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见父母


    方若谨几乎一夜未睡,躺在床上像煎鱼似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厉家铭为什么会看上她,而且又突然变得这样流氓霸道,她眼睁睁看着窗帘缝隙中渐渐地透过一丝丝光线,天放亮了,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似听到昊昊在说话,稍一凝神,便听到昊昊在问:“爸爸,我们什么时间出发呀?”

    “等姑姑起床之后。来,儿子,你先去写会儿作业,等姑姑起床后我们一起去姑姑家。”

    “好嘞!”昊昊似乎心情极好,愉快地答应着,就听到咚咚地跑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方若谨极不想起床,惦量着要是自己就这样装病,会不会逃过他昨天晚上那个命令,她实在有些害怕。

    但是家里有这么个虎视眈眈的男人在,她睡不踏实,特别是这青天白日的懒在床上,实在有违她的教养。

    无奈身子不争气,挣扎了一下,头昏昏沉沉的,便闭上眼假寐一下。不一会儿便听到门响,厉家铭走了进来。

    方若谨闭着眼装死,身体僵硬着一动不敢动,连出气都不均匀了。

    厉家铭看着她紧张的样子,无声地勾着嘴角笑笑,在床边坐下,也不拆穿她,只是伸出大手,四指入她的鬓发,拇指轻抚她的浓眉。时而又停下,按住她的眉心轻揉,仿若要揉开她的愁肠百结。

    “小谨,给家里打电话了没有?已经九点多了,我们该出发了。”

    方若谨“嚯”地睁开眼,瞪了他几秒,一丝惊恐掠过眼底:“厉大哥,您是认真的?”

    “你认为我不认真?”他挑起剑眉,冷着眼问她。

    如需要讲解婚姻家庭对高级公务人员仕途的影响,以及理选择生活伴侣的重要等等,他可以写一本书详细论述。但真正轮到自己的选择又是一回事,他容不得她有半点质疑。

    昊昊喜欢她,信任她,而她温良敦厚,除了对昊昊好,更不会惹事生非,这便是他再次选择婚姻的首要条件。其它的,像是并不重要。

    僵持间,方若谨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张昕的名子在闪。

    还没等她反映过来,厉家铭已经伸手拿过手机,随手接了起来。

    手机漏音,张昕的声音非常清晰亲切:“若谨,起床了吗?”

    这样亲昵的问话也只有恋人间才有,厉家铭的脸色一下子沉了起来,冷的能结霜。

    “小谨今天有事情,不方便。”说罢,他收了线。

    “你!”方若谨一下子气结。

    他怎么能替她接电话,而且还是张昕的电话!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仍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只能将事态恶化。”他冷冷地说道,然后悠地站起身,俯视着她,“你是自己起床还是要我帮你穿衣服?”

    这样一句不要脸的话他都能说的很有气势,摆明了不想和她讲道理。

    方若谨在他威之下,终于扯着被子坐了下来,长发披散在肩上,额前的流海有些凌乱,两只小手将被子扯在脖子下边,一双眼睛低垂着,哑着声音嚷道:“你出去。”

    厉家铭不作声地看她一眼,然后大步走出卧室将门带上。

    方若谨将头伏在膝盖上,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不是心里没有他,可是自从知道了他的身份,又看到那个谢茜莹,她便知道自己与他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

    她不傻,也不小心眼儿,她当然知道那女人和他也许只是工作关系,还也许是她主动贴上来的,但这恰好提醒她,他的身份地位是她只能仰望的,他身边的那个位子也是她不能觊觎的,否则她只能闹笑话,所以她才接受和张昕相亲。

    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她只想脚踏实地地过平凡人的日子,她应付不来官场上错综复杂的关系,也不喜欢纸醉金迷的生活,她觉得她和张昕双方条件差不多,对方人品也好,就想按部就班谈个恋爱,差不多了就结婚。

