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步步紧逼

云去槿似霞 步步紧逼


    下午回来的时候,刘雅丽看到方若谨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不时悄悄和郑大姐嘀咕两句。

    方若谨只当没有看到,她拿起文件去了杨书记的办公室。杨书记正在接电话,看到方若谨进来,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若谨啊,最近工作怎么样?”杨书让

    “杨书记,还好。”

    “机关最近要搞竟聘,你知道,咱们工委还有个副书记的位子,虽说只是个科级,可你是我们机关里最年轻的同志,学历也高,要好好争取机会啊。”杨书记的神情非常亲切,像个慈祥的长辈。

    “杨书记,我知道了,谢谢您。”方若谨早就听说了这件事儿,但她觉得自己资历浅,本没敢想,现在听这杨书记的意思,自己还有希望?

    “若谨啊,这段时间行为上谨慎些,表现积极点啊,到时候群众测评这关可以过的轻松些。组织部的王大姐,可是特别关照过你的。”

    直到最后这句,杨书记这番话的中心意思才终于露出了倪端。

    “谢谢您杨书记,我会注意的。”

    拿了材料慢慢走回办公室,便听到刘雅丽用奇怪的腔调在说:“难怪呢,那么高级小区里的房子,换了谁都禁不住诱惑呢。”

    “唉,要不是咱机关有人亲眼看到,我也不会相信。”这是郑大姐的声音,看样子颇有些惋惜。

    “真是可惜了呢,这么年轻就走出这一步,她也心甘情愿啊。”说这话的是同办公室的一位老张,一般从来不参与女同志的八卦,今天也忍不住了句嘴。

    “只是不知道她父母知道不知道,听说她爸爸可是个严厉的人呢。”郑大姐对方若谨家庭情况了解一些,不由得有些担心道。

    方若谨觉得一股冷汗从脊背汩汩而下,她有种想逃离这一切的冲动。

    她带着昊昊出入绿城家园小区快半年了,那里离区委大楼近在咫尺,让同事看到是早晚的事儿,惹来这样的闲言碎语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

    明知道自己早晚会面对这样一天,却因着心里的那块柔软而一再地迁就他。

    方若谨捏紧手里的东西,努力平息下心里的怒气,作出一幅若无其事地走进来,坐回到自己的坐位上。

    如果她有骨气,就该马上搬回自己租的房子里,和张昕正正经经谈恋爱,过个一年半年就结婚。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悠悠之口,岂是她这样做了就能堵住的。

    还有昊昊,她也不能说扔下就扔下了。

    他会在暴风雨之夜和她紧紧抱在一起,告诉她说:“昊昊不怕,昊昊会保护姑姑。”

    他会在她被刘雅丽欺负她的时候抹去她的眼泪说:“姑姑不哭,昊昊长大了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了。”

    她明白,当初她只所以住进那所房子,并不完全是因为她需要搬出家里,也并不因为那五千块生活费的诱惑,昊昊那双清灵的眼睛和希冀的眼神儿,都让她心软。

    那厉家铭呢?

    她这样问着自己,却不得不承认,她最初对厉家铭仍是抱着一丝丝幻想,直到她发觉真相。

    这就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

    厉家铭真的在周末回家了。有些疲惫,但是情绪不错,他对司机张庆福和秘书侯建军叮嘱了几句便下车上楼。

    方若谨正在做晚饭,昊昊在客厅的茶矶上写作业,方若谨切了西瓜过来放在矶上对他说:“昊昊,周末看会电视吧,先吃西瓜,不要再做题了。”

    昊昊刚答应一声,便听到门一响,厉家铭开门走了进来。

    “爸爸!”昊昊一下子跳起来扑到厉家铭身边,抱住了他的腿。

    进了门儿的厉家铭有一丝恍惚。

    穿着布裤和圆领T恤的方若谨长发高挽在脑后,仍是用昊昊的一只铅笔别着,前套着个大围裙正在厨房做饭,听到他开门的声音只是探头匆匆看了一眼,淡淡说了声:“你回来了。”便又回到厨房炒菜去了。

    儿子在写作业,桌子上有盘切好的西瓜,家里窗明几净,厨房飘出米饭和炒菜的香味儿。

    这是他从结婚以后直到离婚都没有过的温馨画面。

    曹燕妮从不做饭,也不做家务,家里基本靠曹妈妈每周带保姆过来给收拾一次,更不要说离婚后他和儿子天隔一方的流浪生活,这一瞬间的感觉只让他觉得口发热。

    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抱起了儿了亲了亲脸:“儿子,陪爸爸一起洗个澡,然后咱们等吃饭。”

    昊昊答应着,却扭头嫌弃道:“爸爸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点,洗过澡澡就好喽。”

    “好啊,我给爸爸洗澡澡。”昊昊开心地答应着,搂着爸爸的脖子被父亲抱进大卧室的卫生间。

    一家三口吃过饭后,方若谨收拾厨房,然后给昊昊铺床,把一本手绘英文漫画书给他,让他稍看一会儿就睡觉。

    等她去外面的卫生间洗好澡回到自己房间,已经是九点多了,她刚进到房间,厉家铭便过来敲门。“小谨,来书房一下。”

    方若谨见厉家铭回家,就知道今天晚上躲不过了,便擦干了头发来到了书房。

    厉家铭正坐在办公台前翻看文件,见她进来,便指着对面的沙发让她坐下。

    “小谨,我们谈谈。”

