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桃花


    厉家铭周一在省里参加会议的时间是九点,因为头天晚上他处理了一些事情,所以睡的很晚,周一早上当方若谨带着昊昊上学走的时候他刚起床。

    方若谨给他留了早餐便带着昊昊出门了,厉家铭听着昊昊和他说再见消失在门外,心里有种温暖。

    家里有一个姑娘给他带孩子,给他洗衣做饭收拾家,这种感觉不是久讳了,而是从未有过的。他和曹燕妮的婚姻弄的一团遭,最后以离婚收场,虽然有不可抗拒的客观原因,但说起来他也不是没有一点责任的。

    做秘书常年跟随在领导身边,本没有时间给老婆和孩子,他又是个谨慎自律的人,狐假虎威捞私利他又不屑于做,时间一久曹燕妮就厌倦了,等遇到一个让她能燃烧起激情的男人,她便以爱之名与他摊牌。

    从昊昊出生不久开始,僵持了近一年,他终于签字放她离开。

    他是男人,大丈夫何患无妻。

    只不过,爱伤害的永远都是孩子。

    厉家铭周一在省里开了一天的会,当天晚上他没有走,而是和省里的一位朋友一起吃了饭聊到很晚才回家。

    周二一早他要赶回三乡市参加早上九点召开的一个重要会议,便通知司机到他住的公寓楼下接他。从林州市走高速回三乡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所以来得及。

    方若谨因为早上要送昊昊上学,所以一般在六点就会起床做早餐,厉家铭吃了早饭走出家门的时候,她正在阳台凉一双顺手洗好的昊昊的袜子,往楼下望去,刚好看到厉家铭走出公寓大楼的门,向停在不远处的一台黑色的轿车走去。

    她之所以注意这辆车子,是因为这辆车并不是她以前看到他常开的那辆尼桑,而是一辆官方专用的奥迪。然后,她看到车子的副驾驶上下来一个年轻人。

    而让她震惊的是,后车门左侧也下来一个女子,浅色的套装衣裙,极好的身材,卷发披肩,远远看去身材很婀娜,微笑着迎上厉家铭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先下车的年轻人打开车子的后面的右侧车门,请厉家铭上车。

    那女子也从车子左侧上了车,在她坐到车子里的瞬间,似乎回头向这边楼的窗户张望了一眼。

    方若谨并没有躲闪。这楼上这么多住户,就是看到她也不会认为自己和厉家铭有什么关系的吧。

    年轻人替厉家铭关好门后,自己坐回车子副驾驶的位子,车子悄声滑了出去。

    方若谨待车子驶远,才惊觉到那车子的车牌号是三乡市的,虽然离的远一点,但她仍然看得清楚。

    车号太小了,小到她心惊跳。

    再联想到最近沸沸扬扬的三乡市官场发生的窝案,她明白厉家铭大约就是在那里任职的。

    方若谨大约有着五分钟的呆愣,之后,她本能地叫昊昊起床吃饭,送他上学,到了办公室之后,她先是打开电脑,然后抖着手,打开了三乡市政府的网站。

    一切都是事实。

    早就想到过他可能大小是个官员,却没想到他竟然晋升的如此之快。是她太迟钝了,早该想到的,而不是等到现在才明白。

    她的头有些涨疼,思维不清醒,身体僵直地坐在那儿,呆呆地盯着网站上厉家铭的照片出了会儿神,终于无声的抱肩伏到桌子上,眼泪不觉流了一脸。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虽然自小被父亲逼着背那些劳什子诗词歌赋,方若谨却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多愁善感,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这样难过,口的地方生生地疼,窒息般地难受。

    直到同办公室的郑大姐问她是否不舒服,她才闷着声说:“没什么,胃有点不舒服。”

    厉家铭没想到三乡市的官场太小,小到他在林州市欢乐主题公园一行的事儿被演译成如此离谱。

    先是说厉家铭带着个姑娘和孩子在公园玩,几天后坊间竟然说成了他包养一个二,还给他生了个孩子。三乡市的人对这位新来的市长并不熟悉,除了个别几个人知道的他原是李世清同志的秘书外,大部分只知道他是从北京空降过来的,背景深不可测。

    他对此一概不予回应,也不许身边的人员回应,保持一惯的低调,三缄其口。

    在那天例行的工作会议结束后,书记陈峰把他请到自己的办公室。

    “家铭,来工作快一个月了吧,这段时间很忙,不知道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厉家铭知道书记不会无缘无故地问他这些事情,猜想是因为那些流言,便笑着说:“陈书记,工作上困难不少,我会努力贯彻市委的统一部署,做好您工作上的搭挡。但是,流言害人。”最后这句,厉家铭淡淡地说了出来。

    “无风三尽浪,官场上历来如此。”陈峰了解地点点头,宽慰他道,“家里安排的怎么样了?”

