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出游


    厉家铭因临时接到通知周一要在省里参加一个会议,他处理了三乡那边的事情就赶回家来。

    虽然他对方若谨有些了解,但是把六岁的儿子完全交给一个未婚的姑娘,他不是不担忧的。但到三乡市报到之后他太忙了,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决断去处理,好多会都是晚上开的,实在是无暇顾及家里,现在回来见儿子这样快乐,家里一切都秩序井然,他松了一口气。

    这姑娘他没有看错,有那样一个父亲,女儿的品必然差不了多少。

    那天他带着昊昊在新世界顶楼吃饭的时候,把她和那个姓刘男人的对话全听到耳朵里了,直到她说爸爸在省委政研室,便知道了这个女孩正是方正坤的女儿方若谨。

    十年前他即将从清华毕业,蒙山省去学校要人,他的导师和省委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是朋友,聊天的时候颇为骄傲地说起了自己这个特别的学生。

    他是学数学的,当年是以全县理科状元身份进入这座国内顶尖学府学习,虽然他自认不是数学天才,但也从没有想过要从政,他给自己的未来打算是当一名教师,继承父亲的衣钵,传道授业解惑。但是省委组织部的那位副部长对他特别感兴趣,非让他导师约他出来一起吃个饭,结果一顿饭下来,这位副部长非他不可。极尽鼓动诱惑,又一手办,在他毕业时把他要进了蒙山省委。先是放在综合处,从熟悉省委机关工作程序和机关文字材料开始。

    一个学数学的研究生,沦落到搞文字工作,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跨跃。但是当初那位副部长看中的是他敏锐的头脑和严密的逻辑思维,再加上他丰富的知识面和简洁的表达能力,这让位副部长非常欣赏他。

    初入省委机关的厉家铭第一任老师便是当时还在省委综合处的方正坤,从写简单的文字材料开始,到教会他公文起草的基本格式,汇总各种报告的基本要求等等。

    厉家铭天赋极高,方正坤虽然不是领导得力大秘,但却是省委办公厅公认的最有文采的人,他公文写作也最规范,承转结合,一字一词都极有讲究,不管谁遇到发文难题都会来请教他,并会让他讲解为什么这样拟文,同时,还带着他对省委的日常工作有了初步了解。

    方正坤待他非常有耐心,极认真的指导着他,可以说,和他有着师徒之谊。因此不到半年,厉家铭的一切工作进入正规,也颇受领导赏识。

    一年多之后,赶上省委班子换届,新来的省委副书记李世清看中了他,把他要了过去当秘书,而方正坤则因为省里刚成立政策研究室,便把他调过去,解决了一个正处级虚职待遇。大约又过了两年的时间,厉家铭便跟着李世清调到了北京。

    他先后跟了这位领导近十年,他的职务也水涨船高。李世清最近又有新的任命,自己也岁数大了,正好中组部在中央直属机关选派一些年轻干部到地方任职,李世清便把他放了下来。

    三乡市是蒙山省的最小的一个地级市,是蒙山省进京的咽喉要道,也是新兴的旅游城市,依山傍海,环境优美,只不过由于建市时间晚,经济势力一直在全省后几位徘徊,加上干部都是飞鸽型的,过渡一两年就离开,所以省里领导一直很发愁这里的干部问题。

    今年年初的时候由一件豆腐渣工程引发了三乡市的**窝案,三乡市的书记、市长被连窝端。前些时候从外省调任了一位书记去,市长人选有几种方案,一直未最后确定。在省常委会讨论的时候几种意见各执一词,最后省委书记提名刚到蒙山省报到的厉家铭,并获以全票通过。于是就有了那天组织部找他谈话,他来不及接儿子放学的事儿。

    厉家铭是在蒙山工作的时候与前妻曹燕妮结婚的。曹燕妮的父亲是省人大副主任,但是在五年前,也就是她生了儿子厉梓昊刚一年多,便和他离婚了。

    这件事情他并没有张扬,只是老领导李世清知道,再就是帮他带孩子的远房堂姐。他原以为到林州任职能安定下来,便接了昊昊回来,刚办好转学手续把家安顿下来,就接到了新的任命。

    一个男人带着孩子再搬一次家实在不容易,而且去了三乡市他就是主官,基本没时间照顾孩子,他甚至连个家都没有,由于三乡市的特殊情况,省里催他报到很急。情急之下,他设计留下方若谨,也实在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从他报到后,直到今天才第一次回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极为复杂,也许是工作环境换了,也许是自己年岁大了吧,他很想有个安稳家。和昊昊在一起,做个好父亲。

