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往事


    哥哥的婚宴方若谨是一定要参加,她不得不把昊昊也带着一同去。

    “昊昊,姑姑的哥哥要结婚了,昊昊愿意跟姑姑去吗?”

    “可以看新娘子?”昊昊眨着清灵的大眼睛,认真地问。”

    “当然,可以看新娘子,还要吃酒席。”

    林州的结婚宴都是中午的,上午接了新娘子行结婚礼,然后中午要一起吃顿酒席。

    “好吧,我陪姑姑去。”昊昊小大人一样点头。

    方若谨叹息,这男孩子好修养,又是这样一副长相,长大后又不知道是怎样一个倾国倾城。

    方若诚的婚礼虽然没有铺张,但是左邻右舍还是都知道的,方妈妈李梅心中最大的一个心愿了了,而且方若谨和张昕已在来往,这让她脸上放出了光彩,连走路都脚下生风。

    方若谨在婚宴当天一早便给昊昊换上一套帅气的服装,带他直接去了旺鑫酒店。

    鑫旺是家四星级酒店,酒店三楼的小宴会厅已经被方家包了起来,热闹非凡。她和昊昊一进大厅便被妈妈抓了过来,让她帮着照顾嫂子徐秀娟娘家的客人。

    方若谨把昊昊放在主家席的位子托一位长辈照看着,告诉他姑姑一会儿来陪他吃饭便忙活起来。昊昊大约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热闹的场面,看着人来人往有些怕生,虽然口里答应着,可小手还是紧紧扯着她的衣襟。

    “昊昊乖,姑姑要照顾客人,你跟这位舅姥姥在一起,一会儿姑姑过来找昊昊。”方若谨安慰道。

    昊昊大约也看出她实在是忙,只好答应道:“姑姑你要快点回来陪昊昊。”

    方若谨和自己那位表舅妈交待了一下,便自去忙去了。

    婚礼很顺利,徐秀娟和方若诚相恋十几年,终于成了家,双方的老人也很欣慰。

    酒席开始之后没多久,方若谨忽然看到酒店经理匆匆走向爸爸方正坤,她怕有什么事儿,赶忙迎上去。

    那经理走过来,笑着对方正坤父女俩说,酒店老板吩咐,今儿这几桌酒席给打个对折,另外服务费也给免了。

    方正坤一愣,还以为是帮他订酒席的处长的面子,便不好意思地说:“啊,这多不好意思,王处长原说过是八折的,已经叨扰了。”

    酒店经理却仍是笑着说:“方处,这可不是王处长的面子,而是我们老板直接吩咐的,另外,还送两位新人一个结婚蛋糕和一瓶香槟酒。”说罢,便见酒店服务员推了一个三层的大蛋糕出来,非常漂亮,上面有“祝贺新婚之喜”六个大字,看着非常喜庆。

    不只方正坤不明白,方若谨也有些懵。这五桌酒席打对折,又免了服务费,省下了可是近二万块,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酒店老板凭什么卖这么大的人情给方家。

    但有这么多宾客在场,也顾不得父女俩个多想,主持人便忙着招呼新人切蛋糕,开香槟酒,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

    方若谨一直忙到酒席吃的差不多了才入席,菜全部都上完了,昊昊看她过来,忙指着边上的座位说:“姑姑快来吃,我给你留菜了。”

    方若谨一看,果真自己位子上的碟子里什么都有,大虾海参都给她着呢,不由得心里一暖。

    边上那位帮她照顾昊昊的舅妈对方若谨笑着说:“小谨哪,这孩子是你朋友的啊,可真是个好孩子,还非要给姑姑留菜呢,真是懂事啊。”

    方若谨吱唔着点头笑笑,坐下来吃饭,她拣着昊昊爱吃的逼着又让他吃了点,自己匆匆忙忙吃了口饭,然后便走到大门口开始代父母送客了。

    客人走的差不多了,方妈妈过来发现了昊昊:“咦,这就是你带的那个孩子啊。”

    “是啊,昊昊,叫。”

    “好。”

    “哎!”方妈妈听昊昊这样叫,竟然高兴起来,大约觉得儿子今天结婚,就有小男孩子叫他,是个好兆头:“这孩子嘴挺甜的,但愿借这孩子的吉言,你嫂子明年就能给我们方家生个大孙子。”

    方若谨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徐秀娟三十岁了,结婚后自然就会要孩子,看到爸爸妈妈脸上的开心样子,她终于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厉家铭招商后回来已经是十天之后了,他在林州机场下了飞机,匆匆回到家已经是午夜。

