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协议


    “昊昊,怎么回事。”方若谨蹲下身子,吃惊地看着哭成花脸猫样的男孩。

    “爸爸有事今天不能来接我,要我自己去买吃的回家,他们就抢我的钱,我不给他们就打我。”

    方若谨看着昊昊被撕破的校服领口和被打的有些红肿的脸,心下猛地一抽,忙将他搂在怀里。

    她慢慢地站起身子,冷冷地盯住那两个明显吓傻了的男生:“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子!”

    那俩个男生被方若谨凶狠的目光吓的又退后两步,看着她捏紧拳头一步步逼上前来,撒腿就要跑,急忙中方若谨扯住了一个男生的书包,书包中的书撒落在地上,那男生顾不得拣书,匆匆忙忙扯起书包就撒腿跑。

    方若谨拣起落在地上的书,看到书皮上的名子,放在自己的包里。

    这俩个男生本不是中心小学的,是附近的一个风气较差的中学的,大约是听说中心小学的学生有不少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特意来堵着要钱的。

    之前方若谨也曾听同事说过这里发生过这样的事,不想今天还真让她给碰上了。

    她有些不明白厉家铭明明一副好父亲的样子,今天怎么放心这么小的儿子一个人放学回家。

    “爸爸为什么不来接你?”

    “爸爸有工作赶不过来。”昊昊大约不想别人说爸爸不好,忙着替父亲辩解。

    “你有爸爸的电话吗?我给他打个电话,要他来接你吧。”

    “爸爸工作的时候不能打扰他,所以我不能给他打电话。”昊昊嘟着小嘴,却是很坚决地说。

    “你妈妈呢?”方若谨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昊昊低下头不说话,两只大眼含着泪,却使劲儿忍着不掉下来。

    方若谨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她忙转移话题:“昊昊你吃饭了吗?”

    “没有。”

    “来,姐姐带你吃饭去。”这是厉家铭的儿子,她欠了他何止是人情,还有一条命呢,所以无论如何都应该管。

    她带着昊昊去了不远处的一家干净的餐馆。

    昊昊像是特别信任她,一路上小手紧紧地攥着她的手不放,到了餐厅也特别乖,问他吃什么他也不挑食,只是告诉方若谨他不能吃海带,会过敏。

    方若谨没有和孩子相处的经验,却觉得和昊昊交流全无困难,这孩子也非常懂事。

    她点了两个菜一个汤,要了两碗米饭。陪着他吃完饭,又问昊昊是回家还是去哪儿。

    “姐姐我有钥匙,我可以自己回家。”虽然这样说,他的一双大眼仍是不停地转来转去,眸子里的胆怯仍是逃不过方若谨的双眼。

    方若谨轻叹一声,拉起他的手说:“姐姐送你回家吧。”

    厉家铭住的小区离这里并不远,从这里走大约五六分钟就到了,她这才明白难怪昊昊会这里上学,因为他住的地方本来就是中心小学学区的。

    这里是一个高档的住宅小区,庭院式设计,绿肥红瘦,山水楼阁,像个大花园。公寓楼下大厅有保安监控室,年轻的保安看到昊昊拉着方若谨进来,只是礼貌地笑着和他们点头致意,目光里对方若谨有几分好奇。

    厉家的房子很大,四房两厅的格局装修的很致,但是好像缺少收拾,有些凌乱。

    “姐姐我给你拿零食吃。”

    大约这孩子怕她走,去自己的房间搬出了大包的零食堆在木矶上,然后自己又回到她身边,紧紧地挨着她坐下。

    这让方若谨心里一抽,觉得这孩子有些可怜。

    空有豪宅大屋有什么用?没有人气的屋子里依然冷清,令人寂寞得害怕。

    “你写作业吧,姐姐陪你。”方若谨实在是扔不下这个孩子转身就走。

    这孩子仿佛受到了惊下,她了她的头,微微有些烫,她带他去卫生间洗了脸,帮他换了衣服,然后倒了点水给他喝下,让他在木矶上写作业。

    她给那个看房子的女孩发了短信,告诉她看房时间改成三点。自己闲着没事,看着客厅和厨房实在凌乱,便动手简单收拾了一下。

    这房子并不很脏,只是乱,衣服和一些东西堆得到处都是,像是来不及收拾。她把扔在厨房的碗洗了,把地抹了一下,又把扔在沙发上的脏衣服和昊昊才换下来的衣服扔到洗衣机洗了凉到阳台。

    大约在两点的时候,大门一响,厉家铭开门走了进来。

    “爸爸!”