    但是,这个霸道的男人,他亲手毁了她一点点建立起来的壁垒和对未来温馨生活的向往。

    对他的信任不足以让她相信他做不出对张昕不利的事,那天组织部王大姐已经给杨书记打了招呼,看来厉家铭已经将他们的关系半公开了,至少,小范围内已经有人知道了。

    她想象不出厉家铭会怎样向她父母提亲,她也说不准自己那个老学究父亲和泼辣的母亲会是什么反映,她真的很害怕。

    她磨磨蹭蹭地起了床,犹豫了一下还是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妈,我今天回家。”

    “小谨啊,快回来吧,正好你爸去早市买了只土**,回来我给你炖汤喝。啊呀,你带着人家的小孩子很累的,快回家歇一天吧。”

    方若谨有半年没回家吃过一顿饭了,这让妈妈李梅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很想念这个女儿的,心里也生出些许歉意,说话的声音都温柔了许多。

    “妈,是这样的,那个,我带个朋友回去。”

    “啊!是张昕吗?太好了,我让你爸买菜去!”说罢也不等方若谨再说什么,啪地一声扔下电话便大声喊老公,打发方正坤去买菜去了。

    方若谨听到母亲开心的声音,呆愣地举着电话,心里极度不安。她不知道父亲和妈妈看到她带回家的厉家铭会是什么反映,她微闭了一下双眼,忍住了涌出的泪意。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认了。

    这边一家三口吃过早饭收拾停当之后已经快十点了。方若谨去换衣服,厉家铭趁着帮昊昊穿衣服时,蹲下身子将儿子搂在怀里认真的问:“昊昊喜欢姑姑吗?”

    “喜欢。”

    “想让姑姑给你当妈妈吗?”

    “想,姑姑是最好的妈妈。”昊昊认真的点头。

    上次若谨姑姑给他开家长会,同学都很羡慕他的妈妈是最年轻漂亮的,又温柔又手巧,帮他做的手工作业老师夸赞是全班最漂亮的一个,这让他骄傲得不得了。

    “昊昊,今天爸爸带你一起去姑姑家向爷爷求婚,要是爷爷同意了,姑姑就是你妈妈了,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在一起了。”他尽力诱惑着儿子。

    “真的?”昊昊惊喜地看着爸爸。心想爸爸还真是厉害,能抢过当警察的张昕叔叔,真了不起。

    “当然。”厉家铭眸子一闪,又亲切地对儿子说,“不过,姑姑的爸爸妈妈要是不同意,昊昊可要帮爸爸加油,要告诉爷爷,昊昊以后会听姑姑话的。”

    “我知道了爸爸,我们加油!”昊昊握了下拳,表示了自己坚定的立场。

    厉家铭那辆尼桑车子停在小区楼下的时候毫不起眼,他先下车抱下昊昊,然后打开车门让方若谨下车,方若谨有些没出息地赖在车里不动,厉家铭看到她惨白的脸,微微一笑,伸手拉她下车。

    “一切有我,你怕什么。”厉家铭大言不惭地斥责她。

    “你当然不怕,你是谁啊,可是我爸会打断我的腿把我扔出去的。”

    “哦?你爸爸什么时间变得这么暴力?”厉家铭轻笑。

    她扶着厉家铭伸出的手下了车,厉家铭又转身从车子的后备相里拿出了一个白色泡沫保温箱和两瓶五粮。

    “这是什么?”

    “螃蟹。”

    “你昨天带回来的?”

    “昨天带回来不早死了。”他撇她一眼,“今天一早上我司机从三乡过来捎的。”

    爸爸方正坤正是三乡市人,最喜欢吃螃蟹,那次他从三乡市回来带的螃蟹让她送回家,爸爸一吃就吃出来这是三乡市的螃蟹,赞不绝口。这厉家铭还有真是有备而来,知道爸爸就好这口来着,他故意讨好爸爸的吧?

    厉家铭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将昊昊推给她,自顾拎着东西直接上楼,有点熟门熟路的样子。方若谨也只好拉着昊昊的手跟在了后面。

    等她上了三楼的方家门口,厉家铭已经在敲门了,方若谨只觉得头皮一麻,有种不详的预感。

    门从里面打开,方妈妈一看站在门口的厉家铭明显一愣,问了一句:“您找谁?”

