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流言


    方若谨在家陪了昊昊两天,直到周二下午昊昊的体温才正常了。

    周三早上她把昊昊送去学校,又和班主任交待要她留心一下,便赶回单位上班。

    一切似乎又走上了正轨,方若谨和张昕的交往已经正式开始,标志是双方都向家长做了交待,并得到了双方家长的认可。

    虽然每次约会都要夹着个小萝卜头,但是俩人之间关系明显亲近了许多。张昕在周末如果不值班便会请方若谨和昊昊看电影,也有时候会陪着他们去公园或是逛逛街,累了会带他们去吃披萨,有时候又会找家海鲜小馆子带他们尝鲜。

    如果不是方若谨自己还像个孩子,而昊昊又太像个小大人,这就是标准的一家三口了。

    昊昊九月开学之后便上了小学二年级,明显较之前懂事了许多。这孩子并不似一般大的孩子样喜欢车模玩具动画片,而是会关心方若谨是否受了单位的那个阿姨欺负,关心她和张昕什么时间约会。这让方若谨感动之余又生感叹,自她从家中搬出来之后便与这孩生活在一起,倒是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老师说这孩子非常聪明,在班里成绩保持前两名,数学尤其突出,英语也有进步,并说这一年如果底子打的厚实些便可以跳级。

    方若谨却并没有让昊昊跳级的想法,她认为这孩子已经上学早了,跳级太快会影响他心理正学发育,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方若谨周四接昊昊放学回到办公室,机关的工委杨书记找她到自己办公室。她叮嘱昊昊不要乱跑,便拿着材料过去了。

    其实杨书记找她谈工作上的事情并不重要,只是强调要她把上级要的党建工作的情况尽快总结整理出来上报,然后和她扯了一下最近的工作上的事。

    “小方啊,听说你在谈恋爱?”杨书记快五十岁了,头发有点谢顶了,说起话来婆婆妈妈,是典型的党务工作者形象。

    “是的杨书记,刚开始谈。”

    “哦,小伙子在哪儿工作呢?”

    “在派出所工作。”

    “哦,好啊,是个警察呢。那个孩子就是他的?”杨书记亲切地问道。

    “杨书记,您从哪儿听说的?”方若谨苦笑,这传的也太离谱了。

    “孩子是我表哥的,他前段时间调外地工作,家还没安顿好,托我带几天。”

    “哦!是这样啊。”杨书记的脸上有着恍然大悟的神情。

    “杨书记,您有事直说吧。”这老头儿如果没事儿才不会无缘无故找她唠这闲嗑儿。

    “没有没有,只不过,机关有个别同志有反映你一个大姑娘这段时间总带着孩子上班,我顺便了解一下情况。”

    “杨书记,我知道将孩子带到办公室不方便,可是机关的女同志大部分都这样啊。”

    “嗯,这倒是事实。只不过你是年轻同志,还是要注意一下影响,虽然这些都是流言,但总归是会影响你的声誉的。”杨书记还是含蓄地说。

    方若谨如芒刺在背,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堆起笑脸:“我知道了杨书记,我以后会多加注意的。”

    她木了脸从杨书记的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门口,便听到刘雅丽在套昊昊的话。

    “昊昊,你到过你姑姑的妈妈家玩吗?”

    “姑姑周末要带我出去玩,没空去。”昊昊在写作业,却似随意的回答她。

    “你叫姑姑的爸爸妈妈叫什么?”

    “爷爷。”

    “昊昊,你姑姑叫你爸爸叫什么?”刘雅丽这句问的就更加露骨了。

    “当然是叫哥哥。她是我爸爸的妹妹,阿姨,您不懂排辈吗?”昊昊似有些不耐,头也不抬地反问她。

    真不愧是厉家铭的儿子,才六岁的孩子应对起外人来都滴水不漏。

    大约那天谢家母女来访时,方若谨告诉她们自己是厉家铭的表妹,他就留心了。

    刘雅丽转着眼珠子还要问什么,抬头看到方若谨进来,便有些尴尬地笑笑:“若谨,你这侄子倒是聪明。”

    方若谨若无其事地对她笑笑,并不接话。

    她心里感叹刘雅丽处心积虑的同时,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和厉家铭谈谈了,否则还不知道会被演绎成什么样子了。

    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没必为了留恋少年时心头上的一点点悸动而赔上自己的名誉。

    ****

    方若诚的婚期定在十月二日,两家父母商定之后也不准备大办,只是请一些至亲和非常好的朋友摆几桌就行了。

    方若谨因为带着昊昊住在外面,帮不上家里什么忙,李梅颇有些不满。而方正坤却说即然答应了朋友的事情就要做到,不能失信。嫂子徐秀娟也表示理解,说若谨帮人带孩子不容易,搬出去也是为了腾出房子让他们结婚,这已经很难为她了。

    方家最后决定婚礼只请近亲。给女方家一桌,方若诚的同学朋友一桌。方家亲戚本就不多,加上方妈妈早已经退休,只有两个要好的姐妹,方正坤在省直机关混了这些年,没职没权,只有两个走的非常近的当亲戚一样来往了几十年老友,算起来五桌足够。

