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云去槿似霞 > 冤家路窄

云去槿似霞 冤家路窄


    走廊的光线并不明亮,却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女人高桃的身材,利落的深色套装,五寸高的黑色新款女鞋,高挽的发型大方新颖,全身上下除了一款卡地亚18K玫瑰K金女表再没有一件饰品,利落中透着干练的气势。

    虽然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但由于她正侧着脸在和于刚说话,方若谨仍没有看清女人的脸,但是谢茜莹这个名子却深深地印在她的脑子里。

    几乎就在同时,她突然感觉到了胳膊上的力量,陈颖抓住她胳膊的手稍微地用了一下力。

    “您好。”陈颖上前两步,微笑着握住了谢茜莹先伸出的手。

    随后,方若谨也扯着嘴角微笑着伸出手与她相握:“欢迎您,谢主任。”

    直到站到了对面,方若谨才觉出这女人真的是上次在厉家铭林州的房子里见过的女人,只不过那一次她全身的淑女装扮更显女人的婉约,而现在则是经典的职场女的形象。

    谢茜莹显然没有认出方若谨,待她握住了方若谨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对上了那双温和的眼睛时,才恍惚觉得这个女人她在哪儿见过,却又一下子对不上号。她打量了一下方若谨身上的深色女裤,淡粉色丝质衬衫外面罩着一件浅蓝色针织开衫,极普通的机关白领打扮,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热情地说:“方处长、陈主任都是年轻有为,以后我们还要多多配合。”

    “不气。”方若谨笑笑,收回了手。

    和陈颖相继回到办公室,方若谨才发现陈颖脸上一直挂着一抹冷有若无的冷笑。

    “陈姐?怎么了?”

    “早上开会时,那两个女人的议论你听到没?”

    方若谨略一思索,便知道陈颖指的是什么,她微微一笑:“就是她?”

    陈颖点点头,微微叹了口气。

    “政府那边有传说她和厉市长关系微妙,所以才提的职。”陈颖咧嘴一哂,“可是我相信厉市长不是这样的人,反倒觉得他是用这种方式将她踢开。”

    结果一脚踢到自己老婆的身边。

    方若谨心里狠狠地紧缩了一下,顿觉得脑袋涨大。

    早上开会时听到那两个女人的议论便是有这个意思,想必谢茜莹对厉家铭的爱慕已经是司马迢之心了。

    看刚才她那眼神儿,谢茜莹一定是认出她来了,否则不会是那种表情,假如她知道自己和厉家铭已经结婚了,真不知道两人以后要怎么面对。这种女人的心机太深,还不如刘雅丽那样直白火辣的子让自己心里有底。

    “陈姐,我们自扫门前雪吧。”方若谨只能这样安慰陈颖,然后极自然地转移着话题。“对了,你给我的盒子是什么呢?”她想起早上陈颖递给她的那个巧包装盒子,便伸手从包里拿了出来。

    “护手霜。”陈颖不经意地说道,“我看你的手有些干,是不是来三乡不习惯这里的水质?我刚来这里也是这样。”陈颖是杭州人,所以才有这样一说。

    “这里的水质稍硬,天冷的时候手就会特别干,护理不好还容易皴裂,后来我老公去香港时给我捎的这种护手霜,我用了一段时间手就好了,送你一管擦擦试试。”

    方若谨本没听过这种牌子,但却知道陈颖用的东西都是贵的,忙说:“多少钱?”

    陈颖瞪她一眼:“给我钱就不给你用了!”

    方若谨一下子禁声。

    同事间如果分的太清真的会伤感情,难得陈颖不计较小事。于是便在心里惦量着什么时候要送她一件礼物还上这个人情。

    下午三点的时候部里果然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宣布了新的任命。除了谢茜莹,还有几名干部有所变动。

    “想要我回办公室给她打杂?哼,想的美。”

    开完了会,陈颖撇着嘴巴嘟囔了一句。

    方若谨想极可能是领导找陈颖谈了,要她回办公室任职她不干。

    谢茜莹是那种浑身上下都透着明的女人,非常适合在职场生存,大约平日在两大机关挺出名的,陈颖多少有些耳闻,因而有点不待见她。

    方若谨心里一直惦量着假如谢茜莹认出她来自己怎么应付,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有些头晕脑胀的,整天都心神不宁。

    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方若谨非常希望和厉家铭谈谈,但是一直等到深夜,厉家铭仍没回来,她自己就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猛然醒来,才发现这个男人就躺在自己的身边。

    “还早呢,再睡会儿吧。”

    厉家铭翻了个身,将她搂在怀里,低声说了句。

    他知道她辛苦,每天带着孩子上班,还要持家务,自己极少能顾得上家,儿子想和他亲热一下都找不到时间,和他抱怨过几次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个人在撑着。

