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昊昊有妈妈

云去槿似霞 昊昊有妈妈


    方若谨一早上醒来时就听到昊昊快乐的声音,他发现爸爸回来了,厉家铭正在昊昊的房间里不知道和儿子说什么,俩人哈哈大笑。

    家里这样的画面不多,因而方若谨觉得非常温馨。

    可惜厉家铭陪着儿子吃过早饭后,马上就要赶回三乡市,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因为拆迁问题激化了矛盾,引发了大批群众上访,此事经网络曝光,引来几家国内媒体的记者。

    三乡市最近已经够吸引媒体的关注了,如果再出现什么大型群体的事件,政府的工作就更加被动了,他必须赶回去了解情况。目前任何工作的上的懈怠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昊昊,在家里听姑姑的话,爸爸还有工作。”

    “今天周六爸爸也要上班吗?”

    大约是母亲的缺位,尽管父子俩个相处时间不多,昊昊对这个爸爸还是很依恋,偎在爸爸的怀里有着恳求的意味。

    “下周末,爸爸回来陪你玩一天好不好?”厉家铭低声和儿子商量。

    明知道是空头支票,他却不得不这样安慰儿子。

    “好吧,爸爸说话要算数。”昊昊无奈地答应了。

    相比昊昊的成长,方若谨这才觉得自己一家挤在那五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在爸爸和妈妈的眼皮子底下长大,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她将昊昊搂在怀里,眼巴巴看着厉家铭出门。

    俩人脸上同样失望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让厉家铭有些心软,电梯门缓缓关上之后,他略显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一种钝痛丝丝漫过了心头。

    昊昊眼见着爸爸周末也不能陪他,十分失落,瘪着嘴回身去了自己的房间。

    “昊昊,快把写作业写完,下午姑姑带你去森林植物园。”

    暑期植物园人多,她答应了昊昊要陪他去,一直没有成行,她决定下午带他去玩。

    “姑姑,还是去看电影吧,不想去植物园。”昊昊兴趣不高,有些闷闷的。

    “好,姑姑和昊昊一起去看电影。”方若谨痛快地答应着,“一会儿我们上网查查有什么好片子,姑姑带昊昊去看。”

    ****

    当方若谨听到门铃响起时,还以为是厉家铭忘记拿什么东西又回来了,忙跑过去打开家门,可是看到门外站着的是两个女人时,她吃了一惊,细一打量,她认出了其中年轻的女人就是那天早上跟着车来接厉家铭的女子。

    “我姓王,叫王淑贞,来看看家铭。”先是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开口道。

    方若谨思忖了一下,便打开大门让她们进来了。

    岁数大的女人一身米色套装,卷发利落的盘在脑后,透着干练,看起来应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一双明的眼神在方若谨身上打量了几下,便开始打量起整间屋子。

    那年轻女人倒是笑容亲切,方若谨那天在阳台上虽只是匆匆的一瞥,现在丽人近在眼前,方若谨才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她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一身碎花连衣裙,身材婀娜。脸上化妆清淡雅致,从腕上的女款名表到脖子上的项链,无一不巧奢华。方若谨即使不懂牌子,也明白她这身装扮极讲究,只是浓烈的香水味道让她略为皱了下眉头。

    “对不起,厉家铭早上刚走,回三乡市了。”方若谨低声解释道。

    两个女人眉眼有些相像,应该是母女。

    方若谨觉得她们不像是为公事来的,如果有公事,应该是沟通好才会到家来,哪有都不知道领导在不在家,就直接闯到家里找的。

    正疑惑间,却听年轻女人委婉地解释:“我母亲和家铭市长是以前的同事,听说他去北京开会昨天晚上回家了,以为他会休息一天,便想来看看他和孩子,也没来得及打招呼,就直接来家里来了。”说罢,将手里的一个大口袋放在了茶几上。

    方若谨看了那包东西一眼,沉思了半晌,才慢慢地说:“对不起,东西您还是拿回去的好,他不在家,我不能收下。”

    即然她已经知道厉家铭的身份,那么她便明白他那天交待的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的事就很有目的了,她应该小心遵守才是。

    一听这话,那叫王淑贞的女人的脸马上拉了下来,酝酿着想要发作的样子,却被年轻的女人拦住了。

    她大约也是没想到会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有些微红了脸:“请问您是?”