    “嗯。”

    方若谨答应着,坐到了办公台对面的沙发上。

    “我们结婚吧。”

    “不。”方若谨条件反似的马上拒绝。

    “厉大哥,我考虑过了,我不同意。”她直视他的眼睛,正色说道。

    “为什么?”厉家铭眯起狭长的眼睛,闪过一抹光。

    但是现在的女孩子,哪怕是四五十岁的老男人,只要有钱有势都会不惜以身相许,他虽然钱不算多,但这些年也有些投资,至少养家是没问题的,更何况他才三十四岁,虽然结过婚,但就他现今的地位,不知道有多少妙龄少女要抢着当昊昊的后妈,就是那个谢茜莹,也是步步紧逼,弄得他烦透了。

    方若谨抿了下嘴唇,抬头说对上他的眼睛:“我怕。”

    “嗯?”这是个出乎意料的答案。

    “我对您不了解,我们的条件相差悬殊,而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她软懦地低声说。

    这个女人,在他的家里生活了几个月,竟然说对他不了解。她翻翻三乡市政府网站,也会知道他每天都干了些什么,实在不行,哪怕关注一下《蒙山日报》也会知道点他的消息啊,怎么可以这么淡淡一的句不了解就打发他了。

    他有些气闷,只觉得口堵得厉害,从未有过的挫败感袭上心头。

    “小谨,我是很认真的在向你求婚呢。我只有两天时间,我明天去你家见你父母,如果他们没有意见,我们周一就去登记。”

    方若谨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这个男人怎么自说自话啊,结婚在他看来是这样简单吗?和按排他的工作日程似的。方若谨有些不明白,这些当官的脑子是不是结构和正常人不一样啊。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紧紧据着唇,倔犟地怒睁双目瞪着他。

    “你沉默我就当你同意了。”厉家铭微微一笑,总是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情绪,“婚礼是不能铺张了,我想你应该能理解。但是我答应你,有假期的时候,我带你去渡蜜月。”

    “你爱我吗?”终于,方若谨把心底最想问的话说了出来。

    “什么?”厉家铭一愣,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你爱我吗?”方若谨又重复了一句,却不等他回答,又继续自顾说了下去,“难道仅仅因为昊昊喜欢我,我适合做昊昊的妈妈你就要娶我?”方若谨声音不大,却把她格中倔强的一面表现了出来。

    “我会好好对你,会对你和你的家人负责。”他眼神一幽这样回答她。

    他说会对她负责,却不说爱不爱。

    方若谨口一窒。

    “对不起,厉大哥,我有男朋友了,他叫张昕,我们会很快结婚的。所以,请你尽快找一个你爱的女人结婚,做你的妻子,做昊昊的妈妈。”

    明知道真相是什么,内心还是挣扎,但理智又迫使她拒绝。

    空气像是凝住了,厉家铭脸色有些难堪。

    大约他从没有想过,他厉家铭,蒙山省最年轻的地级市长,向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求婚竟然遭到拒,而且毫不客气。

    方若谨觉得她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便站起身向门口走去。挺直的背部有些僵硬,口掠过巨痛,但她仍是深吸了一口气,走的坚决。

    厉家铭本来是办公台后的转椅上,离方若谨坐的沙发足有五步远。就在方若谨起身走向门口的几步间,他猛然站起身,几步抢上前去,抓住她的胳膊稍一用力,方若谨便整个身子后倒在他怀里,他长臂一收,便将方若谨箍在前。

    “非要我这样你才答应?”他轻声嘀咕着,俯下头骤然吻住了她。

    方若谨大吃一惊,整个人傻住了,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呆呆地任他抱在怀里吻,直到他的舌头挑开她的牙关,探进她的口中吮吸,这才反映过来,无奈整个口都被他密密地堵住,出不了声。

    “闭上眼睛。”他边喘息边轻斥,“难道你和你那个男朋友从来没有接过吻吗?”

    这样戏谑的一句话让她又羞又愤,猛地摇头挣扎,终于愤怒地嚷了出来:“你你不可以这样!我有男朋友!”

    “男朋友?那个张昕?你对他就很了解了吗?嗯!”厉家铭的声音和平时的淡然冷酷完全不同,沙哑中透着感,他的膛热的烫人,气息中淡淡的酒味混合着淡淡的淋浴露的清香包裹着她的鼻端,却又有着致命的诱惑。

    一直以来,厉家铭给方若谨的印象都是温文尔雅,虽然脸上的表情少了点,但至少对她是很亲切温和的,更不会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虽然上次谈这件事他就露出了原本冷酷的本,但总算给她留下了“三天后我听你答案”的话,却不想今天他竟直接动手了。

    方若谨终于感受到了厉家铭霸道无理的一面。

    原来她真的错了,真是应了那句“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那句话了。

    瞬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也许是看到她的眼泪,也许是想起她的无辜,厉家铭抬起头,稍稍放松了对她的紧箍,只是轻轻吻了下她的脸颊。

    方若谨终于缓过一口气来,颤着声质问道:“你,你想强抢民女吗?”

    这样没气势的一句话问出来,厉家铭再沉的脸也憋不住了,他闷笑一声,又低头吻住了她:“就算是又怎样!”

步步紧逼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