    也许,他真该给昊昊找一个妈妈了。

    ****

    方若谨并没有在家呆多久,她把螃蟹送回家,说是朋友从三乡带回来的,又找了几件衣服便离开家了,她怕在家呆了时间一长,父母问多了就出破绽了。

    父亲是个老八股,多年在省委机关工作让他生活上很严谨,生怕这个离家生活的女儿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反复叮嘱了才能放下心。

    而妈妈李梅最近正张罗哥哥的婚事,因此对她就不太过问了。

    她回到厉家,看到昊昊已经洗过澡上床睡了,厉家铭在书房。

    她将自己带回来的衣服放到自己卧室,去看厨房和卫生间,发现已经收拾的很干净,和她第一次对这个家凌乱印象完全不同,厉家铭其实是个细心的人,她猜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可能正是他刚回林州的时候。

    她去厨房的柜子里找出茶叶,烧了水给他沏了茶送到了书房。

    厉家铭正在电脑前忙着什么,看到她进来,微微一笑,示意她把茶放在桌子上。

    “小谨,明天有空儿吗,我带昊昊和你出去玩一天,去欢乐主题公园。”

    厉家铭身上穿着家居服,因刚洗过澡,头发散在前额,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向一侧梳的整齐,可这样看起来反倒显得年轻了许多,也拉近了和方若谨的距离感。

    “我也一起去?”方或谨惊讶。

    从小到大,因为哥哥身体的原因,她都是陪着哥哥安静的呆着,看书,写字,背诗,却极少有户外活动,也因而养成了她沉静的格,但毕竟仍是二十几岁的姑娘,咋一听到要出去玩,仍是跃跃欲试。

    “昊昊离不开你,我也怕突然有事情要离开会顾不上他。”他是这样解释的。

    欢乐主题公园在开发区,票价一百二,方若谨还没去过,听他这样一说心还是动了,便仰起微热的脸答应:“好。”

    这女孩子二十六岁了,脸上却有着天真的娇憨,大约方正坤这个老八股把女儿保护的太好了,那天那个姓刘的男人那样咄咄逼人问她,她都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只是在最后问她有没有谈过恋爱,她才流露出一丝丝狡猾。

    她说她谈过三年恋爱,因为男方嫌自己家穷才分开了,说的那样急迫顺口,如果真是这样,她这格怕是打死也说不出口吧。他一听就是假的,却成功激怒了那个男人。

    他暗笑。这女孩子虽然话不多,却也有着聪明的小手段。

    第二天早上,方若谨早早就做好了早餐,叫昊昊起来吃饭时,告诉他爸爸要带他们去公园。昊昊一听兴奋地大叫起来:“太好了,姑姑也一起去吗?”

    “嗯,姑姑和昊昊一起去。”

    “谢谢姑姑!”在床上站起来,抱着她的脸使劲儿地亲了一下。

    “不许吃姑姑豆腐。”她笑着拍拍他的小屁股。

    “姑姑是昊昊的,只许昊昊吃姑姑豆腐。”昊昊腻在她的怀里撒娇,口气却是带着三分霸道,颇有厉家铭风范。

    方若谨心里软软地疼了一下,觉得这个孩子太乖巧了,大约长期缺少母爱,粘她粘得厉害,又小心的讨好着她。

    吃过饭,她收拾了一个双肩包,装了昊昊的零食和酸,又给他带了件外套,拿了把遮阳伞什么的,便拉着昊昊跟着厉家铭出门。

    厉家铭今天是深色休闲布裤和翻领T恤,只有一款欧米茄腕表略显奢华,但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清爽,比平时的老成持重多了些随意和亲切,他回头看了一眼昊昊,也是圆领T恤和布短裤,加上一顶鸭舌帽;方若谨则是浅色布裤和粉蓝色T恤,头发在脑后高高地束了个马尾,像个未出校门儿的学生。

    厉家铭有带着俩个孩子去郊游的感觉。

    仍是那辆黑色的尼桑车子,洗的很干净,他让昊昊坐在后面,帮他系好安全带,又打开副驾驶的门对方若谨说:“你坐前面吧。”

