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竞聘


    周一早晨,仍是厉家铭和方若谨一起送昊昊上学,然后他又陪着她往区委大楼走,离着大楼还有几十米的地方方若谨停下了。

    “你快走吧,车子已经在等你了。”她半垂着头,有些羞赧地对厉家铭说。

    “嗯。”厉家铭答应着,伸手给她整理了一下大衣的领子,“照顾好昊昊和你自己,中午吃饭别糊弄。”

    “我知道了。”方若谨答应着,目光却不安地向四处扫了一下。

    厉家铭知道她担心被区委的人看到,却是故意跨前一步,轻轻拥抱了她,又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很快地松开了手臂,转身往等在马路对面的奥迪车走去。

    方若谨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等反映过来人已经离开了,只好咬着唇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像做了件什么见不得人事似的,快步往区委大楼走去。

    俩个人本来已经商量好了,结婚的事情暂不对外宣布。方若谨是为了逼免麻烦,厉家铭也有自己的打算,于是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仍是由原来的表哥表妹关系对外宣称。

    方若谨有些不明白他刚才为什么违反约定突然拥抱了她。

    方若谨对这个男人这两天的流氓行为仍心有余悸,但又因为他这两天早上主动体贴地起来做了简单的早餐而感动,特别是周日这一天,她略有些不舒服,不想出门儿,他便坚持叫外卖,让她好好休息了一整天,又看住她不许她做家务,也不让昊昊打扰她。

    这让方若谨对这个正式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又羞又恨又伴着丝丝甜蜜,不时偷偷打量他一眼,等他有所察觉转脸看她时,她又飞快地别开脸,装着若无其事地告诉昊昊快吃饭或是指点着她快点写作业。

    她这些小动作自以为厉家铭没有看破,其实厉家铭是什么人呢,心里早被她这些小心思逗的忍不住勾着嘴角,脸上浮出一抹极温柔的笑意。

    新婚后的方若谨乍一看起来仍是有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不仅仅是服饰,而且脸上的线条也更加柔和沉静了。

    刘雅丽最早发现了问题,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撇了下嘴,装着无意地起身去挂衣柜查看了一眼方若谨早上穿来的羊绒大衣,又打量了一眼她身上穿的女裤和小毛衫,不禁有丝丝疑惑:“哎哟!方若谨,鸟枪换了?”

    说实话,这确实是方若谨上班以来第一次穿的这样成熟讲究,不只人看起来漂亮了许多,整理个气质都不一样了,这让刘雅丽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方若谨在穿衣打扮方面从来都没法和她比,现在的一身打扮不只比她高了不只一个档次,人一下子变了模样,她的眼神里也像是多了许多自己看不懂的东西,这让她看不懂了。

    方若谨并不理会刘雅丽的问话,只是微微一笑,开始做自己工作。

    从这周开始,区委机关将开始进行部分领导职务竞聘,方若谨接到通知,她附合报名条件,于是便随着大家一起填表报名。

    下午的时候,杨书记特意将她叫过去,告诉她要准备的材料,以及述职报告需要阐述的重点等等。

    无论他出于什么原因,方若谨都是感激的。她对这个职务没有太大的兴趣,她副科刚解决一年多,应该说是不够资格的,但是杨书记说,区里提出要提高领导干部的文化素质和改善年龄结构,区委组织部门规定,凡是具有研究生以上学历的,年龄在三十周岁之下的,可以放宽报名条件。

    这样,方若谨就符合条件了。

    听说方若谨报了名,刘雅丽异常警觉,但是看到关于竞聘文件上的相关条款,她又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恨恨地翻了翻白眼,去别的办公室嘀咕去了。

    竞聘述职这个环节放在周四上午,方若谨准备的材料倒也充分,只是杨书记并不放心,把材料要过去之后帮她改动了几下,并语重心长地教育她:“若谨啊,你这姑娘哪儿都好,就是太内向了,这种竞聘,都是将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你这种谦虚含蓄要不得呀。”

    “谢谢杨书记。”

    杨书记是个老好人,工作勤恳,基本上是领导说什么他怎么做,是那种让领导放心的下属。

    方若谨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报了名,看杨书记这样认真叮嘱她又亲自帮她改材料,便不好意思起来:“杨书记,我会认真准备的,请您放心。

    自从她进入区委机关,就一直在杨书记手下工作,对于他对自己的关心,还是心存感激的。

    让她没有想到的时,刘雅丽同她报的是同一职位,都是竞争党工委副书记。但是在机关竞聘中出现这种情况也算正常,虽然这次有十几个职务,但刘雅丽只有报这个位子还算靠谱一些,另外一些职务她更不占优势了。

    述职报告方若谨作的不错,本来她文笔就很好,纵然平时话不多,但是到这种正式的场合下,还是毫不含糊的,紧接下来的民主测评环节,方若谨可以说是最占优势的。她平时人缘不错,加上与世无争的处事态度,自然得票最多,和另外一个竞争者顺利进入考核程序;而刘雅丽则在这个环节被淘汰出局。

    周五是考核程序,到了下午就出了结果,方若谨由于考核结果最好,被拟任命为西河区党工委副书记一职,公示一周后如没有异议将正式被任命。

    这是一个出乎她自己意料的结果。

    在她还懵懂的时候,刘雅丽却首先爆发了。

    “方若谨,你是用了什么法子上位的?”

