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提亲


    厉家铭安静地听方正坤说完,然后他垂下头,沉思了半晌,足有五分钟之后,才终于抬头正视着方正坤,正色沉声说道:“方老师,我要和小谨结婚。”

    方正坤一愣,手里的杯子一抖,茶水溢了些出来。

    方妈妈虽然半个身子在厨房,但她早已经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参与了这师徒俩的对话。

    “厉先生,您要娶小谨?”

    “是的阿姨,我要和小谨结婚。”

    “不行。”不等李梅说什么,方正坤便断然否决。“小谨不是已经在和那个张昕在谈恋爱吗?怎么又要和你结婚?!”

    “张昕不适应她。”厉家铭大言不惭,面无愧色地说道。

    方正坤虽然很宠爱女儿,但基本上是个严父,他这一生最讲究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对于社会上稍有出格的事都深恶痛绝,更别说官场上的谋诡计尔虞我诈,这也是他空有满腹经纶生花妙笔,也不能在机关混到一官半职,而只能挂个虚职混日子主要原因。但是,任谁都得承认,他教出的女儿虽说不能说是三从四德,可温良贤淑是肯定的,这也一直是他的骄傲,现在居然被这个二婚男人骗去同居了快半年他才知道,居然还敢这样理直气壮地来提亲,这让他情何以堪!

    如若坐在对面的男人是个普通的混小子,他方正坤早就将手里的杯子惯出去了,哪还会好水好茶伺候着!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虽说是他的徒弟,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他现在是蒙山省最年轻的地级市市长,是多少人瞩目的年轻官员!他好歹也是混在官场这些年了,气得手抖了半天终是没有摔过去。

    他做为父亲,当然知道自己女儿温柔善良,但是他明白这些都不足以吸引这个男人,女儿跟了他的结果,他似乎可以预料到是什么样子。现在那些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有几个好干粮,家庭生活是怎么样的一个乱,他耳闻目睹的还少吗?他怎么会让自己心尖子样的宝贝去搅那个浑水!

    好半天,他才平下心中的怒气,缓缓地说道:“厉市长,小谨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丫头,没见过世面,更不懂官场的规矩,之前帮了你,就当是看在当年你曾救过她命的份上回报你吧,其他的事情免谈。”

    拒绝的这样干脆,厉家铭不是不难堪的。

    虽然他早就预料到方正坤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但真的一点面子也不给,他还是有些出乎意料,他眼睛一眯,挑了挑眉毛,眼里不易觉察地滑过一丝狡诈。

    “方老师,我是六月初来蒙山报到的,意外遇到小谨之后,她就搬到我家里了,想必您和阿姨都是知道的。”

    说到里,他故意顿了顿,态度更加谦恭:“虽说我不常回来,但是节假日或是回省里开会都是住在家里。小谨,一直和我住在一起,总是有些人看到或是知道,何况,她一直带着昊昊,单位那边怕是尽人皆知了。三乡那边来的人也有见过她的,都知道她是我的女人。”

    他不说俩人之前商定的“表妹”一说,连女朋友都省略了,而是直接用“我的女人”这个事实来刺激方正坤。

    方正坤早已经被他的话定住了神魂,脸色惨白,而李梅早已经冲了出来,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嚷道:“你!你这个混蛋!…….你要对小谨负责!”

    “是。阿姨,方老师,我今天来求婚,就是告诉你们我要对小谨负责到底。”说罢,他低垂下眼睛,做出一幅自责的样子。

    方正坤握住茶杯的手抖得更厉害了,茶杯盖子与杯沿儿相碰发出“咔咔”的声响。

    十年前他怎么就教出了这么头白眼儿狼!他方正坤这辈子一事无成,混迹官场,唯一骄傲的就是曾带过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学生,没曾想到多年后这学生是功成名就了,却回过头来反咬他一口!