    方若谨动了□子,让自己更紧地靠在他的怀里,然后将脸贴在他的膛蹭了蹭:“我昨天看到谢茜莹了,任我们部办公室主任,昨天刚来报到。”

    厉家铭身体明显一僵。

    让谢茜莹离开市政府机关确实是他授意的,这个女人的暧昧已经让他忍无可忍,而由此引发的各种流言更是让他感到愤怒。但是具体作却不是他,自有人会意去安排。

    当时作这件事的人曾问过他,下边的各局机关有空缺,是否考虑把谢茜莹下放,厉家铭摇头否定了。

    政府下属的各委办局都是职能部门,放下去提一职就是副局长,那真的就是提拔使用了。如果这女人收敛一点还好说,假如她打着他的名号狐假虎威,那后果就是“三人成虎”了。最理想的办法是让她去党委系统,离开他的管辖,从此再没有交际,也眼不见心不烦。

    作的人领会了他的意图,不露痕迹地安排妥当。

    于是在这轮全市干部调整中,谢茜莹拟任到三乡市唯一的一所本科大学,三乡海洋学院去做党委记。这是个正处级单位,谢茜莹去便是提了一级,当然说不出什么来,但如果她再想到市直机关单位,短时间之内怕是难了。

    但是在前天的市委常委会的时候,他因为要去北京开会而缺席了,市里的干部调整情况陈峰记和他沟通过,他对其他人的安排基本上没什么意见,便也没再去过问这件事,组织部门征求他的意见,便说同意陈记的意见。谁知道事情到了常委会,又出现了变化,谢茜莹然没有去海洋学院,而是做了方若谨的同事。

    厉家铭脑子立刻高速运转起来。

    事情出现在常委会上,但早已经在这之前被做了手脚,看来还是他大意了。

    方若谨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窝在他的怀里一声不吭,像是又要睡着了的样子。

    厉家铭知道她这是存了心思,便拍拍她的背安慰她:“没关系,她和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方若谨连眼睛都没睁开,略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我想她对我应该是有印象的,像不过一下子没对上号。”

    “她若要是问你,就仍说是我表妹好了,她不敢怎么样对你的。”

    以谢茜莹的明,如果知道方若谨是自己妻子,拍马屁或许还不甘心,但维持基本的礼貌还是会的,他并不担心这个。

    “是不是我一辈子都要做你的表妹?”方若谨突然闷声问了一句。

    厉家铭抚着她背部的手一顿,不觉失声笑了起来。

    这傻丫头开始为自己争取地位了吗?这样一想,心情忽然极好,大手便开始不规矩起来。

    “你想要怎么样?我们,开个新闻发布会好不好?宣布你已经是我夫人了,或是再来个高调的婚礼?嗯?”厉家铭的声音要多不正经就有多不正经,连音调都高了几度。

    方若谨不懂别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但她明白自己是不能这样在他怀里和他说正事儿的。厉家铭这个男人永远有本事在这个时候把正经事儿给往邪里说,他那干燥略带薄茧的大手简直就是万恶之源,一会儿就将她的隐秘部位探索了一遍,拿捏着她全身都软了下来,猛地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不要,昊昊上学来不及了。”

    “来得及,还不到六点呢,一会儿我送你们。”

    “不行!”

    方若谨吓了一跳,急忙推拒他,可哪推得动,这男人三两下就扯掉了她身上的屏障,纵身一挺便直达花心。

    “你……”方若谨话还没有说出来,便被吻堵在喉头。

    厉家铭总觉得这傻丫头的口里有一种蜜香,让他一沾到就尝不够。

    他在此之前并不知道接吻这件事竟然会让人上瘾。从他上大学时候起,就觉得这是那些文艺小青年臆想出来的文字游戏,却没想到自己现在竟然一沾到这丫头的双唇便有些把持不住,疯狂的想要她。曾有一度他觉得自己都有种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想法了。

    大约这段时间他都回来太晚,几天没有碰她了,他的不可遏止地爆发出来,全身的血都涌向了某个地方,动作的激烈程度让方若谨有些承受不住,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低泣般的轻吟。

    厉家铭用双手撑住上半身,腰部以下却因为用力太勇猛而将方若谨推得差点撞到床头。他俯视着身下的女人,她散乱的长发撒落在枕上,大约昨天晚上睡的不好,眼窝有抹黑青,显得脸色有些苍白,由于紧张,一双小手使劲儿地攀着他的脖子,娇弱无力地半闭着双眸,柔软的身体任他揉搓着,折叠着,透着说不出的感。他从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木讷的小女人竟是这般诱人,让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多年前他抱着她往樱桃园往跑的时候,心无半点杂念,也从未想过这个小姑娘会有一天这样躺在自己的身下任他疼宠,心中的感觉颇为奇妙,而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的身体充盈到了涨疼,几个回合下来便低吼着埋入她的前。

    作者有话要说:上两章的留言少的让小汐想哭……打滚儿,要花花

冤家路窄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