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躲不掉


    晚上的宴席安排在一个叫帝豪的五星级酒店,是厉家铭的朋友韩哲绪和李振清张罗的。

    厉家铭父母都在家乡的小镇中学当老师,由于父亲身体不好,前几年刚做过大手术,体质一直很弱,母亲这几年家里家外心,身体也大不如以前,所以暂时都来不了,只有他在林州的两个兄弟出面来招待岳丈家人。

    方正坤和李梅都是正装出席,而方若诚和徐秀娟也早早就赶到了帝豪酒店。

    当方若谨带着昊昊随着厉家铭出现在牧丹厅的时候,李振清和韩哲绪将方家二老正哄的高兴,伺服的极周到,连方正坤这样正统的人都觉得舒畅。

    李振清今天为了给兄弟争面子,一身崭新的戎装,英俊帅气的不可方物,他特意从三乡市赶过来为兄弟张罗这桩婚事,可算是全力以赴。

    而韩哲绪便是厉家铭交待方若谨有事情可以找他的朋友。他自我介绍是省高院的法官,但那模样看起来却没有想像那样威严,一身英俊的皮相自是不必说,只是气质看着倒有几分儒雅书生的温文,俩个人一文一武,将方正坤和李梅哄的非常高兴。

    方若诚和徐秀娟俩人均是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的小门小户家孩子,坐在那儿有些拘谨,但见厉家铭这俩位朋友平易近人,待人热情,神情也渐渐缓和下来。

    韩哲绪命人上了上好的龙井给方正坤,却是给方若诚上的菊花八宝茶,给方妈妈和徐秀娟是鲜榨的西瓜汁,可见心思足够细密周到。

    方家父亲夸赞两位年轻才俊谦逊博学有前途;俩个英式的年轻人称颂方父博古通今,堪称国学前辈。

    等厉家铭携妻带子来到牧丹厅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欢乐。

    方若谨今天外面穿着驼色羊绒大衣,里面穿厉家铭给她挑的那套衣裙,浅米色系,收身小西装加窄裙,略厚的料子却垂软舒适,脚下是高筒小跟羊皮靴,全身上下线条柔和,透着浓浓的小女人味道。

    这样的方若谨不仅方家父母几乎认不出女儿来,就是方若诚和徐秀娟也吃了一惊,觉得真是人要衣装,这个妹妹一经收拾,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漂亮的耀眼。

    厉家铭将方若谨介绍给他的俩位兄弟,这俩个年轻男人马上起身叫她嫂子。

    “家铭哥,你可是把咱小嫂子藏的够深啊,兄弟们直到今天才得一堵芳容,真是耳闻不如见面,竟是这般温柔漂亮。”韩哲绪比厉家铭小两岁,算是小叔子,所以毫无顾忌地半开着玩笑,加上是法官出身,嘴茬子当然厉害,两句话便让方若谨羞的双颊顿时通红。

    李振清也上前和方若谨握了握手,叫了声嫂子却不再开玩笑,忙着请厉家铭夫妻入座,然后张罗茶水,又告诉餐厅经理可以开席了。

    昊昊进到房间就走过去叫爷爷,方妈妈一把将昊昊搂在怀里,亲了两口然后命他坐在自己身边。

    整个宴席真的就如厉家铭同方若谨说的那样,除了方家人,就他两个朋友,再没有一个外人,李振清和韩哲绪带来的助手秘书都在外面候着听吩咐,因此这一餐方家人算是吃的开心舒坦。

    这一餐可以说是方若谨一家吃过的最奢侈的一顿饭。除了茅台酒,还有红酒和啤酒,菜色更是这个酒店最贵的也是最拿手的几道,单看那菜品摆放的花样便是致好看,味道更是不必说。

    方正坤这一晚上心情复杂,一方面为了女儿的婚事喜忧掺半,另一方面又因为厉家铭的原因心情畅快。

    抛开他是女婿的原因,厉家铭对他从来是尊重的,即使这些年他和自己从没有再联系,曾做为他的老师,都为这个学生如今的成就骄傲。身在官场的他,这些年仍是不时耳闻一点厉家铭的动向,从未听闻到任何关于他的狐假虎威的事,哪怕一点绯闻也没有,这是他最欣慰的。从这段时间来看,不论是他在三乡市的所作所为,还是在对待女儿的问题上,除了求婚那天让他生气之外,总体来看还是让他满意的。

