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风雨之夜

云去槿似霞 风雨之夜


    厉家铭去北京开会,会议结束后直接回林州。

    当天晚上林州地区暴雨,航班晚点,等雨停了后飞机才起飞,到达林州国际机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厉家铭打开家门的时候,家里没有一点灯光,也没有半点声音。他轻轻掩上门,换了鞋走进客厅,就着窗口透过的淡淡月光索着往卧室的方向走。

    他先去儿子的卧室,想看看儿子,但在微弱的光线下,他发现床上是空的,昊昊并不在床上。他退了出来,大约关门的时候手稍重了点,弄出了声响,刚一回身便和客房里冲出来的人撞到一起。

    他本能地伸手去扶,那手里柔软的触感让他知道怀里的是方若谨。

    “啊!”

    方若谨被家里突然冒出的男人撞到,又惊又怕,被弹得后半步,站立不稳。好在厉家铭反应快,怕她大声叫出来吵醒昊昊,将她一把捞在怀里顺手捂上了她的嘴,然后连扶带抱将她带进自己的卧室。

    方若谨除了上学那几年外,大部分是一家四口挤在家里那五六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她从家里搬出来带着一个六岁的孩子住在这空旷的近两百平米的大房子里,本来就有些心里不踏实,林州从今天下午开始就下暴雨,机关里提前下班,她接了昊昊就往家走,吃过饭后窗外又是打雷又是闪电,她和昊昊吓得抱成一团。

    昊昊还是个孩子,她只能撑着胆儿给昊昊洗了澡,然后看着昊昊写了会儿作业,可在八点半的时候家里突然停电了,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家里又没有蜡烛,便凑合着和昊昊挤在她的床上抱在一起睡着了。

    从她住进来,厉家铭回来次数是有限的,她本没想到这男人半夜深更不声不响进了家门还让她给撞上了。

    方若谨吓得脸色惨白,手脚冰凉发软,只觉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惊恐万状地缩在他怀里喘息着,全身抖个不停。

    厉家铭伸手一,便到她背上额上全是湿漉漉的冷汗,便知道她是吓着了,弯腰抱起她放在卧室的大床上让她坐下。

    “对不起,吓到你了?”厉家铭的声音柔和,怀抱温暖,身上那股淡淡的、混合着薄荷香味的气息浓浓地包裹着她。

    方若谨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厉家铭仍是半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舒缓着她的紧张。

    其实,方若谨并不完全是因为吓到了,还因为这些日子的生活状况一直背着父母,不顾机关里人们那些好奇的目光和闲言碎语,顶着生活上骤然而至的压力,还有带孩子的辛苦,还有……大约还有说不出口的一点点原因吧,她自己也说不太清楚,反正就是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

    厉家铭见到她的眼泪,莫名地心里一抽,来不及细想是什么原因,便将她搂紧在怀里:“对不起小谨,让你受委屈了。”

    他这不说还好,这一说她的眼泪流的更急,发泄似的趴在他的怀里咬着嘴唇呜呜地哭了起来。

    厉家铭是一个非常合格的秘书,他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十余年,从普通的小秘书到副厅级的大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就任一个地级市的市长这两三个月以来,他也很胜任这一职务,他可以应付各种各样的领导和下级,却唯独没有哄女人的经验,特别是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年轻姑娘。

    无奈之下,他只得将她的头轻轻按在他的前,轻轻抚着她的后背任她发泄。

    方若谨虽然有过几次相亲经历,基本上是见了一面之后就没有下文,最长一个只处了两个月,亲密度仅限于偶然拉下小手的阶段。她所接触过的成年男,除了哥哥便是爸爸。虽然十年前她被蛇咬伤那次他也抱过她,可那时候生命危在旦夕,即使事后自己在心里偷偷幻想了一下,但被他这样亲昵地搂在怀里哄还是第一次。

    她哭了一会儿便清醒了过来,抹了一把眼泪止住哭声,稍一挣扎便坐直了身子,她稍移开了下身体轻声问:“厉,厉大哥,您怎么回来了。”

    问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这话有些问题,这里本来就是人家的家,他这是回家啊。

    厉家铭却是了解地笑笑,伸拨开她脸上的散乱的头发查看一下她的脸:“没撞坏你吧?”

