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最后的流言

云去槿似霞 最后的流言


    方若谨清晨起床的时候腰间疼的厉害,全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似的难受。

    等她昏头胀脑的爬起身晃到卫生间时,不可避免地看到了厉家铭留在自己脖子上和锁骨间的痕迹。她又羞又脑地回头瞪着跟进来的男人,不等肚子里的话说出口,随即被厉家铭搂在怀里又是一阵吻。

    “你这个厚脸皮的人,你就是故意的!”方若谨咬牙。

    她从小便不会骂人,好容易挣脱他缓过一口气来,却只会涨红着脸斥责他这样一句。

    说好了结婚的事不对外宣布,他却又故意这样在她身上留下暧昧痕迹,他这安的是什么心啊。她不是刘雅丽,动不动就和同事晒甜蜜,而且昨天被刘雅丽看到了就够让她头疼了,如她就这样顶着这吻痕去上班,让机关那些人八卦起来,还要不要她活了。

    厉家铭却不管她心里怎么想,勾着嘴角一笑,拍拍她的脑袋说:“今天不用做早餐了,一起去早餐店来吃吧。”

    方若谨的脸又微微一红,知道他这是体贴自己,看时间真的来不及了,便只好帮着昊昊洗漱了收拾好上学带的东西,又拎了自己的包,带着他跟着厉家铭一起出门。

    方若谨明白她今天上班肯定要面对刘雅丽的质疑,因此早上便找了件高领的羊绒衫套在身上,遮住了脖子上的吻痕。

    早上机关有大会,传达市里的重要会议神,方若谨去了办公室放下包,就赶去了七楼会议室,在会议室门口碰到了刘雅丽。

    刘雅丽看向方若谨的目光极复杂,见方若谨进来,待想要说句什么,但一触上方若谨冷淡的目光,便又住了嘴。

    这个会议时间并不长,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回到办公室后,刘雅丽趁着办公室没有别人,还是放下笔记本便站到了方若谨面前。

    “方若谨,那个,真是你表哥?”刘雅丽身上那股子器张劲儿像是一下子全没了,连声音都有了温度,犹犹豫豫地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是。”方若谨抬头看她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肯多说一个字。

    刘雅丽撇了撇了嘴,虽然心中还是有疑惑,却不敢再多问了。

    从方若谨平时的为人处事来看,本看不出她会有那样一个表哥。但从她这次不声不想就取得目前的位子的情况来看,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明不外露那种人吧,这让刘雅丽不得不刮目相看。

    这个闷葫芦的嘴平时扎的太紧了,有这样一个显赫的亲戚,竟然一点风声都不露。

    不过,刘雅丽忽然又想起她男朋友小许的话:“不管她这个表哥是真是假,方若谨你都不可以再得罪了。”

    刘雅丽昨天本是在那里等男朋友小许来接她的,不想却撞见了厉家铭接方若谨这一幕,她看着厉家铭护着方若谨上了车绝尘而去,才后知后觉地瞪着大眼睛想着那个惹眼的车牌号,不由的自言自语地惊叫一声:“天哪,她的表哥居然是厉家铭!”

    随后男友迟迟而至,她第一时间告诉了男友自己的惊人发现。

    小许在三乡市有工程,经常过去和那边的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听她这一说,也是吃了一惊。

    “哼,真看不出平时装得老实巴交的人,竟然憋着一肚子坏水!我早就说嘛,这次竞聘要不是有人背后手,哪轮得到她!”

    她这样说,却没想过没有方若谨也不会是她,只是为自己偶然窥探到的秘密而愤愤不平。

    男友却是马上制止了她的愚蠢行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这种事情也是你能说的嘛!”小许忽然对刘雅丽有了一丝丝不耐的情绪,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她闭嘴。

    这话如果换了别人说,刘雅丽可能并不一定会听进去,但是她和小许算是热恋,原准备年底结婚,只因前些日子小许突然说自己年前这段时间非常忙,没时间凑备婚礼,便把婚礼推到了明年五一。刘雅丽郁闷了一段时间便也没事了,同事问起来她便也是这样解释的。

    刘雅丽见男有若有所思的样子,忽然福至心灵:“说的好听,表哥!说不定就是个情哥哥呢!”她忽然为自己这个想法而跃跃欲试,但今天见方若谨冷淡的样子,又想起小许的话,反倒是起了些许惧意。

    方若谨不再搭理刘雅丽,她便难得地闭上了嘴,像是就此放过了方若谨。

    预计的一场风波像是就这样过去了,刘雅丽也不再罗嗦,但是机里关于她背后有人的流言却像是坐实了似的,悄悄地流传,人们看她的目光也完全不一样了。

    任了新职务之后的方若谨工作并没有大的变化,仍是经常去替杨书记去开一些不太重要的会议,机关的中层干部会议她也有份参加,但她仍是不多言不多语,什么都是据杨书记的指示来做,这倒是让杨书记很满意。

