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高处不胜寒

云去槿似霞 高处不胜寒


    ……&)……厉家铭带着方若谨终于爬上了主峰的时候天色已经晌午,方若谨几乎是被厉家铭半抱半扶着爬上去的。……%)

    站在主峰顶上远眺,视野极为辽阔,脚下的山脉绵延起伏,远处的村庄镇子星落棋布,使人神一振,心都舒畅了许多。

    “这里空气真清新。”

    方若谨使劲儿地呼吸着带着微凉空气,有些兴奋地说道。

    厉家铭不待她的气息喘的均匀,便拉着她来到最高处一块巨石前,紧靠着石缝的土壤里钻出的一棵手腕的松树,这棵松树形状如一团云,枝叶伸展,伸向空中。

    厉家铭伸出手在树身上抚了两下,神情颇为怜惜。

    “小谨,这棵树是我高考那年栽下的,现在长这么高了。”厉家铭转头对着方若谨露出了孩子气的笑容,这让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英俊青年脸上的阳光。

    “你怎么把树种到了这个地方?”

    “当年高考前夕,我的成绩走到了一个瓶颈,几次模拟的成绩都不理想,情绪也非常不好。我周末从学校回家后吃不下饭,睡眠不好。妈妈知道了对我说:一个人,站得高才能看得更远,因为我只把眼睛盯在分数上了,走入了一个误区。她让我放下负担,不要在意分数,大学只不过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考什么样的大学,我都会是一个出色的学生。回到学校后,我认真的查找我的弱项,看看我的知识面最欠缺的是什么。没想到在最后阶段,我反而超越了自己,考出了非常好的成绩。高考结束后,在去北京上学前,我来到了这里,挖到了一棵很小的树苗,移裁到这里了。

    “为什么?”方若谨不懂这男人的思维,这里是山峰的最高点,风大雾重,这小树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因为这里最高,景色最好,小树长大了,便可以看到整个家乡的风景。”厉家铭低声说道。“我在家呆了三天,天天背着一壶水来为它浇水;周末回来的时候第一时间过来看它。没想到,它真的活了下来,长得这么高了。”

    方若谨被厉家铭的话震撼了。

    她记得很久之前偶然看过一本,叫《发现母亲》。中说,母亲是孩子的总设计师,家庭是孩子的最高学府,一个瞽母胜过一打特级教师,母亲的智慧会整整影响孩子的一生。看来厉家铭的母亲,确实是位了不起的母亲。

    “厉大哥,你已经站的很高了。”

    高得令人仰望,只是不知道这道风景她看久了会不会累。

    “小谨哪,还有一句话,高处不胜寒啊。”厉家铭颇有感触,他轻轻地将小妻子搂在怀里,抚着她的长发,情不自禁的叹息。

    “后来,我和曹燕妮的婚姻出现了问题,当时我很痛苦,不但对婚姻,对整个人生都产生了怀疑。离婚后,我带着昊昊回来看望重病的父亲。父母很开心,想留下昊昊由他们照顾。可是,昊昊那么小,父亲病重,我哪能再给他们增加负担,我抱着昊昊来到这里,告诉昊昊要努力长大,要和这棵小树一样,坚强起来。回北京以后,我将昊昊送到天津的一个堂姐家,让她帮我带着昊昊,我只有抽空儿去看他。”

    一个单身父亲,带着不满周岁的儿子,就如同她第一眼看到那对父子一样,他们是那样和谐,温暖,却又是那样形单影只。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他们唤起了方若谨心底的母吧。

    方若谨忽然觉得她很幸运,她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爱这对父子,保护他们,为他们洗衣做饭;而他们又给了她一个温暖的家。……&

    “厉大哥你放心,我会对昊昊好。”

    这样朴实的语言再次让厉家铭感动,这个傻姑娘总是用她纯净的心来包容他,感动着他。

    “松树长的再高,也离不开土壤。小谨,你就是那块让我连接着大地的净土。”

    这样的比喻让方若谨出乎意外,她有些羞赧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也伸出手抚着那棵树身:“你每次回来都要来这里看看?”

