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养眼


    方若谨见到苑宁已经是一周之后了,她是跟省电视台的一个栏目组来三乡,住在新区的一个宾馆里。趁着到市内办事,中午顺便约方若谨见面。

    “这是我们和军事频道一起合作的一个大型的电视纪录片,拍水兵的生活。”苑宁兴奋的两只大眼睛亮闪闪的,短发都像是要飞扬起来。

    “呀,那你们不是要随舰艇出海?还有啊,是不是要上潜艇?”大约每个女孩子都有军人情结,方若谨也跟着兴奋起来。

    “当然,我们先是拍战士们在岸上的训练和生活,下个月就会随军舰出海,也会到潜艇上,这个节目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呢。”

    “太好了,我们可以常见面呢。算了,你来三乡市台工作得了,这里气候比林州好多了。”方若谨说不到三句话,便开始拉拢她。

    苑宁看到方若谨格外亲切,觉得她即像是姐姐又像是朋友,从她调到三乡好久不见,心中竟有些想念,便开心地笑着说:“若谨姐,你现在好不好?昊昊也好吗?”

    方若谨和厉家铭拿证前,曾带昊昊去过她和苑两人合组的房子里拿东西,苑宁见到过昊昊;结婚后方若谨告诉她嫁的男人就是昊昊的爸爸,但具体的细节情况说的不多,只说丈夫是在三乡市政府工作,自己不久便要随丈夫调到三乡。

    苑宁是个极有分寸的姑娘,自然没有多问。但在她的印像里,方若谨并不是个会拿自己婚姻当儿戏的人,她觉得能让一个女人暗恋十年的男人,一定非常优秀,有独特的魅力,方若谨一定足够爱她,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嫁给他,并随他来到异乡生活。

    “宁宁我很好。”方若谨抿嘴一笑,随即打趣起她来:“到是你,脸泛桃花,难道是有喜事?”

    “呀,若谨姐你乱说什么!”苑宁大约因仍未走出校门儿的缘故,脸皮极薄,被方若谨一调侃,俏脸刷地红了,目光撇向一侧,却又觉得不妥,又回瞪了她一眼:“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哟,小丫头真的有心上人了啊,快说说看是什么样的帅哥。”方若谨欣喜地问。

    “就在这边的基地,原是在艇上工作,前段时间负责协调我们这个栏目,他是军方的联络官,我们就这样认识了。”苑宁羞涩地说,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幸福:“若谨姐,他跟我说,如果做军嫂,就要来三乡,你说,如果我为了他放弃自己的专业,值得吗?”

    “爱他为什么就一定要放弃自己的专业?这边也有电视台。不过苑宁,嫁给当兵的确实要付出很多,这你的确要有思想准备。”

    从来三乡之后,她就一直生活在这个部队家属大院里,和这些军嫂也有些接触,加上平时有空儿也和魏芳聊天,她也多少知道些嫁给军人意思味着什么。

    “是啊,若谨姐,不知道我是不是太天真了,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是真的爱他,还计较什么专业不专业呢?”

    中国传统女人大都有嫁**随**想法,方若谨自己便是背景离乡跟着厉家铭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为了爱情而不计较一切的女人,但自己心里的那点念想,只有自己更清楚。如今,哪怕厉家铭要去西藏,她都会跟着去的。

    苑宁的话有点说到方若谨的心里去了,她若有所思的样子让苑宁觉得越看越好看,心里发越喜欢。

    “若谨姐,你真得变漂亮了,气质也越来不同了呢。”不知道为什么,苑宁就是喜欢方若谨这种沉静样子,觉得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柔和的美。

    方若谨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便笑笑说:“瞎说,我都老了,哪能和你比。”然后又像个大姐姐似的叮嘱道,“婚姻是要讲缘分的,强求不得,如果是真心喜欢,就好好相处吧。”

