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道歉


    这个周末是方若谨人生发生重大改变的两天。

    周六下午从妈妈家回到绿都家园小区之后,厉家铭就进了书房,直到晚餐时,方若谨煮好了从家里带回来的饺子,又弄了两个小凉菜,他才从书房出来。

    方若谨对于就要嫁给厉家铭这件事实仍有些不可置信,回到家中只是习惯地做着家务,到了时间又做晚饭,整个脑子却混沌成一盆浆糊。

    昊昊懂事地不粘她,她闷着头将家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一下午没有和厉家铭说一句话,看起来是心思重重的样子。

    她对这个威胁自己和他结婚的男人仍耿耿于怀,特别是在离开家的时候,母亲低声问自己是否打算马上要孩子时,她才明白厉家铭误导父母以为自己和他已经上了床,所以自己才挨了母亲那一巴掌。

    这让她愤怒。

    她没想到厉家铭竟卑鄙如此。

    但是自己当着父母的面点了头,并表示不会后悔,即使她心里再生气,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最让方若谨郁闷的是,厉家铭竟然和父母说,他已经请好了假,周一就去民政局登记。此举得到父母首肯不说,方妈妈在他们临走前还不忘记把家里的户口本找了出来递给她,她不接,妈妈直接塞给厉家铭了,生怕人家反悔的样子,这让方若谨有逃走的冲动。

    至此她也彻底明白了什么是算计,这个男人,真险。

    最高兴的要算是昊昊,他总是跃跃欲试想要叫方若谨妈妈。可他看到方若谨并不十分高兴的脸,只好忍了。

    刚吃过饭不一会儿,方若谨的电话响了,她抓起电话一看名子,吓了一跳。

    是张昕。

    “若谨,吃过饭了吗?”张昕的声音听起来低低的,依然敦厚亲切,没有丝毫异样,在清冷的夜晚透着暖意。

    “刚吃完。你,在哪儿?”

    这可真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大约张昕做梦也没想到只短短一周的时间,自己的女朋友便成了别人的老婆了。

    “我晚上值班。”张昕似乎在微笑。

    方若谨忽然想哭。

    张昕是个好男人,也许她就此错过了最平凡的幸福。

    “张昕,我想见你。”方若谨闷声说。

    “明天我休息。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带上昊昊吧。”张昕似乎听出来方若谨声音有些闷,却也没多想,便这样提议道。

    “不看电影,我们去点咖啡厅,我有事情和你说。”

    从第一次开始约会,他们中间就夹着一个昊昊,也从来没有去过咖啡厅茶座那种浪漫的地方,那么,分手时,就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吧。

    “好。”

    张昕早上打电话给她时,是个男人接的,语气霸道冷漠,称她小谨,他本能地觉得可能是她的表哥回来了。

    虽然早就知道她住在表哥家里,帮他带孩子,可是心理还是不舒服,现在看到方若谨像是心情不好的样子,心里略有些不安。他安静了两秒,终于忍不住低声问:“若谨,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不,没有。”她忙否认道,“我们明天上午十点在点咖啡厅见。”然后急匆匆道了晚安。

    收了线,又去客厅培昊昊看了一会儿少儿频道,看时间不早,便摧昊昊去洗澡了。

    帮昊昊洗过澡后,又给他换好衣服让他上床睡觉。

    昊昊笑嘻嘻地躺到床上,却忽然拉着她的手:“姑姑,我有悄悄话要说。”

    从方若谨带着他过日子,他都是自己睡,基本上没有粘过她,看他今天的样子有奇怪。

    方若谨将他摁到被窝里,拿了一本他常看的儿童百科全书递给他,坐到他床边哄他。

    昊昊闭上了眼,不一会儿却又突然睁开,小声说道:“姑姑,我从来没有叫过别人妈妈。”

    昊昊一边说着,一边从被祸里伸出一只小手,握住了方若谨。

    方若谨的心尖儿像是被突然刺了一下,微微地抽疼。

    她从来没有问过厉家铭前妻的事,因为没有奢望,所以她从不关心。今天父亲质问他时,她虽然躲在小屋,却断断续续地也听的不是十分清楚。她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母亲发生了什么,能狠心扔下一岁的孩子离开。

    “昊昊,我愿意做你的妈妈。”她伸手了孩子那张企盼的脸,轻柔地说。

    “妈妈。”昊昊咧着嘴,小心地叫了一声,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嗯,儿子。”方若谨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很快就俯下身子,在昊昊的小脸上亲了一下,伸手抱了抱他:“乖,快睡吧。”

    她替他关了房灯,留下一盏地灯,怕他晚上醒了会害怕。

    她走出房间,看到书房的灯还亮着,知道厉家铭还在,犹豫了一下,便敲敲门走了进去。

    厉家铭正在接电话,见她进来,对着电话简又单吩咐了两句,然后放下了电话。

    厉家铭此时穿着一身米色的家居服,头发松散,脸色温和,目光沉静,在书房里略暗的灯光下没有白天看起来那么咄咄逼人。

    他站起身,走到方若谨身边,伸手抬起了她仍有些红肿的脸,拇指轻轻抚过她的脸颊。

    方若谨脸上细致的肌肤仍有些红肿,看着是那么刺目。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对不起小谨,让你受委屈了。”