    昊昊一下子跳起来,扑向门口。

    “儿子!”厉家铭抱起儿子,惊讶地望向拿着一袋垃圾准备放到门口方若谨。

    “爸爸,今天姐姐帮我打架了。”不等方若谨解释,昊昊马上向爸爸报告。

    厉家铭疑惑的目光望向方若谨。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洗了手走到客厅,简单地把中午发生的情况说了,并把拣起的那本书递给厉家铭。

    “厉大哥,昊昊太小,他一个人放学回家太不安全,会出事的。”

    “对不起,今天情况特殊,我来不及找人接他。”

    他刚回到林州市,儿子也是刚接到这边才办好转学手续。原以为自己休息几天把家里安排好,然后找个可靠点的保姆帮他照顾儿子就上班,可一切还没来得及,今天上午就突然接到省委组织部的电话,通知他去谈话,他只来得及给昊昊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让她告诉昊昊中午自己去吃饭然后回家。

    如果不是遇到这个方若谨,孩子今天还真是出事了,他惊出一身冷汗。

    “谢谢你,小谨。”

    “厉大哥,不用和我客气。昊昊中午有点吓到了,送他回来看他一个人有点害怕,我就陪了他一会儿。”

    她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拿起包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厉家铭拿起车钥匙说。

    “不用了,我约了人三点看房子,坐1号线三站路就到了。”

    “你要买房子?”厉家铭目光一闪,低头看着她问。

    方若谨垂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当然不是,和人合租。”

    这个男人看过自己的狼狈,她当然不怕他笑话自己。

    厉家铭没说什么,只是吩咐昊昊在家写作业,他送了方若谨就回来。

    “姐姐,把你的电话给我。”昊昊突然上前拉住方若谨的手。

    方若谨答应着,拿起他放在矶上的笔,在他的一个漂亮的笔记本子上很工整地写下自己的名子和电话。

    “以后有事情可以给姐姐打电话。”她了昊昊的脸,叮嘱着。

    昊昊很郑重地点着头,将笔记本收到书包里放好。

    方若谨跟着厉家铭下楼,那辆尼桑就停在小区路边的停车位。

    “为什么租房子住?”上车刚坐好,厉家铭突然转头问了她一句。

    “我哥哥要结婚。”方若谨转头看向窗外轻声说。

    对方正坤家庭的情况他当然了解,便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那天送她回去的时候,看到那样的老居民楼,便大概地知道她的家里条件可能一直不太好。她在相亲的时候,那男人问的话他一字不漏地听到耳朵里了,当他听她说,谈过三年的男朋友嫌她家穷分开了,他当时还勾着嘴角微笑了一下,心下知道她是故意夸张了说,是想打发那个刘斌,现在细一想,还真的是不太好。

    那天事后他对那个极没有教养的男人好奇,便稍加打听了一下,当然也不出意外的顺便了解了一下方正坤家里的情况。

    方正坤不仅是他刚进省委机关工作时的旧同事,还算得上是他的老师。十年前的小女生方若谨早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也已经变了模样,若不是那个刘斌问的细,他还真是一下子没认出她来。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方正坤仍没有一官半职,家境仍是困窘。

    他直接将她送到了她指定的那个小区的大门口。

    这里几乎和她家里住的小区差不多,是始于九十年代的老建筑。即便是租这里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一个月也要二千多块,她和另人一起合租,每人分担一千,条件还算好,价格也可以接受。

    “谢谢你,厉大哥。”她推开车门要下车。

    “小谨。”他在她要跨下车门的那一刻,叫住了她。

    方若谨回头,看着他的脸。

    “我有一个提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她收回腿,坐正身子。

    “我已经接到调令去三乡市工作,这几天就要去报到了。昊昊刚在这里稳定下来,所以我暂时不想给他再转学,这两天我一直在找保姆照顾他,但是找到的都不放心,昊昊才六岁,实在太小。所以我建议,你可以住到我家里去,早晚接送他上学放学,帮我照顾他。你不用交房租,我每个月给你五千块钱做你俩的生活费,你看如何?”

