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棋子


    “爸爸!”昊昊高声叫着扑了过去,厉家铭放下手里的东西,将儿子抱起来,亲了两下,走进了客厅。

    “厉大哥。”方若谨看到厉家铭突然回来,有些又惊又喜。

    这是她第一次从家里搬出来,又第一次带着一个六岁的孩子生活了十多天,她觉得压力很大,即紧张又害怕,现在厉家铭回来了,她觉得悬着的心忽悠一下落到了地上。

    “厉大哥,你还没吃饭吧?”

    “嗯。”厉家铭的身上有淡淡的酒味儿,他放下昊昊,低头看向方若谨:“中午喝了点酒,有些饿了,有吃的吗?”

    “我做了白米粥,有小包子和蒸蛋,还拌了凉菜,马上就好。”

    “好。”厉家铭答应着,回头将自己带回来的东西递过来:“这是我从三乡带回来的螃蟹,你蒸上吧,很新鲜的。”

    方若谨接过箱子进了厨房,是一只中型的白色保温箱,她打开一看里面是二十多只螃蟹,用冰埋着,箱子打开遇着了热乎气,立刻又活了起来,张牙舞爪地挥着钳子。

    昊昊看到往外爬的螃蟹,吓得退后一步。

    方若谨笑着告诉他螃蟹会咬人,要昊昊离远点,自己去找了个盆子,想把螃蟹放进盆子冲洗。可她的手刚一伸进去,就见一只冰僵了的刚缓过来的螃蟹张大钳子一下子夹住了她的左手食指,疼的她“哇”地一声尖叫起来,却怎么也甩不掉那只螃蟹,而且,越甩夹的越紧,等厉家铭听到叫声赶过来,那只白嫩的手指已经流出了血丝。

    厉家铭忙上前抓住她的手,带她放到水笼下冲洗,那螃蟹一遇到水,便松开了钳子掉到了水池中。

    厉家铭又抓着她的手指将伤口冲洗了一下,然后牵着她到客厅细看伤口。

    伤口并不太深,只是纤细的手指青了一块。

    幸亏这只大螃蟹是冻僵了刚缓过劲来,否则即使不夹断手指也会留下很深的伤口。

    方若谨身高并不很低,却是长的小骨架,手和脚都特别小,葱尖一样的手指握在厉家铭的大掌里比昊昊的大不了多少。他从客厅储物柜子里翻出了药箱,找出创可贴将伤口贴上,却没有松开她的手,而是紧紧一握。

    “你休息一下,我来弄。”厉家铭的声音就在她的头顶上响起,握着她手的大掌温热干燥,她都可以清楚的听到他呼息的声音。

    方若谨仰起头,厉家铭的脸近在眼前,盯着她看的眸子如点墨般漆黑,大约有些担心,从来波澜不惊的脸上像是有着丝丝不安。

    “没关系,不疼的。”方若谨不敢和他对视,只匆匆一瞥,便垂下头低声说。

    “小心别感染了。”他淡淡地说罢,又揉了下她的头发,这才松开她的手,转身去厨房开始拾掇东西。

    方若谨觉得让一个大男人做这些有些不好意思,便也跟着进去了。厉家铭回头笑着看她一眼说:“你捣点姜汁吧。”

    厨房很宽敞,方若谨一个人在厨房里面转会觉得有些空,厉家铭进来后,不知道是她的敏感原因,还是厉家铭太高了,她只觉得他身上浓浓的男气息把自己给包围了,竟有些透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他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气夹杂着丝丝烟草的味道,此刻还有淡淡的酒味儿,这让方若谨莫名地心跳异常,想着刚刚手被他抓在掌里的感觉,脸上莫名地发热。

    厉家铭利落地支好蒸锅放进水,将螃蟹一个个洗刷好翻过肚子放在屉帘上,又撒上了葱姜蒜丝,再给每只螃蟹的肚脐抹上了点盐,盖上锅盖开大火蒸了起来。

    “看住锅,蒸二十分钟。”他吩咐了方若谨,便回到卧室去洗澡换衣服了。

    等厉家铭洗好澡出来,厨房里已经传出了螃蟹的鲜香味儿,打开蒸锅,红红的大螃蟹更是诱人馋涎欲滴。

    几碗熬得粘稠的白米粥,两碟炒青菜,一碗蒸蛋羹,再加上一大盘清蒸螃蟹在餐桌上摆好了,方若谨又用一个盘子装了几个蒸好的小包子端到桌子上。

    “厉大哥,吃饭吧。我中午带昊昊吃披萨了,晚上想吃清淡点的,不知道您今天晚上回来,只有这些小菜。”

    “嗯,很好。”简洁地说罢,厉家铭便和儿子昊昊一起在餐桌前坐下,开始吃饭。

    方若谨想剥螃蟹给昊昊,可是她极少吃这东西,所以拿起螃蟹有点无从下手,怎么也剥不开那个红红的棱型硬壳。

    厉家铭抬头看到,不禁勾着嘴角一笑,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螃蟹,分别摁住蟹壳和几条腿,轻轻一掰,蟹便被揭开盖子,露出了黄黄的膏。

