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风衣惹的祸

云去槿似霞 风衣惹的祸


    厉家铭丢下一句话便回到三乡市了,方若谨陷入了苦苦纠结挣扎之中,简直度日如年。

    十年过去了,厉家铭看起来仍是那般和蔼可亲,温文尔雅,实则已是官场老吏,城府深不可测。他看透了方若谨对他的仰慕和依恋,便趁机狡猾地布下陷井,步步为营,本没用几个步骤,便让涉世不深的她一点点陷入他局中,欲罢不能。

    一但她稍有反抗,这个男人冷酷霸道,蛮不讲理的面目便露了出来,却偏又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这几天张昕打电话来,她都变得吱吱唔唔,不敢和他多说些什么。倒不是因为厉家铭说的不许她和别的男人来往她就害怕了,而是觉处自己实在对不起张昕。

    这样的患得患失让她严重失眠,做事情也时常走神儿,耳边总是想起他说“我是在向你求婚呢”时的神情。明明决心什么都不想,先处理好手头的工作,又时常会对着电脑发愣。

    刘雅丽近来与一位小老板相亲成功,俩人关系发展顺利,脸上是春风满面,常常在同事面前晒个幸福什么的,倒是不再格外关注她的事了,不然还真会发觉她的异常。

    早上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刘雅丽正比划一个披肩给大家看,说是男朋友给买的。

    郑大姐拿过来一看,笑着说:“我老公去年去云南,在丽江给我买了几条,才几十块钱,很漂亮呢。”

    刘雅丽脸一听立刻变了脸:“我男朋友是去法国带回来的,怎么能和丽江买的一样!”

    郑大姐也不知道是没听出这话的意思还是不习惯她的炫耀,仍是嘿嘿一笑:“我看都差不多。”然后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

    刘雅丽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机关就是这样,对老同志不尊敬往往会引起共愤的。

    郑大姐过了会儿又像是没事儿似的问方若谨:“若谨,你这件风衣很贵吧?”

    厉家铭早些时候去香港曾给她带了一件短风衣,她推说不要,厉家铭撇她一眼随意地说,她在家帮他带孩子非常挺辛苦的,他出差带回件礼物给她有什么大不了的。她一听也没多想便收下挂到柜子里了。

    她的秋冬的衣服大都放在租来的那间房子里,原想着不知道哪天就搬过去了,也没往这边拿过来。今天早上走的时候觉得天气有些凉,在衣柜里翻了半天只有这件风衣厚些便顺手穿上了,到了办公室她脱下放在椅子背搭着也没太在意。

    从她出生,家里的日子就过的紧巴,除了父母工资都不高,又因为家里两个孩子,哥哥的病也着实拖累了全家,因此她从小就从不和人攀比,她本没用心想这衣服的价值是多少。

    “是别人送的,我不懂。”

    听郑大姐这样一说,刘雅丽立刻把目光转到方若谨的身上。

    猛地,她站起身走到方若谨身后,从她椅背上拿起这件风衣。

    这是一件深蓝色短款小风衣,方若谨穿着非常合身,也很显身材,当时她觉得厉家铭居然留心到她穿衣服的码,心里还小小感动了一下,却并对衣领处那醒目的标牌有什么疑问。

    如果方若谨稍懂得一点名牌常识,她绝不会收下这件衣服,最起码不会这样随意的穿着出来。

    刘雅丽知道,方若谨身上哪怕有一千个缺点,但她不会虚荣,也不会说谎,她相信这衣服是别人送她的。

    她轻轻将衣服搭回方若谨的椅子上,斜睨了她一眼:“方若谨,其实不管别人说你什么我都是不太信的,但是这次,我这次真的相信你是傍上大款了。”

    “你说什么啊?”方若谨生气地瞪着她。

    这个女人嘴上就不能有个把门的嘛,背后议论她没听到也就算了,今天这样当面说的这么难听,她再不出声就是默认了。

    “这件衣服,差不多是你一年的工资了,你说,如果不是傍上大款,怎么可能有人送你这么贵的衣服?”刘雅丽撇着嘴,眼里滑过一丝嘲弄。

    方若谨只当刘雅丽在开玩笑,仍低头打自己的材料。

    这女人时常会找点事儿和她争风吃醋,她不想多搭理。

    刘雅丽见方若谨不再理她,有些气不平地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上,连上外网之后,搜到了这个品牌的官网,这件衣服马上就跳了出来。和方若谨身上穿的这件,一模一样。