    这是让她做他儿子的保姆?方若谨脑子转的有些慢,一下子反映不过来。

    不过他家的房子是真的大,空在那儿没人住真可惜。

    “厉大哥,我没有照顾过小孩子。”这个男人救过她的命,可是他们的接触也不过是十年前那两次,他怎么就敢把家和孩子交给她?

    厉家铭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温和地看着她,那种信任和鼓励让她怦然心动。

    他离她这样近,近到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气息,他的目光就那样专注在她的身上,等着她的回答。

    即使是十年后,即使是明知道不可能,方若谨还是一下子就涨脸了红。

    “小谨,实话说,我也没经验。”

    过了好一会儿,厉家铭才缓缓地说道:“昊昊之前是托一个亲戚照顾的,本来我是要在林州工作的,但是我今天突然接到新的调令,要去三乡市报到。昊昊刚转学到这里,短期内我不想他做什么改变,这里,我也不会常回来。而且,昊昊很信任你。”他想了一秒,又补充了一句,“我也是。”

    这个条件对目前状况的方若谨来说确有诱惑力,更何况,少年时朦胧的爱意驱使着她想着要和他有着一点点联系,促使着她答应下来。

    “我考虑一下,行吗?”理智让她明白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她不可以一头扎进去。

    “我明天一早就要去三乡市报到。”厉家铭却这样加上了一句,逼迫的气息隐隐传来,让方若谨有着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今天上午先是组织部找他谈话,然后是和来省里开会的三乡市委书记见面介绍情况。中午的时候,某位领导又点名要请他吃饭,否则他也不会把昊昊一个人扔到学校,让他自己回家。

    他是做秘书出身,知道在和领导在一起的时候,不要让私事涉及进来,他忍了半天,希望儿子能安全回家,不要遇到什么问题,但是没想到还是差点出了岔子,如果不是遇到方若谨,还真是麻烦大了。

    他的时间不多,明天就要和市委书记一起赶到三乡市,还不知道哪天能回来,原来的任命是在省里,他以为会在这里安家,没想到还是拐了弯儿。

    这个姑娘看起来和她父亲一样老实憨厚,那天被那个姓刘的男人欺负的那样子都不吭一声,要不是他扯住了那个姓刘的,怕是就那样忍了吧。

    单位那边对她的反映很不错,如果她能答应下来,他倒是可以放下心,以后的事情可以慢慢解决。

    厉家铭在官场打滚这些年什么人没见过,他当然看到了这姑娘眼里的复杂神情,只是他目前只能装着浑然不知,一幅请她帮忙的诚恳和信任。

    方若谨本不知道只一会儿功夫这男人就转了这么多心思,想想哥哥迫在眉睫的婚期和家里拥挤的房子,她寻思了一下才说道:“厉大哥,我可以先帮您照顾一段时间昊昊,我希望您在这段时间里能尽快解决这个矛盾,我也会尽快的解决我的个人问题。”

    “解决?”厉家铭突然在心里轻笑一下,这姑娘倒是直言不讳:“你不是才26岁吗?这样着急嫁出去?”

    方若谨飞快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平静的眸子里已经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她拧过头,低声答道:“是。”

    厉家铭见她这样诚实地承认了,也不好再多说,便温和地说:“你考虑一下吧,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明天一早就要赶去三乡市。”

    方若谨垂下头:“我晚上给你电话好不好?”

    “好。那你房子还看吗?”他的声音里明显有着笑意。

    “去看看吧,我已经推迟了约会,人家已经在等了。”

    虽然答应了他,但是内心她还是有些犹豫,这毕竟是个男人的家,虽然他们认识有十年,但她一个未婚的姑娘这样冒然住进去,还要照顾一个孩子,如若让父母知道了,或是同事知道了会怎么说她?

    “好。”厉家铭简洁地说。

    “另外,”她犹豫了一下:“如果有人问起来,我怎么说?”

    “我在这里工作的间短,认识我的人很少,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你是我的亲戚,是我表妹帮我照顾孩子,好不好?”

    这样的解释虽然也会引人疑问,但目前算是能交待过去了,也顾全了她的面子。

协议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