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狭路相逢

云去槿似霞 狭路相逢


    ……&)……春节过后一切恢复到正常,方若谨又过起了上班下班回家带孩子过日子的生活。……&厉家铭依然很忙,新的一届政府班子刚刚调整完毕,全新的一年有许多规划要落实,他难以□私务,但妻儿都守在他身边,这让他踏实多了,全身心都扑在工作上,手下的人都觉得这位年轻的官员身上有用不完的力。

    方若谨往往都已经入睡了,才会猛然惊觉到这个男人刚爬上床搂紧了她,而早上因为她要做早餐,总是轻轻起床不吵醒他,让他尽量再多睡会儿。等厉家铭醒来的时候,身边多半是空着的,只是厨房锅里有给他留着的贴心早餐。

    三乡市政府座落在新城区,离着海军大院很近,依山傍海,连带着周遭的地价都攀升了不少;而三乡市委在老城区,离家有些远。

    方若谨早上仍是早送昊昊上学,但她都是带着昊昊挤公共汽车,坐到昊昊学校那一站下车,送他走进学校,自己再走五分钟的路到市委上班。

    方若谨从不坐厉家铭的专车,一来她知道厉家铭不愿意暴露两人的关系,二来她也不喜欢让人知道她的身份,觉得做一个普通的小白领就很快乐。

    两个月的时间适应下来,她渐渐找到了感觉,也喜欢起三乡市来。

    这里气候比林州温暖,空气质量也好太多,海鲜便宜,物价低廉,这里也是父亲方正坤的故乡,虽然老家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但方若谨仍是有种亲切感。

    正月十五是元宵节,按三乡市的习俗有灯会。到了正月十三,各单位的都在三乡市的海滨公园布置灯展,千百种花灯争奇斗艳,公园从下午开始就热闹起来。

    沿海城市春天的气温总是升的慢,没出正月仍是寒风凛冽。但方若谨知道孩子都喜欢热闹,厉家铭肯定忙的没有时间也不方便,正月十五晚上人也会更多,她怕挤到昊昊,便决定在十三的晚上带昊昊去看看花灯。

    昊昊还没有开学,仍在放寒假,听方若谨说要带他去看灯,高兴的跳了起来,搂着方若谨便亲。……&

    “妈妈我爱你。”

    方若谨笑,也抱着他亲亲说:“昊昊我也爱你。”

    方若谨带昊昊到了海滨公园才知道,今天市里在这里有重大活动。

    这次活动是由三乡市旅游局和文化局联合搞的,以祭祀海神仪式开始拉开旅游民俗文化序幕;接着便是正月十五的花灯会,请来本市最著名的民间艺人表演中国技艺湛的花灯制作技术,还会展出来自十余个国家青少年自制的灯笼;之后还有二月二的龙歌、龙舞、龙戏、龙画、龙船等,旨在通过这些民俗活动,向中外友人展示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的魅力,将三乡市的乡土文化国际化、民俗化、时尚化,从而推动三乡市的旅游产业发展。

    农历正月十三,是传说中海神娘娘的生日,是我国沿海地区的传统民俗,据史料记载,谷雨时节祭拜海神娘娘活动已有千年历史。海神娘娘是海上生产作业者的保护神,是沿海民间最崇拜神祗,海边人亲切地称之为娘娘,沿海的渔民们都要在这天要举行盛大的祭海仪式,祈求新的一年鱼虾满仓、全家平安。

    而三乡市的风俗,凡是家里以打渔为生,或是靠海生活的,这一天都要去海边放鞭,摆供品,点着长香,放船灯,以祈来年风调雨顺,诸事顺利。放出去的海灯在海上漂的越远,海灯不灭,放海灯者则感到吉祥。

    当方若谨带着昊昊来到海滨公园的时候,海滨公园已经挂满了各式的花灯,而公园中心广场处已经搭起了小舞台,在游艇码头上已经摆满了各式船形灯海灯。这是用高粱秸秆做成船形框架,船体装饰着五颜六色的彩纸,船身里放上蜡烛,但等天一擦黑,祭海仪式便将正式开始。

    在大约六点半的时候,一个近百人组成的秧歌队在广场上舞了起来,锣鼓喧天,人也越来越多。

    方若谨带昊昊在市里吃了饭之后才来的,昊昊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小脸兴奋的红红的,方若谨怕他跑丢了,俩人一直手拉着手在人群中穿梭,倒像是一对姐弟。……_!

    到了将近七点的时候,中心舞台忽然人声沸腾,有人在说市长来了,人潮突然涌向了在广场中心。

    方若谨怕挤到昊昊,只是远远地看着,只见一行人匆匆穿过广场走向中心舞台,有主持人讲话,先是介绍参加仪式的重要嘉宾,然后是对此次活动的介绍,方若谨听得最清一句便是:“请厉家铭市长致辞!”