    方若谨正准备收拾东西去接昊昊,听到这话猛地一愣。但因为刘雅丽时常会有这种间歇发作,她这样和人说话方若谨已经习惯了,所以也不以为意。

    “我也想知道。”她不经意地回了刘雅丽一句便想出门。

    “他是谁?”还未等方若谨走到门口,刘雅丽便跳出桌位,抢在她前头堵住了门口。

    “什么?”方若谨一愣。

    刘雅丽的语气太凝重了,像是知道些什么似的问的奇怪,让她本能地起了疑心。

    “别装了,你背后的那个男人是谁?昊昊的爸爸吗?还是昊昊本来就是你的孩子?”

    方若谨心下一惊,脸色却不觉沉了下来。

    “刘雅丽,如你这话是开玩笑,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如你是认真的,就请不要在我面前说,请你去五楼纪检委去吧。”

    方若谨憋着一口气说完,转身要走。

    “站住!”刘雅丽猛地一脚踢上了办公室的门,一双三角眼瞪得都变圆了,“装的倒像,什么与世无争,实际上谁也没有你心眼儿多!还表哥呢,你当演民国剧哪!真能装神弄鬼,骗谁呢!”

    “一切过程都是在监督之下进行的,如有意见你可以向纪委或组织部反应,对不起,我有事要走了。”

    方若谨以从未有过的严厉眼神直视着她,冷冷地说完这句话,绕过她挺直着背走出办公室。

    两个年轻姑娘的争吵一时间让办公室鸦雀无声,待方若谨走后,郑大姐首先出了声:“雅丽,你这样说话有据吗?整个竞聘我们都参与了呢,你这样说,是知道了什么吗?”

    “是啊,雅丽,这种话可不要乱说啊,会惹事的。你说别人怎么样我不和你辩,你要说方若谨会做那些事儿,我可是不信的。”办公室的老孙也淡淡地说了一句。

    别的不说,当时这个职位的票他可是投给方若谨的,刘雅丽的人缘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在投票环节被淘汰出去是再正常不过了。

    刘雅丽这人嘴快,脑子也并不傻,她略一思量便知道今天这话说的莽撞了,于是也淡淡一笑:“紧张什么,我只不过和方若谨开个玩笑罢了。”然后她回到自己办公桌前,收拾了一下东西,连招呼也不打便拎着包走了。

    事情像是平静地过去了,这次升职共有十几个人,方若谨算是职位最低,也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因为她是几个研究生以上学历而放宽了任职年限的人之一,也因为她一直在机关做党务,在业务上更有优势,而且这个位子也并不是什么惹眼的位子,因而除了刘雅丽爆发了两句牢骚,别人都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一周后,区委便下了正式任命文件,这件事算是尘埃落定。但是平静几天之后,机关忽然传出了几句流言。

    有人说方若谨是靠着一个神秘的有钱男人在背后作成功上位;也有人说方若谨带的孩子就是她的私生子,是她在大学的时候被一位有钱人包养时生下来的,证据是有人听到昊昊叫她妈妈。

    但这些流言并没有立时传到方若谨的耳朵里,只不过她从大家的目光里慢慢地感觉到了异样。

    而郑大姐有一天终于在办公室里没有人的时候,含蓄地点了她一句:“若谨,你一个大姑娘家的,总带着个孩子上班,不是那么回事啊。”

    方若谨一想到那天刘雅丽的话,便明白了什么,但她只是对郑大姐笑笑说了声谢谢,便闭口不言。

    在周四的时候厉家铭打电话说他临时来省里有事,晚上要和一位领导一起吃饭,但不方便带昊昊去,让她打电话给妈妈,看能否让妈妈李梅帮着照顾一下昊昊。

    方若谨这是婚后第一次接到厉家铭这样的要求,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这个晚上要见的人是谁。但厉家铭这样说了,即说明这个人很重要,她也不可能推委,便只好给妈妈李梅打了电话。

    李梅一听便答应了:“你放心去吧,昊昊交给我就好。”

    下午昊昊放学的时候,方妈妈李梅就直接到了学校,方若谨赶去学校门口将家里的钥匙交给了母亲,便又回了办公室。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给人留下话柄,这几天虽然她表现平静,但内心的压力还是挺大的,刘雅丽已经和她处于不说话的状态了,每次方若谨主动和她说话,她都眼中无人的扭头离开。对此,方若谨只好保持沉默。

    在过了机关五点半下班的时间十分钟之后,方若谨才慢慢锁了办公室的门走出机关大楼。

    她并没有回家换衣服,只是去卫生间简单地洗了个脸,又重梳了下头,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拎着包走出来。

    刚刚厉家铭的秘书侯建军给她发了短信,告诉她车子在马路对面等着,于是方若谨便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下楼向马路对面走过去。

    林州好久没下雪了,天气干冷,方若谨仍是那件驼色的羊绒大衣,紧紧裹着她单薄的身材,远远看去显得更加娇小,她看到不远停着那辆黑色的奥迪,便快步走上前。

    还未等她走到车子的跟前,车门便从里面打开,一身正装的厉家铭从车里走下来迎上了她。

    “小谨。”厉家铭唤了一声,便伸手将她拉到怀里。

    “方若谨!”

    还未等方若谨出声儿,一个不大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叫着她的名子。

    方若谨猛地吃了一惊,她没有回头,但这声音却让她脊背僵直,脸上的表情都凝住了。

竞聘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