    方若谨以为,厉家铭肯定会回头,叫她上前说话,谁知道厉家铭微微一笑,大声说道:“阿姨,方老师在吗?我来看他了。”

    从上了楼,方若谨就一直躲在厉家铭身后,不敢露出头来,走廊光线不是很好,李梅压儿没发现女儿。只听得李梅笑着说:“在的在的,快请进来吧。”一边回头放开嗓子喊道:“老方!有人来看你呢。”

    可等她再回过头来,看到跟在厉家铭后头进门的方若谨和昊昊时,呆愣在那儿,张口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她一时间琢磨不透这三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而爸爸方正坤刚买了菜从市场回来,在厨房摘菜呢,此时从厨房探出头,看到进了家门的厉家铭也是吃了一惊,半天才试探地问了一句:“家铭?”

    “是我,方老师,我来看您了。”

    厉家铭恭敬地答应了一声,然后回头拉了昊昊的手,推了儿子到前面:“昊昊,叫爷爷。”

    昊昊立刻脆声叫道:“爷爷好,好。”

    而此时,李梅已经有些明白厉家铭就是女儿带的孩子的父亲,可见他又称自家男人为老师,觉得可能是巧合,便笑着说:“是昊昊的爸爸吧?快请坐,家里地方小,不成样子。”说罢,她接过东西客气了一下,顺手拉了餐桌边上的一个椅子让厉家铭坐下。

    而方正坤此时也反映过来,放下手里的活儿,走到另一张椅子上坐下,但脸色却极不好。

    方若谨心里忐忑不安,觉得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火爆场面,儿童不易,便拉着昊昊带他到哥哥嫂子的房间,开了电脑和他玩游戏,却仍是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厉家铭先是恭恭敬敬地问了方正坤身体的情况,又说了两句自己已经回到蒙山工作的情况。

    方正坤虽说职位不高,但也算是官场中人,对厉家铭回到蒙山早有耳闻,便也吱应了几句。厉家铭却并不多说,而是话峰一转,说自己回来这么久,没能来看望老师,实在是因为工作太忙,而且昊昊也让方若谨带了这么长时间,很是内疚。

    方正坤自从厉家铭进门,便一直着脸不怎么吭声,听到厉家铭这样说,更是证实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在厉家铭停顿时,便问了一句关键的话:“这么说,小谨这几个月一直住在你家里?”

    厉家铭一点哏都不打地点头承认:“是的,是小谨一直帮我带昊昊,我虽然不常回来,但是小谨一直把昊昊带的很好。”

    “天啊,小谨一个未婚姑娘,原来一直在和你同居?”方妈妈终于嚷了出来。

    “阿姨,对不起。可是我实在没办法,原以为我会留在省里,谁想到前一天找我谈话第二天就要到三乡市报道,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照顾昊昊,正好碰到小谨,就委托她了。”

    “你妻子呢?”方妈妈奇怪地问道。

    “我前妻在昊昊一周岁的时候和我离婚去了美国,孩子一直由我一位堂姐带在天津。之前我接到在蒙山的任命,才接了他过来。”

    “那你父母为什么不帮你带?”方妈妈简直是在审问,步步逼问。

    “我母亲身体也不太好,在老家那边又要照顾我生病的父亲,即使来了也带不了孩子。昊昊正是读书年纪,这些日子亏得小谨照顾他。”厉家铭说的大半是实情,所以听起来非常诚恳,有些情况方若谨一直不好意思问,也是第一次听他说起。

    方正坤听了后,沉吟了半晌,才缓缓说:“家铭,即然这样我就不说什么了,当初小谨说帮朋友照顾孩子,我和她妈妈一直以为这个朋友是女的,所以也没有多问。却万没想到她一直是帮你在带孩子。想必这件事你也不会到处张扬,即然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她也不方便再帮你了。她一个大姑娘家,也有男朋友了,住在另一个男人家里,传出去实在不好听,请另找人帮你的忙吧。”

    方正坤声音不高,却是一字一句,说的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脸色却是已经铁青。

    方若谨隔着房间听在耳朵里,从内心打了个冷颤。

    她长了这么大,从来都是父亲宠爱的宝贝女儿,从未听见过父亲这样不留情面的话,她预感到,家里要掀起一场风暴了。

见父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