    车子送他到楼下,他不自觉地抬头向楼下的窗户看了看,屋子里已经没有一丝光亮,

    他拎着行李上楼,进了门,一团黑黑的,只有走廊有一盏小小的地灯。

    他放下行李,轻轻回到主卧室,然后洗澡换衣服。尽管很累,还是忍不住到儿子的房间看了一眼。

    儿子的脸像是多了些,天气有点冷了,盖着被子小脸睡的红扑扑的。

    厉家铭觉得自己从离开了北京之后,离儿子近了反而多了些牵挂,几天不见儿子就想念的厉害。他怕吵醒孩子,轻轻给他盖了盖被子,悄悄离开了房间。

    在路过方若谨的房间时,他停顿了一下,看到虚掩着的门露了一条缝隙,他轻轻一推,门便开了。远远看去,床上隆起一个薄薄的人形,他慢慢走进床前,便看到方若谨安睡脸。

    睡着的方若谨比实际年龄还要小,像是孩子似的嘟着嘴,长长的睫毛浓密而卷翘,眉毛有点,有点像男孩子,和她爸爸方正坤极像。

    他仍记得在十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方若谨的时候,大约是她十来岁吧,像是刚上高中住校,她妈妈去姥姥家没有回来,周末回家时没有钥匙,便跑到省委来找爸爸。方正坤当时正在开会,是厉家铭接到大门岗的电话,去会议室要来钥匙给她送了出去。

    他还记得她自始至终都不太敢抬头看他,因赶路走的急,小脸儿冻的红红的,她接过钥匙后微微鞠了一躬,恭恭敬敬地说了声“谢谢叔叔”。

    那是他大学毕业到蒙山省委工作后的第一年秋天,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半大的女孩子叫他叔叔,他不得不笑笑,像个长辈一样对她说了句:“快回家吧,注意安全。”然后站在那儿,看着她背着个硕大的书包,撒腿跑到不远处的公车站奋力挤上了一辆车。

    以至到后来她被蛇咬的那次,他明显地看出了小姑娘对他的好感。

    那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她几乎是一直跟在他屁股后头叫厉大哥,而不再叫他叔叔了。而厉家铭则只当她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姑娘,对她很宽厚地笑,吃她递上来的樱桃。直到后来他抱着被蛇咬伤的她往樱桃园子外面跑,送她去医院,一双小手死死地抓住他的前的衣服直到昏迷过去都不曾放松,那样一双软软的小手仿佛抓住了他的心脏。

    可她是那么小,小的让他害怕。

    他是一个从农家小镇走出来的孩子,父母只是普通的中学教师,那时候他刚走出校门没多久,是那么渴望在林州这样一个大城市里落脚生,有一个温暖的家,那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能给他的。

    因此,他只能生生压抑下了心底那微微的悸动。

    当时在新世界顶楼餐厅时,他开始并没有认出她来,只是在后来那个刘斌问的细,而这姑娘又实心眼儿的什么都说了,他这才知道这就是他到省委工作之后,带他的师傅方正坤的女儿方若谨。

    之后那天他去组织部谈话来不及接昊昊,一脸担忧地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看到手里拎着垃圾,一脸汗渍的女孩子,他一下子就想起当年那个怯懦的,不敢抬头正眼看他的小女生。等听到昊昊说,姐姐下午帮他打架,赶跑了两个抢他零用钱的初中生,却又很难想象这个勇敢她,就是那个跟在他后头红着脸怯生生叫他厉大哥的小姑娘。

    十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当年的小女生长成了一个大姑娘,端庄清秀,温婉敦厚,却因为生活所迫和他做了一个交易。他提供了一间为她遮风挡雨的居所,而她则为他带孩子,洗衣做饭,守着这个家。

    他从来都是心思缜密,当然不会那么冒失留一个还算是陌生的女人在家里,他多少利用了她当年对他的仰慕,也认准了方正坤教育出的女儿起码是善良的,才会趁着她找房子急于搬离家的心理,把她绕了进了自己家帮他带昊昊。

    虽然他的做法有点不太光明正大,甚至有些卑鄙,但当时也实在是没办法。

    当年和曹燕妮离婚,他几乎什么都没要,只要了儿子的扶养监护权,这套房子,还是他这次来要来林州报道前,李世清将自己原在林州的一处房子指给他住。

    那时他只是一个副处级小秘书,行事谨慎,不但不能时常陪在她的身边,就是在经济上也不能完全满足她的随心所欲,但他觉得他们都还年轻,相爱的人不都是不在乎朝朝暮暮嘛。怎么她就等不了?等不了他之后会给她安定的生活,等不了相携相伴的日子。

    他始终不理解当年前妻为什么那么狠心执著头也不回地走了,这是他心头最隐匿的伤疼,因此这几年他对任何人都不提他的婚姻,不提他的前妻。如一头猛兽,偷偷躲在最暗的角落舔舐伤口,从不愿为人知。

    回到蒙山,是因为这里是他熟悉的地方,也因为在任的省委书记是李世清的师兄弟,他原想着人生会在这里安顿下来,给他修整的时间,却不想,刚落脚便接到了新的任命。

    三乡市**案刚刚揭开,对于临危受命的他来说,不亚于龙潭虎,他当然不会把儿子带在身边给人抓住软肋。

    协议让方若谨帮他带昊昊,原是想有一个暂缓的机会,谁曾想,快半年了,事情仍没有头绪,工作一个接一个来,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更没有处理私事的时间。

    让一个未婚姑娘带着个六岁的男孩子生活,还要瞒着家人,真是难为她了。再看看瘦了一圈的方若谨,心里不是不歉疚的,却又有种异样的情素在滋长。

    厉家铭弯下腰,轻轻为她扯了扯被子,将她露在外面的小脚盖上,轻轻退出了房间。

往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