    好在方正坤人缘还不错,机关后勤的一位关系不错的处长,在一个叫旺鑫大酒店的地方帮方家订了婚宴,不仅给打了个折扣又给了些其它优惠,也算是很体面。

    由于方若谨给了妈妈两万块装修房子,说是自己存的私房钱,所以方妈妈便不再说什么了。她倒不是不喜欢这个女儿,她只是希望方若谨能为哥哥的婚姻出点力,以后和哥哥嫂子好相处。

    当然这只是方妈妈的想法。

    方若谨以为十一放假,厉家铭怎么也会回林州休息两天的,哥哥结婚她好抽点时间帮帮家里的忙;另一方面她也极想和他摊牌说昊昊的事。她一个姑娘家整日带着个孩子上班实在有点名不成体统,从那天杨书记的态度来看,机关的闲言碎语越来越多,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机关里关于她的议论从没有停止过,没有说到她面前,她只有装着不知道,背地里还不知道怎样编排她呢。一个小小的区委机关,消息仍是有些闭塞,不然很容易对上号,特别是昊昊姓厉,怕到那时候她会被口水淹死也说不定。

    方若谨已经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差不多了,前几天去市里开会,下午她就没有跟着活动参观,而是中午带昊昊吃过饭后,回家将自己的东西送了一些去她租的房子里。

    那个苑宁听说她快要回来住了,非常开心,直说等她来了俩个人要一起吃开火饭。

    俗语说:富移妻贵移友。她虽然不知道厉家铭婚姻的真实情况,但是那天谢茜莹到访,便让她明白,凭自己的条件,那个才是个科级的刘姓男人都嫌弃,更何况这样一位官场得意的男人。

    别说三乡市,就是蒙山省乃至北京城都不知道有多少妙龄女子等着嫁他帮他照顾儿子呢,她任何一点非分之想都是跟自己过不去。

    方若谨觉得厉家铭如果愿意,他一个堂堂地级市市长,要找个人带孩子还不容易嘛,何苦赖上她一个未婚姑娘,可内心里,她又极舍不得昊昊,觉得这孩子和她真正有了很深的感情,如要真将他交给别人带,她还真的放不下心来。

    但是和张昕的关系明确之后,她又觉得自己这样不明不白地住在厉家铭家里,很对不起张昕。心里千万般纠结着,却也只能做着两手准备,等厉家铭找到人带昊昊了,她便可以拎着自己的东西搬走。

    忽然就想到刘雅丽那张不屑的脸。

    “方若谨,没有帮亲戚带孩子带这么久的吧?你每次约会都带你侄子去?你男朋友不吃醋?”

    其实,张昕吃醋倒是没有,偶尔流露出失落倒是真的。

    俩个成年人谈恋爱,中间夹着个六岁的孩子,任何暧昧的氛围都培养不出来。

    张昕憨厚,也喜欢孩子,否则换了别的男人早甩手走了。

    也许,那天来的俩母女会接了昊昊过去也说不准。

    官场上人心莫测,她还是守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未来要紧。

    在三十号的晚上,厉家铭倒是回来了,却告诉他要带招商团去欧洲。

    “厉大哥,当初我答应带昊昊是暂时的,现在几个月过去了,我想,您还是尽快找一个更好的办法来解决。”

    厉家铭听方若谨这样说,并没有什么高兴或是不高兴的表示,只是略显疲惫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左手轻轻地揉着眼眶,似乎在努力思索着什么。

    方若谨不敢再深说,只是静静地坐在他对面,似在等着他非要一个承诺。

    “小谨。”

    方若谨抬起头,便看到厉家铭已经坐直了身子,幽深的眸子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本能地,她垂下了头。

    “小谨,等我招商回来,我会好好和你谈谈。这些日子,还得麻烦你了。”

    厉家铭这段时间一直睡眠不好,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脑子里就会反复出现儿子昊昊那天早上告诉他的话。

    “爸爸,我要姑姑做昊昊的妈妈。所以,你要抓紧了,赶快把姑姑抢回来给昊昊做妈妈,晚了,昊昊就没有妈妈了。”

    “爸爸我不喜欢那个姓谢的阿姨做我妈妈,我要姑姑做我妈妈,你要是再不向姑姑求婚姑姑就成别人的妈妈了。”

    昊昊的话似鼓点般敲在他的心上,忽然间他的心跳得厉害,似有什么力量逼迫他尽快做出决定。

    张昕。

    自那天儿子和他说过之后,他还真是让朋友了解了一下,知道了这个男人大概的一些情况。父母都是林州市政府的退休干部,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但人品还真是不错,和方若谨是真正的门当户对。如果他有一个方若谨这样的妹妹,他也会考虑是否要嫁给他,但现在问题是,方若谨不是他的妹妹,而是他的儿子自己选中的后妈,还是…,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眼看着让方若谨嫁给这个张昕。

    “厉大哥,如果您不方便的话,我帮您去家政公司找找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保姆?”方若谨小心地又问了他一句。

    “不用了小谨,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等我出国回来,我们再谈。”厉家铭并没有看方若谨,而是半闭着眼神,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幽幽地说道。

    “好。”方若谨得到了厉家铭的承诺,郑重的点了点头。

流言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