    方正坤终是没有克制住中的一口浊气,握住杯子的手往桌面上狠劲儿一顿,茶杯应声而碎,茶水溢了满桌子,流到桌子下面。

    他只觉得头晕眼花,气短闷,一口气没上来,脸都憋得发紫了。

    李梅吓了一跳,她从没看过到方正坤这种脸色,本顾不上流的满桌子的茶水,忙抢步上前扶住了丈夫:“老方老方!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方若谨虽然带着昊昊一直躲在哥哥的屋子里玩电脑,有些想故意看着厉家铭吃瘪,但却一直竖起耳朵去听客厅的动静,开始因为客厅里的三个人声音都不太大,她听的断断续续,不是十分清楚。但当母亲大声嚷嚷“你要对小谨负责”的时候,她便有些坐不住了,刚稳了下神儿,便听到李梅又紧着声喊“老方”,她“忽”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出了房间。

    “跪下!”

    方正坤刚缓过一口气,撇到冲出房门的女儿,便是一声断喝。

    方若谨一声不吭,对着父亲“扑通”一声跪到地上。

    李梅此时看到这个不争气的女儿,真是又恼又恨,上前“啪”地就是一巴掌,挥手打在了方若谨的脸上。

    方若谨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可李梅仿佛还不解恨,她的手再次扬起来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却比她的手更快,“哇”地一声扑到了方若谨的身上,抱住了她的头。

    “你不要打姑姑哇!呜呜你不要打姑姑哇!”

    是昊昊。

    昊昊在刚才方若谨冲出房间后,也扔下电脑鼠标跑了出来,看到方妈妈打方若谨,便不顾一切地扑了上来。

    李梅看到这个小小的身影,不得已收回了手,气呼呼地沉下脸道:“昊昊是吧,姑姑做错了事情,爷爷要管教她。”

    “爷爷!”昊昊推开方若谨搂抱着他的手臂,挨着方若谨也跪在了方正坤和李梅的面前。

    厉家铭眼睁睁看着李梅那一巴掌打在方若谨的脸上,却不知道为什么,却像是有一把刀扎在他的心上般难受,他正犹豫着是该拉住李梅,还是一起跪下上演苦情戏码让李梅顺便也打两巴掌出出气好,却被儿子横冲出来给惊呆了。

    “爷爷啊,姑姑没有错,是昊昊要姑姑做妈妈,呜呜呜要打就打昊昊,不要打姑姑了。”

    昊昊学着方若谨跪在她身边,已经是泪流满面,口里一边呜咽哭着,却是一点不含糊地扬着头大声断断续续地说道。

    方正坤再有气,也不好对着一个孩子发脾气,便严肃地坐直了身子道:“昊昊,这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许嘴。”

    “爷爷您说的不对。”昊昊似乎并没有被方正坤严肃的神色吓到,大眼里仍是含着泪,却是继续大声抗挣道,“我是爸爸的儿子,爸爸不管和谁结婚,不只是给他当老婆,也是给昊昊当妈妈,所以,所以我也有发言权。呜呜呜我喜欢若谨姑姑,我只要姑姑做昊昊的妈妈!”

    昊昊这半年个子窜的很快,不再像若谨刚遇到他的时候那样瘦弱、营养不良的样子,明显地结实了许多,说话也极有条理,人也更机灵胆大了。

    厉家铭虽然在来方家之前嘱咐了儿子几句,却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这样奋不顾身。

    他想喝住儿子,但是看到儿子泪流满面又理直气壮与方正坤对峙的样子,他忽然有些羞愧难当。

    他觉得自己竟是不能如儿子那般光明磊落,官场的陋习让他于算计,却从没想过用心留住她,反道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对这个傻傻的姑娘付出了真心。

    也许,他今天这样破釜沉舟,才是对儿子这几年最好的补尝吧。

    方正坤也同样被昊昊的话震动,不由得对这孩子刮目相看:“昊昊,为什么你非要若谨姑姑做你妈妈?”

    “姑姑会帮我打架,不让别人欺负我;同学骂我是没有妈妈的野孩子,姑姑会说她就是昊昊的妈妈;姑姑天天中午吃饭会带我去小面馆,给我吃她的盒饭,她自己只吃葱花面和我吃剩的菜。”

    昊昊这又一番话不仅方家父母愣住了,厉家铭也听的一怔。

    他缓缓地低下头,看向仍跪着的方若谨:“小谨,我给你们的生活费不够吗?”

