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带孩子


    方若谨赶到单位上班后,才知道就这一早上机关已经传开了她和一个二婚男人相亲成功的流言。

    因为今天早上有人亲眼看到她和一个男人一起送孩子上学,两人态度亲昵。据另有人证实说,这个男人就是她最近相亲的男人。这条新闻在机关上上下下各个角落转了一圈后,竟演译成方若谨相亲成功并和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同居了。

    机关最多是非,人家又没有当面问她,她听了一句半句竟无从辩解,只好紧闭嘴巴低头默默处理自己的一堆工作上的事。

    “方若谨!”趁着屋内没人,刘雅丽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喊了她一声。

    “嗯?”方若谨抬起头,对上了刘雅丽那张涂的五彩的脸:“什么事?”

    “方若谨,你还真的挺有勇气的哎,这个男人有钱还是有权?你就这么急着当人后妈?”刘雅丽本没有正眼看她,只是两眼瞄着电脑,头也不抬地数落着她。

    “雅丽,那是我亲戚的孩子,他到外地工作了,托我照看几天。”

    能当她面问出来,方若谨还真的挺感谢刘雅丽的口快,总比莫名其妙在她背后嘀咕要磊落的多。

    “真的?”刘雅丽终于抬起头,一双疑惑的小眼睛使劲儿地眨了眨,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她。

    方若谨虽然不太爱说话,但是和她共事两年来,这闷葫芦还真没说过谎。

    方若谨肯定地点点头,也不再解释,仍是低头头做自己的事情。

    刘雅丽比方若谨早进机关两年,她本科毕业后在企业工作了三年之后才考公务员,方若谨负责的是机关党务宣传这块,而刘雅丽只是管档案,这让她极为不服气。

    虽然方若谨是研究生毕业,但是因为林州大学虽然是211的重点大学,但倒底是排名靠后,不如她毕业的学校靠前,加上两个人是机关年岁最小的女同志,经常有人有意无意间拿着她们俩做比较,于是暗中就会有点较着劲儿的势头。当然,这种较劲儿大多是刘雅丽把方若谨当成了假想敌,而方若谨倒是有点浑然不觉的样子。

    方若谨心里一直惦记着中午接厉梓昊吃午饭,见她不再追问自己,便快手快脚将要上报的一份材料打好,也来不及修改,存盘关了电脑便拿着包里的一个便当盒去了食堂。

    昨天晚上厉家铭给了她一张卡说是她和昊昊的生活费,她并不知道有多少,但昊昊是孩子,她不能虐待他。区委机关食堂每天中午供机关内部人员自助午餐,只收一块钱。但伙食非常很好,特别干净,口味也不错,可以保证不会有地沟油泔水猪等问题,所以她决定每天中午都接昊昊吃午饭。

    她拿着便当盒和食堂管理科的科长说明了一下,刷了卡便去餐台挑着好吃的装了一份饭菜,拎着就去了中心小学大门口。

    十二点整下课的铃声响起,学生们像小鸟似的熙熙攘攘涌了出来,方若谨看着那些孩子们一个拨拨跑出来有些眼花,本分不清哪个是昊昊,直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小萝卜头儿扑到她怀里。

    “姑姑!”孩子那仰起的笑脸让方若谨心里一暖,她蹲下身子亲了亲昊昊。

    “走吧,姑姑带你吃饭去。”

    中午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不能走远,方若谨带着昊昊去了学校旁边的一家小面馆。

    她要了一碗五块钱的葱花面自己吃,然后打开带来的便当盒递给昊昊。

    饭盒里面的饭菜很丰富。

    炖排骨,炸黄花鱼,片炒西兰花,油菜凉拌木耳,还有油亮亮的白米饭。

    方若谨不会带他去大饭店吃,但绝对要对孩子的健康负责。

    昊昊看到这些饭菜两眼笑眯眯的,接过方若谨递的筷子就大口吃了起来。

    方若谨又拿出随身带的水壶要他喝水,然后自己才慢慢吃面。

    昊昊才六周岁,下半年就要上二年级了,个子却不是很高,她怀疑这孩子长期没有稳定的生活,所以影响了身高发育。

    昊昊吃饭很快,一会儿便推了饭盒说饱了。方若谨把他吃剩的菜拿过来,就着那半碗面把剩菜打扫干净。

    “姑姑,你做我妈妈吧。”昊昊吃饱了,满足地将头靠在方若谨的胳膊上,小脸在她前蹭了蹭小声地说。

    方若谨一顿,有些不自然地拍拍他,低头对他笑笑:“昊昊,你妈妈呢?”

    “爸爸说妈妈出国了。可是昊昊知道妈妈不要昊昊了,不会再回来了。”最后这一句,昊昊的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但方若谨仍是听明白了。

    她并没有打探人家**的想法,但是孩子说要她做妈妈,她便忍不住随口问了。

    “昊昊不要瞎说,妈妈会回来的,她不会不要自己的孩子。”

    昊昊却没有说话,只是眨着含泪的大眼睛,努力不让眸子里面的泪珠儿掉下来,然后又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转头去看窗外。

    方若谨心里猛地一抽,口的一个地方如有针扎般刺痛疼。她有些不忍,但是这个孩子的想法太超出她的预料,又像是一下子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一块伤疤。

    她平静了一下心绪,安慰他:“昊昊,姑姑会好好照顾你的,就是妈妈回来了,你有事情也可以找姑姑,这里离姑姑单位很近,对不对?”

