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房子


    因为有那位销售经理的帮忙,房子的手续办的很快,最后就等房产证了。

    陈颖还真没忽悠她,房子打到了九折,一下子就省了几万块钱,这个人情让方若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若谨,我是极少揽事儿的,但是我喜欢你,而这件事对我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真的不用放在心上。”陈颖认真地说道。

    机关的女人呆得久了都会染上一种病,太有权和太有钱了心里会嫉妒的要死,表面夸得你眉开眼笑,一转脸便会转着十八个心眼儿给你使绊子;但是真正没钱没权的,她们又会瞧不起你,处处踩着当你是踏脚石,恨不能你永世不得翻身。而方若谨看着是个极普通的女人,但她身上却有着一份从容和淡定,自她调来后和自己在一个办公室呆着,从来没有一丝丝嫉妒,却也没有刻意讨好过,随手给她一些帮助她知道感恩,而自己有什么事情让她帮个忙也从不推三阻四,陈颖觉得这姑娘的修养好,心眼儿更好,是打心里喜欢她,所以才顺手帮她一把。

    方若谨觉得无论如何这情她得领,省钱在其次,难得是陈颖真心当她是朋友,便真诚地道了谢。

    方若谨交了首付三十万,剩下的全部用公积金贷款,再交了些什么税和手续费什么的,手里的钱也七七八八了。

    但在写名子上,她写了自己和昊昊的名子。

    其实并非她不想写厉家铭的名子,而是她和昊昊的户口一起来三乡的,单独落到了现在住的那个房子的地方,而厉家铭的户口是挂在政府那边一个什么地方。那个销售经理因为听陈颖和他说的方若谨的老公是当兵的,想当然的就觉得肯定是没户口的,所以也没多问,房子写妈妈和儿子名子也是常见的,便也没多问什么。

    其实方若谨也是为省去麻烦,如果写上厉家铭的名子,不知道会有多惊悚。

    当方若谨拿到钥匙站到那间房子里的时候,心情别提有多高兴。她觉得,自己终于要有一个家了,这种感觉真好。

    那天她在外边办事,看时间不早,便给于刚打了电话说自己不回去了,直接去接了昊昊放学。昊昊看到今天是妈妈来接他,高兴地扑过来搂着方若谨的脖子就开始撒娇。

    “妈妈我想死你了!”昊昊这一声叫的同学们都朝他们看,也让方若谨心里软软的。昊昊在同学羡慕的目光下,自豪地拉着方若谨的手,很有些炫耀的往车站走去。

    “妈妈,同学都说昊昊的妈妈最年轻最漂亮!”

    从上次给他开完家长会后,昊昊这句话在她面前说过不下十次,这基本上是他心情最好的时候一句必说话。

    “儿子,等我们搬家到新房子,离学校就近了,就不用天天挤车了。”

    “真的吗?”昊昊瞪着大眼睛看着她,眼里有着惊喜。

    每天早早被叫起床上学,真是一件痛苦的事,离家近,就可以多睡半个小时。

    “当然,妈妈已经拿到新房子的钥匙了。”方若谨开心地和儿子说着。

    虽然不能马上住,但是存几个月的钱,简单装修一下,争取在昊昊下学期开学前住进去还是有希望的。

    冬天天冷,海边的风吹得刺骨的凉,早晚站着等公交的滋味儿真不好受。虽然厉家铭说让她和昊昊每天打车走,但是高峰时候哪有车可打?有一次厉家铭早上有事儿走的早,看到她拉着昊昊在车站等车,晚上回家便和她说,让她有空儿去学个车本。

    方若谨想着,自己天天上班还要带孩子,哪有空儿去学车,再说学了车还要买车,自己笨笨的,对三乡的道路也不熟悉,这和做家务活儿可不一样,真给她台车子开,她还真不敢上路。

    厉家铭说过,家里的事她做主,无论如何,她仅着手头上的钱,留下这套房子,到时候搬去和昊昊一起住,昊昊上学和她上班都方便,这应该没有错啊。

    她想有个自己的家,不想到处借房子住,这让她有种漂泊感,不踏实。

    等房子的手续全办好了,她才觉得自己一冲动做主买了房子有些不妥,便小心思开始转着,掂量着怎么和厉家铭提这件事。

    头一天因为厉家铭回家有些晚,她已经睡了很久才觉到他索着爬上床;到了第二天,厉家铭回家倒是挺早,餐后去了房后,方若谨吩咐昊昊先看会儿电视,自己快手快脚洗了碗,端了茶跟了进去。

    “小谨,来。”厉家铭一见方若进来,便将她拉到腿上坐下。

    “工作怎么样?谢茜莹找你麻烦了吗?”厉家铭捏着她的脸,微笑着问。

    “没有,我和她没什么交际。”

    实际上谢茜莹见到她都极热情,反倒是她自己因着本就话少,子也冷淡,显得有些气疏离,但大面上俩人关系还是不错的。

    这和厉家铭预想的结果是一样的,他便笑笑说:“那就好。小谨,是不是和我结婚很委屈?”

