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洗澡


    方若谨在晚上给昊昊洗澡的时候还是遇到了难题。

    一个才六岁的男孩子虽然都不懂什么,但也应该有别意识了。二十六岁的方若谨毕竟还是个未婚的姑娘,她不懂别人家的妈妈是否还给六岁的儿子洗澡,可昊昊不是她的儿子这是事实。

    她想了半天仍得不出结论,只好问孩子:“昊昊,自己能洗澡吗?”

    “姑姑不给昊昊洗吗?”昊昊嘟着嘴巴,有些不甘心地问。

    “昊昊是小男子汉了,应该自己学会洗澡,对吗?”

    “好吧,我自己洗。”昊昊在她的鼓励下,抿了下小嘴儿,有些认命地扒光了衣服自己走进卫生间。

    方若谨被他的小模样引得发笑,也跟着进到卫生间,清洗了一遍浴缸,然后调好了水温,把洗头和儿童浴放在浴缸边上,才让他钻进浴缸里。

    “昊昊,洗好了叫姑姑。”她叮嘱着。

    方若谨趁这个空挡儿去卧室给他找衣服,刚拿着衣服出来,便听到浴室传来惊叫,她赶忙跑进浴室,一看昊昊跌倒在浴缸里,大约因为浴滑,怎么也站不起来,正倒在大浴缸里直扑腾呢。

    方诺谨急忙抓起他,扶着他站好,自己挽起袖子蹲在浴缸边上给他洗澡。一边洗,一边不停地告诉他以后洗澡应该注意什么。

    昊昊大约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点丢人,加上摔的有疼了,两只大眼睛里雾气霭霭,撇着嘴要哭不哭的样子。

    方若谨看着他委屈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逗他说:“昊昊,你可是男子汉哦,摔倒了可不许哭鼻子,好丢丢的。”

    “姑姑,昊昊摔倒了疼,还喝一口水。昊昊没长大还是姑姑给洗澡澡吧。”昊昊撇着小嘴委屈地说,还用手指指磕红了的膝盖。

    话虽然这样说,但也觉得自己是个男生,让不是妈妈的女人给他洗澡有些丢人,小脸儿红红的,都不敢正脸看方若谨。

    方若谨觉得这个时候的昊昊真很可爱,便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蛋儿说:“好啦,昊昊暂时还小,姑姑会帮你洗一段时间,等你自己会洗了,姑姑就不帮了。”

    “昊昊会很快长大的。”男孩子信誓旦旦地保证着,引来方若谨愉快的笑声。

    总算给昊昊收拾干净弄到被窝睡着了已经是快九点了,方若谨有着筋疲力尽的感觉。

    看来带孩子并不如想像的那样容易,父母把自己和哥哥带大,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心血,她今天才是第一天就有些疲于奔命。

    她想自己应该好好分配一下时间,不然这样长期下去不知道能否撑得住,更怕影响单位的工作,如果让领导和同事说点什么就得不偿失了。

    她检查了门窗,又将昊昊明天要带的书包整理好,找出了衣服放在他的房间,才去简单冲了个澡,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这四房两厅有两个卫生间,她和昊昊洗澡都是用外面的卫生间,主卧室的卫生间她决定不用。下意识里,她在回避厉家铭的气息。

    等她刚躺到床上,便听到手机响,她拿过来一看,正是厉家铭。

    “小谨。”厉家铭的声音有些沙哑,在电流的滋滋声中依然很真切。

    “厉大哥。”方若谨闷着声答应了一句,心中忽然有丝丝委屈。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也许是同事诧异的目光,也许是忙碌一天后的疲惫,或许,还有对昊昊的怜悯吧。

    “昊昊怎么样?听话吗?”

