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醉酒


    三乡市委、市政府最近在搞一项系统工程,即加强软环境建设。遵着市里部署,全市上下正在至力于软环境年建设活动,提出要进一步优化经济社会发展环境,改善和净化社会环境,简化行政审批手续,法规范司法和行政执法行为等。

    新政府新举措,伴随而来的是政府加大了调研力度,推进政务改革,提高对社会服务的力度,随之而来的,招商引资活动也频繁开展起来。

    厉家铭白天各种政务会议异常忙碌,晚上还要穿梭于各个会见场所,凌晨以家休息的时候几乎没有。但好在他也算年轻力壮,这样的连轴转倒挺受得住,只是有时候酒不得不喝让他有些厌倦。

    这天市政府有一个招待晚宴,宴请德国著名DX制造公司投资考察团,厉家铭又不得不推了所有的工作,亲自接待;政府相关部门也派出随员参与接待,以合后续工作的展开和跟进。

    这个项目是厉家铭带来的,如能顺利签约启动项目,将给三乡市带来数十亿的投资,解决上万人的就业问题。这是他在三乡市引进的第一个外资项目,所以他必须亲自出面接待。

    晚宴设在三乡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地道的三乡市海鲜让DX的总裁费力克斯赞不绝口。

    他是厉家铭的老朋友,几年前,厉家铭跟李世清去德国考察的时候就去过他的公司,为DX他们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做过推荐,此后厉家铭曾跟踪过DX在大陆投资情况一段时间,和费力克斯有着不错的友谊。这次厉家铭从北京方面风闻DX又有一个项目要在中国内地寻找合作者,他便亲自联系到他,邀请他来三乡市考察。

    费力克斯这个德国佬喜欢喝烈酒,厉家铭在陪着他喝第三瓶五粮的时候,已经有些头晕受不了,而做为随行工作人员的谢茜莹便挺身而出挡了上来,两杯酒便把这个德国佬搞定,以至被送回酒店房间,仍是满口德语大叫干杯。

    厉家铭随着地位的升迁,近年这种喝大酒的场合已经不多,即便有些场合需要多喝些也极有节制,别人也自是不好硬劝,但今天实在是不得已。

    这是他第一个亲自抓的项目,又是老朋友见面,为此他喝的毫不迟疑。

    此后是秘书小吴叫来司机送他回家,他迷迷糊糊回到自己住的房子,一头倒在沙发上,直到感觉有人扶着自己坐起来喝水,才猛地睁开眼。

    原来是谢茜莹跟了进来,正拿着一个杯子喂他水。

    见他醒了过来,谢茜莹放下杯子,柔媚一笑,依到了他的怀里,两颊艳红,媚眼如丝。

    “家铭。”

    谢茜莹有着极好听的嗓音,身上的香水味道也很淡,染了酒色的脸颊如涂了层胭脂般绯红,厉家铭的名子从她嘴里轻轻吐出来,有着勾魂摄魄的力量。

    厉家铭吃了一惊,酒都醒了大半。

    厉家铭来三乡市后,开始只是住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后来实在不方便,便搬到了市里的周转房。

    这里是专为市里调来的高级干部们准备的临时居所,三室两厅的结构,装修致,日常用品一应俱全,办公厅会定期派专人负责打扫。

    这里是高级住宅区,应该说,这几套房子三乡市本没有多少人知道。而厉家铭为了避免麻烦,他的住处更是严格保密的,除了司机和秘书,基本没告诉过任何外人。

    厉家铭虽然醉的厉害,但是头脑仍是十分清醒。常年跟随在李世清的身边,他可以称得上是谨言慎行的典范,即使是今天晚上这种放开了喝酒,也还是留有三分余地,因此他十分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他镇定地坐直了身子,将怀里的女人轻轻地推开,又将自己的身体又移开了一段距离,用手撑住了疼的快要裂开了的头。

    “谢副处长,请你马上离开,我要休息了。”他淡淡地说。

    可是谢茜莹似乎也醉了,被他推开的身体晃了晃,又倒到了厉家铭的身上,顺势搂住了他的腰身,随后整个身子缠了上来。

    厉家铭身体一僵,呼息一窒。

    这几年差不多是禁欲一样的生活让这软香温玉一蹭,他的身体马上就起了反映,他清楚地感觉到身体迅速在膨胀,也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厉家铭微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调整好情绪,猛地推开扑到他怀里的女人站了起来,快步进到卫生间锁上了门。

    “请你们在三分钟之内回到我的住处,把谢茜莹副处长接走。”他对着电话命令道,然后将手机收线,静静地坐在卫生间里等待。

    他的秘书小吴坐着车子还没有走出多远,听到电话响起便知道有麻烦了。果然,厉家铭的声音透着冷酷,在漆黑的夜晚如魔音般钻入耳膜,他和司机对望一眼,心下不觉同时打了个冷颤。

    小吴马上让司机调转车头返了回来。

    直到听到敲门声,厉家铭才走出卫生间打开房门。

    小吴什么都没说,只是和司机一起扶起了趴在沙发上不知道真睡假睡的谢茜莹离去。

    两天后厉家铭便换了秘书和司机。

    除了谢茜莹,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厉家铭来三乡市任职才一个月多,司机和秘书都是市里给配的,市长想换人,下边便忙着给他找新人,最后,厉家铭选定了一个北大学哲学系毕业的研究生做自己的秘书,叫侯建军,已经在报社当了两年记者。又通过李振清要来一个年底就要退役的海军士官,叫张庆福的做自己的专职司机,约定年底办好退役手续便在政府车队留用。

    厉家铭绝口不提,当然当事人也不可能说什么,但是市长换了秘书和司机这件事仍是在政府相关部门引起巨大反响,他们总算是窥到了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对下属讲话客气简洁的年轻市长冷酷的一面。于是接下来多日的市府办公厅上下都变得小心奕奕,生怕触了厉家铭的逆鳞被拿来开刀。

    老话说,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走,厉家铭见多了官员们明知道是桃色陷井还是解开裤带义无反顾跳进去,最后身败名裂的例子了。

    三乡市**窝案还没完结,厉家铭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和三乡市的敏感人员有任何牵扯。官场如战场,有人说女人就是官场的地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爆炸得自己粉身碎骨,厉家铭即便没有太大的野心,也是珍爱生命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个谢茜莹的背景他也清楚的很,她看起来和曹燕妮的享受型完全不同,其实骨子里却是一样的。婚姻的伤受过了次就足够了,他当然不会傻的让自己重蹈覆辙。

    细细品味那天市委陈峰书记对他说过的话,也真是有几分道理,俩人同是外派到三乡市的主官,想必他也深受此困扰才语重心长提醒他,他怎可能不心生警惕。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官员们没有**,这也是监督机制要求的,厉家铭这些年步步为营,当然不可能在这些问题上授人以柄。

    三天后,厉家铭通过海军三乡水警区,在当地海军家属大院借了一套房子。

    水警区的参谋长是李世清的幼弟李振清,舰院毕业后从最基层做起,一步步干到现在的位子,因年岁和厉家铭差不多,俩人关系一直很要好,有着兄弟般的情宜。厉家铭到三乡市任职后,俩人见过几次,这次一听厉家铭开口,便二话没说,先是帮他挑了一个司机,又把部队分给自己的一套房子借给了他。

    这也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李参谋长自己在市区另有房子,这套房子便闲置在这里,装修家俱一应俱全,厉家铭让候建军找来保洁公司彻底打扫了一下便住了进去。

    他对秘书侯建军和司机张庆福严令,除了陈峰书记,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他的住址,否则以违纪论处。

醉酒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