    方若谨本来要找他说房子的事,听他这样一问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才将脸慢慢靠在他肩上,声音有些哽咽:“家铭哥,你知道吗?我从十六岁就喜欢你了,偷偷的。”

    厉家铭身子明显一僵。

    早就心知肚明的一件事让这傻丫头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忽然有种心酸的感动。

    “小谨,我知道。”

    怀里的女孩子正值青春妙龄,自己不正是依仗着她的喜欢才硬将她绑到了婚姻里了吗?除了让她帮自己带孩子洗衣做饭,还真的没有给过她什么实际的利益。现在面对她的喜欢,他觉得自己已经苍老,交付不起真心了,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保护好她。

    两人即使是婚后,也极少有这种温馨交流的时候,此刻的方若谨觉得自己快要幸福的晕了过去,厉家铭身上的特有的味道浓浓的包裹着她,他的唇就贴在她耳边,气息喷在她的脖子耳垂上,酥酥痒痒的让她迷离,他低沉的声音极温柔,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他是有温度的,热烈而渴望。

    两情相悦最容易擦枪走火,更何况软香温玉在怀,厉家铭一时间不能自制,大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方若谨在这方面是个极没出息的人,她对厉家铭任何亲热动作都反抗不了,只是软软的窝在他怀里任他轻薄。谁知正在情浓意蜜的时候,厉家铭写字台上的座机“哗”地响了。

    侯建军告诉他,一处正在改建的批发市场工地发生了火灾,由于是开放式改建,里面还有商户营业,放在里面的商品已经燃烧起来,火势凶猛。

    几乎在侯建军打电话的同时,车子已经往这边走了,厉家铭放下电话便换衣服,穿好鞋子出门时,正好侯建军带着车子来到了楼下。

    “你早点睡吧,不用等我。”厉家铭叮嘱着她。

    方若谨知道他这一出去怕就是一夜回不来,叹口气锁好了门便坐下了。

    看来今天房子的事又谈不成了。

    这几天她一直存着这件心思,却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和他提。他们虽然是夫妻,但是能正经谈谈家务的时候还真是少的可怜。

    “妈妈,你是不是又想爸爸了?”昊昊是个鬼灵,看到方若谨失神地坐在那里沉思,便抬送这样问她。

    “小孩子不许胡说,爸爸工作忙,我们得理解他。”方若谨溺爱地轻斥着儿子。

    “妈妈,我也想爸爸,但是妈妈我最爱你,我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

    昊昊靠在她怀里软软的话让她感动,这让她觉得自己虽然是被这个老男人强逼着结了婚,但婚后的生活她还是没有失望,这种平淡安逸的生活正是她喜欢的。

    随后的几天厉家铭都是回家很晚,方若谨掂量了半天都张不开口,便这样一直拖了下去,直到那天苑宁约她一起吃饭。

    那天下班前她接到苑宁的电话,约她在新市区的一家饭店吃饭。

    这间饭店是新开业的一家叫新海岸的四星级酒店附设的中餐厅,苑宁他们的栏目组便是住在这个楼上。

    “败家啊,来这么贵的地方干嘛!”

    方若谨进到大厅见到苑宁,便这样责怪她。

    “这个宾馆原是他们基地的招待所,对我们剧组免费。”苑宁笑,“倒不是我要占便宜,因为中餐厅现在试营业,我们可以半价。而且,你算是娘家人不是!苑宁说到这里眨眨眼睛,神情有几分调皮。”

    方若谨这才恍然大悟,这丫头是要自己见她的男朋友,于是便笑着说:“我明白了,今天我请。”

    苑宁忸怩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是他请。我说我父母在外地离的远,但是有一个姐姐正好在三乡工作,你需要见见。”

    方若谨心里暖暖的。和苑宁相比,自己真的算是幸运了,父母离的近,只要她想回家,一个半小时就能吃到妈妈包的饺子。

    苑宁带着方若谨进到餐厅,便看到坐在窗前一个穿西装的一个男人。个子挺高的,英挺的眉毛,皮肤白肤,全身上班干净利落,气质和她想像的军人形象有所不同,倒有些像公司高级白领。

    “若谨姐,这就是齐志东。”苑宁带着方若谨来到年轻人面前,先给她介绍道,然后又对着年轻男人说,“这是若谨姐,刚从林州调来的,现在在三乡市委工作。”

    “你好,我叫方若谨。”方若谨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这年轻人也早已经起身,大方地握住她的手,大约觉得方若谨还没有他大,却并没有跟着苑宁叫她若谨姐,只是露着一口白牙笑道:“您好。”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改的不细,晚上还会修文

房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