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新女婿


    “小谨。”

    厉家铭只觉得怀里的姑娘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像是刚刚的回答已经让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不觉心疼的唤了一声。

    方若谨仰起头,温柔地朝他一笑:“厉大哥,我们回家吧。”

    厉家铭只觉得口的地方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抓住了,有着钝钝的疼和酸涩的难过。

    “好。”厉家铭轻声答应着,将她搂得更紧了,像是生怕一松手怀里的姑娘便再也抓不住似的。

    方妈妈李梅却急了。

    即然这件事已经成了不可改变的事实,好歹这也算是新女婿第一次进门儿呢,心里再怎么也不高兴,也不能就这样赶出门去。再说女儿已经被自己不分青红皂白打了一巴掌,再这样跟着姑爷离开,这以后闺女再怎么忌恨,也是自己养的,可要想女婿再登门可就难了,这亲戚还怎么处?

    她忙一手拉住昊昊,另一只手拉住方若谨说:“这怎么说的呢,你们大人不饿,孩子也受不了,怎么也该吃了饭再走。”一边说,又一边转过头瞪了方正坤一眼:“老方,孩子们都饿了,快做饭吧!”口气颇有当家做主的硬气劲儿。

    方正坤被妻子这一提醒,也觉得不该再为难女儿了。

    这丫头从小就乖巧听话,基本上没有做过什么离谱儿的事儿,今天带着厉家铭进了家门儿,似乎也有着难言之隐。她说不后悔,而厉家铭也并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现在也不是过去父母包办婚姻的年代了,他这个当父亲的虽说是个老学究,但并不是顽固不化的老封建,即然是她的选择,他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也只能尊重女儿了。

    方正坤长长地叹了口气,终于站起身对妻子说:“你先去准备吧,家铭你跟我来。”他回头对厉家铭说罢,然后转身进了卧室。

    厉家铭答应着,拍拍怀里的方若谨,似乎要她安心,又嘱咐了昊昊一句要他听姑姑的话,便跟着未来岳丈去了卧室。

    方妈妈看了一眼依然紧紧拉着方若谨的手的昊昊,也不由得低声叹息。

    她不是后妈,也不是什么恶妇,虽说有时候偏心了点儿,但心眼儿还是不坏的。刚刚昊昊护着方若谨哭着求她,她心里也极不好受。这女儿离家半年帮人带孩子,却什么都瞒着家里,当妈妈的哪里知道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还紧着给她介绍人相亲呢,她闷葫芦似的突然带着个男人回家就说要结婚,换了哪能个妈妈能不生气。

    但看着今天这三个人的架势,本就是一家人的样子了,她还管什么管。这样一想,便换上了亲切的笑脸对着昊昊说:“昊昊,你和姑姑去玩吧,做饭给你们吃。”

    昊昊抬头看了方若谨一眼,见方若谨对他点点头,便高高兴兴地去了方若诚的屋子玩游戏去了,而方若谨则去了卫生间洗了把脸,准备帮妈妈做饭去。

    这是个预料中的结果,一切都在按着厉家铭设计的结果发展。

    只不过方若谨挨了那一巴掌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而这一把掌也似乎让她更坚定的站在了自己这边。

    从方家的角度来看,厉家铭这个男人,虽然年岁大了些,又结过婚,还有一个孩子,但其他方面似乎都是他们方家高攀了。

    再往现实里说,以厉家铭现今的地位,他夫人的位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上去的。别说是他,就是比他级别低的多的小官员什么的,乱搞女人包二或是婚外情一夜情的都成社会普通现象了,即使保守如方家父母,也都见怪不怪了。

    不管发生过什么,女儿的名声似乎更重要,厉家铭能上门提亲,已经是负责的表现了。因此,方家父母在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的同时,似乎也松了口气。

    至于方正坤担心的问题,也只能看女儿以后的造化了。

    在方妈妈张罗午饭的时候,方爸爸则和这个准女婿在卧室谈话,所涉及到的内容谁也不知道,因为俩人从来都没有外传过。

    当然,最开心的就要数昊昊了。

    在方若谨抽空去看他的时候,他从椅子上跳下来,抱着方若谨仰着小脸儿问:“姑姑,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叫你妈妈了?”

    “暂时不可以,我和你爸爸还没有结婚。”

    “结婚了就可以?”

    “……嗯。”

    “好吧,我会催爸爸快些。”昊昊保证道。

    等方若谨坐下抱着他时,他又用小手着方若谨红肿的脸庞,小心奕奕地问:“姑姑你的脸疼吗?”