    “我是他表妹。”方若谨淡淡地答道。

    “哦,是家铭妹妹啊。”年轻女人露出洁白的牙齿展颜一笑,脸上的神情更显得亲切生动,笑靥如花。

    “我叫谢茜莹,也是三乡市的,这里没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是给昊昊买的衣服和玩具。”

    “对不起,没有厉家铭的准许,我不能替他乱收陌生人的东西。”

    并不是方若谨固执,在机关里呆的两年,听的也不少,何况厉家铭有交待,不管是谁,不认识的人不许开门,不许收东西,今天还以为他忘记什么回来取的才随手开的门。

    王淑贞似乎没料到这个姑娘这样不识眼色,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说:“姑娘,你知道我是谁吗?家铭当年刚参加工作当秘书时,还在我家老头子手下呢。”

    而且,说不定这家将来的女主人是谁呢。

    当然,这只是潜台词,她不屑的眼神完全当方若谨是个带孩子的下人,因此神情颇有些许傲慢。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方若谨听她报出名头,反而镇定下来,只是淡淡地说了这句。

    王淑贞对方若谨不以为然的态度似乎极不乐意,板起脸来便想继续教训这个不懂事的乡下姑娘。

    “妈,别说这个了。”谢茜莹的脸色有丝丝难堪,急忙拦住了她妈的话头,然后平静下来对方若谨道歉:“对不起,我妈的话你别在意。”

    可她妈妈显然觉得没面子,撇着嘴不再搭理方若谨,而是转头对着昊昊招手:“这就是昊昊吧。”

    昊昊在客厅另一张充当他的书桌的木矶上写作业,从谢茜莹母女俩进来之后他就一直在看着这俩个人,当然把这大人们的对话听的极清楚,见谢茜莹母亲和他打招呼,便放下笔礼貌地说:“好,阿姨好。”

    来的都是客,方若谨趁空去厨房沏茶。

    昊昊索站起身,走到俩人面前:“王,谢阿姨,你们把东西拿走吧,姑姑给我买了许多衣服,我只玩网游做奥数,从来不要玩具。”

    方若谨并没有看到谢茜莹脸上的变幻莫测,却只见王淑贞抬手了昊昊的脸,慈祥地说:“昊昊,以后会常来看你的,你谢阿姨也会常来给你买好吃的。啧啧,这爷俩儿的日子可不好过,家里还是得有个女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方若谨觉得昊昊看着王淑贞的眼神儿有着怜悯,“昊昊有自己的妈妈,她出国了。就算爸爸要给昊昊找个后妈,也只能是姑姑,不会是别人。”

    昊昊的话说出来,不只谢茜莹愣住了,连方若谨也吓得手里的杯子一抖,杯子里的茶水差点泼了出来。

    “什么?!”王淑贞惊讶地瞪着方若谨,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她。

    这女孩子大约刚二十出头,T恤上罩着大围裙,头发乱蓬蓬地挽在脑后,虽然长的还算清秀,但和自家女儿本不可比。而且,她不是厉家铭的表妹吗?一个农村小镇上出来的女孩子要嫁给厉家铭?

    “昊昊,不要乱说话。”方若谨轻斥着孩子,忙将杯子放在谢茜莹母女面前的矶上。

    “谢小姐、王女士请喝茶。您别误会,我只是厉家铭请来照顾孩子的保姆,别听孩子乱说。”方若谨说罢,轻轻拉住昊昊的手,背过身子对他微不可察地摇摇头,制止他再讲话。

    王淑贞明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方若谨,但明显地,她像是松了口气。

    “哦,这样啊!”

    “请您把东西暂时先放在这里吧,我会转告厉家铭。”方若谨有些心猿意马,只想打发她们快点离开,便这样说道。

    王淑贞却一直在观察着方若谨,看着她普通的T恤,年轻的脸庞,转着眼珠子细心一想,便放下心来。

    看着这姑娘也不像是什么大家闺秀,现今好点出身的姑娘哪个肯默默地帮一个男人带孩子持家务,怕就是厉家铭从农村老家找来亲戚的孩子帮他照顾儿子的。如果这女孩子真的和厉家铭有什么,大约不会这样自贬身份把自己说成是保姆吧?

    尽管如此,昊昊的话仍是让她有些不舒服。

    这小孩子太了,真不愧是厉家铭的儿子,嘟着小嘴站在她们面前,两只大眼睛盯着她们母女来回打量着,简直像一下子就看到她们的心里头去。

    但是她的目的达到了,也犯不着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便好风度地站起身拉着女儿告辞。

    送走了谢茜莹母女,方若谨跌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那包东西久久回不了神。

    尽管王淑贞说的很委婉,方若谨也明白话里的潜台词是什么。

    和昊昊相处时间久了,她会忽略自己的身份,特别是昊昊眼睛里那抹若有若无的晶莹,都让她心软,本能的泛起身上的母。但是那天早上在车子上出现的一抹身影就应该让她明白,自己只不过临时保姆,她不可逾越。

    厉家铭,一如十年前她初见他时一样,虽然会有交际,但远不是她可以比肩的王子。她的当务之急,仍是要尽快地找个合适的男人把自己嫁出去。

    隐约间,似有尖锐的疼痛划过她左的位置,方若谨的脸上却浮上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昊昊有妈妈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