    “嗯,很听话。”她简单把今天的过程说了一下,只是说到晚上给昊昊洗澡时,停顿了一下:“我让他自己洗澡,他不小心滑倒了。”虽然说的有些拗口,但还是实话实话了。

    她似乎听到那边嗯了一声,等她停下来细听,却又没了声音。便又接着说:“后来我给他洗了,我会慢慢教会他的。”

    厉家铭微不可闻地叹息。

    无论如何,方若谨都还是一个单纯的未婚姑娘,让她带个六岁的男孩子,真有点难为她了。不过今天一天听起来,她似乎适应的很好,他并没有看错她。

    “小谨,谢谢你。”他真诚地说。

    “厉大哥,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希望这种局面不要太久。”

    电话那头忽然又没了声音,方若谨以为他收了线,急忙又“喂”了一声,却听到那边又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嗯”。

    “小谨,辛苦你了。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送昊昊上学。”厉家铭温和的声音传来,令人心安。

    “厉大哥,你也早点休息吧。”然后,她匆匆收了线。

    在这寂静的夜晚里,厉家铭的声音格外具有磁,虽然是在电话里,但她仍有着第一次见到他时那种耳红心跳的感觉。她似乎能透过电话里的声音,感受到他那清冽的,迫人的气息。

    ****

    日子匆匆过去,方若谨带着昊昊生活也渐渐适应了,虽然忙忙碌碌有些累,但也挺充实的。昊昊也实在是可爱的紧,每天叫着姑姑围着她转,对她很依懒。回家写好了作业便喜欢和她讲学校的事情,方若谨看他作业不多,便让他每天拿出半小时时间写日记,不要求内容形式,随便写,她只是想给他养成叙事习惯。吃完饭后,她会陪着他看一会儿科教节目,九点必须上床。

    在第三个周末的时候,厉家铭打了个电话,说如果这周末有时间,就让她带昊昊出去玩玩,看家里或是孩子缺什么东西去添置一些,不要舍不得花钱。

    方若谨家里已经在装修房子准备哥哥的婚礼了,她回去一是帮不了什么忙,二是实在不能放心昊昊一个人在家,便打了电话告诉妈妈自己这周又不能回去了,然后换上轻便的衣服带着昊昊上街了。

    昊昊这段时间个子窜得很快,柜子里以前的旧衣服穿着明显小了,鞋子也已经顶脚,她带着他去商场给他添新衣服和鞋子。

    下了地铁站往商场走的路上,她看到了ATM机,便去把厉家铭留给她的卡查了一下,想知道里面多少金额好有个数,这一查倒吓了她一跳,里面的数额竟是六位数,她吃了一惊。

    方若谨寻思了一下,取出了五千块钱,将取款的凭条收好,拿着钱带着昊昊进了商场。

    厉家铭貌似经济状况不错,答应她一个月给她五千,却又大手笔的扔了数额不小的卡给了她,也真是放心。

    这点厉家铭倒是没有看错她。

    方若谨是个诚实的姑娘,她不会拿着钱跑了,也不会把钱花在自己身上去克扣孩子,她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她带着昊昊买了些衣服鞋子,除了夏天的衣服鞋子,还有两件秋装,她怕万一变天来不及买。虽然不是什么顶尖儿名牌,但都是大品牌的,做工良,款式也好,昊昊兴奋地跟在她身边,小脸都变得红红的,很开心。

    “姑姑为什么自己不买衣服?”

    “姑姑有衣服穿,暂时不买。”

    给昊昊买衣服大约花了两千多块钱,之后又带他去吃了一顿披萨,两人都觉着有点累了这才往家走。到了绿都家园,俩人又去了对面的超市,买了点菜拎着回家。

    昊昊一回到家就露出了疲累的样子,说要睡觉,方若谨哄着他洗了澡,这才让他爬上床,给他拉上窗帘,盖好被子让他先睡了,自己便开始收拾买来的东西。

    方若谨也累了,收拾了一下东西也回到卧室睡了一会儿,直到傍晚六点多钟才被昊昊吵醒。

    她爬起来煮了点粥,又拌了点小菜,大声叫昊昊洗手吃晚饭,刚拉着昊昊从洗手间出来,忽然听到门响,她回头一看,是厉家铭,正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推开门走进玄关。

洗澡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