    “不疼。”方若谨摇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微笑。

    “回家后昊昊给你擦药。”

    方若谨突然就哽噎了一下,没有说出话来,只是俯下头亲了亲昊昊的脸。

    她当然知道昊昊对她的感情。

    如果这个婚姻的开始,能有什么让她欣慰的,便是她和昊昊不会分开,她会用心地陪伴他成长,成为一个名合格的妈妈。

    “姑姑,以后你做了妈妈,都不会不要昊昊了,是不是?”昊昊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又仰着脸问她。

    “当然。”方若谨心里一软,又亲了亲昊昊的脸,将他搂得更紧。

    刚刚被母亲打的那一巴掌都没有昊昊扑上来的那一瞬间来得震撼。

    这孩子极聪明也极其敏感,父母离异后,寄养在亲戚家里,让他极缺少安全感,这是她带了他半年慢慢体会到的。方若谨的子不急不燥,对付小孩子极讨喜,所以这半年和昊昊建立起的感情当然不是装的。都说生恩没有养恩大,带这孩子半年多,她觉得昊昊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了她的神经,偶尔走到公共场所,猛地听到和昊昊一般大的孩子喊妈妈,她都会心头猛地一震回头去寻找,直到看清楚了才会放下心来。

    刚刚昊昊扑上来抱着她的头哭喊别打姑姑的时候,方若谨忽然觉得心都要碎了,这一刻,她甚至于觉得哪怕为了这个孩子,她都不能后悔。

    “昊昊,姑姑不会不要昊昊的,昊昊以后就是姑姑的儿子了,永远都是。”

    “拉勾。”昊昊抻出手指,认真和她勾了勾,又抻出拇指盖上了印。

    今天中午方家的这顿午餐虽然说不上温馨热闹,但气氛总算是过得去。

    方正坤虽然仍是绷着个脸,但也不至于不理厉家铭;方妈妈觉得从小到大都没碰过一指的女儿今天却被她甩了一巴掌,心下又疼又愧,又碍着当妈的面子不好意思道歉,便在饭桌上便格外关照起昊昊来。

    方若谨这个时候才不得不佩服厉家铭。

    这个男人对方家被他搅得天翻地覆毫无愧色,一派坦然自若,在餐桌上又总能找出父亲感兴趣的话题逗他聊几句,本没有冷场。

    厉家铭拿来的保温箱里正是三乡市的特产大螃蟹,方妈妈蒸了一锅,给哥哥嫂子留了一些,剩下的全端上桌子,鲜红夺目,新鲜肥美。

    方正坤好喝一点酒,但不多,在方妈妈的撺掇下,拿出了一坛陈年老酒打开了。这是头十年前他有一次下乡调研时,在一个镇上的酿酒老作坊买回来的,一直舍不得喝,密封着放在阳台的一角,今天正好打开就海鲜。

    哥哥和嫂子今天回徐家了,家里只有父母,因此方若谨还不至于太难堪。倒是昊昊会看脸色,方妈妈帮他剥了个螃蟹,他极有眼色的递给方若谨:“姑姑你先吃。”

    这孩子的乖巧深得方妈妈喜爱,因此脸上开朗了许多。

    与上午的弦拔弩张不同,方妈妈觉得女儿终于有了归宿,虽说有个孩子,但她依稀记得方正坤喊了他一声什么长,看样子是个有地位的,人也长的有模有样,因此脸上的笑容也算是欣慰。她一直招呼着昊昊吃饭,大约早就到了抱孙子的年纪了,所以她眼中的慈爱还真不是假装的。

    方正坤虽说对厉家铭憋着口气,但终究是女儿愿意,加上原本对这个年轻人印象不错,现今又是这么个地位,他再不在乎,也是在官场上混了这些年,面子上也不好让厉家铭太难堪,加上刚才在卧室里的一番谈话,便也只得认下这个女婿了。表情仍是淡淡的,但也翁婿间也算是有许多共同语言,说起当年共事的故人,少不得感慨一番。

    厉家铭似乎进入角色很快,毫无芥蒂地和准岳父吃螃蟹喝酒,全然把自己当成这个家里的一分子,虽然仍叫着方老师,却比方若谨自己叫爸妈更亲切自然。

    到下午回去的时候,方妈妈从冰箱里拿出一大袋速冻饺子非逼着方若谨带回去。

    “家铭说他最喜欢吃家里自己包的饺子,你带孩子又要上班也没功夫包,这是我昨天刚包好的冻在冰箱里,你晚上回去煮煮正好。”

    方若谨对妈妈态度的转变之快尚不能完全适应,但也知道妈妈这是心疼自己,便什么也不说,拿了饺子拎在手上。

    厉家铭喝了酒不能开车,早已经给司机打了电话,下楼时果然见到车里已经坐了他的司机小张。一家三口上车之后,厉家铭打开后门让方若谨和昊昊坐上去,然后自己坐到副驾驶上,又郑重回头对方若谨介绍说:“这是我的司机张庆福。”接着又对张庆福说:“这是我太太方若谨。”

    张庆福回头,憨厚地笑着和方若谨打招呼:“嫂子好。”

    方若谨突然间被叫成了嫂子,俏脸涨的通红,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喃喃地说了声:“你好。”

新女婿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