    厉家铭当然不能明说自己的问题,便笑着说:“我个人的困难会努力克服的,如果实在解决不了,我会向书记您请求帮助的。”

    他的婚姻状况陈峰是知道的,他在省组织部谈完话,第一次和陈峰谈话时便讲清楚了,是织组部门对官员的一项基本要求。

    陈峰叹口气道:“家铭啊,早点解决也好,谣言止于智者,可是还有一句话,防民之口胜于防川,三乡市这段时间可是被各种传说弄的人心慌慌啊。”

    陈峰当然是指的前些时候三乡市的**窝案。

    话尽于此,虽然不至于说厉家铭的个人问题影响到三乡市稳定和谐局面,但也算是稍带着给他敲了警钟。

    陈峰五十多岁了,俩人虽是工作上的搭挡,但将厉家铭当成晚辈来看也算勉强。

    厉家铭脸上平静无波,只是简洁地回答道:“陈书记,我会尽快处理好的,请您放心。”

    “需要帮忙就开口,市委机关最近进来几位不错的年轻女同志,你可以考虑一下。”陈峰亲切的时候就是一个老大哥,还有些婆婆妈妈的感觉。

    陈峰在外省调来,从基层干起,工作作风细腻,厉家铭和他相处一段时间觉得还不错,只是琐碎了些,但党委工作历来如此,他一直小心地维护着俩人的关系。

    厉家铭笑笑表示领情了,然后礼貌地告辞。

    机关女同志?厉家铭眼中厉波一闪,他想到了那个叫谢茜莹的女子。

    真正的明眸皓齿,身上总有一股幽香,却是一个行动利落,办事干练的女人。

    谢茜莹复旦毕业,是选调生,在基层工作两年后便进入市政府机关,现在是政府办公厅新闻处的副处长,今年三十二岁,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

    机关里女同志本来就少,这样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周围不乏追求者。

    谢茜莹不但人长的漂亮,脑子也绝对够用,如今能走到这个位子不仅因为她灵活的手腕,更因为她的父亲曾是省委的副秘书长,有不错的人脉。

    省委副秘书长虽然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但利用好了还是可以成就一些事情的,加之谢茜莹绝对地的将父亲的关系挖掘到了极至,所以在三乡市的官场内虽然位置只是个副处级,却有着明星效应。大约她从哪个渠道得知厉家铭仍是独身,因此攻势颇为明显。本来厉家铭并不分管她那块儿,办公室也隔着两层楼,但自厉家铭报到之后,有心人计算过,谢茜莹每天都会在市长办公那层楼出现几次,如果厉家铭呆在办公室,她现在的频率会更高。

    当然,这只是内部流传的八卦,真实实在有待于考证,但大多数人认为此传言并非空来风。

    厉家铭那天在省里开会时,谢茜莹也正好在省府开会,她大约听说了什么,便打了厉家铭秘书的电话。

    厉家铭的秘书小吴是她复大的校友,也不知道这个小吴心里怎么想的,更不知道谢茜莹是怎么和小吴说的,反正那天是小吴和司机先一大早接了谢茜莹,然后又一同来接厉家铭回三乡市。

    市里的干部们搭领导的车去省里开会,说起来即正常又不正常。

    如果是非常熟悉或是关系不错的,那怕是隶属的上下级关系,都可以说是正常的,但搭一把手的车,还真没人有这个胆子。

    况且厉家铭本对这个女人不熟,而且又不是具体分管她的那个部门,这种搭顺风车便需要相当的勇气了。

    厉家铭细心如发,怎能不觉出这一切的蹊跷来,但他只是微微一笑打了声招呼,似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厉家铭到位后一直非常忙,三乡市是个依山傍海的城市,虽然**窝案掀起了轩然大波,但省里的措施得力,政府的各机构运转还是转入正常。厉家铭到位后,和市委那边配合顺利,千头万绪都开始理顺。唯一让他烦恼的便是围在他身边的桃花。

    机关的女同志自不必说了,就是平时到那个单位考察或是工作,那些女人花痴一样看着他都让他头大,但他这个人也不知道是天生长了一幅冷面孔,还是后天训练的,基本上在别人看来都是一幅表情,对手下的唯唯诺诺或是溜须拍马他都是置之不理,看起来冷冷的,说话也是淡淡的口气,只有真正面对普通的市民百姓的时候,他才会露出真诚亲切的一面。

桃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