    “若谨姐,我知道了。”苑宁低头笑笑,甜蜜却是洋溢在脸上。

    方若谨此时知道自己喜欢苑宁什么了,这丫头直白的情绪表露,和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傻傻的,让人一眼就看到心里去了,不仅有些感叹。

    “傻丫头,有空儿带来给姐姐看看吧,可别稀里糊涂让人拐走了。”在苑宁面前,方若谨特别像个大姐,也特爱心。

    “好。”苑宁答应着,咧着嘴巴笑。

    方若谨刹那间惊觉到和苑宁相比,自己真的老了。虽然两人只差了三岁,苑宁却干净的透明。

    ******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平静,昊昊开学后,方若谨的时间紧张了些,但好在有魏芳魏芳不到三十岁,有个和昊昊差不多大的儿子在老家上学了,因此对昊昊照顾的很周到,家里家外的活儿干的也利索,确实省去了方若谨不少功夫。

    进入三月中旬,市里的各项工作也都走上正规,厉家铭像是缓过了一口气,晚上回家陪着妻儿的时间也渐渐多了些。

    方若谨心里一直惦着买房子这回事儿,却不知道怎么和他开口,这天晚上趁着厉家铭回家早,一家三口一起吃完饭在看电视的功夫,方若谨便想和他商量一下。

    “厉大哥,还记得你到三乡报到后给我的那张卡吗?”方若谨不知道该怎么说房子的事儿,便这样开头。

    “哦?”厉家铭并没有扭头看她,他两眼仍盯在电视上,那里正在播报国际新闻,因而显得有些漫不经心,“钱不够用吗?”

    “不是的,钱还有,并没有花多少。”方若谨赶忙说。“我们一直借房子住,我是想,我想趁着现在这里房价还算低,我们自己买套房子吧,总住人家的房子不太好。”这话方若谨说的困难,意思却是明白,她想买房子。

    厉家铭看得出她并没有嫌弃他没房子的意思,但是一时又不透她为什么这样说,略一思索,便温柔一笑:“那钱原是给你和昊昊做生活费的,我现在的工资也都交给你了,家里的事情都是你说了算,昊昊从小不在我身边,没有安全感,我知道你对他极好,而且你也年轻,愿意买什么就买吧,别亏着你俩就行。”

    厉家铭说罢,又伸手抚上了她的肩头,轻轻将她的身子转向自己。

    大约是婚后生活稳定安逸,她的脸上又多长了点,上去手感也更好了。看她瞪着大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样子,又忍不住用手指捏了捏她的脸蛋笑笑:“至于房子,暂时可以先不用考虑,总会有的。”

    “嗯。”方若谨听他这样一说,倒是不好再多说什么了,答应了一声便也转过头盯着电视看。

    这就是方若谨和厉家铭第一次谈房子的结果。

    所以等到陈颖再次问方若谨房子的时候,她便有些抱歉的说:“陈姐,房子的事以后再说吧。”

    陈颖当然不好问原因,倒也无所谓,但仍是有些遗憾地叮嘱她:“没关系,什么时候想买了就和我说。”

    周四上午有全市的重要干部会议,通知副处级以上干部参加,据说书记、市长全部到会并有重要讲话。

    方若谨早上先送了昊昊上学,然后回到机关搭上专用大巴和同事一起从市委出发。赶到市政府礼堂的时候,人已经坐的差不多了,她找了一个角落地方悄悄坐下,才敢抬头看向台上。

    主席台上空空的,座签已经摆好,但领导们都还没到。

    “怎么不往前坐?”

