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危机


    厉家铭昨天晚上是在上海,因为跟一位重要的领导约见,所以关掉了私人手机。直到早上起床才想起来开机,随即发现有方若谨的几次来电提醒,便马上回了电话。

    方若谨的声音有些迷迷糊糊,半天才清醒过来,她详细告诉他昊昊感冒引起了上呼吸道感染,高烧不退,带他去医院打针等情况。

    “厉大哥,你能快回来吗?我害怕。”方若谨声音有丝丝委屈。

    “小谨,对不起,我要晚上才能回去。”厉家铭略为思忖,还是抱歉地说道。

    正要多叮嘱她几句,秘书侯建军已经敲门提醒他动身,便只好匆匆收了线。

    昊昊有这样的爸爸也真是一件让人气馁的事。

    方若谨认命地给昊昊穿好衣服背着他下楼,打了车又去儿童医院输。

    刚到医院一会儿,张昕便赶了过来。

    方若谨有些感动:“你也要上班的,别耽误你的工作。”

    “没事,我早上参加开例会了,今天没什么要紧事儿。”张昕憨笑着,摘下帽子挠挠头。

    片儿警工作有机动,倒不是像机关坐班那样在领导眼皮子底下被盯的紧,再说他也算是个大龄男青年了,为了追女朋友献献殷勤相信领导会理解的。

    帮着方若谨排队给昊昊输上了,他提醒方若谨快去给单位请假,自己看着昊昊。

    方若谨这才想起自己一早上光惦记着昊昊来医院的事儿,竟然没给单位打个电话。她忙走出输室先给培训班的老师打电话替他请了假,然后又打电话向区委办公室陈主任请假。

    其实,办公室主任虽然是他们的头儿,但是平时分管她这摊工作的主要是工委书记,因为杨书记这几天出差,她这才打了陈主任的电话。

    陈主任平日对方若谨这块儿工作过问不多,听她这一说倒也通情达理,忙说你照顾好侄子吧,谁家都有孩子,你一个小姑娘也挺不容易的,不用急着上班。

    张昕一直等到昊昊输完了,又要带他俩去吃饭,方若谨拒绝了。

    “我已经请假了,回家给他煮点粥吧,不敢让他在外面吃。”

    张昕理解地点头说:“好,有事儿随时打我电话。”又抱着昊昊走出医院大门,帮他们叫了辆车这才回单位去了。

    ****

    厉家铭确实是在晚上回来的,只不过回到家中已经是午夜十一点半了。

    当他推开方若谨卧室的门,便看到一大一小并排躺着的两个身影。

    俩人虽然各自盖着自己的被子,方若谨却是侧着身子对着昊昊,俩个小脑袋紧紧挨着,被子外面,两只差不多大的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温暖的画面竟让他的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且莫名其妙地,不屈不挠地占据着他的脑子,驱之不去,一时间竟然让他无可奈何。

    他总是一忙起来就忽略了儿子,而这个被他算计了的女孩子却不得不替他承担了太多的责任。

    不是不羞愧的。

    多年来跟随在领导身边,风云际会,完全的身不由己,如今又身为一方主官,他以为自己早已经炼就了铁石心肠,如若让了解他的人知道在官场打滚多年的厉家铭竟然生出这缕儿女情长来,怕不惊掉下巴才怪。

    他没有惊动他们,只是站在床边静静地看了他们好一会儿,才轻轻退了出去掩上了门。

    方若谨因为昨天晚上带昊昊医院折腾了差不多一夜,今天白天又带他去输,连担心加劳累,厉家铭回家了这么久她竟然没有醒过来。

    第二天一早厉家铭就起来了,今天上午三乡市政府有一个金融工作汇报会,他要赶回去参加,所以他洗漱完毕,便自己做了茶,坐在沙发上边喝茶边看翻看文件等车子来接他。

    他先是听到一间卧室门打开的声音,然后看到方若谨半闭着眼睛披散着一头乱发去卫生间,路过客厅一角的小柜子时,顺手抓起昊昊一只铅笔,三两下将长发挽在脑后用铅笔别住,然后跌跌撞撞往卫生间去。

    这一连串动作把厉家铭看得目瞪口呆,他从来不知道方若谨早上起床是这种状态。

    方若谨冲进卫生间用冷水洗了脸,把自己收拾利索了才完全清醒过来,然后走出卫生间要到厨房去给昊昊做早餐,在路过客厅的时候,猛然抬头发现厉家铭正端坐在靠窗边的沙发上看文件,这才惊觉到他确实昨天晚上回来了。