    方若谨最开心的是她的工资调了一级,涨了几百块钱,让她颇为激动了几天。

    马上就到年底了,各市的“两会”都要在元月初召开,厉家铭忙着“两会”的事情,本没有时间回林州,连电话都极少打,偶尔有事要交待,都由他的秘书侯建军或是司机张庆福和她联系。

    方若谨毕竟也是公职人员,明白他这个市长需要履行市人大会议选举程序才能去掉这个代字,因此也理解他的忙碌。

    终于在月底的那几天,方若谨接到了调到三乡市的调令。

    因着昊昊没有放寒假,加上厉家铭没有时间,方若谨便决定元旦后再去报到,到时候昊昊也接近期末,这样给他转学也方便些。

    趁着这个空当,方若谨联系了苑宁,回到了她租住的房子,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又将房子的钥匙交给了苑宁。

    苑宁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在省电视台实习,估计留下来问题不大,只是对方若谨突然结婚这件事颇为惊讶:“若谨姐,你闪婚啊!”

    在她看来,方若谨实在不是个会闪婚的人,因此有这一问。

    “也不算是,他是我爸爸的学生,十多年前我们就认识了,机缘巧合,所以就…….”

    “哈哈,原来是你暗恋已久的人啊,恭喜你!”苑宁开心的大笑。

    苑宁是个极聪明的姑娘,见方若谨吞吞吐吐,便也不再追问,只是不放心地叮嘱她:“到了三乡市要会照顾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停了一下又笑笑说,“也许我俩真是有缘,也许之后我会经常去三乡市。”

    “咦?你要去三乡工作?”方若谨惊讶地问。

    “不是。”苑宁忙否认,脸上浮出一抹羞涩却没有掩去,“工作上有个线要跑一段时间。”

    方若谨正为三乡市陌生没有朋友而嘀咕,听苑宁这样一说便连忙说:“我换了电话就告诉你,如果你要去三乡可一定要联系我呢。”

    “当然。”苑宁笑,“到时候可要你请我吃饭呢。还有啊,这里的房子我暂时不会和别人合租了,你回来要是不方便一样可以住我这里,我收留你!”

    这俩个姑娘格并不相同,之前来往也并不多,只是颇觉得对缘,于是方若谨也认真的点头:“绿都家园的房子原是借的,我们搬走就还给人家了,我回来还真的没地方去呢。”

    “放心吧,这里永远欢迎你。”苑宁仍是笑着说,“说起来,这里还是你出嫁的地方呢,我怎么也要请你吃顿饭给你送送啊。不过,说真的,若谨姐,结了婚的人真是不一样啊,看现在的你漂亮多了呢!”

    方若谨被她打量的不好意思,随手推她一把嗔道:“小姑娘家家的懂什么!”

    苑宁嘻嘻笑着,撒娇道:“好啦好啦,你这婚结的,都不给我个机会当你伴娘,还不让我送送可不行。”

    苑宁这姑娘虽然长的瘦弱,看着也文静,可行事颇为爽气,这也是方若谨喜欢她的原因,因为昊昊一早被她送到妈妈家了,方若谨便和她一起吃了顿饭,约好了三乡见。

    方若谨到三乡市报到已经是新年之后了。

    方若谨结婚的事在整个西河区委是保密的,连她的直接领导,区机关工委的杨书记也只是知道她结婚了,要随丈夫调到三乡市工作,但具体细节并不清楚,并被奉命保守秘密。

    唯一知道详细情况的便是组识部的王大姐,一切调动手续皆由王大姐一手办理,而方若谨连单位的告别仪式都省下了。

    至此,方若谨才知道王大姐在厉家铭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恰都同在省委办公厅工作,虽然不在一个处,但由于工作的关系俩人常打交道,后来王大姐提职下派,这两年一直在西河区委做组织工作。

    厉家铭最开始打听方若谨,便是通过王大姐的关系。

    王大姐对方若谨印象一直不错,和方正坤也算是老同事了,对方家的事自然也了解一些,虽然厉家铭打听的原因她当时并不清楚,但她仍是把这姑娘的情况说的很详尽。因而厉家铭才决定打蛇随棍上,处心积虑算计着将方若谨骗回家,最后终于将她骗成了自己的老婆。

    元旦后,三乡市“两会”顺利结束,厉家铭高票当选为三乡市第七任市长。

    会议一结束他便和李振清要了几个兵,由司机张庆福带着一起回到林州,将家正式搬到了三乡市。

    从此,方若谨留在西河区委的最后流言便是:老实巴交的灰姑娘方若谨攀上了一位有权有势的男人,帮她解决了职务问题后,拍拍屁股调到三乡市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更新了,别嫌少,这章是过渡,随后的故事会在三乡市展开了

最后的流言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