    “真的吗?”昊昊抬头,一双黑亮清澈的大眼睛对着她,仿若干净的天空上最闪亮的星星。

    “当然。”方若谨坚定地点头。

    “姑姑说话要算数,拉勾。”昊昊边说边伸出了小手指头。

    方若谨忍不住笑着和他勾了一勾又盖了印。

    吃完饭后,她收好饭盒,拉着昊昊的小手在区委大楼前面的小广场转了一圈给他消食。

    刘雅丽都知道的事情,怕是不会有人不知道了,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总不至于说这个孩子是她的私生子吧。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她送昊昊去了学校,叮嘱他晚上放学的时候呆在大门里面不要出来,等着她来接。

    “我知道了,姑姑。”昊昊扬起天真的笑脸,掉了的一颗门牙的牙齿有些七扭八歪的,却是可爱的紧。

    方若谨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快去上课吧,记得姑姑的话别乱跑。”

    昊昊是四点放学,区机关都是五点半下班。

    方若谨觉得如果靠请假,这一关肯定过不了,自己总不能天天和领导请假去接孩子放学回家的。机关里也有同事的孩子在这里读小学,家里没有老人接送,都只能把孩子接到机关来,然后等下班带孩子一起回家,她想了半天,觉得在没有想起更好的办法之前,只能是这样,便在四点的时候出去了一下,在学校门口接回了昊昊。

    她怕孩子刚放学饿,在路过一个烤面包店的时候,买了一个刚出炉的面包和一罐酸。

    果然,在带着昊昊进入机关之后,从门岗值班的保安到各部门领导,疑问的目光一直跟着她到回到办公室。

    “呀!方若谨,这就是你亲戚的孩子?”刘雅丽看到昊昊,惊问道。

    “昊昊,叫阿姨。”

    “阿姨好。”昊昊说完了,就低下头,紧紧攥着方若谨的手,有些怕生。

    方若谨从门边拖过来一个椅子,放在自己桌子侧面:“昊昊,你就坐在这里,先吃东西,然后写作业。”

    昊昊听话地坐好,方若谨去卫生间洗了毛巾,给他擦过手,把刚刚买的面包和酸递给了他。

    这一连串利落的动作让刘雅丽惊奇,闷葫芦一样的方若谨照顾起孩子来这么细心周到,动作流畅,她还以为这丫头就是个书呆子呢。

    “方若谨,你怎么像是生过孩子似的,做的这么熟练。”说过之后,才觉得这话说的不对,也就是方若谨,换了别人怕是早就跳起来骂她了。

    方若谨心里当然不高兴,但是当着昊昊的面,她不便发作,停了一会儿,才转头对这个快嘴的女人淡淡一笑道:“小时候我哥哥身体不好,爸爸妈妈要上班,大部分时间是我照顾他的。”

    “难怪。”刘雅丽早就知道方若谨有一个身体不太好的哥哥,否则他们这代大多是独生子女的家庭中,他们家不可能有两个孩子。

    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刘雅丽还是不死心,又对着一个写作业,一个写材料的两个人研究了半天,才把椅子一转,走出自己的座位,去别的办公室串门儿去了。

    “姑姑,我不喜欢这个阿姨。”

    方若谨并不多说什么,只是抬头昊昊的头,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仍对着自己的电脑打材料。

    机关下班的时候,方若谨故意晚了五分钟才带着昊昊出来,仍是在门口碰到了组织部副部长王大姐。

    “若谨,这是谁的孩子?”王大姐像是一下子就被昊昊给吸引住了,笑着问她。

    “我表哥的孩子,家里没人,让我带几天。”

    “呵!好漂亮的男孩子。”

    王大姐不亏是做组织工作出身,待人接物自有一套,就在带着孩子走出机关大楼的功夫,便和昊昊聊上了。

    “若谨,这孩子真是可爱,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帮忙的尽管找我吧。”王大姐笑着对方若谨说。

    “啊,谢谢您了大姐。”方若谨有些受宠若惊,忙着对王大姐道谢,又让昊昊和她再见。

    王大姐要去做地铁,方若谨说要去买东西,便带着昊昊去了离绿都家园不远的一个大超市,买了些菜俩人便回家了。

    她让昊昊先洗洗手去做会儿作业,然后她去厨房做饭。

    方若谨第一次离家做饭给一个不是家人的孩子吃,她做的极认真,又极讲究,她做了两个菜,焖了一锅米饭,还做了一个汤,一切都弄好之后已经是七点了。

    “昊昊,出来洗手吃饭吧。”

    昊昊大约是真的饿了,看到香喷喷的米饭和炒菜,吃的很开心。

    “姑姑你做的饭真香啊。”大约厉家铭不太会做饭,大部分是在外面和儿子对付的,所以这孩子今天吃到方若谨做的菜非常高兴。

    昊昊讨好她,小心奕奕地夸她的样子让方若谨心里软软的。她搂住他,认真地说道:“昊昊爱吃,以后姑姑天天给昊昊做饭。”

带孩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