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男朋友


    和人合租的房子方若谨一直拿着房租,那个女生苑宁也一直和她保持着联系,俩人有时候还会在网上聊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时候苑宁也会催问她什么时间会住过去和自己做伴。

    方若谨前几天抽了一个时间过去看了,苑宁把房子打扫的很干净,连她的小房间也一起新刷了遍涂料,家俱也维修过,非常舒服的样子。于是她又找了时间把放在家里的一些自己的东西陆续搬了过去,算是从家里彻底搬了出来。

    家里的大房间已经在装修,准备做给哥哥做新房,爸爸妈妈已经搬到了小屋里去了。方若谨给了妈妈两万块钱,让他们把家好好装修一下,改善一下生活条件。

    这两万块里有一万多是她工作这两年存的私房钱,工作之后她将奖励补助什么零碎攒下来的。这几个月带了昊昊之后,她几乎没有买什么大件的东西,工资也没怎么动,加起来也有五六千块,她又从厉家铭给她的卡上取了两千添上,算是她给厉家铭借的,凑够了两万块一起交给了妈妈。

    哥哥结婚她没什么礼物,这算是她对父母和哥哥一个报答了。

    周末的时候妈妈又打来电话要她相亲,说是她之前工厂的一个小姐妹的的外甥,方若谨痛快地答应了。

    周六中午,她和相亲的人约在了一家肯德基见面。

    这里实在不是一个浪漫的地方,又赶上中午饭点儿,人声鼎沸的样子。因为她不想把昊昊一个人丢在家里,又不能带着昊昊去咖啡厅那种地方,只好选择这种喜闻乐见的洋快餐。

    和张昕见面的时候,他见到昊昊有些发愣,听到方若谨说这是我侄子,他才恍然笑笑说,很漂亮的男孩子。

    昊昊礼貌地叫了声叔叔,便专心吃着汉堡。

    相亲男女刚见面说的话都差不多,先是问了家庭和工作的情况,然后便是闲话家常。

    张昕三十一岁,中等个子,人长的挺憨厚的,略显得比年纪大两岁,他是个警察,在派出所做片儿警,工资比方若谨略高,却并不是那种常看到的警察那样油滑或是不修边幅,他穿着普通的便装,干净整洁,身材结实,话不多,笑容亲切温暖。

    从张昕的表情来看,他对方若谨还算满意,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昊昊吃东西,不时地转头看一眼方若谨,认真听她说话。

    方若谨觉得,从她相亲开始,这个男人算是最靠谱的一个,所以在张昕征求她意见时,她便坦诚地说可以处处看。

    吃饱喝足了的昊昊有些困了,方若谨便说要回去了,张昕立刻说送他们回家。

    方若谨并不想现在让张昕知道自己住的地方,便推说还要买点东西,不耽误他时间了。

    张昕觉得第一次见面不好太磨叽,便并约了下次见面的时间。

    俩人分开后,昊昊马上来了神头儿,仰着小脸儿很认真地问她:“姑姑,你是在和这个叔叔相亲吗?”

    方若谨一愣,觉得不好骗孩子,便笑笑说:“是的,姑姑快是剩女了,要尽快把自己嫁出去。”

    昊昊显得有些不开心,他沉默了半天,又问:“姑姑,你不是答应做昊昊的妈妈了吗?你结婚了是不是就不能和昊昊在一起了?”

    方若谨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含糊地说:“昊昊,姑姑答应做昊昊的妈妈是不会变的,姑姑就是结了婚也会是昊昊的妈妈。等爸爸工作稳定下来就会接你过去读书的,姑姑也会去看昊昊。”

    “不!姑姑骗人!”昊昊突然大声起来,“我不要去爸爸那儿,我要在这里读书!我要和姑姑在一起!我要姑姑做昊昊妈妈!永远都做!”

    这是方若谨带着昊昊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发脾气。

    细看之下,昊昊那双像极了厉家铭的眼睛此时睁的圆圆的,晶莹剔透饱含着泪水,又怒又怨一眨不眨地瞪着方若谨,

    基本上,这孩子承袭了厉家铭的格,智商奇高自是不必说,冷静自制的却有点不像是六岁的孩子。见他这么大的反映,方若谨本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她再白痴木讷也是在机关工作了两年多,她当然知道一个地级市市长的位置意味着什么,那天那母女俩的神情已经让她明白厉家铭现在有多炙手可热。