    陈颖随后悄悄走进来,坐在她身边压低嗓子问她。

    “我来晚了。”方若谨微微一笑。

    陈颖虽然人在经济调研处,但是她的任职却是办公室副主任,这也是为了解决她的职务问题灵活任命的,一般来说这种会她都不太愿意来,领导也不太管她,但因着有方若谨做伴,离自己家又近,早上便开着自己那辆雷克萨斯直接过来了,大约路上堵车,所以比方若谨到的更晚。

    陈颖从包里掏出一个包装巧的盒子递给方若谨,还没等说话,便听到后排的两个年轻女人在轻声八卦。

    “早知道厉市长来,我们八点就来占座了,坐得这么远,连脸都看不清。”

    “看清又怎么样,你看清他,他又看不清你;即使多看你几眼又怎样,他又不会娶你。”

    “却你的,我养养眼还不行嘛。”

    “养眼也养人呢!”说话的女人撇嘴一笑,突然压低了声音,“听说了吗?那位调到那边去了,据说今天下午就要去报到了。”

    “真的假的?她能愿意?”

    “为什么不愿意?虽然权利小了点,但那可是正处,她还想怎么样!”

    “这么说,所传并非空来风?”

    “谁知道呢!管他有风没风,先把职务捞到再说。”

    “有道理。”

    “嘘!”前排有人回头让她们禁声,那俩个女人忙一捂嘴,瞬间面容肃整。

    这是方若谨第一次参加有厉家铭坐在主席台上的市里大会,也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听到别的女人议论自己的丈夫,只是后面的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并不明白,只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觉得那些话仍是和厉家铭有送。

    正在胡思乱想,感觉到自己胳膊被陈颖一碰,她歪头正好对上了陈颖轻蔑的撇过去的眼神,便会心一笑。

    她忽然想起前几天早上厉家铭将她抱在怀里,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都要相信他的话。

    心念一动。

    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乱七八糟议论事先给自己打预防针的?

    会议开始后,先是一位副市长做报告,接着是市委副书记传达中央和省里的文件,最后才是厉家铭讲话。厉家铭的讲话风格果然和他这个人格一样,简洁明了,声音低沉有力,只用了十几分钟便结束了,最后是陈峰书记做总结。

    会议开完已经接近十二点了,方若谨本想搭机关来的大巴回去,但却被陈颖硬拉到自己车子上一起走。

    “这些人真是的,有影没影就会胡沁,也不看看厉市长会不会多看他们一眼。”陈颖一边开车一边愤愤不平地对方若谨说,“听我老公说,厉市长这个人非常严谨,平时在应酬场合碰到,本不近女色,更别说机关这些女人了,他躲都来不及呢,就听她们自己YY吧。”

    “哦?他真那么有定力?”方若谨忽然似笑非笑地接了一句。

    “当然。”陈颖扭头瞪了她了眼,又接着说,“想爬上他的床上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可是厉家铭是什么人!连我公公都说,高级干部他接触的多了,就没见过厉家铭这种油盐不进的人!所以信和现在做的工程都小心多了,生怕惹出点什么事出来,被这位市长大人给拿来杀**给猴儿看。”

    “为什么这样说?”方若谨有点不明白陈颖的话。

    “你来的晚,当然有好多事情不知道。去年这里发生的**窝案,就是因为一件豆腐渣工程引爆的,三乡的大大小小头头栽了多少你没听说吗?自厉市长上任后,便要求全市所有在建的大中型工程项目全部自查安全质量问题,哪里出事首先处理一把手,已经查处了几十起了,所以今年以来信和抓质量抓得特别严,就怕出事。”

    方若谨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对厉家铭的评价,不觉有些好奇。

    陈颖倒是知道得多,一路唠叨着不紧不慢开着车,说着些三乡市里的人或事,等两人回到机关已经过了十二点半了,陈颖将车停到了市委大院里,然后直接去了机关食堂吃了口饭,再一起上楼回办公室。

    刚走出五楼电梯,便看到几个人站在走廊说话,他们处长于刚正和一个头发高高挽起的女人在握手寒暄,见到方若谨和陈颖上来了,便招招手喊:“小方,陈姐,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刚调到咱们部的办公室主任谢茜莹。”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新晚了,抱歉,不过字数还是足的~

养眼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