    方若谨忙摇摇头,低声说:“我听到声音,还以为家里来贼了呢,又怕吓到昊昊,便悄悄起来……。”

    厉家铭温柔地笑笑,知道她对昊昊是真的心疼爱。一个未婚的姑娘能做到这些,确实挺不容易的。便安慰她说:“别哭了,去洗把脸休息吧。”

    “你吃饭了吗?家里停电了,我给你弄点饭吧。”

    “在飞机上吃了点。可能是电门跳闸了吧?我去看看,你给我煮碗面就行。”

    方若谨借着窗外露出的月光去厨房煮面,厉家铭去看电闸。果然是家里的总闸跳了。厉家铭推上电闸又替她打开了灯,便进了主卧室洗澡换衣服。

    当躺进浴缸那温暖的水中,厉家铭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个家像是对他突然多了吸引力,并不只是因为有儿子,还有这个娇憨拙笨胆子小的小女人。因为多了她,回到家里时,这温暖的灯光让他觉得踏实和安心。

    他和前妻离婚五年了,从昊昊不满一周岁,到她抛夫弃子离开,他都是默默一个人忍受着孤独,怀着对儿子和对父母的歉疚,他一直承受着各方压力。除了他的领导李世清,再就是帮他带孩子的堂姐和父母能了解一些他的情况。对外,基本没有人知道他早已经离婚了。

    身在他当时的位置太敏感,太惹眼了,除了觊觎他妻子的名份,更是多的是投怀送抱想拿一夜情交换利益的女人。如若他不检点,不但会给自己,也会给他的领导惹上麻烦的。

    李世清是一个严谨的人,对下属要求也极严格,跟在他身边这些年,处世风格早已经传承下来。曾有一次,另一位领导大约知道些他和妻子离婚的事,便探听他的口气,似有什么人家的姑娘要介绍给他。

    厉家铭寻思了一下,先是道了谢,接着便吞吞吐吐的表达了还在等前妻回心转意的意思。

    这个借口真是让人说不出什么不对来。他有儿子,为了儿子等前妻回头一般人都可以理解,也越发觉得他是个常情的人,那位领导也只好感叹了一番不再提这件事了。

    此事李世清知道后,曾笑说他越发成熟了。当时厉家铭脸一热,知道这是夸赞他对这件事处理的不错,但也知道领导的话中含指他处事越来越圆滑的意思。

    厉家铭不是数学天才,但是他是学数学出身,脑子里的逻辑思维要比一般人更加严谨慎密,他从来不会让自己犯低级错误,也不会轻易随便让什么人成为自己的软肋。

    那天谢茜莹的投怀送抱,更是让他心生警惕。

    他现在的位子,比之前更加敏感十倍,一个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官场上这种例子举不胜举,三乡市的**窝案便是因为市里某位领导为一个女人拿到一项工程,却因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而引发的。虽然目前案子没完结,但三乡市涉案大小官员估计至少有几十名。在他来之前那段时间,政府部门人心慌慌,上班谁也没心思干活儿,生怕被纪委专案组的人请去喝茶。至此他才理解为什么省委组织部那么急着催他来报到,而陈峰书记那天在省里又非要在第二天亲自带他回三乡。

    但这些都不代表他厉家铭没有正常男人的需要,也不代表他可以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没有正常人的情感。相反,正因为他是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这些年看惯了官场的起起落落,尔虞我诈,所以他更珍惜心底保留的那片纯净的亲情,他不想随便让人玷污了自己那块最后的自留地。

    也许,他真的到了该好好考虑个人问题的时候了。

    当他洗好澡出来之后,看到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已经放在了桌子上。

    有培,有油菜,有虾仁,姜丝葱丝细如银线,红白黄绿,非常漂亮好看,面的最底下还有两个卧蛋,方若谨大约知道些他的口味,还给他淋上几滴麻油和一点老醋。他刚在餐桌边坐下,便闻到了诱人的香气。

    “小谨,坐吧。”他指了指对面的位子,让方若谨坐下。

    他发现,这姑娘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怕他,坐在哪儿两只手规矩地叠在一起放在自己前面的桌子上,半垂着头不敢正眼看他。

    “小谨,昊昊最近怎么样?听话吗?”厉家铭边吃面边问她。

    说起昊昊,方若谨似乎放松了些,她将昊昊家长会老师说的情况,以及最近在培训班的状况细细地说给他听,却没有说开家长会时昊昊被同学逼问妈妈的事。下意识里她认为,这是她和昊昊之间的小秘密,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即便这个人是昊昊的父亲。

    “辛苦你了小谨,以后昊昊还得劳烦你多照顾。”厉家铭大口吃着面,在方若谨停顿下来时,他真诚地说。

    “可是,厉大哥,这不是长久之计。”方若谨的声音低了下来,抿了下嘴唇,却不知道再怎么接着往下说。

    “嗯,我知道,我会尽快想办法解决的。”厉家铭看了眼方若谨,若有所思,却咽下了嘴边的话,他喝净碗里最后一口汤,温和地说:“太晚了,你先去睡吧,我会洗好碗。”

    他这些年跟随李世清访遍五大洲,出席过大小国宴;也走过最贫困的山区基层,吃过贫困农民百姓用地瓜蔓和玉米面做的窝窝头,可他从来不知道一碗面可以吃的这么酣畅舒坦。

    方若谨也不再说什么,乖顺地低着头回到自己卧室去了。

    这一夜她睡的踏实,不用时时听着外面什么响动,也不怕再打雷下雨了。一想到睡在隔壁房间的男人,她便像是感觉到了那拥抱着自己的有力手臂,和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和烟草的混合味道,这让她心里踏实、宁静。

风雨之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