    但方正坤在喝酒上极有节制,好酒却从不过量,饶是这样还是被李振清和韩哲绪劝了几杯,加上和几个年轻人聊的投机,更是笑得从未有过的开怀。

    餐桌上厉家铭倒是话不多,全是他俩个朋友活跃着气氛,他坐在昊昊的下手,另一侧是方若谨,但昊昊几乎是方妈妈一手照顾,他只有细心而体贴地照顾着新婚妻子。

    方家妈妈李梅最开心,觉得女儿这个婚结的虽然少了婚礼有些遗憾,但女婿也不算不尊重方家,看这个宴席所花费的心思,也算是显出了厉家铭的诚意,终是放下了心中的那一点点芥蒂。

    其实,今天更开心的还属昊昊,一口一个叫得李梅很受用,最后还是嫂子徐秀娟反应快,提醒昊昊说:“昊昊呀,你要改口了,你叫妈妈的妈妈应该叫姥姥,妈妈的爸爸要叫姥爷呢。”

    那韩哲绪心眼儿有多快,一听这话便两眼一转,手一拍说:“还是秀娟嫂子说的对,昊昊今天就是该改口叫姥姥姥爷呢。”

    昊昊一听,先是看了方若谨一眼,又转头看爸爸厉家铭,见厉家铭示意地点点头,便冲着方正坤和李梅大声叫了句:“姥爷,姥姥!”

    这么个现成的大外孙可是白拣的,乐得方正坤和李梅两眼都迷成了一条缝,赶忙朗声答应着:“哎!”

    李梅将昊昊拉到自己怀里,疼爱地说:“来,姥姥给红包。”说罢便将一个印着大红喜字的红包硬塞到了昊昊的衣兜里。

    原来李梅早就知道今天昊昊是要改口的,也是有所准备,方若谨不觉有些动容。看来妈妈也是真心实意接受了厉家铭,但若是让他们知道了真相,不知道会不会失望和痛心。

    这一餐宴除了认亲,便是方若谨认识了厉家铭的两个好兄弟,而厉家铭也跟着昊昊改了口,叫方正坤“爸爸”,也叫了李梅一声“妈”。

    方若谨对厉家铭的两个朋友印像都不错,看样子他们和厉家铭的交情不是一年两年的样子,十足的兄弟情深。

    这具有婚宴质的一餐最后结束在宾主尽欢的笑声里,方正坤李梅算是彻底接受了厉家铭这个女婿,方若谨看着父母那开心的笑脸,才终于承认,无论如何,自己真的已经是嫁了,她不再是围着父母身边转的小姑娘了。

    以后,她将是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的妻子,是一个六岁男孩子的后妈。

    一家三口回到绿都家园的家里,方若谨换下衣服便给昊昊洗澡,又找出一本新买的故事书递给昊昊,让他看会儿就睡觉。可昊昊却拉着她的手不放开,便顺手关了顶灯留下床头灯,告诉他一会儿来陪他。

    做了厉家铭妻子的方若谨忽然对这个男人生疏起来,她去了外面客用的卫生间洗了澡,又回到昊昊的房间,看到已经进入朦胧睡态的昊昊轻轻亲了亲他,关了床头灯,便坐在床边等着他入睡。

    厉家铭回到大卧室洗好了澡出来,先去书房打了两个电话,然后回到卧室,躺到床上又翻看了一会儿资料,半天没有等到方若谨,不觉有些奇怪。

    他轻轻下床来到儿子房间,发现方若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昊昊床边睡着了,听到他推开门的动静,猛地抬起头,脸上仍有趴在床上压的折子。

    厉家铭走过来看昊昊已经睡着了,便伸手拉起方若谨,将她带离儿子的房间,直接拉进了主卧室。

    “你躲什么。”他低声说,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方若谨只觉得脸和脖子都涨红了。

    无论她怎么害怕,都无法改变她已经是这个男人的妻子这个事实,当然不能忸怩做态,便白了他一眼故做镇静地解释道:“昊昊这几天睡不踏实,我想陪他一会儿。”

    厉家铭也不戳穿她,笑笑自顾着上了床。

    方若谨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便明白自己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东西顾地耗了一会儿时间,最终也只得磨磨蹭蹭地上了大床。