    昊昊一见厉家铭站到了话筒前,便大喊了一声:“爸爸!”吓得方若谨连忙捂住了他的嘴。

    “别喊,爸爸是在工作。”方若谨低声对昊昊说。昊昊立即听话地闭上嘴巴,然后两眼巴巴的望向会场中心,可因为个子太矮看不到,方若谨只好弯腰将她抱起来,可是一会儿就累的抱不动了,只好把他又放下。

    好在厉家铭讲话时间并不长,致辞完了以后祭海仪式便正式开始。

    一时间海面上鞭声大作,电子摇控点燃的五彩烟火将整个海面上空映得五彩斑斓,变幻出各种美丽的图案,异常耀眼。

    烟火过后,便是隆重的放海灯仪式,市领导和嘉宾一行在安保人员的护卫下,往公园西侧的游艇码头走去,游园的人流也随着往那边涌。

    昊昊是小孩子,正是贪玩的年纪,听见鞭响就往海边跑,听说码头那儿放灯,又拉着方若谨往西侧去,两人手拉手,磕磕绊绊终于挤到了游艇码头,便看见市领导加上一行嘉宾正在准备放灯仪式。

    厉家铭一身深色西装,藏青色开斯米大衣,在暮色中亲手点燃一艘海灯船,他将灯船缓缓放入水中,看着那艘灯船在海风的吹动下,缓缓驶入海中。接着,嘉宾们也照着他的样子,将手里的海灯点亮,纷纷放入水中。

    这时,停靠在远处的几艘大船同时拉响了汽笛,亮起了漂亮的渔火,之后,岸上的人们手中点亮的海灯都纷纷放入大海,一盏盏色彩斑斓的海灯载着人们的心愿漂向碧波深处,祈求海神娘娘泽施四海。

    此时,岸边的树上、绳子上挂着的花灯也更加漂亮,游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整个海滨公园一片沸腾。

    方若谨带着昊昊站在不远处看完放灯仪式,她在一边的小摊上帮昊昊买了一只漂亮的小船灯,和他一起点亮了放在海中,之后又沿着海边看着各式的花灯,海边的人越聚越多,方若谨便拉着昊昊往园口处搞。两人转过一片树林,便与带着一群嘉宾经过的市领导相遇。

    厉家铭身旁围绕着一堆人,有政府官员,有外宾,也有邀请来的工商界人士。方若谨带着昊昊走正好和那帮人走了迎面,她忙拉住昊昊,避到了一侧。

    大约是一位外宾问了一句什么,翻译没听清楚,而紧紧跟在厉家铭身边的一位穿白色套裙、洋红色羊绒大衣的女子马上用英语大声解说着,看样子她并不是翻译,却是盈盈笑语,不时地和周围的人谈笑风生。

    方若谨怕昊昊再喊出爸爸来,紧紧握着他的手,略弯下腰将她护在怀里。可立即她就发现了情况不对,昊昊使着劲儿扭着头盯着厉家铭,小嘴咬着下唇,大眼里有着说不清的神情。

    方若谨以为他看到厉家铭不理他们,心里不高兴,便蹲下来哄他:“昊昊,爸爸是在工作,我们不要打扰他。”

    昊昊仍是一声不吭,把头埋在她的腰间,却仍是不停地扭过脸往那边看去。

    方若谨感叹,难怪厉家铭会说那句高处不胜寒,如果现在昊昊一嗓子喊出去,厉家铭应不应呢?如果应了,他无所谓,怕是她和昊昊明天就会被围观了,这让孩子怎么上学读,自己还怎么在机关工作?厉家铭当初和她商量隐婚,怕是也有对她和儿子考虑的。

    那一行人从他们身旁匆匆走过,厉家铭的表情平板无波,视线完全没有在她和昊昊身上做停留,像是在专心听着身边一位官员说话,而他身边的红衣女子也像是和他很熟,紧跟着厉家铭的脚步,一会儿用国语大声和官员说着什么,一会儿又用英语和几外老外模样的人解释着,不一会儿,一群人便前护后拥的渐渐走远。直到那行人转过前面的山角看不见身影,方若谨才松开昊昊的手,捂捂他冻红的脸:“昊昊,我们回家吧,爸爸还有工作呢,顾不上我们。”

    “好。”昊昊闷声答应着,却是乖巧地握着她的手,不肯抬起脸来。

    方若谨正要抱起他哄哄,却听得身后有人轻声叫她:“若谨嫂子!”

    方若谨一回头,便看到了厉家铭的秘侯建军。

    “侯叔叔!”随着昊昊委屈的声音喊出来,侯建军上前一步抱起了昊昊。

    “建军,你也来了?”

    “嫂子,厉市长要我来照看你们,他有人在,不方便来接你们,一会儿我送你们回家。”

    她之前给厉家铭打过电话,说过晚上会带昊昊来看灯会,他并没有说什么,大约刚才他看到她和昊昊了,便让侯建来照顾她和昊昊。

    “谢谢你建军,我和昊昊坐出租车回去是一样的。”

    “嫂子,外面人多车少,一会儿人会更多,您带孩子不方便,我已经要了车子在外面等着了。”

    方若谨看昊昊冻的脸已经发红了,便谢过侯建军,慢慢跟随着他往园子外面走去。出了园区大门口,果然看到一辆黑色奥迪停在那儿,但并不是厉家铭的专车,侯建军等他们母子俩上了车,吩咐了司机一句,车子便载着他们回到了海军家属大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白天一直有事儿,晚上又去接人,更新晚了,抱歉!)……

狭路相逢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