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新家


    厉家铭决定仍住在海军大院李振清的房子里。

    这里位于三乡市西部,依山傍海,大片的军事用地使这里自成一隅,非常清静,除了当地驻军便是家属,和市里的人甚少瓜葛,很省心。

    他这样告诉方若谨的时候,方若谨倒是没什么意见,只不过这里离着她上班的地方有些远,只通着一路公共汽车,她以后就得吃点苦头了。

    方若谨第一次踏进三乡市的这处房子,看见这里仍是四室两厅的格局,装修的甚是典雅温馨,只是因为李振清从来没在这里住过,后来只是厉家铭一个人将这里作为临时住所,所以日常用品也不全,显得有些冷清。

    厉家铭告诉她这里是李振清的房子,不过他们可以放心的住,不用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方若谨却是觉得心里忽悠一下,心像是悬空了似的有些不踏实。

    她倒不是因为厉家铭没有买房子她不满意,只是觉得这里和林州的家一样,都是厉家铭借来的房子,让她对这里仍是少了些家的感觉,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但她明白即来之则安之的道理,趁着报到前的几天空闲,将家里需要用的东西一点点添置全了,里里外外打点的井井有条。

    按着夫妻回避制度,方若谨调到三乡市是在市委的机关工作,但工作质和原来差不太多,大多是文字工作,有时候会参加一些去基层和行业的调研,再综合上报材料,虽然不是很累,但是时间上有些不太自由。

    昊昊的学校离方若谨上班的地方不远,是市里最好的小学。这点倒不是厉家铭动用特权,而是她在给昊昊办转学的时候,通过李振清办的,部队和地方有双拥共建关系,加上昊昊成绩优异,学校看到这孩子得到的奥数奖项,没有什么犹豫就决定收下了。

    虽然中午她可以去接昊昊吃饭,但是放学却不好再接到办公室了,这里毕竟是市委机关,和区委的小庙还是不一样,她刚来这里,也不好总是请假。而且,厉家铭在三乡市是一市之长,她还是要顾及影响,

    厉家铭心里想的却是方若谨毕竟还年轻,把昊昊完全交给她一个人照顾,也实在是拖累了她,这对她不太公平,便决定请个钟点工,除了帮她做些家务,更主要是每天可以接送昊昊放学。

    几天后,李振清给他找了一位安徽籍的不够随军条件的军嫂,叫魏芳,又找了个时间带给他看。

    这位叫魏芳的军嫂还不到三十岁,因为家乡在偏远山区,常年在外打工,今年刚来三乡市投奔丈夫,顺便在三乡市打工。

    魏芳的丈夫是位士官,和李振清的司机是老乡,听说是参谋长李振清的朋友,二话没说便答应来帮忙。

    厉家铭初见到魏芳,见她长的身材健壮,穿着打扮很朴实,说话嗓门儿挺大,人也直爽,便很满意地留下她了。

    魏芳干活儿干净利落,又很能吃苦,会烧一手好菜。她每天上午会到一个早餐店打工,下午便会来厉家收拾卫生,接昊昊放学后,顺便烧一顿晚餐,周末方若谨让她休息两天。

    下意识里,李振清明白厉家铭不想和三乡市有什么牵扯,才帮他找了这样一个背景的人。

    方若谨本不想这样请人浪费钱,但是厉家铭教训她,年纪轻轻的不能不求上进,更不能让家务拖累了自己。

    她一细想也对,好歹厉家铭是一市之长,如果她再每天带着孩子疲于奔命耽误了工作,出了什么差错肯定会遭人诟病,便也同意了。

    因为方若谨在离开林州市西河区委的时候升了一职,所以在调到三乡市直机关后,仍是按原职务给她按排的工作,这个部虽然不是什么权利部门,但在下边的调研处安排一位副处长的职务仍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当然,这里是地级市,虽然叫着副处长,但实际行政级别仍是正科。

    厉家铭保密工作做的好,机关没人知道她是谁,但听说她是住在海军家属大院,想当然的认为她丈夫是当兵的,办公室里的同事便戏称她是军嫂。

    厉家铭事先和方若谨也谈过,为了避免麻烦,结婚的事在三乡仍是对外保密。

    方若谨也觉得这样最好,会省去许多麻烦,便也不甚在意,对同事间的调侃只是抿嘴一笑,不加以任何反驳。时间一长,大家都当她是害羞,也不再逗她。

    郭部长是个非常好的人,在这次三乡市的**窝案中,是硕果仅存的几个干净人之一,原是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前不久提拔到市委这个不太重要的部当部长,算是升了半级,整个部里也就是他略微知道一些方若谨的来历,所以对她颇为关照。

    方若谨所在的处室是经济调研处,所接触的事物较之以前要复杂百倍。处长于刚三十来岁,是部里最年轻的处长,但资历并不浅,他尊重郭部长的授意,有意多历练方若谨,一点点将些重要的材料交给她写,也对她很是关照。

    方若谨文字功底本就不薄,在于刚的带领下,过了不多时候便慢慢上了手,颇得于刚赏识,工作上总算是很快走上了正轨。

    今年的春节来的晚些,二月下旬才是农历大年。

    厉家铭年底格外忙碌,下乡走基层,去当地驻军和关键部门慰问,政府的新年团拜等等忙的连轴转,也无暇顾及家里,方若谨只好自己凑备着过年的东西。

    她现在已经嫁人,为人妻为人母,按方妈妈的话说,是自己支起了门户过日子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张罗,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要夫唱妇随,今年只能留在这里过年,带着孩子守着这个家,等候忙碌的丈夫回家。