    厉家铭仍靠在床头翻看资料,看到方若谨上了大床,便将手里的东西搁到床边的矮柜子上,顺手关了顶灯,一伸手将她搂到怀里。

    他见方若谨面红耳赤,身体僵硬,不由温柔一笑:“别怕小谨。”

    方若谨将头埋在他怀里不肯抬头看他,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他的睡衣的领子,隐隐的清香气息缭绕着他的鼻息,他只觉得身体瞬间膨胀。

    他有些强势地将她的身体放平,翻身覆了上去。

    “小谨。”

    “厉大哥”

    明知道过不了这关,却还是有逃走的冲动。

    厉家铭清楚地知道她在想什么,俯身吻了下去。

    方若谨原是那种看起来小脸儿鼓鼓的,年龄偏小的那种女孩子,冷眼一瞅还有些婴儿肥,可自从家里搬出来后,这半年带着昊昊生活,加上一些外在的压力,人已经瘦了一圈,小圆脸已经显出了尖下巴,加上本身骨架子小,被厉家铭这个高大的身躯压在身上更显得楚楚可怜。

    虽然他已经抱过她几次,可当真将这个小女人压在身下,砺的大手抚上那细腻的肌肤还是令他的身体兴奋到了极致。

    他几乎轻车熟路地扯去了两人身体上的阻隔,几乎没什么犹豫,便抵住了她的柔软。

    方若谨仿若此时才后知后觉得要发生什么,她两只手撑着厉家铭的膛,紧咬嘴唇,大有和他拼一死命的架势。

    厉家铭不觉失笑,停下了动作,开始耐心地做着事前功夫。

    方若谨这样笨拙的丫头哪里是厉家铭的对手,即是他不是情场老手,总归是一个六岁孩子的父亲,三两下就被解除了身下人儿的武装。

    当厉家铭挺身进入的时候,方若谨不觉猛地抽了一口冷气。

    她双眸含泪,一双无辜地大眼瞪着厉家铭,紧紧地咬着下唇,厉家铭稍一行动,她立刻疼的泪珠儿瑟瑟滚了一脸。

    天哪,这简直就是拿刀子割她一样!

    怎么刘雅丽和朋友说起这种事儿来就那么一脸甜蜜。

    “放松,忍一下就好。”

    也许禁欲的时间太久,厉家铭刚开始的动作有些鲁,喘息的也很厉害,看到方若谨如此反应,只得耐下子哄着她,转眼间也是忙出了一身汗。

    他停下不动,俯身细细地吻着她,仿佛她细嫩的肌肤上抹了层蜜汁,让他品尝不够,一双大手在她曲线玲珑的身体上探寻着,如同带有一股电流,引起她阵阵酥麻。

    从未有过的感觉漫过方若谨的身躯,恍若间思维似飘到了云端,她像是又看到了绿荫丛中,向她微笑走来的阳光王子。

    厉家铭此时却没有那么多浪漫的联想,他眼下只想把身下的小女人拆骨入腹。充涨的**几乎将他憋得爆炸,叫嚣着想要发泄出来。

    只见他双眼一眯,纵身再次猛挺,那□的感觉几乎让他爆发,而方若谨顿时泪眼婆娑。

    她从不知道,一个女孩变成女人要经过这种痛苦的历程,虽然之前看到书上描写的种种甜蜜也曾有过幻想,可真要她亲身经历,她仍觉得描写的太浅显了。

    她紧紧地抱着厉家铭的腰,聆听着他重的呼吸,闻着属于他特有的味道,感受着他在她身体里的灼热和充涨,终于深切的明白,这个男人,这个曾经让她仰望的男人,已经是她的丈夫了,她已经把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交付于他,希望能与他牵一辈子的手。

    她不期望他能爱上她,只盼着他能真心对她,感受到她为他的付出的一切,相濡以沫。

    厉家铭辛苦耕耘,却不知道身下的小女人思维已经飘到了九重云霄,他此刻只记得她脸上楚楚的眼泪和让他几近疯狂的柔软身体。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厉家铭起身下床将自己和小女人清理干净,然后又返回床上将那小身子搂在怀里餍足地睡下了。

    “小谨,安心做我的妻子,我会努力对你好,请你相信我。”迷糊间,厉家铭在心里这样和方若谨保证着。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只能写成这样了,小汐怕了黄牌,顶着个黄牌牌实在是不舒服……

    慢慢炖吧,婚后神马的,少不了汤汤的,乃们慢慢吃,,,,,

躲不掉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