    虽然他出身寒门,但十年官场的打滚,他早已经脱胎换骨了,哪里是她这样女孩子所能触及到的。方若谨从小便接受父亲的传统教育,从不做不切实际的梦想。

    她不想骗孩子,却又真的无法做出什么承诺。这个男人,即使再结十次八次婚,也不可能与她有交际。

    若说十年前那惊鸿一瞥已经印入了少年时她的骨髓,那么,十年后方若谨理智地告诉自己,她早已经过了不切实际幻想的年纪了,她只不过是他雇来照顾儿子的高级保姆罢了。

    他的怀抱,他的一点点温情,不过都是留住自己的把戏而已。

    方若谨天真,却并不傻,她只是习惯了把什么都藏在心底。

    ****

    在另一个周末,当张昕打来电话约她见面时,她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电影院有大片上影,张昕问她想不想看,她犹豫了一下问,可不可以带昊昊,张昕笑着说,当然可以。

    于是周日她下午便带着昊昊一起去约会了。

    昊昊还以为只有他方若谨一起看电影,待到了电影城看到张昕,这才耷拉下脑袋低声对方若谨说:“姑姑你怎么不说他来。”

    方若谨也低声笑着回答他:“他是姑姑的男朋友啊,姑姑是在约会呢。”

    昊昊抿了下嘴,拧着头转向一边不说话,方若谨只当他是小孩子闹别扭,笑着给他买了苞米花和可乐,带着他跟着张昕一起走进电影院。

    这个约会如果不算昊昊的小小别扭,整个过程还算是愉快的。张昕虽然憨厚老实,但总归是大着方若谨几岁,人又细心体贴,对她和昊昊照顾的很周到,这让方若谨有些许的感动。

    毕竟,昊昊并不真的是她的侄子,她也不真的是厉家铭的表妹,因而,她在内心的隐匿处,对张昕产生了些微的歉意。

    大约看电影出来时着了点凉,昊昊当晚上九点多发烧起来,哼哼着赖到方若谨的身上说不舒服。

    方若谨一他的头,果然发烫,便起来穿好衣服,又给昊昊穿了外套带着他去儿童医院。

    晚上的儿童医院人满为患,方若谨背着昊昊一进候诊大厅就被孩子们的大哭小叫声吓了一跳,又看到挂号交款那儿排着长长的队伍,不由得发起愁来。

    看着昊昊烧的红彤彤的脸,心里愈发没底,便开始拨打厉家铭的电话,可是厉家铭的电话提示关机。

    方若谨一连拨了三次都是关机,最后终于放弃了。

    前些日子三乡地区连日暴雨加上台风,厉家铭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来了,其间他给方若谨打过几次电话,都是在差不多深夜的时候,显得疲惫,方若谨几次想说些什么,都被心头微微的软懦打消了。

    刚刚如果不是心里害怕,她也不想打这个电话,想到昊昊虽然叫她姑姑,但她也只不过是厉家铭临时委托照顾孩子的保姆,一旦有什么闪失她承担不起,才不得不打了那个电话。

    着昊昊烧的发烫在小身体,她欲哭无泪。

    “昊昊,难受吗?”

    “姑姑,我不舒服。”昊昊两颊绯红,眼睛都不爱睁的样子,两只抓着她手臂的小手都烫烫的。

    方若谨看着分诊台上那厚厚的一叠病历本,又看着烧的有点迷糊的孩子,拿着电话想给哥哥打过去,可一看天这么晚了,又怕惊动了父母,便一咬牙便给张昕打了电话。

    张昕晚上有事儿,刚回到家里,一接到他的电话便赶了过来,连身上的警服都没来得及换。

    “若谨!”大约赶得急,张昕跑得满头是汗。

    “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把你叫来。”她心里很愧疚,为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竟然把男友叫来了,这让她有着红杏出墙般的不安。

    “呵。”张昕咧着嘴笑,“若谨,我是你男朋友啊,你有事能想起我,说明你信任我,我开心还来不及。”

    张昕虽然话不多,办起事来却很利落,挂号拿药,抱着昊昊去输,完全是一个好父亲的模样。

    方若谨对儿童医院还保留在她上小学时候的印象,完全想不到现在的儿童医院已经扩大到什么规模,交款划价取药,若不是有张昕,怕是她折腾一晚上也给昊昊打不上针。

    张昕一直陪着昊昊输完,才把他们送回家。

    打车到了小区楼下,方若谨先下车。

    “昊昊,来,姑姑背你。”她弯下腰对昊昊说。

    张昕却跟着下车,他弯腰抱起昊昊便往公寓大门走。

    方若谨忙上前拉住他:“你快回去休息吧,太晚了。”

    张昕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笑抱着昊昊进了电梯。

    方若谨虽然有一米六五的身高,但是背着昊昊这样一个六岁的男孩子还是很吃力。

    张昕抱着昊昊和方若谨一起上了楼,等她打开大门,他将昊昊放到沙发上,这才笑笑叮咚她锁好门,转身走了。

    方若谨一晚上都不敢阖眼,直守着昊昊等到他身上热度退了些,看看表已经凌晨三点了,才和衣趴在昊昊的床边眯了一会儿,觉着才睡着,天便亮了。

男朋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