    此语一出,方若谨的眼泪瞬间流下。

    厉家铭轻轻将她抱起来,坐到了书房那张长沙发上。

    方若谨的皮肤非常白,也极细腻,脸上的肌肤更是如婴儿般透明润泽,现在却由于被外力的作用,留着几个清晰的指印。

    厉家铭下意识地用唇轻轻触碰了一下,方若谨却像是被烫着了似的猛地往后瑟缩,这样的反映让厉家铭的心也跟着紧缩了一下。

    “小谨,我并没有想到会这样。对不起。”他是真心道歉。

    方妈妈扬起手臂挥下的那一瞬间,他便明白自己的一些做法已经给她带来了伤害,那一巴掌,像是煽到了他的心上,他是真心想弥补她。

    方若谨刚刚已经洗过澡,长发有些蓬松地披在肩上,他伸手一抚,便如丝一样光滑地从手指尖儿滑下。

    对他的道歉,方若谨并不说话,只是微垂着头,斜眼盯着房间的一角。

    厉家铭手臂一收,将她搂得更紧。

    方若谨仍没有反抗,她只是安静地让他搂抱着。

    他也是刚洗过澡,他浴室的沐浴与她的不同,有一种青草的芳香,混合着他身上特有的男气息非常好闻,这使她原本难过的心情稍好过了些。

    厉家铭俯下头,一点点吻住了她。

    不同于之前的霸道强势,厉家铭这个吻温柔而有耐心,他用舌尖儿挑开方若谨的牙关,轻扫她的腔壁,等她有了反应,便带着她体会着唇舌交缠的滋味儿。

    现在的方若谨较比他第一次见面瘦了许多,原本鼓鼓的小包子脸上,露出了尖尖的小巴,一双清灵的眼睛反倒显得更大了一些,只是那把黑油油的长发仍如瀑布一样又顺又亮,抓在手里如丝一样润滑。

    方若谨的情史虽如一张白纸,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她清楚地感觉到了厉家铭身体的膨胀,不觉心下一骇。

    厉家铭此时也感觉到了自己体温在升高,他克制地松开她,轻轻将她推开,稍微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小谨,你对婚礼有什么想法?”

    方若谨仰头看了他一眼,又是一语不发地垂下了眼帘。

    “暂时,可能没有时间举办婚礼,而且,我这个位置影响会不好,怕是你要受点委屈了。”厉家铭也不管她是什么反映,仍是自顾地说了下去。

    方若谨咬了下嘴唇,轻轻地“嗯”了一声。

    厉家铭见她答应了一声,便又继续说道:“你工作调动的事我会尽快作,这段时间收拾一下你和昊昊要带去三乡的东西。”

    “这么快?”这次她终于惊讶地问出了三个字。

    工作调动没个一年半年的哪能成,他说的这样轻松,像是随时可以走开一样。

    “是的,会很快。”他肯定地点点头。

    特事特办。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不占领导指数,相信不会耽搁多久。

    方若谨仍是适应不了她就要成为这个男□子的事实,但他说过,他只有两天的时间,看来,她需要跟上他的节凑。

    她轻轻答应了一声好,便挣脱他的怀抱站起身准备离开书房。朝着门口走了几步,她迟疑了一秒,终是回过头问了一句:“你和我爸爸在卧室里谈了什么?”

    厉家铭一愣,便明白她的意思。

    “小谨,我是你未婚夫,他是你的父亲,我们谈的当然是男人间的事,你在担心什么?嗯?”

    “你!”方若谨这才发现他眼里的一丝捉狭,她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朝门口走去,被又被厉家铭长臂一扯,跌到了他的怀中。

    “小谨,以后一切有我,别担心。”

    方若谨的眼泪不觉又流泪了出来。

    这两天她流了太多的眼泪,为他,为张昕,为昊昊,也为自己。至此时她才发现,无论她多生气,她对他都恨不起来,而且,她对这个男人的触碰并不排斥,甚至,内心深处还有些喜欢。

    这个发现让她有些羞愧。

    厉家铭只当她仍是为被父母斥责而难过,吻了吻她头顶上的发丝,拍了拍她的后背便松开了她。

    “去睡吧,明天不是约了人?”

    方若谨猛地一愣,便知道他刚刚听到了她接电话,她真不知道厉家铭还有这习惯,待想讽刺一句,但她实在是没那个胆子反抗他。

    “你没关门,我刚好从房间出来,路过你门口听到了。”他解释,口气却颇为寡淡。

    “非礼勿听,难道老师没有教过你。”终于忍不住,她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厉家铭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觉勾起了嘴角。

道歉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