    方若谨将双肩背包放在后座,在副驾驶位子坐下了。

    从这里到开发区欢乐主题公园大约需要一小时。厉家铭车开的沉稳,也甚少说话,倒是昊昊一路上对窗外的景色很惊奇,和方若谨一人一句聊的开心。

    虽然是周末,但由于还不到暑期,人还不是特别的多,厉家铭去买了票,便带着他们进了公园。

    这种公园是那种以游乐项目为主,类似美国迪斯尼公园那种,在国内的一些大城市,这种建设项目渐渐都有了,很受儿童和青少年欢迎,盈利也很可观。

    厉家铭几乎都是站在那里看着方若谨带着昊昊玩,他替他们拿着双肩包,手里拿着瓶水,微笑着站在那里,玉树临风的样子。远远看上去很惹眼,偶有女游客经过,都会不自觉地扭头看他一眼。

    厉家铭长相并不是英俊的不得了,但胜是五官深刻,棱角分明,略显健硕的身材偏又有着儒雅温文的气质,站在人群中相当的惹眼。

    “姑姑我要做过山车!”昊昊玩的有点疯,也不管排着长长队伍,便提出自己的要求。

    最刺激的项目往往是吸引人的,方若谨有点害怕,她扭头看了厉家铭一眼,厉家铭似乎并不打算亲自带昊昊坐,正风淡云轻地看着远处的一伙人。

    “厉大哥。”方若谨有些求助的目光盯向他。

    厉家铭笑笑,了下昊昊的头:“我陪你们坐,去排队吧。”

    方若谨这才舒了口气。她有点恐高,这种刺激的游戏从来不敢试。

    三个人正在排队,忽然从边上走过的一个三十多岁带着孩子的男人,他看到厉家铭后,有一瞬间的惊讶:“厉……”

    “小齐,带孩子来玩?”

    “是的,您也带家人来?”

    “是。”厉家铭简洁地说,似乎并不打算多加解释。倒是昊昊很乖巧地叫了声:“叔叔好。”

    方若谨微红着脸和那个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男人见厉家铭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便很识趣地便带着孩子离开了,走出一段距离,仍是回头朝这边看。

    方若谨略有些不安,和她平时带昊昊不同,这种状况太暧昧了,如让熟悉的人看到了,还不知道编排出什么话来。

    她转头看厉家铭,见他脸上没有任何异样,一派坦然。她记得厉家铭说过,林州这地儿认识他的人不多,那么这个人就极可能是三乡市的,这样一想她才稍安下心来。

    只要不是林州的就好说,就是有人说什么那也是厉家铭的麻烦。

    轮到他们一家三口坐过山车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巨大的刺激让昊昊和方若谨同时发出刺耳的尖叫,等下了过山车,方若谨很没出息地脸色惨白,脚软的本挪不动,还是厉家铭上前一把将她抱了下来。

    “姑姑胆子真小,吓坏了。”昊昊皮着脸嘲笑方若谨。

    方若谨羞愧的好久都不敢抬头,只好讪讪地说:“姑姑是胆小鬼,昊昊是男子汉。”

    让方若谨这样大方的一表扬,昊昊反而不好意思笑了,他上前拉住若谨的手:“姑姑,昊昊保护你,姑姑不怕。”

    “嗯,姑姑不怕。”

    厉家铭发现,儿子跟这个女孩子生活了两周,人变得活泼开朗了很多,格有很大的转变,不由得欣慰。

    自己这个决定看来是正确的,找任何一个保姆都不会像方若谨这样让昊昊信任。也没有一个人会对昊昊这样耐心爱护。

    “小谨昊昊,中午了,去吃饭吧。”

    他带着俩人去了园内的一家西餐厅,这是园内最贵的餐厅,正值中午,人很多,需要等座位。昊昊有些饿了,在她身边蹭着,眼巴巴看着别人吃饭。

    方若谨从背包里拿出一块早上带的面包和酸递给了他:“昊昊稍吃一点,待会儿吃饭。”

    厉家铭多年秘书出身,细心周到是他的本能,但是实在是由于没有带孩子的经验,才会疏忽这些,不由得对这个女孩子的体贴而感动。

    “小谨,单位工作顺心吗?”

    “还好。”方若谨迅速看他一眼,半垂着头不肯多说。

    机关工作乏善可陈,相信他比她更有体验,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尘埃,挣扎在最底层熬日子罢了。

    厉家铭当然知道方若谨这子在机关中是吃亏的,这女孩子个几乎和她父亲方正坤如出一辙,方正坤吃亏就在于太老实守矩,他最近打听了一下,知道多年来他一直还是个调研员,仍在省委政策研究室熬着。按着他的推想,方正坤北大毕业,腹有才华,熬了这些年,怎么也应该解决副厅待遇了,不想还在正处虚职的位置上混着,不由得心中叹息。

    官场上胜王败寇,确实不适合学究型人混迹,方正坤当年如果去学校教书说不定会更有建树。正如当年他自嘲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出游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