    不等方若谨回话,方家妈妈李梅早已经又急又疼:“小谨,你怎么不早说?你上班工作这么累,天天中午光吃面怎么行!”

    “妈,没那么严重。”方若谨抬脸对妈妈笑笑,又歉意地转向厉家铭:“中午只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去别的地方吃饭来不及。我,又不方便带昊昊去机关食堂,那小面馆挺干净的,就在昊昊学校旁边,我们可以坐在那里慢慢吃。”

    坐在那里占着位子不吃人家的东西肯定是不允许的,先在机关打来一份丰富营养的饭菜给昊昊,自己吃一碗面,昊昊吃剩下的菜再吃一点,就够饱了。她一向对饮食不太挑剔,又是成年人,中午糊弄一顿没什么关系,只要孩子吃的好就行,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李梅却是都被想象的情景给愣住了,她从不知道离家半年的女儿这样委屈自己,再看看被自己一巴掌打的红肿着脸的女儿,一下子眼眶就红了。

    因着哥哥方若诚的病,方若谨从小就懂事独立,极少让父母心,原以为只是她带着孩子累些,潜意识里她也不愿意深究女儿为什么出去租房子或是生活的怎么样,她只是急着儿子快些结婚,她好早点抱上孙子就满足了。

    十一的时候儿子方若诚结婚,她也见着昊昊了,见这孩子挺懂事的,也放心不少。虽说女儿瘦了一些,却比原来更好看了,便也没再深想。却完全不知道女儿原是去和一个男人同居,给一个上小学的孩子当保姆,一时间她愧疚不已,慢慢地眼泪就流了出来。

    “小谨,爸妈并没有赶你出去的意思,你怎么能……。”

    重男轻女是很多父母会有的思想,而且方若诚从小有病,当父母的多偏着些也在情理之中,她并无刻意忽略这个女儿的意思啊。此刻她才意识到这个女儿实在是受了许多委屈。

    厉家铭的心里则更是打番了五味陈醋,又酸又涩,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滋味。

    他有些惭愧地站起身,一只手拉起了方若谨,另一只手拉起昊昊,朝着方家父母鞠了一躬:“方老师,阿姨,请你们把小谨嫁给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她。”

    至此,方正坤才有些动容,他微微撇了一眼半边脸被李梅打的红肿,仍在默默流泪的女儿,哑着声问:“小谨,你决定了?”

    “爸……。”方若谨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也不敢抬头,只是握紧了昊昊的手。

    厉家铭低着头看看她,捏着她的手稍一用力,方若谨便抬起了头,正碰上厉家铭看着她的温柔目光。

    他鼓励的对她微微一笑,嘴角弯了弯。

    方若谨心尖儿猛地一跳,周身掠过一抹震颤。

    “姑姑。”昊昊紧紧地靠在她的身上,小手也死死地抓住她的手,脑袋在她的腿上蹭了蹭,方若谨的心又不禁软软软地酸了一下,抿了一下干燥的唇。

    “爸,妈,我愿意。”说完,方若谨便垂下了头。

    她谁也不看,只是用细长的手指轻轻抚着昊昊的头顶,眼泪却不知不觉流得更汹更急了。

    在经历过了刚才父母的震怒,她真的有些累了,她不愿意家里再出现什么风波。

    说不上是委屈还是害怕,也不是不高兴,下意识里,她只是想快点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难堪的场面。

    看着紧拉着手抱成一团的三个人,李梅似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而方爸爸只好闭了闭眼睛,咽下了中的诸多不愉。

    “小谨,如果你执意要嫁,我也没什么可说了,只是你不要后悔。”

    “爸,我知道了,我不会后悔。”

    方若谨颤声回答了父亲,随后便觉得被厉家铭握住的手突然一松,她整个人被厉家铭抱在了怀里。

提亲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