    他将盖用筷子挑了几下,递给方若谨:“一看就不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不会吃蟹。”

    方若谨有些脸红地接过蟹盖。

    “你吃吧,我给昊昊剥。”厉家铭说着,又给昊昊剥了一只,一边剥还一边教她和昊昊要沾着姜汁吃。

    “蟹凉,一定要熏着姜汁吃才好,也不可以吃太多,胃肠会不舒服。”

    方若谨发现,厉家铭其实是个很细心体贴的人,从他吃饭就可以看出,修长干净的手指,优雅而利落的动作,却又对身边的人照顾的极自然周到。

    她有点猜不出他现在做什么。

    他走时只说是到三乡市任职,大小应该是个官员吧,他一直都很出色,记得以前父亲总是夸他聪明,学什么都极快,十年过去了,他算得上是官场老吏了,经过时间的打磨,虽然看起来还是有棱有角,但城府却是越来越深了,让人更加琢磨不透。

    粥熬的火候正好,小菜清淡,螃蟹膏满肥,方若谨是第一次吃到这么肥美的螃蟹。

    这样的画面多像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在一起吃饭,方若谨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脸变得越发红了,却也不敢有任何表示,连大气也不敢出,只顾着低头猛吃。

    厉家铭第一个吃完了饭,他起身到了厨房,将剩下的螃蟹用一只塑料袋打包装好。

    二十来只螃蟹三个人吃掉六只。

    “螃蟹很多,我们吃不完,送回家给你爸爸妈妈吃吧,放到明天就不新鲜了。”他指着袋子对方若谨说。

    “不要!”方若谨不只是脸,怕是全身一下子都红到脚后跟了。

    是不是自己刚刚吃螃蟹笨拙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家穷的连新鲜的蟹都吃不起?心里这样想,不勉有些郁闷,嘴上却是极客气,“不用了,太麻烦。”

    厉家铭看她一眼,微微一笑:“你不要多想,这是我从三乡带来的,本来就想给你带回家去一些的,看你饭都做好了,就让你蒸了一起送回去。”

    他把蟹放在桌子上,回头拿起车钥匙:“你换件衣服吧,我送你去。”

    “不,不用。你喝酒了,又走了这么远的路,还是休息吧,已经过了高峰点,我坐地铁很快的。”

    她也算是对他有些了解,知道推辞不掉,便只好答应道,

    厉家铭说:“好,你注意安全。”便放下车钥匙,坐到了沙发上。

    她忙去收拾了厨房,又给厉家铭沏好了茶,这才换了衣服拎了东西往家走,心想自己也正好回家再拿几件衣服回来。

    厉家铭看她走出门,这才微笑着抱起昊昊说:“儿子,想爸爸吗?”

    “想,不过若谨姑姑把我照顾的很好,你放心吧。”昊昊小大人一样对父亲说。

    “嗯,昊昊喜欢若谨姑姑吗?”厉家铭对儿子的回答有些发笑,便这样问他。

    “喜欢。爸爸,不如让若谨姑姑做我妈妈吧,我想要个妈妈了。”昊昊很知道怎么争取自己的利益,他盘算了一下,认为让方若谨当妈妈这事儿还得爸爸努力才行,便机不可失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哦,昊昊还记得妈妈长什么样子吗?”

    “不记得了,我也不想她了,她不要昊昊,所以昊昊也不要她了。”昊昊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说完,便将头伏在了父亲的肩上。

    尽管用了几年的时候去忘记,破碎的婚姻仍是厉家铭心头的伤。

    “昊昊,爸爸很爱你。”厉家铭拍着儿子的背,轻轻地说。

    “爸爸。”

    “怎么了?”

    “我喜欢姑姑,可是姑姑单位的人,说姑姑坏话,说姑姑傍大款。”

    六岁的昊昊由于从小就寄养在亲戚家,最会观颜察色,平时去方若谨单位时,有人仪论什么,并不完全背着昊昊,他当然听得懂是什么意思,因此学起话来毫不费事。

    厉家铭隐约明白了方若谨的难处。

    昊昊才六岁,她是一个未婚的姑娘,不管是上下班还是外出,都要带着一个六岁的孩子,有时候还公然出入机关大楼,当然会有人八卦。时间一久,出现流言也就不奇怪了。

    他当初只想到她上班离昊昊学校很近,住在他这里很方便,却没想到会遇到这些问题。他在机关混了这些年,当然知道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人会议论些什么,特别是这姑娘的子,注定是要承受这些了。

    厉家铭这才意识到方若谨为了这个协议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但是这姑娘太善良了,并没有对他抱怨过什么,她把昊昊照顾的非常好。

    “嗯,昊昊以后要听姑姑的话。”他着儿子的头,心疼地说。

    不管他人说厉家铭有多冷酷无情,儿子都是他心底最柔软的一块地方。

    “知道了爸爸。”昊昊搂着父亲的脖子,用软懦着声音答应着。

    无论如何,他都需要一段时间稳定下来,就算他给昊昊找一个后妈,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方若谨,就是他争取这段时间的棋子儿。

棋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