    “是,每次我来到这里心情都非常平静,心也异常开阔,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以后,我会陪你来看它。”方若谨轻轻握住了厉家铭的手。

    这一刻,方若谨仿佛闻到了爱的味道,这种感觉让她沉溺。

    夫妻俩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家中厅里的地上堆着一些当地的土特产,桌子上放着几瓶酒。

    “县长来了,还有什么长的,问你明天什么时候回去,非要来车送你呢。”厉妈妈和儿子汇报着上午家中来的人情况,“还要给昊昊塞红包,昊昊没要,他们又硬要塞给我。我告诉他们,这钱不能拿,否则我儿子回家非和我撕破脸逼着我给你们送回去不可。你们就忍心让我这老太婆跑到县上再去找你们一趟?他们也就没再强逼着给我了。”

    厉家铭笑,母亲倒是会倚老卖老。

    昊昊看到方若谨回来,扑到她怀里搂着她的腰埋着头半天不吭声。

    方若谨觉出他不高兴的样子,抬起他的小脸儿问:“昊昊怎么了?”

    “妈妈只和爸爸去玩,不理昊昊了,趁昊昊睡觉不要昊昊了。”

    一边说着,两只大眼睛一边眨啊眨的,眼泪却忍着没掉下来,方若谨心疼的一下子将他抱到怀里。

    “傻儿子,妈妈怎么会不要昊昊呢,早上出去的时候昊昊没醒呢,昊昊需要多睡会儿,爸爸带妈妈爬山去了。”

    “我也要爬山!”昊昊立即抗议道。

    “好啊,等下次来我们也带昊昊去爬,现在昊昊太小了,爬不动呢。”

    厉家铭妈妈见方若谨和小孙子的感情这样好,心里越发喜欢这个儿媳妇起来。

    按这里的习俗,新媳妇进门儿改口叫妈后,婆婆是要给红包的,叫“改口费”。昨天方若谨进门儿时,家里有人,到了晚上厉妈妈见他们走了一天的路又累又乏就没来得及给,现在家里没有外人了,厉妈妈便开始讲究起这些老规矩来。

    她将一个大红双喜红包硬塞到方若谨手里:“这是老规矩,虽然钱不多,但是爸爸妈妈的一点心意。”

    方若谨推辞不过,便扭头看了厉家铭一眼,见厉家铭笑着点头,便说了声谢谢妈妈收下了。

    厉妈妈又给了昊昊一个红包,昊昊也学着方若谨说谢谢。

    正月初三是习俗讲究的“送年”,即将“年”送走的意思,家家户户要放便吃饺子。

    方若谨从和面调馅到包饺子,几乎一个人全揽了,活计干净利落,吃起来味道更是好。

    厉妈妈看着这个媳妇越发满意,趁着厉家铭带着媳妇儿和儿子去外面放鞭,偷偷对厉爸爸说道:“家铭这个媳妇总算靠点谱儿。”

    厉爸爸也点点头:“儿子三十多了,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用我们心了。”

    厉家两老早被曹燕妮伤透了心,原听说儿子要带媳妇回来,便抱着对这个新媳妇敬而远之的心态,现在看方若谨这么懂事孝顺,身体上的病痛仿佛都好了许多,这个年过的神着呢。

    厉家铭带着妻儿在家只呆了两天,初四便要回去了,为了躲开县里乡里的人送行,原本准备中午启程改成了一大早就走。

    厉妈妈非要捎些土特产让他们带回去,厉家铭嫌麻烦不肯带,方若谨却笑笑接过来:“妈妈的心意,我们带着吧,飞机托运又不麻烦。”

    仍是来时送他们的那辆军车,一大早就过来停在院子门口等他们了。上车前方若谨拉住厉妈妈的手叮嘱着:“妈妈,我们离家里远,照顾不到您二老,千万保重身体。等天暖和些,爸爸身体能行了,你们就去我们那里住上一段时间。”

    厉妈妈什么话都说不出,即舍不得儿子孙子,又感动媳妇的孝顺。她不停地抹着眼泪,紧紧拉住方若谨的手不愿意放开。

    她万没想到儿子三十多岁了,又拖着个孩子,却能给她找来这么一个懂事的儿媳妇,她千叮万嘱儿媳妇有假期时要带着昊昊回老家来住几天。

    等上了车,方若谨才对靠近车窗和她告别的厉妈妈低声说道:“妈,那对枕套我带走了,给您们留了点钱,放在枕头底下,您回去收好了,得空儿给爸爸买些吃的用的东西吧。”

    厉妈妈一愣,待再要说话,方若谨已经关上了车窗,越野吉普载着一家三口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的少些,但是段落整好在此结束,争取后面补上。)……

高处不胜寒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