    这是这个牌子的秋季新款。

    她将网站链接通过QQ发给她,然后起身走出办公室。

    方若谨点开那个链接,也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件风衣,下边的标价让她猛地一惊。

    扫了眼刘雅丽飘然出门的背影,方若谨一下子俯在了桌子上,这种无力感让她快要虚脱了。

    和张昕来往之后,虽然会在一起吃饭看电影,但是都花不了多少钱,有时候她也抢着付帐,张昕有点大男子主义,说谈恋爱哪有让女朋友付钱的。可是她说,她有工资,怎么不可以付了。

    争执下来,十次也有两三次是她付的,但是她从来没有收过他贵重的礼物。厉家铭给她的那张卡,她从来都是有帐目记录的,每个月花销也都控制在一定数额之内,除供她和昊昊吃喝外,再格外花钱给昊昊买东西她都有明细帐。

    她从不做过份的事,就是哥哥结婚她从卡里提出的二千块钱,她也是借厉家铭的,自己在这个月十号就取了工资还上了。她想的是,如果她离开,便可以把帐算给他听,在这方面,她不能辜负他对自己的信任。

    原以为这衣服就是他出差回来随意带给她的一件礼物,却不想竟这样贵重。

    厉家铭怎么能给她买这么贵的衣服?她身上的衣服从来没有超过几百块的,工作后偶尔买一个大牌子的衣服,都要趁节日打三折以下才去挑一件的,这件衣服的数目,真的是她快一年的工资了。

    有了刘雅丽这张嘴,她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郑大姐大约看出她的情绪不好,安慰她说:“若谨,雅丽就是张嘴不饶人,你别往心里去。男朋友给你买件贵重的衣服说明他对你重视,应该开心才对。”

    “我知道了,大姐。”方若谟虚弱地笑笑,莫名的悲愤涌上心头。

    都是厉家铭这个男人给她惹得祸!

    慢慢做好手头儿的工作,中午接了昊昊去小面馆吃饭。昊昊突然对她说:“姑姑,我要吃面。”

    方若谨和老板要了个空碗,挑了小半碗给他:“昊昊,面没有营养,你少吃点尝尝,饭盒里的菜要吃完。”

    昊昊正在长身体,需要营养全面,食堂的大师傅知道她是给孩子打的菜,每次都挑好吃的给她装的满满一饭盒。

    昊昊一声不吭地吃完面,然后将盒饭里的菜分了一半给方若谨:“姑姑,你也长身体,也要多吃菜的。”

    方若谨只觉心里发酸,慢慢红了眼眶。

    带了这孩子快半年了,要说没有感情是假的,特别是对于离家独自生活的方若谨,说起来是她照顾昊昊,可实际上,昊昊就像她的伙伴,陪伴了她的最初的孤单和失落。

    她了昊昊的头:“昊昊,姑姑是大人,营养足够了,你是小孩子,正长身体呢。”

    “姑姑,昊昊不是小孩子了,昊昊是男子汉,会保护姑姑的。”昊昊认真地说。

    “嗯,昊昊,长大了。”

    昊昊这半年身高窜出了不少,上了二年级后,学习上也渐渐显出了优势,特别是数学是全年级拔尖儿的,人也更懂事了,这让方若谨很欣慰。

    带了这孩子半年,确实带出了很深的感情,但真要说做这个孩子的后妈,她还没有这个勇气。主要是厉家铭这个男人变得太让人捉莫不透了,她都不知道他的求婚有几分真情,她怎么敢把自己的人生交付给他!

    果然,第二天机关就传出了流言,虽然没有说在她的面前,但是明显机关有几个女同志看她的眼神儿不同了。

    “小方,你那件风衣怎么不穿了?听说很漂亮,气质都不同了啊。”区委宣传部孙姐笑着对她说。

    孙姐的老公是个生意人,平时极喜欢和其他女同志比穿戴。

    “那衣服太贵重了,我穿不起,还给朋友了。”方若谨面不改色地说。

    去食堂给昊昊打饭的时候,她看到了组织部的王大姐。

    “若谨。”

    “大姐。”

    “给昊昊打饭?”

    “嗯,中午要接他。”

    “若谨,我认识厉家铭。”王大姐亲切地笑着说,声音不高,却是把方若谨吓得手里的饭盒差点掉到上。

    “多年前我们曾在一起共过事,很不错的年轻人。”方大姐拍拍她的肩,说的别有深意。

    “大姐,我们,没什么的。”方若谨想解释,却发现她本解释不清楚她和厉家铭之间的关系。

    “别在意那些胡言乱语,你是个好姑娘,快去接孩子吧。”王大姐不再和她说什么,转身去打饭了。

    方若谨却有点心惊跳的感觉,她明白王大姐意有所指,可又不敢去问,急忙抱着饭盒去接昊昊。

风衣惹的祸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