    “厉大哥?!”方若谨顿住脚步,慢慢意识到她刚才乱七八糟的状态,只觉得脸腾地红了,却又庆幸自己身上穿的是保守的两件套式睡衣,要是衣衫不整就更丢人了。

    厉家铭站起身来到她面前,看着她小脸上的两团黑眼圈,明白她这几天应该很累,也为昊昊的病担心,不觉有些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小谨,辛苦你了。”

    方若谨低垂着头,慢慢红了眼眶,憋了好久,才低声数落道:“厉大哥,要是昊昊烧坏了怎么办,你不能这样什么都扔给我啊,我怕……”

    “小谨,对不起,这两天我一直在上海有事,所以电话关机。”明知道他对儿子有很多歉疚,却只能一次次道歉,他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对了,厉大哥,前几天你有两位朋友来看昊昊,送了一包东西,我让她们拿走可她们不听,没办法只好放在您房间里。”方若谨想起前些天来的两母女,便指着卧室对他说道。

    “哦?”厉家铭目光一幽。

    在林州,知道他住在这里的并没有几个人,能找上门来还说看昊昊,他一下子想不起是谁。

    “是姓谢的一位小姐和一位姓王的阿姨。那天你刚走她们就来了,我还以为是你忘记东西又回来取了,所以就开了门。”方若谨抿了下唇,淡淡地说完,也不再看他,转身去了厨房。

    等她端着煎好的蛋进到餐厅的时候,厉家铭正拎着谢茜莹送的那包东西从房间里出来。

    “小谨,我给你留一个电话,如果再有紧急的事情我赶不回来,你就打电话找这个人。”

    说罢,他将扔在沙上自己的皮包拿过来,从包里找出一个本子,撕下一张,写了一个人的名子,留下了电话。

    韩哲绪。

    “这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事情,你可以直接打他的电话,报上你的名子就行。”

    方若谨接过纸条,小心地收到自己的背包里。

    厉家铭这个时候又像是并不急着走了,他走到儿子房间叫昊昊起床。

    “爸爸!”

    昊昊睁开眼看到父亲,开心地爬起来扑到他的怀里。

    “爸爸你说谎,那天说下周回来陪昊昊玩,可是你下下周也没回来。昊昊生病了,要姑姑背着去医院,还要张昕叔叔抱昊昊打针,你都不要昊昊了。”

    大约这次生病有点严重,孩子心里也有些害怕,见到爸爸便开始抱怨起他了。

    厉家铭将儿子抱在怀里他的头试着体温,脑子却一下子反映不过来,猛一听张昕的名子尚未在意,过了半晌,才明白儿子说的是什么。

    “张昕叔叔是谁?”

    “姑姑的男朋友啊,是个警察,很帅的。”

    小朋友思想里“帅”的概念很简单。

    在他生病的时候有个警察叔叔抱着他楼上楼下跑,看着他打针吃药时又会讲抓小偷的故事给他听,还时不时和他讨论一下共同喜欢的网游,看到别的小朋友眼里那羡慕的眼神,多少还是满足了一下他小小的虚荣心。

    厉家铭正在给儿子穿衣服手一僵:“哦?”狭长的眸子里波光一沉,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他帮儿子穿好衣服,然后一边帮他叠好被子,一边安静地听儿子叨叨张昕叔叔带他和姑姑看电影,又带他吃烤什么的。

    “不过张昕叔叔没有枪。”最后,他似有些遗憾地补充了了句。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短短的一个月,家里似乎发生了重大变化。方若谨真的已经开始相亲并且成功,而昊昊像是完全接受张昕是姑姑男朋友这个事实了。

    厉家铭忽然觉得心窝子有些堵。

    “昊昊,你很喜欢姑姑?”厉家铭突然问儿子。

    “爸爸。”昊昊从床上爬起身,依偎到爸爸身上搂住了他的脖子,“我要姑姑做昊昊的妈妈。所以,你要抓紧了,赶快把姑姑抢回来给昊昊做妈妈,晚了,昊昊就没有妈妈了。”

    六岁的儿子声音还很细懦,软软的,轻柔的气息丝丝呵在厉家明的耳子上,几乎让厉家铭掉泪。

    片刻,他回过神来将儿子抱在怀里,温柔地着儿子的头,勾着嘴角一笑:“好。”

    父子俩人又嘀嘀咕咕说了半天话,直到方若谨喊他们吃早饭,厉家铭才拉着儿子走出卧室,坐下陪着他们吃早餐。

    不一会儿他的电话再次响起,他匆匆亲了亲儿子,叮嘱他要听姑姑的话,便坐着来接他的车子走了。

危机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