    倒是李振清颇为了解厉家铭的情况,不时让司机送过来些过年的东西给他们。

    昊昊自方若谨和厉家铭结婚后,像是一下子懂事了许多,加上生活在父亲身边,格也变得开朗阳光起来,放寒假后除了报了个他最感兴趣的奥数班,又跟着一个退休的老师学习英语;有时候方若谨去超市买东西,他便跟后面帮着拎,很有小小男子汉的气质,在这个全新的环境里,倒是和方若谨相依为命,感情越来越好。

    机关单位在大年三十儿已经放假了。魏芳也开始休息了,方若谨自己做好了家务,又抽空儿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让他们放心,便开始包饺子,包好了饺子又做了几个菜。

    电视机里,三乡市的新闻正播着厉家铭去慰问公安民警,又去消防支队看在除夕夜值班守卫的消防战士们,方若谨知道他一半会儿回不来,看昊昊实在是饿了,便先煮了一锅饺子让昊昊先吃。

    “妈妈,我们不等爸爸了?”昊昊的小嘴巴塞得满满的,却仍惦记爸爸。

    “爸爸晚上还有事情,会回来很晚,你先吃吧,等爸爸回来妈妈再煮给爸爸吃。”

    方若谨其实不是很会包饺子,但是今年自己过年,只好用心学着包,好在现在网络发达,度娘会告诉她包饺子的各种攻略。

    方若谨包了两种饺子,先给昊昊煮了一锅白菜虾仁的让他先吃,留了一些黄瓜海螺饺子给厉家铭。

    昊昊极喜欢吃饺子,这点和厉家铭倒是很像,满满一大盘饺子吃的一个不剩,小肚子吃的圆滚滚的,吃饱了放下筷子让方若谨肚子。

    “妈妈肚肚。”这孩子把绒衣往上一撸,挺着小肚子让方若谨。

    方若谨一这孩子的肚子,真的成了个小西瓜,又气又笑:“傻儿子啊,饺子有的是,愿意吃妈妈再给你包啊,干嘛吃这么多,胃会难受的。”

    “不难受,昊昊最喜欢吃妈妈包的饺子。”

    昊昊红朴朴的小脸儿蹭在方若谨的脸上,懒懒的有些泛困。方若谨马上去给她弄水洗澡,洗好了以后给他换好衣服摁着他睡觉。

    “妈妈我要下楼放鞭。”听着外面越来越密集的鞭声,昊昊虽然困得眼睛睁不开,却仍是心心念念地想着要去玩。

    “乖,等爸爸回家再带你去放鞭,妈妈是女生,害怕呢。”

    “好吧,等爸爸回家带昊昊和妈妈一起去放鞭。”

    昊昊是小孩子,应该早睡早起,方若谨不想让他因为放假就改变了生活规律,从来都是按作息时间按排他的生活。

    厉家铭回家已经十一点了,身上有淡淡的酒气。

    一进家门儿便看到阳台上有一对大红灯笼高地挂着,红光映到屋子里面,显了一些喜气,客厅只留着一盏落地灯,方若谨一个人窝在客厅长沙发上看春晚,大约等的时间太长了,慢慢的意识模糊就快睡着了。厉家铭打开门进来的声音弄醒了她,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受了惊的眸子像小鹿一样瞪着,有些迷茫的样子甚是可爱。

    厉家铭心里一紧,连鞋子都没换,上前搂住了她:“困了怎么不去卧室躺着,在这里睡着了会感冒的。”

    “今天过年呀,所以我在等你。”

    “昊昊呢?”

    “吃过饺子睡了。”

    厉家铭身上有股子从外面带回来的凉气,被拥抱着的方若谨却感到了温暖。

    “傻丫头,以后我回来晚不用等我,自己先睡吧”。

    “今晚要守岁的,不一样嘛。”方若谨嘟囔了一句,便又问他,“你吃过饭了吗?我包了饺子,煮给你吃好不好?”

    “哦?你会包饺子?”

    “嗯,百度的谱子,又打电话问了我妈。”

    厉家铭笑:“好,煮点给我吃吧,晚上去看执勤的民警,又去了敬老院,光说话了,都没吃多少东西,你这一说饺子我突然饿得慌。”

    方若谨听了,忙推开他的怀抱去了厨房煮饺子,厉家铭去洗澡。

    厉家铭洗好澡出来,方若谨已经热好了菜,饺子也热腾腾地端上了桌子。

    “真香。”厉家铭咬了一口饺子,满口的鲜香,真的非常好吃,他满意的看了妻子,“你也吃点吧。”

    方若谨刚刚陪昊昊吃了几个饺子,并没吃饱,经他这一说倒是饿了,便陪着他吃。

    厉家铭几乎是一口一个饺子,吃的头不抬眼不睁。

    他从来不知道海螺居然也能包出饺子,而且是自己老婆包的,觉得鲜香的不得了,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将心里填得满满。

    “小谨,初二以后大约我没什么事了,会有几天假期,我们先回林州去看望一下你父母,然后我带你和昊昊回我老家去看看。”终于吃的差不多了,他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这样对方若谨说道。

    “好。需要我准备什么吗?”

    她这个丑媳妇也终于要见公婆了。方若谨突然有种紧张的感觉。

    “不用准备什么,我们只要回去看看他们就好。”厉家铭像是看出了方若谨的紧张,这样安慰她。

    “别担心,我父母人都很好,会喜欢你的。”

    “我知道。”方若谨一笑。不管公婆是否好相处,都不生活在一起,会免去许多麻烦,而她自会尽到为人媳的责任。

    方若谨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正是新旧交替之除,待要问他是否给他家中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却见厉家铭的电话响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抱歉更新的这么晚,但小汐时间实在不够用。

    周末有一场考试,很重要,所以小汐需要一点时间来应对,文停更两天,周日会接着更新。么么大家,我爱你们!

新家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