些脸红的低下头。

    “秀娟姐,你愿意和我哥哥结婚吗?没有房子,就在家里这间小屋。”

    “小谨,我并不在乎在哪儿结婚。”

    当年方若诚和她一个班,虽然比她大两岁,但是个病王子,身体瘦削,面容冷清,却特别有味道。大约因为身体不好,面色总是苍白着,不爱动,也不太爱说话,却学习不错,在同年级的男孩子中显得特立独行。徐秀娟和他前后座,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男生,这么多年来,俩个人一直走在一起,即便是有那么多条件好的男孩子追她,她从来都没有动过心,当她被家里逼婚,给她介绍相亲对象她曾以死抗挣。因此在这个家里,只有她最能体会到方若谨被逼相亲的滋味儿。

    “秀娟姐,如果你爱哥哥,也不嫌弃他没房子,你们结婚吧,我这几天就找房子搬出去,小屋装修一下,你们可以准备婚礼了。”

    家里地方太窄小,客厅实际上就是和厨房连着的小餐厅,放了一张餐桌和冰箱就转不开身了。

    从她大学毕业之后,她就一直在父母屋子里放了个床拉帘睡,二十多岁的大姑娘有多不方便只在她自己最清楚。

    如果注定自己的情路坎坷,那么就要哥哥幸福吧。

    因为哥哥身体不好,家里才要了第二个孩子,也因为她这一代人大多是独生子女,所以她对自己有伴成长格外珍惜,虽然这个大自己六岁的哥哥从小身体羸弱,但是她还是很开心哥哥在成长中给予她的兄长般的爱护。

    “小谨,我们没有着急,你不用搬出去!”哥哥方若诚愧疚地说。

    身为一个男人却有这样一副病身子,他实在是愧对父母和妹妹。

    徐秀娟是个纯朴的女孩子,虽然生活在社会最低层,却有一颗善良的心地:“小谨,我们也准备出去租房子,我会做我妈妈工作。”

    商场服务员的工资除了交保险什么的,只有一千多元了,如果出去租房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她母亲下了死命令,如果她敢出去租房子结婚,她和父亲就不出席婚礼。

    “秀娟姐,不要再争了,我搬出去,也是为了躲开妈妈逼我相亲。我实在是听她唠叨的烦了,正好借这个机会躲出去。你都三十岁了,爸爸妈妈想早点抱外子,住在家里更方便些。再说我也想早点抱侄子呢。”她笑着安慰嫂子。

    “谢谢你,小谨。”这个小姑子懂事,从不在父母面前嚼舌头,实在是她的福气,现在又主动提出来搬出去,更让她感动。

    事情似乎就这样定下来了,方若谨和爸爸妈妈谈了一次,虽然对她一个人搬出去住有些不放心,但她早想好了说有同学一起合租,于是顺理成章她开始找房子。

    她一个月工资也只有二千多,如果租房子,不能高于一千,再贵了,她的生活就有问题了。

    父亲一个月四千多块的工资,母亲退休了只有一千多块,当年为了哥哥做心脏手术,家里卖了不错的房子,又借了一些债,直到后来哥哥工作了,情况才稍好些,慢慢还了外债,又贷款买了这套二手小房子。

    当年大学毕业后,她本不想考研的,想先参加工作,最后是父亲拍板决定让她继续读书。

    北大毕业的父亲一直有个梦想,想女儿做个知识分子,完成他的心愿,所以尽管那几年家里条件不好,仍是供着她读完了研。

    在她研究生毕业准备考公务员的时候,父亲开始不同意,但最后还是尊重了她的意见。

    她永远记着父亲当时说的话:“小谨,家里这个条件供你读研,原本是想你能留在学校里工作,但是没想到这个计划难以实现。你考上了公务员也好,起码工作稳定,对一个女孩子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是你记住,机关工作,永远是勾心斗角,你生冷淡,和爸爸一样不懂得拍马溜须,所以,爸爸只求你平安就好。”

    工作这两年来想想,还真是深有体会了。不过,经过了毕业留校的挣扎,她已经完全看淡了。

    世风日下,即便家里能拿出三十万把她留在学校又如何,大学已经再不是象牙塔,那块圣地早已经被老母猪给拱了。

    她找房子找的急,找中介费用有点贵,她便上网搜,但凡是她看得差不多的房子的房租都在一千五百块钱以上,一千左右的要么是离的远,要么是破的没法住,而且安全有问题。她在本城论坛上发了帖子,想找一个人合租,条件稍好一点的房子由两个人分摊起来房租会少一半。

    周三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她在论坛发的帖子下留言,有一处房子想找人合租,她联系之后,对方说是在校的研究生,她要了电话,俩约好下午一点见面后一起看房。

    方若谨向领导请了假,也不等吃饭,便收拾好东西要走。

    刘雅丽只听到了她电话的后半部分,抬头看了她一眼,仍是忍不住问:“又去相亲?”

    方若谨顿了下,却并不解释,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拎着包走了出去。

    天气一点点热了起来,阳光有些刺眼。

    区委大楼往西走不远就是地铁站,她和那个女孩子约在那个出租房子小区的西大门,从这里过去需要做三站地铁,应该是很方便。

    区委大楼西侧毗邻区里的中心小学,周三下午没课,刚刚放学的孩子们熙熙攘攘散得满街都是。她绕过一条大街,穿过那条小胡同可以直接到地铁站。

    刚拐进小胡同,便看到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揪着一个小男孩子在凶。

    “小杂种!快把钱拿出来!”

    “我的钱凭什么给你们!”被凶的孩子实在是太小了,稚嫩的童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她没有管闲事的习惯,但是小男孩子的哭声却没来由的让她心里的揪得慌。

    “不给就揍你!”一个高个子的男孩子凶狠地揪住小男孩子的衣领子,扬手就是一把掌。

    被打的小男孩“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方若谨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量,抢步上前一下子抓住打人的男孩子使尽全力甩了出去。

    那男孩子被这突然的力量甩了一个跟头,摔倒在地,方若谨上前又狠狠踢了一脚。

    “混蛋!你们老师就这样教你们欺负人的嘛!”

    另一个同伙的男孩子看到方若谨凶狠的脸,不觉退后了两步。嘴巴张了半天,也没敢说出什么。

    “姐姐!”被打的小男孩子一下子扑过来抱住了方若谨的大腿,全身抽噎,却不哭出声来。

    方若谨这才看清楚被打的男孩子是那个厉家铭的儿子厉梓昊。

打架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